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三章 天山救美

作者:忆文

一阵狂驰,三人已深入群峰之中。

山愈来愈险,寒风愈吹愈厉,气温愈来愈冷,天空愈来愈昏暗,整个天山,除了慑人的风啸,已听不到任何声音。

进入群峰,景象逐渐迁变,深谷中,已有了结满坚冰的参天古木,在绝险的冰崖上,偶尔也看到一两株坚逾钢铁的稀世珍品紫竹。

三人再绕过一座崎峰,眼前突然一亮,不禁同时一怔,急忙刹住飞驰的身形。

呈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座雪峰,周围约有数千亩的大绿谷。

谷中苍松翠竹,夹杂着雪白如锦的梅树,虽然也在飘着大雪,但大部分已被四面拱围的插天雪峰挡住了,气温也骤然回升,令人感到春的气息。

就在大绿谷的正中央,雄峙着无数座金碧辉煌,气象万千,灯火光明如昼的巍峨大宫殿。

凌壮志三人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金霞宫,由于天空已经黑暗,宫中的灯光,愈显得耀眼生花。

细看金霞宫内,宫殿栉比,阁楼连绵,金砖璃瓦,美伦美奂,在明亮的灯光映射下,真是霞光万道,金芒交烁。

这时,三座高大巍峨的宫门上,悬灯结彩,张贴着巨幅春联,第一座宫殿前,人声欢呼,炮竹震天,似是正在举行除夕宴。

三座宫门前,放着六只高约近丈的巨型石狮,在宫前的广场上,有一根双人合抱着,耸立半空的大旗杆。

旗杆的尖顶上,悬着一盏斗大的红灯,灯下飘拂着一面八尺大的锦旗,旗的中央绣着三个大字——金霞宫。

在金霞宫三字的四周,绣着五种不同的兵器。

一柄金光闪射的剑,两个鸳鸯子母铜胆,一支汉玉洞萧,一柄银丝拂尘,最下面是一把描金折扇。

凌壮志三人都知道,金剑代表乐遥子,铜胆代表清津子,玉萧代表玄灵子,拂尘代表虚幻子,折扇代表琼瑶子。

天山五子,年事不一,兵器各异,但每人都有一身独特而惊人的超绝武功。

凌壮志游目察看,发现金霞宫四周的高大红墙上,阁楼前,以及三座巍峨的宫门前,竟静悄悄的无人把守。

万绿萍看了这等情形,不禁高兴池说:“这真是天赐良机,他们正在守岁,大摆除夕宴,我们正好进去救展姑娘。”

叶小娟急忙正色说:“萍妹错了,金霞宫中看似无人防守,实则危机重重。”

说着,举手遥指极远处最后一座宫殿,和正中央拱形五座宫殿,继续说:“萍妹妹你看,在整个金殿宫近百座金碧辉煌的殿中,唯独中间的五座殿内漆黑,仅殿门外悬着一些宫灯……”

万绿萍立即恍然大悟地接口说:“姐姐是说,那是金霞宫的机关总枢?”

叶小娟立即颔首说:“不错……”

凌壮志未待小娟说完,也似有所悟地说:“今天是大年三十除夕夜,天山五子为了驱凶化吉,迎接天神,也该已将总枢关闭了。”

叶小娟立即赞许说:“极有可能,但是如何才能证实总枢已关闭了呢?”

凌壮志和万绿萍一听,俱都一愣,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除了进入中央五座宫殿察看,便是找一处可能有机关的地方试一试。

但是,一试之下,机关果然关闭还好,万一射飞刀、飞箭,引动警铃,岂不是弄巧成拙?

心念间,蓦闻叶小娟兴奋压地低声音说:“小妹想起一个好主意来了。”

凌壮志和万绿萍见小娟如此高兴,俱都以兴奋和期待的目光望着她。

小娟娇媚地一笑,有些得意地说:“我们先至宫门外的广场前,找一株能够一览前殿的大树,偷看一下殿内的情形,如果展姑娘在场,便证明她没有受到处分,就请萍妹一展她的旷世绝学隐形术,在他们的大门上留一张字条,表示凌哥哥曾经来过了。”

凌壮志一听隐形术,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这时他才想起来,大湖山客栈中,自己一时冲动,险些破了萍妹的奇门绝学隐形术,此刻想来,仍不禁羞惭满面,额角渗汗。

想到当时万绿萍曾经握住他的手问他的心意,那时她已经想到了即将失去奇门绝学,看来萍妹妹的确是一位贤德而体贴丈夫的好妻子。

心念至此,不由深情地看了一眼万绿萍。

而万绿萍却正感兴趣地望着叶小娟兴奋地问:“娟娟姐,我在上面写什么?”

叶小娟明眸一转,娇傻地笑着说:“我们就写中原凌壮志,特来天山拜年…”

说着,又以征询的目光,转首望着凌壮志。

凌壮志秀眉一蹙,立即迟疑地说:“不好……这样未免有点恶作剧……”

万绿萍娇哼一声,满不在乎地说:“什么恶作剧,这样正好杀杀他们天山五子的傲气!”

叶小娟立即附和说:“对,我们为的是要他们知难而退嘛!”

凌壮志见绿萍、小娟都愿意,自是不便再反对,但他却正色说:“大佛寺分手时,跛足道人和简大娘七位前辈都一再叮嘱我们谨慎行事,师母北上留话,也警告我们不可失礼任性,有鉴于此,小兄的意思是,如果你俩坚持要前去留字,可写晚辈凌壮志,特来向五位前辈拜年……”

话未说完,绿萍,小娟同时颔首,毅然应好。

于是,三人展开灵巧功夫,轻纵缓飘,借着苍松翠竹的掩护,迳向宫门前的广场边潜去。

天山五子非比等闲人物,不但威震边疆,就是远于中原,提起天山五子,无不敬重三分,虽然凌壮志三人并无惧怕之心,但能在事情未公然揭开前,做些手脚,对五子震吓作用,愈收事半功倍之效。

三人来至广场边沿的一株巨树前,仰首一看,高约八九丈,枝叶茂盛,伸张如兽,隐身其上,绝难发现。

叶小娟心细,首先绕树走了一圈,接着,又用纤指弹了弹树身,最后,望着凌壮志,悄声说:“凌哥哥先上!”

凌壮志微一颔首、腾空而起,直向树盖中飞去。

绿萍、小娟也分别飞身而上。

三人隐身枝叶中,凝目一看,只见宫门内,当前一座庞然宫殿前,高阶广台,悬灯结彩,布置得美伦美奂。

大殿三面分开,殿内灯光如昼,近百桌酒席已经开始,只见人面闪闪,杯影晃动,猜拳行令和举杯欢笑之声,直达宫外。

凌壮志确没想到,占地数百亩的金霞宫,竟然拥有门人弟子,侍女仆妇,总计不下千人。

在大殿最后的正中,一道金碧辉煌的大锦屏前,横列五张金漆大椅,椅前一张长约近两丈的横桌,桌上已摆满了酒菜,五张大椅,显然是天山五子的宝座,但是五张金椅上竟空无一人。

由于殿中人多,久久才发现飘然若仙的琼瑶子手里端着一个金质大酒杯,神情略显忧虑地跟在三个中年儒士和一个道人的身后,正在各桌间敬酒,似是在一年一度的除夕宴上,借以表示五子对部属一年来的辛劳答谢。

走在当前的一人,年约四十五岁,修眉入鬓,面如古月,一双朗目湛湛有神,五柳长须,垂在胸前,头上束着一方杏黄儒巾,身穿一袭杏黄长袍,神采飘飘,有一种超然风范。

凌壮志断定这人就是天山派掌门人乐遥子。

跟在乐遥子右侧的是身穿铁青长袍,面色泛黑,浓浓两道长眉,一双虎目的清津子。

清津子年约四十二三岁,身材伟修,威棱中透着和气,一望而知是个刚直的人物。

左侧是一位身穿月白长衫,面如冠玉的玄灵子。

玄灵子年约三十五六岁,脸下无须,仅蓄有短短的八字胡,两道入鬓剑眉,一双寒眸,挺直的胆鼻,削薄的朱chún,显示出他是一个心胸狭小,意气用事的高傲人物。

跟在雍容高贵、绝世风华的琼瑶子身旁的,是一身灰色道袍,身后插着一柄拂尘的虚幻子。

虚幻子三十三四岁,但已蓄有六寸长的胡须,修眉,长目,泛黄的皮肤,肃穆中隐透仙风,是位修为有素的道人。

凌壮志无心仔细打量天山五子的衣着相貌,他迫不及待地在一些少女中寻找展伟凤,但是,他失望了。

根据方才他第一眼看琼瑶子的忧虑神色,心中虽已感到不妙,见坐在靠近五子大椅近前的三桌少女,轻声燕语,燕瘦环肥,少女虽有二十几个人,唯独没有展伟凤。

他断定展伟凤已遭禁闭,想到别人都快快乐乐,兴高彩烈地过新年,而唯独展伟凤在黑暗的房子里,冷冷清清,孤孤单单地受处分,心中不禁升起了一阵戚然之感,同时,也恨天山五子太不通人情。

他不知道这件事究竟应该怨谁,这个结果,究竟应该由谁负责?想至最后,还是怨他凌壮志一人。

如果他在卧虎庄金刀毒燕阮凌泰的封刀晚宴上,不当众展露玉扇,也就不会被天山派的门人发现。

如果在黄山天都峰,不用玉扇杀人和击退贯一道长,便不会有花花太岁等人兴师问罪。

心念至此,他觉得一切罪过,都应该由他凌壮志一人负,因而他决心要为展伟凤解脱,甚至将金霞宫闹得天翻地覆,也要将展伟凤救出来。

叶小娟没有见过展伟凤,这时见殿上的有二十多名少女,不由望着柳眉紧蹙、神色气愤的万绿萍,悄声说:“萍妹,那位展姑娘在大殿上吗?”

万绿萍没有回答,仅黯然摇了摇头。

叶小娟一见,毫不迟疑地说:“那一定被监禁了,我们进去吧!”

凌壮志原定明天公然拜访,当面向五子评理,这时一听,因而不解地问:“去哪里?”

叶小娟举手一指金霞宫的深处,说:“去救展姑娘呀!”

万绿萍有些焦急地说:“我们怎知展姑娘关在何处?”

叶小娟果断地说:“我们进去找嘛!”

凌壮志和万绿萍同时应好,三人疾泻而下。

叶小娟精通易理,熟谙阵法,凌壮志和万绿萍经过小娟数个月来的悉心讲解,大致已然了解其中的生克变化。

三人下树,悄悄绕至金霞宫的右侧,直向宫后驰去。

凌壮志三人来至金霞宫后门,发现同样地悬灯结彩,光明如昼,但也同样地静悄悄的无人把守。

三人正待向前潜去,发现正对后宫门的百丈外,一片银如云锦的盛开梅花中,突出不少高大的石岩,个个形如竹形。

在雪花飘飞中,中央圆而空虚,正面隐约现出一座小型石牌坊,上面似是悬有匾额,一望而知是一座玄妙的阵势。

叶小娟看罢,心中一动,立即悄声说:“我们先到那边去看看!”

凌壮志发现了那处梅林中的翠竹有异,因而一颔首,当无向梅林前驰去。绿萍和小娟见凌哥哥剑眉紧锁,朱chún下弯,知道他既关心展伟凤的凄苦处境,也气恼天山五子的寡义无情。

前进中,三人俯身相看,不禁目光同时一亮。

只见那座小型石牌坊上,赫然刻着三个粗体金字——惩戒院。

凌壮志一见,神情激动,第一个忍不住兴奋地说:“可能在这里面了。”

说话之间,身形骤然加快。

尚未到达梅林,便有一阵梅花特有的淡雅芳香,随着寒风飘来。

来至石碑门前,发现阵内积雪极厚,地上飘落着不少梅花,翠竹纵横交错,看来杂乱无章,实则井然有序。

三人序身门外,叶小娟细心地对凌壮志说:“这是一座循生、环死,连锁阵,见三横行,见六纵驰,遇苍松回身,遇翠竹前进,切忌绕行环走!”

凌壮志迫切地希望奔进阵去,看展伟凤是否被禁在里面,这时一俟小娟说完,立即颔首应了声是,急步奔进门内。

万绿萍一见,心中似乎想起什么,立即低声急呼:“凌哥哥回来!”

凌壮志闻声止步,折身纵回,不解地问:“萍妹什么事?”

万绿萍立即低声说:“既然阵中是惩戒院,里面监禁的绝不止展姑娘一人,你必须耐心寻找。”

凌壮志急急点头,连声应是,显得极为迫切着进去。

绿萍看在眼里,笑在心头,继续说:“小妹和娟姐姐虽在阵外等候,但是金霞宫有人来,可无法进去通知……”

凌壮志急忙会意地说:“小兄晓得……”

说话之间,转身就待离去。

叶小娟也似有所悟地叮咛说:“稍时见了展姑娘,千万不要说我和萍妹在外面等候。”

凌壮志心急如火,又说声晓得,飞身扑进阵内。

万绿萍和叶小娟两人互看了一眼,口里虽然没说什么,但心中也感到有些酸溜溜的。

凌壮志飞身扑进阵内,游目一看,果然不错,翠竹有高有低,单双不一,翠竹成行,苍松横阻,心中愈加赞佩娟妹妹精通易理。

按照小娟说的口诀前进,十分顺利,片刻已达中心。

中心一片盛开梅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三章 天山救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