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二章 夜读真经

作者:忆文

就在这时,门外已传来一阵脚步声。

众人心中一动,转首一看前窗,这才发觉天光已经大亮,整个客店中,已有了谈笑吆喝的人声。

简长老似有所悟地笑着说:“时间不早,我老花子必须走了,我早到总坛了一天,他们早高兴一天。”

黛凤女侠立即起身说:“既是这样,我们也不强留你了,好在今后见面的机会正多。”

说话之间,凌壮志、绿萍、小娟跟着简长老走至外间。

万绿萍急走数步,抢先开了门,但一个中年店伙,刚刚停步,正恭谨地立在门外。

店伙一见万绿萍开门,正待恭声问话,突然发现房中又多了一个方面大耳的灰袍老道,和一位雍容脱俗的中年妇人,顿时愣了。

万绿萍知道店伙的来意,立即一挥手,催促说:“快送一桌酒菜来。”

店伙一定神,急忙恭声应是,转身急步走了。

简长老也走出了房门,坚请女侠和凌壮志等人让步,道声珍重,迳自向店前走去。

黛凤女侠直到简长老的背影消失在房子前面,才和凌壮志、万绿萍以及小娟走回桌前。

酒菜很快地送来了,黛凤女侠居中,凌壮志和绿萍、小娟左右相陪。

黛凤女侠一直关心小娟在金陵失踪的经过,于是,举杯饮了一口酒,关切地问道:“小娟,你那天上街,一直未回,究竟发生了什么意外,怎地又遇到了绿萍姑娘和你凌哥哥?”

小娟也正关心黛凤女侠的失踪经过,因而半撒娇,半关切地说:“妈,娟儿的事说来话长,还是您老人家先说吧!”

说此一顿,似乎想起什么,立即不解地问:“妈,听说您那天离开金陵时,曾接到一张纸条,可有这事?”

黛凤女侠见小娟关心自己:心里也极安慰,于是,放下手中酒杯,点了点头说道:“有……”

凌壮志立即接口说:“师母,那上面是怎样写的?”

黛凤女侠想到当时的情形,不禁有些伤感,沉声说:“很简单,只说要想知道爱女的下落,请来渡口谈判!”

凌壮志一听,上面果然没写着什么帮会,什么门派,愈加佩服宫师母飞花女侠有先见之明,因而不解地问:“师母去时,又怎会中了风火真人那贼道的圈套?”

黛凤女侠神色惨淡地叙述着说:“说来也是我命中注定说有这场劫难,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我担心小娟的安危,结果明知道是个陷阱,到了时候,也只得跳下去。”

小娟心里非常感动,凤目中立即涌满了泪水,悲伤地呼了一声妈。

黛凤女侠慈祥看了小娟一眼,继续说:“那天我接到字条,立即走出金陵城,沿着秦淮河岸向南走,尚未到达小丕渡口,便有一个中年人立在岸上相迎,事后才发现那个中年人,就是贼道风火真人的大弟子涤弥。当时涤弥引我走到一个生满芦苇的大河湾前,说他们的掌门人就在芦苇中的船上,我当时虽然有些迟疑,但仍跟他登上早已停在水边的一只小船,直向芦苇中划去。那时,太阳已经西下,光线昏沉暗淡,到达芦中一艘大船上时,舱内已燃起一盏红灯……”

凌壮志和绿萍、小娟,立即忿忿地齐声说:“他们惯用这种卑鄙的勾当,那盏灯内早已燃着迷香!”

黛凤女侠继续说:“涤弥让我坐在小桌前,立即端来一盘果点和一杯香茶,但我都没有动它,稍顷,由舱内缓步走出一个老道,我第一眼便认出是邛崃派的风火真人。风火真人一脸诡诈神色,一看到我便哈哈笑了,当时我很生气,忿然站起,突然发现两腿有些酸软无力,心知不妙,声声怒骂贼道无耻。由于又急又怒,心情不稳,愈增迷香的毒性发作,向前走没几步,便栽倒在地上,待我醒来,已被关在大笼内。

我睁开双眼,仍然有些头昏目眩,久了,才发现贼道风火真人一脸阴险得意之色,端坐在铁笼的外面。贼道一见我醒来,立即阴刁地向我表示,只要志儿将四大恶魔武功录交给他,不但将我恭送下山,志儿杀他徒弟阮自芳的事也一笔勾销。”

叶小娟一听,立即怒哼一声,忿忿地说:“这贼道的阴谋企图和恶道乌鹤完全同出一辙!”

黛凤女侠目光一亮,顿时想起亡夫的切齿仇人,不由急声说道:“这恶道怎样了?”

凌壮志本待将恶道乌鹤挟持小娟,向他要挟四大恶魔武功录的事叙述了一遍,但小娟已抢先说了。

最后,小娟仍有余悸地说:“当时娟儿被萍妹妹斩断绳索,疾泻下坠的时候,真是吓得胆心俱裂,几乎晕死过去。”

黛凤女侠原本并不十分看重万绿萍,这时听说万绿萍不但救了小娟一次大劫,并且在武功上似乎较小娟尤高,因而惊异地噢了一声,立即想起什么,注定万绿萍疑惑地问:“听说万姑娘的授艺恩师,是息隐恒山的女异人……”

万绿萍见黛凤女侠是亲近的长辈,加之有凌哥哥和小娟在场,不便再加隐瞒,因而欠身恭声说:“家师不是女性,是一位将近百岁的老人。”

黛凤女侠、凌壮志和小娟,三人听得同时一愣,不由齐声问:“怎么?江湖上不都是这样传说的吗?”

万绿萍笑着说道:“那是因为萍儿是个女孩子,因而一般人也联想到家师是女性,加之萍儿遵守师命,不必要时,不必谈起他老人家的名号。实在说,他老人家也没有什么道号、法名和姓氏!”

黛凤女侠再度轻噢了一声,颇感意外地问:“那位老前辈如此淡泊名利,足见是位世外高人,但你身为弟子的,也该知道恩师是谁。”

万绿萍只得肃容说:“说来惭愧,萍儿确不知家师的真实姓氏,他老人家自称无名叟。”

凌壮志一听,浑身一战,脱口一声惊啊,同时恍然大悟道:“难怪萍妹知道冰果琼浆出自长白山,原来萍妹的恩师就是无名叟老前辈。”

黛凤女侠立即不解地问:“怎么,志儿也认识那位异人?”

说话之间,店伙已来收拾残席。

凌壮志一俟店伙走后,立即将在恒山巧遇师母飞花女侠以及在破殿石壁上发现人形剑式和穹汉剑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万绿萍听到人形剑式,立即感慨地说道:“在我艺满下山之前,家师确曾谈到他在中年时,得到一套精奥剑法和一柄古剑的事。但他解释说:那不是师祖传授于他,而且凝于信守,所以不能私下相传。这时想来,可能就是凌哥哥所说的人形剑式和身上佩的这柄银剑。”

黛凤女侠缓缓点头,表示会意,但他的心里却一直挂念着远居衡山凌霄庵的飞花女侠宫绛玫。

这时一俟万绿萍说完,立即问道:“志儿,去衡山要怎么找到凌霄庵?”

凌壮志知道黛凤女侠的心意,立即在桌上沾着茶水,一面将凌霄庵的位置和前去的路径画出来,一面详加解说了。

叶小娟不由插言问:“妈,你可是要去找我宫阿姨?”

黛凤女侠黯然点点头,小娟继续问:“妈您什么时候动身?”

黛凤女侠略一沉思,说:“今夜在此歇息一宵,明日一早动身!”

小娟与妈妈分别数月,自是不愿离开,因而望着凌壮志,要求说:“凌哥哥,我们也在此多停一天吧!”

凌壮志自是满口应是,但黛凤女侠似有所悟地说:“听你们的口气,似乎不是专程前来大湖山,我一直还没有问你们,明日你们要去哪里?”

说罢,一双凤目迷惑地望着小娟、绿萍、凌壮志。

依然是叶小娟把展伟凤被琼瑶子押上天山的事说了一遍,不周详的地方凌壮志再补充。

黛凤女侠与琼瑶子都是少女时代即已成名的侠女,因而,她一再叮嘱凌壮志不要意气用事。

如此一谈,不觉已正午了。

午后,又在隔室选了一间一明两暗的上房,让黛凤女侠休息,小娟与母亲同住在一起。

由于昨夜通宵未睡,大家明日还要一早上路,因而天一入夜,便分别就寝了。

凌壮志解剑宽衣,拥被想睡,但他望着满窗的月光,思潮起伏,总难入梦。

想到师仇已报,心愿亦了,失踪的张师母也安然归来了,心中不免有如释重负之感,不自觉地在被内伸了一个懒腰。

由于心情的松驰,顿时感到被中空虚,因而,国色天香,绝世风华的宫紫云的倩影,立即浮上她的脑海。

恒山洞府中的花烛之夜,新婚的甜蜜生活,两情融洽美满,小夫妻的夜夜鱼水交欢,一幕一幕地掠过他的心头。

想到绮丽缠绵之处,撩起他无限逦思绮念,他辗转反侧,愈加难眠了。

蓦然,他想到了简长老赠给他的真经,心想,看看真经,也许有催眠作用。

于是推被坐起,即在内衣上的暗袋内,将那本棕色皮书取出。

就在此时,外间传来一阵轻灵悄悄的脚步声。

凌壮志心中一动,转首一看,万绿萍小巧玲珑的娇躯和那张娟丽秀美,含着妩媚的甜笑的娇面,已悄悄地呈现在室门前。

精灵的万绿萍,一见凌壮志惊喜地望着她,立即将嫩如春葱似的食指,竖在鲜红慾滴的樱chún上,接着,指了指小娟和黛凤女侠的房间。

凌壮志这时多么希望万绿萍前来,于是,惊喜地掀开棉被,愉快地拍拍身边。

人影闪处,香风袭面,万绿萍含着甜蜜的羞笑,飘然落在志哥哥的身边,玲珑娇躯,立即被凌壮志揽进怀里。

万绿萍经常被志哥哥揽着纤纤细腰,和小娟三人偎在一起清谈,但她这时却忘了那一边已经没有了叶小娟。

万绿萍被志哥哥幸福地揽在怀里,芳心有着说不出的甜蜜和快慰!

她紧紧倚着凌壮志的肩头,静静地望着那本尚未打开的棕色皮书,在喜悦甜蜜中,希望看看真经上的奥秘,如何才能得道成仙。

她时常羡慕那些修为有素,驻颜有术的前辈女侠,虽已是有儿女的中年女人,但看起来她们仍若二十七八岁。

同时她也幻想着,假设真的能够得道成仙,不但青春永驻,且可长生不老,千年万世都和凌哥哥生活在一起,那该多好!

但是,她依在凌哥哥的怀里,久久未见将真经翻开,同时她突然感到志哥哥揽在她纤腰上的右臂,逐渐有力起来。

她发现凌壮志剑眉微蹙,玉面绋红,朱chún轻展微笑,星目含情地凝视,正注视着她微微张开有些娇喘的艳丽朱chún。

这神情令她感到新鲜,同时也令她感到震惊,因为凌壮志从来没有以这种渴望火热的目光望着她过。

她似乎预感到将有什么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因而情不由己地惶声问:“凌……哥哥……你……你要做什么?”

凌壮志没有回答,而那张令她痴爱神迷的英俊脸庞,却正向她的娇面上迎来。

万绿萍一阵神迷意乱,心中一慌,撑臂就要坐起来。

但凌哥哥揽在她颖腰上的右臂,宛如一道钢架,令她丝毫不能移开。

一阵令她战栗快慰的热流,疾如电闪般地通过了她的心里,凌壮志那两片火热醉人的朱chún,已吻在她微微张开,轻轻喘息的樱口上。

她浑身一软,再没有一丝力量挣扎了。

她任由志哥哥吻她的樱chún,鼻尖,眼睛,香腮……

由频频,轻轻,热烈,以至充满力量,令她在奇异的快慰颤抖之中,感到奇痒难耐……

她的心,狂跳,血,奔腾,周身充满了火,她情不自禁地伸出玉臂,紧紧地抱住了凌哥哥。

两人的身体,逐渐失去了平衡,自然倒下了。

就在他们神志恍惚间,意乱情迷,翻身倒向枕上的同时,绿光一闪,奇凉如冰的涵碧珠,恰好滑过万绿萍红热如火的香腮上。

万绿萍悚然一惊,不由打了一个冷战,所有的绮念顿时全消了。

心惊之下,急忙握住凌壮志正在摸索的右手,立即附在凌壮志的耳畔,极羞涩地悄声问:“凌哥哥,你要?”

凌壮志根本不假思索,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

万绿萍的心中黯然一叹,立即将凌壮志的手松开了。

她知道,一阵暴风雨之后,她最喜爱,也最自豪的奇门遁甲隐形术就此终止,永远无法再施展了。

但是,她一点儿也不后悔,因为,她更深爱着的是她的凌哥哥。

她这时可以拒绝凌哥哥作爱,但是,她怕伤了凌哥哥的自尊心,而影响他们今后夫妻间一生的幸福和愉快。

心念及此,万绿萍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了,她要像任何一个贤惠的妻子,服侍她最心爱的丈夫一样,温顺,体贴,给丈夫最大的满足。

就在这热情如火,裙带未解的一刹那,窗纸上蓦然响起一声轻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二章 夜读真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