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四章 大发虎威

作者:忆文

一出石门,四个伏跪在地的红衣少女,同时恭声低呼:“展师叔!”

展伟凤痛苦地看了四个红衣少女一眼,强自平静地说:“你们请起来!”

四个少女恭声应是,同时立起身来,四人立即形成田字,将展伟凤围在中间,紧跟琼瑶子身后走去。

六人默默前进,各人想着各人的心事……

琼瑶子想到最多一个时辰之后,自己耗尽多年心血调教出来的唯一爱徒,便要凌迟处死,从此永诀了,这个悲惨的结局,应该由她自己负责,想至伤心处,再度落下两滴清泪。

展伟凤微仰着娇面,呆板地望着夜空,任由雪花飘落在她的香腮上。

她对凌弟弟前来救她的事也失望了,因为她知道四位师伯,都有一身高绝的武功。

同时,她也清楚金霞宫中有多少高手,凌弟弟虽然有盖世武功,要想在这些如云高手中将自己救走,在她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四个少女,不时觑目偷看展伟凤,她们觉得这位绝世风华的展伟凤,为一个凌壮志违犯派规,太不值得。

她们觉得,师叔辈中,年轻英俊、艺业精绝的有十多位,何必定要许给中原的凌壮志?

但当她们想到掌门师祖和其余四位师祖每当谈到凌壮志时,俱都神色忧虑,暗含焦急,她们又觉得凌壮志必是一个三头六臂的厉害人物。

六人心念间,左弯右转,不觉距离阵口牌坊不远了。

塞外风雪尤大,但在满谷的雪光和宫中的灯光反映下,七八丈外,景物依然清晰可见。

就在这时,石牌坊的石柱下,缓缓走出一个人来。

琼瑶子一见,面色立变,惊得倏然停步,顿时愣了。

四个红衣少女心知不妙,一声娇叱,同时翻腕,寒光闪处,四柄精钢长剑,同时掣出鞘外。

展伟凤定睛一看,也不禁愣了,她却没想到,缓缓走出那人,竟是剑眉如飞,星目射飞,俊面充满了杀气的凌壮志。

凌壮志方才听了琼瑶子和展伟凤的对话,暗气小娟和绿萍把事弄乱了,继而来了四个少女,就要押展伟凤进宫处决,惊怒之下,决心出手拦劫。

为了便于得手后逃走,飞身跑到阵口等侯,这时见琼瑶子等人吓呆,立即冷冷一笑,躬身一揖,沉声说:“晚辈在此恭候前辈多时了!”

琼瑶子的确被凌壮志的胆识豪气给震住了,这时见他躬身一揖,知他尚不敢贸然下手,决心先将他震住。

于是一定神,轩目视目,厉声问:“凌壮志,你好大的胆子,隐身此处,拦阻去路,你慾何为?”

凌壮志傲然一笑说:“情势所迫,晚辈不得不冒险将展姐姐救走!”

展伟凤一听,双目落泪,立即低下了头。

四个红衣少女听说立在阵口,腰悬横剑的英挺俊美的少年,就是展师叔心爱的凌壮志,俱都惊呆了。

琼瑶子见凌壮志要劫展伟凤,着实吃了一惊,凌壮志的武功,她曾经亲自领教过,也曾经见他用身剑合一追杀大河教主,她自觉不是凌壮志的对手。

凌壮志要劫展伟凤,这正是她内心希冀的事,但不能在她手里劫走,因而灵智一动,佯装不解地沉声问:“什么情势所迫?”

凌壮志见琼瑶子明知故问,立即根据琼瑶子方才说的话,沉声说:“玄灵子前辈曾当众宣布,明日绝早处死展姐姐,并说晚辈有本事,尽可公然抢救,为何现在来押展姐姐进宫?”

琼瑶子顿时语塞,久久才强横地说:“这是天山派的私事,你凌壮志有何权利过问?”

凌壮志冷声一哼,说:“我当然有权力,因为展伟凤是我的妻子。”

琼瑶子一听,愣了!

展伟凤做梦也没想到凌壮志会当着恩师的面公然说她是他的妻子,不由羞急地垂手,红飞耳后。

琼瑶子原怕凌壮志不能将展伟凤收为妻室,这时听他如此一说,反而觉得她做师父的尚未答应,凌壮志居然如此表明,她又有些不是滋味。

于是冷冷一笑,极不服气地沉声问:“凤儿何时与你彩聘,谁是你们的证人,何人做的主?”

凌壮志傲然一笑,也故意放肆地说:“我们是一见倾心,根本不需要证人…”

展伟凤一听,只气得啼笑皆非,虽心里甜甜的,但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琼瑶子见凌壮志胡说,不由气得脱口厉声说:“一派胡言,还不闭嘴。”

凌壮志理也不理,继续朗声说:“至于何人做主,当然是展氏门中的一家之主展伟明,前辈明知展世兄早已呼晚辈小妹夫,何必又明知故问?”

琼瑶子一听,顿时无言答对,只气得浑身微抖,久久才怒声说道:“在家随父兄,在学从师父,现在应该由我做主!”

说着,回首向四个红衣少女,沉声说:“我们走!”

凌壮志一见,顿时大怒,不由厉声说:“今天有我凌壮志在此,便由不得任何人了!”

说话之间,剑眉飞扬,目闪冷辉,眉宇间立罩杀气,目光注定琼瑶子,含着冷笑,缓步逼去。 

琼瑶子知道凌壮志要劫人,在这种性命交关的紧急情况下,凌壮志绝不会手下留情,也许几招出手,便将自己击退。

心念至此,故意以辈份之尊,厉声问:“凌壮志,你胆敢对我无礼不成?”

凌壮志看到琼瑶子已经色厉内荏,因而冷冷一笑,故意不应不理,逼进中,默运赤阳神功,两掌顿时通红。

琼瑶子看得浑身一战,面色大变,惊得紧忙停身止步。

展伟凤一见,以为凌壮志已动杀机,惊得惶声急呼道:“凌弟弟,你要再前一步,姐姐便立即举掌自毙!”

凌壮志信以为真,不由暗吃一惊,急忙停身,立即收了功力,但他却为难地说道:“凤姐如随琼瑶子回去,便等于进了枉死城!”

琼瑶子见爱徒一句话,逼得凌壮志顿时屈服,因而胆气大壮,故意冷冷一笑,讥讽地说:“你凌壮志果真有那份救人豪气,就该明日绝早亲至前宫广场上,向本派掌门师兄据理要人,何必急在此时,做这趁机下手,有欠光明的行径……”

凌壮志未待琼瑶子说完,立即冷哼一声,不屑地说:“待明日清晨,展姐姐的尸骨已经凉了。”

琼瑶子和展伟凤一听,身不由己地同时打了一个冷战!

但琼瑶子灵机一动,决心以凌壮志的要挟,作为在乐瑶子四人面前要求改变明晨处死展伟凤的借口。

于是,佯装异常愤怒地大声说:“你把天山五子看成何等样人,既已公然约你明晨前来,岂能在你未来之前处死展伟凤,做那食言背信、遗笑武林的蠢事?”

凌壮志一听,宽心大放,以天山五子这等名满天下的人物,必然是一言既出,终身不变,但他却故意再问了句:“前辈何以担保?”

琼瑶子觉得凌壮志虽然年纪轻轻,但做起事来却十分厉害,因而冷哼一声,毫不迟疑地说:“就以我项上的人头!”

凌壮志见目的已达,立即激动地躬身一揖,同时朗声说:“前辈隆情大德,晚辈终生感戴!”

说罢直身,即演一招追魂幻踪中的惊鸿步,白影一闪,顿时不见,立身之处,仅仅余下一圈旋转的云雾。

在凌壮志以惊鸿身法离去的同时,远处金霞宫方向,已传来数声焦急高呼:“五师妹,五师妹……”

琼瑶子见凌壮志闪身走了,不由吁了口长气,这时听了远处的高呼,再度吃了一惊,急对四个少女一挥手,急声说:“我们快走!”

说罢,当先向阵外驰去,四个仗剑少女一定神,拥着神色黯然的展伟凤紧紧跟在琼瑶子身后。

凌壮志闪身隐在一座石柱后,听到那几声焦急的高呼,着实吃了一惊,暗庆离开的恰是时候。

他自然断定今夜绝不会处死展伟凤,但他仍有些心情不安,因而他决心听听来人与琼瑶子讲些什么。

于是,借着松竹的掩护,轻巧地跟了下去。

只见大雪中数十道人影,迳由金霞宫的后门方向如飞驰来。

来人一见琼瑶子和展伟凤,纷纷刹住身势,其中当前一人立即关切地问:“师妹怎地才来,可是发生了事情?”

凌壮志凝目一看,发现带着金霞宫数十高手赶来的那人竟是一身道装,手持拂尘的虚幻子。

只见琼瑶子丧气地一挥手,黯然说:“见了大师兄我们再谈!”

虚幻子心知有异,但看到展伟凤已被押解来,似是放心了不少,于是点头,即和琼瑶子并肩向后宫门驰去。

其余数十高手,在他们原就充满了惊愕的面孔上,又加了一层惊疑和迷惑,彼此相互望了一眼,宛如退潮海水般奔向后宫门。

凌壮志愣愣地立在一丛小花树后,直到琼瑶子等人,完全进入宫门,始望着光亮烛天的金霞宫,吁口长气,摇了摇头。

他怅然若失地转首去看石牌坊……

转首一看,双目一亮,险些呼出声来,绿萍、小娟正双双立在方才他们分手的地方。

想到她们的恶作剧,不由暗暗生气,正待斥责她们几句,突然发现她们的目光畏怕,神色有异,完全像做错了事的孩子。

凌壮志面色一变,心知不妙,飞身扑了过去,不由关切地问:“你们可听到什么消息?”

叶小娟胆惊地点点头,万绿萍的晶莹杏目中已旋动着泪水。

凌壮志一见,一颗心顿时提到了腔口,根据绿萍小娟两人的神情,一个不祥之感,闪电掠过他的心头,他不该过分相信琼瑶子。

心念至此,惊、怒、惶、急,不由以凄厉的目光看了一眼金霞宫。

这时,风雪愈来愈大,凌壮志仰面看了一眼夜空,即向绿萍、小娟沉声说:“走,我们进去谈!”

说着,当先奔进石牌坊的连锁阵内。

三人一阵飞驰,瞬间已至监禁展伟凤的石室,凌壮志略微打量一眼周围形势,急步走了进去。

绿萍、小娟看了石室内的凄凉情形,一双黛眉蹙得更紧了。

凌壮志余怒未息地一指室内厚厚的垫草,沉声说:“你们坐下来讲!”

说着,也气乎乎地坐在垫草上。

万绿萍见凌哥哥如此气恼,再和金霞宫内的情形加以对照,芳心惊慌得更不敢说了。

叶小娟惶愧地看了一眼凌壮志,略显畏涩地说:“我和萍妹在阵外等你,见你久久未出,断定你已找到了展姑娘,我和萍妹觉得无聊,便决议进金霞宫内看看。进入后宫,在一座偏殿内,发现桌上摆着不少的红纸和已经写好的春联还有四五枝大笔,尚浸在温墨中。绿萍和我心中一动,便提起笔来在一张大红纸上写了那几个字……”

凌壮志立即气乎乎地问:“是谁写的?”

如此一问,万绿萍委屈的娇面,顿时通红,接着低下了头。

凌壮志一看,颇感意外,他还真没想到万绿萍,尚能写出那么一笔好字,不由多看了万绿萍一眼。

叶小娟继续说道:“萍妹写好,我俩立即在温墨的小火炉上吹干,兴致冲冲地直奔前殿。到达前面,天山五子等人正在酒兴正浓。萍妹怕他们发现,先行退至侧殿中的机关室内,萍妹便施展隐形术,将红纸悄悄地贴在殿内横梁上。红纸贴好,萍妹尚未来得及退出大殿,天山五子便发现了,整个殿上顿时大乱。乐遥子尚称沉着,唯独领口上插着玉箫的玄灵子飞身冲出宫外,指天大骂,声言过了初五就要将展伟凤处死。萍妹听了自然生气,就近折了一根竹枝插进他的箫里,玄灵子的确震骇万分,当时吓得面无人色。

但当他惊魂甫定后,愈加暴跳如雷,接着便当众宣布,明晨绝早处死展伟凤,同时,大举搜谷。

萍妹一听,也吓呆了,不敢再继续闹下去,玄灵子回至殿中,立即向乐遥子要求,如果想逼出凌壮志来,必须立刻处死展伟凤。”

凌壮志一听,顿时大怒,倏然由地上跃起来,指着金霞宫的方向,震耳厉声说道:“他天山五子如果胆敢动一动展伟凤头上的一根青丝,我就要他们横尸山野,金霞宫变为瓦地!”

话声甫落,一阵沉闷肃煞的咚咚鼓声,迳由金霞宫方向随风飘来!

凌壮志听得浑身一战!

万绿萍惊得悚然惊叫!

叶小娟倏然跃起,惶得急声说:“不好,他们天山派的极刑就要开始了。”

凌壮志一听极刑两字,宛如当头骤遭雷击,浑身剧烈颤抖,面色凄厉铁青,双目中冷电闪烁,眉宇杀气尽露。

当他想到琼瑶子方才对他的保证,不由仰面发出一阵凄厉惊心的怒笑,声如裂帛,嗡嗡震耳,石室壁上的积尘,纷纷坠落。

绿萍、小娟一见,粉面大变,不由惊得惶声急呼:“凌哥哥,凌哥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四章 大发虎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