《冷雨香魂》

第四十八章 妙计解危

作者:忆文

凌壮志沿着侧殿殿檐,飞身纵上钟楼,游目一看,发现寺外左前方的松林内,人影纵横,拳风呼呼,知道展伟明正被大佛寺的僧人围攻中,只是不知他们为何在寺外松林内发生了争执。

于是,飘身纵下钟楼,飞身向林前扑去,同时,高声疾呼:“大家请住手。”

但,松林内依然厉喝怪叫,毫不理会。

凌壮志原已有些不快的心情,顿时变成怒火。

飞扑中,凝目一看,只见林内数十灰衣僧人,将身材威猛的展伟明团团围在核心,让三个身披杏黄裟架的中年僧人,合力围击展伟明一人。

展伟明飞眉瞪眼,怒喝连声,时拳时掌,力斗三僧,虽然仍不时乘机还击,但已显得十分吃力。

凌壮志不敢迟疑,再度振声大喝:“快些住手!”

大喝声中,身形快如电掣,直扑林内。

团团将展伟明围住的十数灰衣僧人,闻声回首,一见扑来的是凌壮志,叱喝一声,纷纷向凌壮志扑来。

激斗中的展伟明一见,立即哈哈一笑,接着大声说:“小妹夫快来收拾这几个偷马贼……”

“贼”字刚刚出口,一个中年僧人,已旋身闪至展伟明的背后,一声大喝,右掌猛击展伟明的后心。

凌壮志大吃一惊,暴喝一声:“住手!”

暴喝声中,身形已至十数灰衣僧人的身前,右袖一挥,人影横飞,立即暴起数声惊呼噑叫!

就在凌壮志挥退十数灰衣僧人的同时,砰的一响,展伟明闷哼一声,身形一个踉跄,两手立时扑在地上。

哇的一声,展伟明张口喷出一道鲜血,顿时昏了过去。

凌壮志一见,顿时大怒,杀机陡起,厉喝一声:“鼠辈纳命来!”

厉喝声中,旋身如飞,两掌如火通红,幻起一片血红掌影,迳向三个身披黄袈裟的中年僧人的天灵击去。

恰在这时,跛足道人和简大娘等人已经如飞赶到。

跛足道等人一见,面色大变,同时惶声急呼:“志儿快些住手!”

但是,他的呼声已被三个中年僧人凄厉惊心的惨叫淹没了。

顿时,血浆四射,盖骨横飞,三个中年僧人,同时旋身栽倒地上。

十数灰衣僧人一见,大惊失色,魂飞天外,惊嚎一声,抱着秃头,亡命向大佛寺的山门奔去。

凌壮志杀机已迷神志,根本没听到简大娘等人说什么,他掌击了三个中年僧人后,急忙蹲身将展伟明扶坐起来。

简大娘等人见展伟明黑脸发乌,虎目紧闭,chún边挂着血迹,纷纷惶急地围拢过来。

只有跛足道一人,心神焦急,额前涌汗,瞪着一双怪眼,盯着地上三个天灵碎裂的僧人尸体发呆。

邋遢和尚、穷书生惶急地蹲下身体,分别握住展伟明的左右脉门,暗输真力,疏散展伟明体内的积血。

宫紫云、叶小娟,以及万绿萍看了这情形,知道凌壮志是因展伟明被击吐血而动了杀机。

由于简大娘和穷书生以及邋遢和尚郝老妪等六位老前辈在场,三人都不便插言询问起事的原因。

凌壮志见邋遢和尚和穷书生两位老前辈为展伟明治伤,不便再参与诊治,立即由地上站起来。

简大娘和郝老妪,发现凌壮志铁青的俊面上,一道煞气,直冲天庭,不由心头同时一凛,两人悄悄互看一眼,似乎在说,这孩子的杀气如此重,还是不要让他去天山救展伟凤的好。

铁钩婆看了一眼地上的三具尸体,不由望着凌壮志,关切地惶声问:“志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凌壮志虽然满腹怒火,气未平息,但铁钩婆的问话却不能不答,于是长吁出一口怒气,愤声说:“我在钟鼓楼上即看到他们围攻展世兄,我一面奔来,一面高呼请住手,他们不但不理,反而趁展世兄分神之际,暗下毒手。”

铁钩婆不知起事原委,自是不便说谁是谁非。

恰在这时,展伟明粗鲁地吐出一口长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但仅看了邋遢和尚和穷书生一眼,又无力地闭上双目。

跛足道人已忧急深沉地走过来,忧丧地说:“这件事的起因,完全在我!”

简大娘,郝老妪和铁钩婆,立即不解地问:“为什么?”

跛足道黯然一叹说道:“不是吗,我不提议来大佛寺,不是就没这些事吗?”

宫紫云一直在静静沉思,这时突然不解地说:“展世兄前来备马,怎会和寺里的僧人发生争执?”

凌壮志立即沉声说:“小弟来时,展世兄正大骂他们是偷马贼。”

众人一听,齐哟一声,纷纷惊异地去看林的深处。

只见乌骓、青聪、白马、枣红,依然系在原处。

凌壮志一见飘萍女黄飞燕的白马,双目顿时一亮,不由轻咦一声,颇为惊异地问:“燕姐姐不是已回石门了吗,她的白马为何仍在此地?”

跛足道人眉头一皱,一阵沉吟,似是想说什么,但又没说什么。

叶小娟急忙解释说:“燕姐姐走时对展世兄说,白马暂时借给小妹骑。”

凌壮志心中一动,接着还问了一句:“燕姐姐走时,师姐和娟妹可知?”

说着,以询问的目光,又望着黛眉微蹙的宫紫云。

宫紫云虽然善妒,但她在表面上却竭力避免露出妒意,她不但要保持凌弟弟的自尊,而且要显示出她是一个温顺、体贴的贤德妻子,也是一位关怀、爱护凌弟弟的大姐姐。

因而黛眉一展,柔顺地说:“我和娟妹随着简老前辈等人回到玉露峰下,那位燕姐姐已经走了。”

凌壮志何等聪明,岂能听不出宫紫云在燕姊姊之上了“那位”两个字。

但,这时他也在怒火未熄之际,加之一直对黄飞燕的悄然离去感到迷惑,因而也不愿过份注意这句话的含意。

他又望了林中的白马一眼,蹙眉不解的自语问,这又是为什么呢?

自语甫落,大佛寺钟鼓楼上,荒然响起一声震憾山野的巨钟大响。

众人同时一惊,纷纷转首望向大佛寺的巍峨大山门。

跛足道忧急感慨地说:“禅海大师就要聚众前来了。”

简大娘霜眉一蹙,不解地问:“大佛寺的主持方丈不是四空法师吗?”

跛足道黯然说:“有人说正在坐关,也有人说去了西天山。”

凌壮志一听西天山,不由冷笑,目闪寒电。

跛足道看在眼里,急忙解释说:“大佛寺的上届方丈,虽然与天山金霞宫有渊源,但大佛寺并不是天山派,这一点你们必须弄清楚……”

话未说完,荒然一声,第二击巨钟又响了。

震耳慾聋的钟声,似是将要把沉思问题的铁钩婆惊醒,她突然敏感地说:“四空法师前去西天山,会不会是被天山五子邀去协助,以便对付志儿?”

如此一说,不想在凌壮志怒火高烧的心里又加了一桶油。

简大娘看出凌壮志的煞气更浓了,不由沉声驳斥道:“天山五子自大自恃,岂肯广邀助手?再说天山佛寺正多,四空法师即使去了天山,也不见得就是去了金霞宫。”

铁钩婆一向刁蛮难缠,脾气古怪,但对这位结拜大姐姐却毕恭毕敬,大气也不敢相争。

实在说,普天底下,能够驳斥铁钩婆几句和顶撞她的人,除了清誉满天下,颇受人敬的简大娘,就是她唯一的亲生爱女万绿萍了。

铁钩婆见敬爱的大姐姐沉声驳斥,知道自己把话说错了,急忙颔首应是。

就在这时,第三声巨钟又响了。

紧接着,四路灰衣光头的年轻僧人,俱都双手合什,个个目闪惊急,匆匆正由寺门涌出来。

跛足道黯然一叹,望着简大娘,深沉地说:“今日之事,已难善了,稍时请大姐姐凭在武林高誉,先行婉言和解……”

凌壮志觉得自己闯的祸而要老辈人物出面担当,大是不该,何况,他自认并没错。

因而,未待跛足道说完,急上一步,拱手躬身说:“志儿做事志儿当,怎敢劳诸位老前辈从中为难。”

众人无言,一齐举目望向大佛寺的山门前。

只见灰衣僧人已涌出百人之多,正开始分成剪形向松林这面走来,似是企图形成包围之势。

刁蛮淘气的万绿萍娇哼一声,愤愤地说:“看他们来势汹汹,恐怕又要以多为胜,群打围殴了。”

铁钩婆小眼一瞪,立即沉声说:“哼,那他们是自找麻烦,佛祖也保佑不了他们。”

穷书生见铁钩婆母女一唱一合,毫无息事宁人之意,不由提醒说:“目前切不可再意气用事,出手伤人,闹成不可收拾之局,延误了他们去天山的行程。”

叶小娟一听,立即懊恼的说:“现在展世兄掌伤如此沉重,势必不能同行。”

谈到展伟明,众人都不期而然的看了一眼,黑脸发乌,双目紧闭,仰面侧卧在地上的展伟明。

凌壮志一想到方才三个中年僧人,不听劝阻,暗施杀手的狂妄行为,心中便忍不住怒气上冲。

这时举目再看,数百僧人已在寺前雁形排开,其中,身披杏黄袈裟的僧人,竟有数十人之多。

四名身披大红袈裟的中年僧人,拥着一位身披朱红袈裟,面带愠色的老和尚,正由山门内走出来。

老和尚双眉银髯,怀抱玉如意,步履稳健,目光炯炯,一直盯着这面的松林。

四名身披大红袈裟的中年僧人,个个身材高大,俱都手持一根铁禅杖,气势汹汹,十分威猛。

凌壮志打量间,蓦闻跛足道低声说:“简大姐,正中抱如意的老和尚,就是禅海大师,其余持禅杖的四人,是四空法师的高足,其中以最右的济清性情最暴,功夫最厚,心胸也最狭小。”

凌壮志立即注目细看,见济清僧肩阔背厚,虎头燕额,两道浓眉,一双铃眼,狮鼻海口络腮胡,一望而知不是中原人氏。

济清僧,满面怒容,雄纠纠的走在禅海大师身后,手中提的那根铁禅杖,似乎也较其他三僧为重。

打量间,禅海老和尚率领着济清四人,已到了林前。

跛足道和简大娘,当先迎了过去。

凌壮志和宫紫云三人也立即跟在穷书生和铁钩婆几人的身后。

禅海老和尚一见跛足道、邋遢和尚以及简大娘等人,急忙停身,合什宣了声佛号,脸上的愠色顿时全消,同时朗声说过:“诸位道友,同莅寒寺,老纳因寺务所羁,故未亲至斋室相陪,倾闻本寺弟子三人,在此林内遭人击毙,不知是哪位道友下的毒手?”

凌壮志不愿跛足道和简大娘从中为难,因而挺身上前两步,急拱双手,微一躬身,郎声说:“击毙宝刹三名弟子的人,就是在下凌壮志!”

“凌壮志”三字出口,禅海大师和济清四人,以及数百僧人,面色同时一变,所有惊急的目光,一齐集中在凌壮志的身上。

禅海大师寿眉一蹙,立即不解地问:“不知本寺弟子,何事使小施主动怒!”

凌壮志直身回答说:“在下听到展世兄的怒喝,立即前来察看,发现贵寺十数大师围攻展世兄一人,在下虽曾一再高呼住手,贵寺大师非但不肯听劝止,且趁展世兄分神之际,暗施毒手,将展世兄击倒在地,喷吐鲜血,昏死过去,至今尚未醒来。”

说着,侧身举手,指了指身后数丈外的展伟明。

禅海大师早已看到平躺地上,嘴角带血的展伟明,看情形伤势的确不轻,但寺内被击毙了三名四代弟子,也是极严重的大事情。

老和尚看到对方,俱是名震江湖,出名难惹的人物,尤其击毙三名弟子的人,又是震惊武林的凌壮志。

讲打,倾全寺之力也不是对手,讲和,对全寺弟子又无法交代。

于是,心中一动,决意先问清曲直,再见机行事,于是面色一沉,转首望着七八丈外的两列僧人,沉声问:“方才是哪些在场?”

老和尚一问,灰衣僧人的行列中,立即战战兢兢地走出十数个面色苍白的僧人来,俱都双手合什,恭身肃立。

禅海大师不解地看了几眼,接着沉声问:“凌小施主来时,可曾连呼住手?”

如此一问,满面怒容的济清僧,立即环眼暴睁,正待向十数僧人说什么,十数僧人已同时惶声说了:“恭禀师祖,那位小施主曾连呼住手。”

禅海大师一听,两道霜眉蹙在一起了,他骤闻寺外有三名弟子被杀,便即撞钟聚众,慌急间,匆匆赶来,至于其中详情,尚无暇来得及细问。

这时才想起询问事发起因,因而怒声问:“尔等为何擅自离寺,因为何事与那位展施主发生争执……”

话未说完,满面怒容的济清僧,突然躬身沉声说:“是弟子命令他们前来把留林中的马匹。”

跛足道人和简大娘等人听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八章 妙计解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