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一章 恶道伏诛

作者:忆文

吕祖观的范围的确不小,一片绿瓦红砖,但凌壮志等人却无心细看观中的雄伟建筑,直奔打斗中的第二进大殿。

飞越两排房舍,已看到第二进大殿与第一进大殿之间的广院中,围满了两百多名灰袍老道,个个神情紧张,俱都手持长剑,将场中激烈打斗的四个人团团围在核心,乍然看来,宛如一座剑池刀山。

凌壮志和绿萍、小娟,乍然一看场中激烈打斗的四人,眉头顿时蹙在一起了。

只见三个衣着不同的老道,六只翻飞手掌,正猛烈攻击中间一个白发银髯,身穿灰色道袍,足登白袜履鞋的老道人,而竟没看到简长老。

三个围攻的老道中,一个身穿风火道袍,背插双剑,两颊瘦削,秃眉鼠眼,一望而知是风火真人。

另一人是黑道袍,四方脸,棕眉黄须,领后插一柄白鬃拂尘,根据衣着,和另一个杏黄道袍的老道,似乎都不是吕祖观的道人。

黄袍道人,身背红葫芦,徒手未带兵刃,看他尖嘴猴腮,鹰眼钩鼻的相貌,即可断言也是一个阴骛之辈。

三人虽然围攻一人,但被围攻的灰袍老道人,仍然奋勇难当,攻守兼备。

凌壮志目光敏锐,一俟场中白发银髯的灰袍老道人转过面来,立即认出就是丹眼神杖简尚义。

因而,双目一亮,举手一指场中,急声:“师母,我们快下去,那位就是简长老。”

黛凤女侠少女时代曾见过红光满面,鹑衣竹杖的简长老,那时丹眼神杖简尚义尚在中年。

这时听凌壮志一说,不由疑惑的望着场中,不解的问:“简长老在哪里?”

万绿萍艺高天真,淘气成性,这时也看清了那位灰袍老道就是简长老,不由“噗嗤”一笑,说:“就是那个穿灰道袍的嘛!”

黛凤女侠对简长老依稀有些昔年印象,这时经过绿萍一指,果然是简尚义,但他却直觉的脱口问:“他什么时候遁入玄门,当了老道?”

小娟似有所悟的笑着说:“简长老被困二十年,破衣几不遮体,方才他坚持一人先来,大概就是为了先找个小道,借套衣服穿!”

黛凤女侠听小娟说得有趣,罩满寒霜的面庞上,也不禁现出一丝笑意。

由于凌壮志和绿萍、小娟三人,手中各持一柄光芒四射的长剑,因而四人尚未到达中殿附近的房面,便被立在前殿后面的一群老道发现。

一人惊呼,齐声呐喊,纷纷挥动手中长剑,声震山野,直上夜空,寒光闪闪,眩人眼目,声势十分骇人。

围攻简长老的风火真人和其余两个老道,骤吃一惊,大喝一声,同时拍出三掌各自暴退两丈。

简长老知有变故,也急忙飘身退至一边,转首一看,立即兴奋的高声大呼:“凌小侠来得正好!”

风火真人一听“凌小侠”面色顿时大变,脱口连声厉喝:“涤弥、涤漠,连珠铁弹,连珠铁弹——”

喝声甫落,立在中殿台阶上的两个中年老道,举剑一挥,数十老道纷纷转身,一齐仰弓拉弦。

顿时,弓弦齐响,嗖嗖连声,无数黑点,挟着慑人啸声,宛如飞蝗过境般,漫空射来。

凌壮志一见铁弹,不由想起山下店伙燃灯焚香的事,心中大怒,一声大喝,身形腾空而起。

身在空中,挺腰曲身,一式大鹏栖枝,身变头下脚上,手中穹汉剑,幻起一轮剑影,直向发弹的数十道人扑去。

凌壮志身形飞扑中,连珠铁弹,如雨射至,遇上剑影,叮当连声,纷纷被剑击飞,不少铁弹回头射向院中围立的道人。

院中道人,顿时大乱,东闪西躲,纷纷举剑封挡被击回的铁弹,惊呼惶叫,纵跃鼠跳,乱成一片。

绿萍、小娟,各挥长剑,已掩护着黛凤女侠,逐渐脱离铁弹范围。

简长老尚不知凌壮志年纪轻轻,已是轰动武林,震惊江湖的俊彦人物,这时看了凌壮志,凌空下击,挥剑封弹的惊人绝技,顿时愣了。

就在他一愣之际,凌壮志已飞身扑至殿阶上,数十弹弓老道,早已逃回殿内和退下阶来,院中情形十分混乱。

简长老见多识广,善观气色,一见凌壮志面上的煞气,深怕他盛怒杀人,因而脱口高呼:“凌小侠不可伤残无辜,风火道人在此。”

凌壮志虽然满腹怒火,但群道纷纷逃避,自是不愿追扑杀人,这时一听简长老高呼,立即向阶下望来。

风火真人本是工于心计之人,趁机大声说道:“贫道就是风火真人!”

说话之间,自知不是凌壮志的敌手,两手一举,即将背后的双剑撤出来。

凌壮志一见,立即怒声说:“很好,在下找的就是你!”

“你”字出口,身形掠空飞起,越过紊乱的群道头上,直向场中扑来。

就在凌壮志身形飘落的同时,黛凤女侠和绿萍、小娟,也齐由房面上纵下来。

凌壮志身形落地,立即仗剑向风火真人逼去。

站在风火真人身后不远,穿黑袍黄袍的两个老道,也立即撤下领后的拂尘和背上的葫芦,作着攻击之势。

简长老已视凌壮志为救命恩人,深怕他杀了风火真人,而树下邛崃强敌,因而急上两步,伸手一拦,急声说:“小侠且慢!”

凌壮志被拦得一愣,立即茫然停在当地。

刚刚纵落地面的黛凤女侠,立即不解的问:“简当家的为何拦他?”

简长老回头一看,尚依稀认得是黛凤女侠,双目一亮,立即惊喜的急声说:“你……你是霞姑娘?”

黛凤女侠听他依然用二十多年前的称呼,雍容的面庞上立即泛起些微红晕,同时也混合著一丝沧桑微笑。

简长老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急忙抱拳,含笑说:“不不,你已是叶大侠的夫人了。”

黛凤女侠一听“叶大侠”顿时想起亡夫,满腹的怒火和要杀风火真人的决心,完全被悲戚伤痛掩没了。

简长老善观气色,这时见黛凤女侠,神色数变,不由惊异的问:“不知叶夫人何事也赶来此地?”

叶小娟立即忿忿的沉声说:“老前辈说隧道内还有一人,就是我妈!”

简长老的确吃了一惊,轻“噢”一声,立即转首去看风火真人。

他知道黛凤女侠性急使气,轻不饶人,因而他断定今夜风火真人的命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风火真人城府深沉,善察人意,他早已看出黛凤女侠的雍容面庞上,没有了来时的煞气。

同时他衡量当前形势,既没有了黛凤女侠作人质,便失去了仗恃,今夜要想苟全活命,只有靠自己动用说词,见机挽回颓势,否则老命定然难保。

于是,眼珠一转,首先将双剑收入鞘内,立即沉声说道:“贫道将女侠请来本观,旨在迫使凌壮志尽速前来了结杀我徒儿阮自芳之事……”

凌壮志见风火真人避而不谈秘笈,不由冷冷一笑,轻蔑的哼了一声。

风火真人佯装未见,继续说:“由于观内不便留女侠居住,附近又无民屋,只得请女侠暂时委屈住在王墓内,本观弟子虽然俱食素斋,但贫道却派专人下山,为女侠购买鱼肉。”

万绿萍看出风火真人在施苦肉阴谋,藉以减少小娟和凌壮志恨他之心,因而娇哼一声,沉声问:“既然要代徒报仇,何不派专人去找我凌哥哥?”

风火真人曾见过万绿萍和铁钩婆,同时,也听外间谈过万绿萍和凌壮志两人间的韵事,这时见万绿萍插言斥问,不由冷冷一笑,但却含意阿谀的说:“凌壮志行踪迷离,飘忽不定,因而有神秘白衫少年和赤掌银衫化云龙之称,以姑娘这等绝顶聪明之人,终日风尘仆仆,踏遍了大江南北,尚且不知凌壮志身在何处,贫道年老昏庸,又怎能踩到他的行踪?”

万绿萍没想到风火真人会当着这多人面前,宣布她痴心寻着凌哥哥的事,不由又羞又气,娇靥通红,顿时无言答对。

简长老听了风火真人的几句话,心头不禁一震,他虽然还不十分清楚凌壮志的惊人事迹,但却意会到凌壮志已是当代武林中的风云人物。

叶小娟觉得风火真人有意诿过,因而斥声说:“你应该事先传柬武林各门派,指定时间地点,邀我凌哥哥公然谈判,或决斗,或和解,怎可用卑鄙手段,将我母亲掳来,结果害得我们作儿女晚辈的终日寝不安枕,食不下咽。”

风火真人见紧张气氛已缓和下来,宽心稍放,这时见小娟怒声斥责,不由强自哈哈一笑,说:“令师兄一身兼具四大恶魔的绝世武功,深得令尊叶大侠的真传,出师未及两月,便已震惊江湖,试问当今武林,谁是他的敌手?”

简长老听了风火真人的话,顿时惊呆了,他虽然知道风火真人巧言令色,机智善变,但他确信风火真人尚不致吹虚到如此地步。

因而,又将惊异的目光去看俊面泛怒的凌壮志。

凌壮志早已看出风火真人不但狡猞阴毒,工于心计,而且生了一张簧舌利口,虽然有心出手惩治,但看了黛凤女侠黯然神伤的神色,一直不语的情形,又闹不清师母究竟是何心意。

尤其,被风火真人囚了二十年的简长老,方才尚与风火真人打得难分难解,如今却又拦阻他向恶道下手,这的确把他闹糊涂了,他猜不透这其中是否另有蹊跷。

万绿萍心中仍在生气,不由讥讽的怒声说:“既然自知不是凌哥哥的敌手,为何不及早恭送女侠下山?”

风火真人冷冷一笑,扬眉沉声说:“俗语说擒虎容易纵虎难,在时机尚未成熟前,怎能让女侠下山?”

凌壮志一听,顿时大怒,急上两步厉声问:“你的时机要待何时才能成熟?”

风火真人听得面色一变,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但他却强自镇定冷冷的说:“现在时机便已成熟,可惜让你捷足先登了。”

叶小娟心犹不甘,立即怒声问:“难道我母亲让你无端囚禁数月,就这样罢了不成!”

风火真人,面现诡笑,目光闪动,突然仰面笑了。

叶小娟认他有意讥嘲,芳心大怒,闪过黛凤女侠,纵身而出,青鸳剑一指风火真人的门面,怒声说:“你死在眼前尚且不知,还有心情讥笑别人。”

说此一顿,青鸳剑再度一指风火真人左右两肩上的黑红剑柄,厉声说:“快些亮出你的双剑,否则可不要怨姑娘手辣心狠!”

风火真人乃一观之主,当着这多门人弟子面前,也不愿过份示弱,所谓:“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何况他怕的是凌壮志,而不是叶小媚。

这时见小娟逼他出剑,不由再度仰面一阵大笑,傲然朗声说:“叶姑娘如此咄咄逼人,贫道少不得要领教领教姑娘的家传绝学了,不过,贫道有一点必须解释清楚,那就是贫道的大笑,不是讥嘲,而是说黛凤女侠有你这么一位貌若天仙的亲生女儿来接她,对于贫道的强迫居留,女侠心里一高兴,也许就不再追究了。”

说罢,诡谲的瞟了女侠一眼,再度仰面笑了。

立在小娟身后的黛凤女侠,一听“亲生女儿”四字,心头如遭雷击,面色顿时大变,上身一连晃了两晃,几乎昏倒就地。

凌壮志心中一惊,正待纵身过去相扶,蓦见娇靥凝霜的叶小娟,黛眉一挑,凤目圆睁,毅然厉声说:“很好,姑娘就要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普天之下,并非只有你风火真人一人使用双剑!”

话声甫落,横肘撤剑,呛锒一声清越龙吟,寒光一闪,鸳鸯剑已撤出鞘外,双剑交挥,立即幻起一片彩霞。

原已缓和下来的情势,再度紧张起来,吕祖观,所有道人,早已神情惶慌,机警的纷纷退回原处。

风火真人,面如土色,目闪惊急,迟迟不敢拔剑。

就在这时,蓦闻黛凤女侠,沉声说:“娟儿退下来!”

叶小娟闻声回头,既惊异又茫然的望着面色苍白鬓角渗汗的黛凤女侠,十分不解的急声问:“妈,为什么?”

黛凤女侠强自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极平静的沉声说:“他心痛爱徒之死,急切慾找你凌哥哥报仇,在他的立场来说,为达报仇目的,并不算过份,如今我被囚禁数月,你们不必再行追究,你凌哥哥杀死阮自芳的事,他们自此也一笔勾消。”

说此一顿,又目注风火真人,含意颇深的问:“我这样决定,你满意了吧!”

风火真人一听,宛如得到大赦,急上两步一稽首,装腔作势的喧了声无量佛,面含得色的朗声说:“女侠睿智之见,贫道敢不遵命。”

凌壮志已看出黛凤女侠必有什么隐密落在风火真人的手里,这个隐密,也许就在小娟的身上,否则黛凤女侠决不肯做如此大的牺牲和让步。

这时见小娟娇靥凝霜,余怒未息,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一章 恶道伏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