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章 丹眼神杖

作者:忆文

凌壮志一心关注是否追上那人,因而仅向慌张来至近前的店东挥了挥手,示意他将店伙带回去。

接着,面向几位纵落地面的劲装大汉,拱手朗声说:“诸位仗义援手,在下铭感五内,就此谢过了。”

说着,文静的深深一揖。

在场的十数武林人物,俱已知道凌壮志的身分,大有受宠若惊之感,纷纷抱拳还礼,其中一个浑猛大汉,歉声说:“凌小侠,非常抱歉,那人轻功高我一筹,被他跑了。”

凌壮志立即谦和的一笑,说:“不是那人轻功高,而是阁下的地形不熟!”

浑猛大汉一听,不由高兴的笑了,接着笑声说:“人说凌小侠出身书香世家,能诗能赋,你说的这两句话,到底与众不同,我齐山豹听了从心眼里感到舒服。”

话声一落,满院暴起一阵豪放的哈哈大笑,惊得其他房间的商旅住客,俱都探出头来。

十数武林人物,见已无事,笑罢说声“后会”,各自走回房内。

凌壮志断定那人仍隐藏在镇的附近,于是,趁着众人回房之际,即对钟明和汪丽莺,含笑说:“钟兄和汪姑娘请先回,小弟和萍妹、娟妹,再到附近走走,那人也许尚未远离。”

钟明觑目看了一眼进入各房的武林人物,立即机警的低声间:“小侠与邛崃门下可曾有过嫌隙?”

凌壮志和小娟、绿萍,三人心中一动,不由脱口问:“钟兄怎知那人属于邛崃门下?”

钟明即将那粒铁弹子,托在手中,郑重的说:“这粒斑纹弹子,乃邛崃派的教艺之一,可用弓射,可用手发,一次可连珠五发,由于上面刻有斑纹,故而发射之时,啸声慑人,小侠请仔细看过。”

凌壮志低声应是,伸手将弹子接过,注目一看,龙眼大小的铁弹上,果然刻着许多纹路,心中暗赞钟明阅历丰富,口中却说:“钟兄说的不错,既是邛崃门人所为,小弟也不必去追查了。”

说此一顿,再度拱手谦逊说:“今夜天时已晚,明日有暇再与钟兄畅谈。”

钟明、汪丽莺,急忙还礼,同时说声“明天见”,转身走回自己的房内。

凌壮志和绿萍、小娟,并肩走回上房,反手关好房门,凌壮志立即悄声说:“走,我们去吕祖观!”

绿萍、小娟正有此意,同时一颔首,三人再由后窗纵出。

出了大镇,已是山口,夜风尤为强劲,愈增寒意,满山满谷,到处响着飒飒响声,显得格外萧飘、凄冷。

凌壮志略微一辨方向,举手一指深处几座高峰,当先向前驰去。

两白一黑,三道人影,飞腾纵跃,疾升飘掠,有时像飞丸弹射,有时似划地流星,有时像巨禽凌空。

深谷、横岭、绝壁、险峰,浓密茂林,怪石藤区,在凌壮志和小娟、绿萍的飞行下,都被抛在身后了。

愈深入山区愈显黑暗,寒风已有些刺骨,虽然越过几座峰头,但尚未曾发现有雪。

三人又登上一座高峰,发现荒草及膝,俱是枯树,举目看去,残碑塌墓,破棺白骨,一片阴森凄凉景象。

叶小娟一直希望能够于前进中,顺便看一眼名胜古迹,明日也不需要再走山区了,但一路上根本没看到什么王陵、古洞、碧天池。

这时看了这番景象,不由失望的低声说道:“这该不会是阮自芳说的什么王陵吧!”

万绿萍也在皱眉,立即愤愤的说:“哼!定是阮自芳那恶贼在吹嘘骗人!”

凌壮志无心听她两人谈什么名胜古迹,迳自举手一指正西,低声说:“那可能就是吕祖观了!”

绿萍、小娟循着指向一看,只见前面一座峰颠浓荫中,果然露出一角殿脊,绿萍性急,立即催促说:“不管是不是,我们先过去看一看!”

话声甫落,墓地中,蓦然传来一声深沉苍劲的叹息!

凌壮志三人同时一惊,脱口一声轻啊,倏然回身一看,只见风吹荒草动,枯木发枝声,一片破棺白骨,哪里有半个人影?

叶小娟看了一眼阴森凄凄的荒凉墓地,不由胆怯的向凌壮志靠近了些,同时惶急的悄声问:“凌哥哥,会不会是鬼?”

万绿萍当着满眼的破棺白骨,芳心早已有些寒意,这时一听小娟说“鬼”,不由立即打了一个冷战。

凌壮志虽然也有些惊疑,但他曾经见过万绿萍闹鬼的把戏,心情较为沉着,因而立即悄声说:“鬼魂要到夜半更深万籁俱寂,犬不吠,鸡不鸣的时候才出来,这般时候,怎会有鬼?”

他虽然如此解释,但却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似是希望能确定这时是否已经夜半三更,而确定那声叹息是人抑或是鬼。

叶小娟依然怯怯的问:“此地既没有山洞,也没有房屋,那里来的叹息呢?”

凌壮志望着枯林深处的几座较为完整的青石巨冢,举手一指,悄声说:“我们到那边去看看!”

于是,三人踏着荒草断碑,直向枯林深处走去。

就在三人前进的同时,那声深沉苍劲的叹息,就在深处那几座巨冢间再度传过来。

凌壮志双目一亮,立即肯定的说:“这声叹息不但是人,而且是位功力精深的高手。”

说罢,衣袖微拂,身形直向十数丈外的几座巨冢处扑去。

万绿萍和小娟怕凌壮志有失,急忙飞身跟了过去。

三人来至巨冢近前荒草高及腰间,行动极为不便,巨冢竟有六座之多,俱是青石彻成,虽然已有坍塌之处,但在整体上,尚称完好。

为了便于观察,三人纵身飞上正中一座最大的巨冢上。

游目一看,周围十数丈内,俱是残坟断碑,不知这些破棺中的白骨,是昔年随着王爷殉葬的嫔妃宫女,抑或是山间樵夫猎户的墓地。

万绿萍一直想着老娘铁钩婆对她讲过的故事,只是她不敢说出口来,这时看了眼前可怖的景象,不由惊悸的悄声说:“那声叹息,也许是僵尸!”

凌壮志和叶小娟一听“僵尸”,不由浑身汗毛直竖。

万绿萍既惊悸又郑重的继续说:“我娘告诉我僵尸多年成精后,一旦遇到生人的阳刚之气,便会活起来,蹦蹦跳跳追人扑人,你用利剑砍他,他也不怕!”

小娟听得瞪大了眼睛,惊惧的惶声问:“真的呀?”

万绿萍见小娟骇怕,她的胆子反而壮了些,于是点点头,“嗯”了一声,继续宽慰的说:“不过对付僵尸有一个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我们拐着弯跑,因为僵尸只能直蹦直跳,嘴里不停的吱吱叫……”

话声未落,脚下突然发出一阵艰涩的吱吱响声。

万绿萍和小娟这一惊非同小可,尖呼一声,双双伸臂,急忙将凌壮志抱住。

凌壮志也惊得面色一变,虽然他仍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孩子,但他自觉是哥哥,比小娟绿萍都大一两岁,他有责任保护她俩,因而,也急忙将小娟绿萍揽住。

惶急间,三人低头一看,只见脚下巨冢的底部石砖,已向内陷进了一个门形。

但,缓缓向内的冢门,这时又逐渐缓缓的合上,那阵吱吱的声音,就是发自冢门的轴上。

凌壮志急忙一定神,断定冢内有人操纵冢门,想是听到了小娟和缘萍的尖声惊呼,才将冢门合上。

于是,向着小娟绿萍一挥手势,三人飘身落至冢前,凌壮志即将双掌平贴门轴附近,默运赤阳神功,双掌顿时通红如火,暗劲一吐,轰隆一声大响,冢门应声倒进冢内。

寒光闪处,绿萍小娟已同时撤出长剑。

藉着剑光,三人向内一看,只见冢内空无一物,只有一道斜伸向下的阶梯。

凌壮志断定方才启动冢门的人,早已逃进斜伸的隧道内,于是,右掌暗蓄功力当先进入冢内。

小娟、绿萍,各使长剑,紧紧跟在凌壮志的左右,阵阵阴冷气流,迳由深处扑出来,三人断定冢内尚有其他出口或通风之处。

走下十数石阶,地势平坦,隧道宽约丈余,俱用石砖砌成,十分整齐,地上虽然积尘,但无潮湿之气。

左右前后,支道甚多,不知通向何处,但根据隧道弯曲的形向,似是通向其他五个巨冢。

凌壮志停身立稳,凝神一听,立即听到右侧隧道内,隐隐有铁物磨地的声音,于是,双目一亮,脱口悄声说:“那人就在这边!”

说话之间,举手一指右侧左弯的隧道,当先向深处扑去。

就在三人向左扑进的同时,深处突然暴起一声震耳慾聋的厉声大喝:“恶道贼子,今夜仗剑前来可是要来杀我?”

“我”字出口,一道山崩海啸般的刚猛掌风,已经应声袭到!

凌壮志惊觉掌风来势凶猛,不由大声警告绿萍、小娟,说:“快闪开!”

说话之间,立坠身形,右掌同时推出。

蓬然一声大响,积尘飞旋震荡,所有隧道中,立即掀起一阵嗡嗡如雷的响声。

小娟、绿萍,早已贴壁站好,只震得灰尘扑面,衣袂飘飞。

隧道深处,隐约传来一声轻哼,接着一阵退步声和铮铮的铁链磨地声。

凌壮志发掌之后,蓄势而立,凝目向内一看,只见三丈以外的黑暗处,竟是一道粗如儿臂的铁栅栏。

一个高大修伟的人影呆立栅后,正以那对精光如电的眸子,惊异的望着这面。

小娟、绿萍,见栅栏中的那人没有再发掌,立即仗剑向凌壮志身前走来。

就在小娟、绿萍两人举步的同时,蓦闻那人庄肃的问:“手持青鸳剑的那位姑娘,可是朱腕银笔叶大侠的女公子,或是黛凤张女侠的高足?”

凌壮志和绿萍、小娟一听,同时心头一震,面色大变,脱口一声“啊”,凌壮志当先惊异的问:“敢问前辈是那一位?娟妹正是恩师的次女小娟。”

说着,即和绿萍、小娟,急步向铁栅前走去。

铁栅内的那人,目光一亮,既兴奋又惊异的“噢”了一声,那双闪烁目光,似是在刻意打量凌壮志和绿萍、小娟三人。

凌壮志急步前进中,凝目细看栅内那人,发现竟是一位衣衫褴褛,霜发银髯,身材修伟的老人。

因而心中一动,再度恭声问:“敢问前辈是那一位,为何被禁锢在此?”

说话之间,三人已到栅前。

这时藉着剑光,三人才发现那位老人方面大耳,霜眉丹眼,虽然面上生满了茸茸毫毛,但一望而知是一位祥和正直的老人。

同时也发现在那人的尾骨上,把着一条拇指粗细的连环钢索,直连身后墙角的一方数千斤重的铸铁上。

那人见凌壮志再度发问,不由黯然一叹,说:“老花子在此囚禁了至少已二十年了,江湖上恐怕早已将老花子的名姓淡忘,说出来你们也不会知道!”

凌壮志一听老花子,心头猛然一震,再看那人腰间破衣下,果然有一角金牌露出来,形式正和丐帮柳马两位长老的形式,一般无二,不由既惊疑又兴奋的问:“老前辈可是丹眼神杖简老前辈?”

栅内老人一听,脱口一声惊“啊”,瞪大了眼睛,惊异的问:“小兄弟怎的认识老化子?”

凌壮志和小娟、绿萍,又惊又喜,又焦急,三人的确没想到竟真的是丹眼神杖简尚义。

三人顾不得回答简长老的问话,齐声焦急的问:“老前辈,晚辈等如何才能救您老人家出来?”

简长老似是被凌壮志三人提醒,也不由急声说:“就用叶姑娘的青鸳剑斩断铁栅铁索即可救我。”

由于铁栅粗如儿臂,凌壮志怕又薄又短的青鸳剑削断铁栅费时,立即振腕去撤悬在腰间的穹汉剑。

呛锒一声清越龙吟,寒光一闪,光华大放,只照得栅栏周近毫发可见,穹汉剑已应声撤出鞘外。

凌壮志即运青罡甚,真力直透剑身,寒芒耀眼的穹汉剑,顿时变得青气蒙蒙。

紧接着,凌壮志振腕一挥,继而一绕,青芒闪处,沙沙连响,呛锒连声,六根铁栅,应声断落地上。

简长老见了这等情势,已不知是惊是喜,只是呆呆的茫然望着扣剑进来的凌壮志。

凌壮志走进栅内,首先扣剑躬身,恭声说:“晚辈凌壮志参见简老前辈。”

简长老立时由迷惘中惊醒,急忙“啊”了一声感慨的说:“小侠快不要折杀老化子了。”

说着,急上一步,伸手去扶凌壮志。

但,他的腿一动,身后立即响起一阵铮铮的钢索磨地声。

同时,小娟、绿萍,也正扣剑向他见礼。

丹眼神杖简长老,一听身后钢索声,似乎想起什么,慌忙急声说:“两位姑娘请免礼,快请退至栅外,有凌小侠一人在此足矣。”

万绿萍和小娟,一见简长老的窘急神态,顿时会意,知道她两人在旁有不便之处,于是急忙恭声应是,双双退至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章 丹眼神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