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五章 御气飞剑

作者:忆文

乐遥子虽然看到师妹们的惶急情形,到了这时也不得不这样说道:“凌壮志,以你小小年纪,便集各种旷古凌今的绝学于一身,将来必是武林的霸主,未来的异人……”

凌壮志急忙躬身谦逊地说:“前辈谬讲了!”

乐遥子见凌壮志对他和虚幻子态度,与对玄溜子和琼瑶子的态度截然不同,他断定这必是因为三师弟高傲任性,和五师妹信口提出的保证有关,因而对凌壮志的观念,略有好感。

于是看了一眼已经清醒,仍跪在旗杆下的展伟凤,略显沉痛地继续说:“以展伟凤所犯的严重错误,按照本门规律,男弟子就当斩首,女弟子应当律以绞刑!”

凌壮志再度躬身说:“恭请前辈重新恩典!”

乐遥子神色肃穆,沉默不语,借着抚髯之势,觑目看了一眼金霞宫中的数百弟子和师弟师妹。

虽然他已看到,由于凌壮志的突然改变态度,每个人面上已没有方才的恐惧,但每个人的目光中,却仍闪烁着忧虑的光辉。

于是,他缓慢地摇了摇头,深沉地说:“成命已出,无可更改,不过,听五师妹说,凤儿已由她的家兄做主,许配你为妻……”

凌壮志听说无可变更成命,先是一惊,这时一听口气转变,深觉机不可失,急忙躬身说:“不错,那是今年春天的事!”

乐遥子微微颔首,放缓声音说:“凤儿的婚事,本门不与干预,她既是你的未婚的妻子,你当然有权将地带走……”

凌壮志没有想到事情突然急转直下,心中一喜,急忙躬身说:“前辈隆情,晚辈没齿难忘!”

乐遥子黯然一叹,但却毅然说:“且慢,不过在带走你妻子前,你必须先胜过 我手中的剑!”

话一出口,凌壮志心中一震,清津子四人面色大变,同时,也黯然低下了,金霞宫中的数百弟子,也俱都忧形于色!

凌壮志怎能看不出来,清津子四人和数百弟子必是也看出乐遥子毫无战胜的把握,因而俱都为乐遥子掌门尊严而忧急。

于是,心中一动,急忙恭声说:“前辈威震边疆,名扬四海,清誉满中原,一柄金剑无敌天下,晚辈虽亦用剑,乃是末艺初学,怎敢与前辈对手过招!”

乐遥子一听,仰天发出一阵大笑,声如龙啸虎吟,但却充满了凄凉的意味!

一声笑罢,感慨地朗声说:“以你所怀绝技相比,本人可谓以莹光之火,与盈月争辉,不过,听五妹讲,你曾用身剑合一追杀过大河教邱铜川……”

凌壮志立即谦虚地说:“剑术入门小技,何劳前辈挂齿!”

天山五子听得面色一变,数百弟子中,不少人脱口一声轻啊!

因为,他们的掌门人乐遥子于去年悟透天山秘笈,习成了身剑合一后,曾严厉告诫所属门人,绝对不可泄露这项机密。

他们也曾亲见乐遥子在宫前广场上施展这种惊人的绝学,无不叹为观止,俱都暗暗称天下第一。

但今天出自凌壮志的口里,却变成了入门小技,怎不令他们震骇不已?

乐遥子听得面色稍微一变,立即缓慢地沉声说:“本人今夜与你较量的,就是剑术的入门小技,身剑合一……”

凌壮志大吃一惊,面色立变,不由震骇地脱口问:“前辈为何出此下策?”

乐遥子戚然一笑,说:“据本门剑术秘笈上记载,双方以剑身合一交手,并不一定两败俱伤,结果仍是剑术精湛,功力深厚的一方战胜!”

凌壮志蹙眉沉思,心中不禁暗吃一惊,他却没有想到乐遥子练成了身剑合一。

心念间,神色凝重地看了一眼清津子四人和金霞宫的数百名弟子,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发现他们个个神色黯然,大多数的眼睛中含着泪光。

因而心中一动,他断定乐遥子有以死殉道的意思,也许他并不会身剑合一,于是,剑眉一蹙,平静地问:“前辈意慾以何种方式比试?”

乐遥子戚然一笑,从容地说:“我两人各至百步以外,背向对,由我二弟清津子大喝一声,我俩同时回身,立即施展身剑合一……”

凌壮志未待乐遥子说完,故意摇摇头说:“这样不好,以晚辈之意,就在地上找一件事物,作为剑击的目标,这样既无互伤的危险,又可达到较技的目的!”

话声甫落,清津四子齐声叫好,同时玄灵子恭声要求说:“此法甚是公平,尚望掌门师兄采纳!”

乐遥子修眉紧蹙,沉思不语。

凌壮志也趁机继续说:“再说,晚辈年幼,功力浅薄,万一前辈失手,伤及晚辈事小,只怕影响前辈的清誉事大,此事前辈不可不虑!”

清津四人不管凌壮志的剑术果真不如乐遥子,抑或有意谦虚,他们都不赞成相对剑击,因而同声赞许地说:“此话有理,此话有理!”

说话之间,蓦见乐遥子凝视远处的目光,突然一亮,面色立变!

凌壮志心中一惊,转首一看,顿时大怒。

只见一个手提单刀的劲装大汉,正藉着场外云松翠竹的掩护,悄悄向自动跪在旗杆下的展伟凤潜去。

于是剑眉一轩,震闻一声厉喝:“鼠辈找死!”

死字未出口,举臂扣指,直向惊惶失措的提刀壮汉弹去。

就在凌壮志举臂弹指的同时,场外松树下的惊惶的提刀壮汉,立即撒手丢刀,翻身栽倒在地。

紧接着,翻身跳跃,凄厉哀号,杀猪般地痛苦喊叫。

天山五子一见,面色大变,金霞宫的数百弟子,立即掀起一阵騒乱,原本已缓和下来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

眨眼之间,翻滚蹦跳的壮汉,已经面色如纸,声嘶力竭,再过片刻不救,必死无疑。

蓦见虚幻子一稽首,朗声宣了个佛号,焦急地要求说:“小施主胸襟如海,不可与此无耻之徒争气,请小施主看在贫道的份上,快去将他的穴道解开吧!”

凌壮志心中虽然暗自好笑,但表面上仍显得十分的气恼,这时见虚幻子出来要求,只得强自一笑,故意朗声说:“前辈不必过虑,晚辈自是不会与他一般见识,何况他也是奉命行事,不得不去……”

玄灵子一听,顿时惊得面色如纸!

虚幻子和清津子忙不迭地齐声颔首应是,不约而同地也看了一眼额角已经见汗的玄灵子。

凌壮志继续说:“晚辈虽然以极霸道的分筋错骨手法点了他的穴道,但晚辈点时,却极有分寸,他再滚几滚,便会使穴道自解!”

乐遥子见多识广,琼瑶子聪慧心细,这次他俩清楚地细察凌壮志在弹指时,并未发现有指风破空声。

但是,悄悄潜去的第二代弟子,却竟应指倒地,哀叫不止,实在猜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指功。

尤其,以遥空弹指神功,而施以分筋错骨的手法,确属稀见,的确是闻所未闻的事。

心念未毕,场边翻滚的提刀壮汉,悠然跃起,厉喝一声,双手抱头,直向远处亡命逃去,眨眼已消失在黑暗中。

乐遥子和琼瑶子看在眼里,虽然觉得有些神乎其技,但事实摆在面前,而且是自己亲目所见,也不由得不信。

至于金霞宫的数百门人弟子,早已视凌壮志如同天人,俱都希望他们的掌门人乐遥子能够见机而退。

凌壮志怕再节外生枝,因而心中一动,立即面向乐遥子沉声要求说:“请前辈即时下令,恢复展姐姐的自由,否则,晚辈无心与前辈比剑!”

乐遥子毅然应好,即对跪在旗杆下的展伟凤高声说:“凤儿,你起来,并准许你在必要时以武力自卫。”

展伟凤看到刚才的情形,的确大吃一惊,同时她也惊觉凌弟弟的武功,已达到传说中的超凡入圣的境地了。

这时听了乐遥子的命令,立即伏身叩首,悲切戚然地站起来。

乐遥子深怕再有这种有欠光明,有失派誉的事情发生,于是,怒目转身,面向数百门人弟子,怒声说:“胆敢擅自行动者,杀勿赦!”

话声甫落,数百弟子立即朗声应是,只有玄灵子的白净面庞上,充满了羞愧神色和不安。

乐遥子说罢,威棱地看了数百弟子一眼,接着面向凌壮志,沉声说:“我们至场边选择剑击的目标吧!”

说着,当先向场边走去。

凌壮志恭声应是,即和清津子、玄灵子、虚幻子、琼瑶子四人,紧紧跟在乐遥子身后。

金霞宫的数百弟子,高举火把,也同时向场边移去,展伟凤对场中的对话,早已听了个清清楚楚,她孤立在旗杆下,格外紧张地目注凌壮志和乐遥子等人。

她这时的心理,尤为矛盾,她既怕凌壮志失败而不能随他同去,又怕乐遥子技不如人,而失了师门声誉。

由于心中的过分忧急,她也不自觉地转步跟了过去。

这时,寒风凛烈,大雪飘飘,情势有增无减,绿谷中已覆满了洁净白雪。

夜空如墨,大地如银,在雪光的辉照下,群峰耸立,清晰可见峰上千年巨松,隐隐现出无数斑斑黑点,蔚为奇观。

乐遥子来至场边中间,众人也纷纷停身,数百弟子仍围成一个半圆形。

展伟凤戴着凌壮志的雪帽,披着凌壮志大氅,也悄悄立在一株花树后,那双晶莹闪光的眸子,不时在凌壮志和五子的面容上闪来闪去,显示出她内心的惶恐与焦急。

凌壮志手横穹汉剑,运目一看,只见眼前,俱是高矮及人的雪松,间有一两排青翠竹,确是个施展身剑合一的好地方。

打量间,蓦闻乐遥子略显谦和地说:“凌壮志,你是客,请你先选吧!”

说着举起左手,从容地指了指由场边起,直达远处雪峰下的虬枝雪松和翠竹。

凌壮志立即扣剑躬身说:“晚辈不敢,还是前辈先选!”

乐遥子不再谦虚,毅然颔首,沉声说了个“好”,立即肃容凝目,左手持须,右手横剑,举目向远处望去。

这时,全场一片寂静,静得除了火把的噗噗哧哧燃烧着,再闻不到其他声音。

金霞宫的数百门人弟子,个个神色惊惶,俱都紧张激动,每个人的闪辉眸子,在燃烧的火把照耀下,显得如血殷红。

就在这时,蓦见乐遥子缓缓举起左手,指着十数丈外的翠竹,激动地说:“本人就斩那一株青竹!”

凌壮志平静地一颔首,恭谨地低头应了个是!

乐遥子立即去虑凝神,暗聚功力,手中的三尺金剑,光芒逐渐增长,闪烁着耀眼金光。

蓦然,乐遥子蹙眉瞪眼,震耳一声大喝,手挥金剑飞身前扑,身形快如电掣,飞越云松上端,幻起一道金光匹练,直向那株翠竹扑去。

紧接着,金光闪处,传来一阵喳喳声音,数十株翠竹,俱被当腰削断,竹叶飞溅,竹枝四射。

金霞宫的数百弟子一见,齐挥火把,暴声喝好,声震山野,直上云霄。

清津子四人看了这等声势,忧虑的面容上,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展伟凤早就听说大师伯乐遥子已习成了身剑合一的绝技,但她没想到竟有如此大的威势。

觑目一看凌弟弟,只见他秀眉生蹙,神色肃穆,两片朱chún紧紧合闭,不知他是忍笑,抑是内心忧急。

因此,她顿时感到心中不安,内心十分焦急,不知凌弟弟的身剑合一是否也有如此大的威力。

凌壮志表面神情严肃,但心里却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他原以为乐遥子果真习成了御气飞剑的入门绝技身剑合一,这时看来,却是运足内力,尽展轻功,挥动着长剑去斩竹子。

所幸方才没应允与他相对剑击,否则乐遥子准死无疑。

不过,以乐遥子的剑术成就,在当今武林也许确实第一,他能练到这份境地,也的确是难能可贵了。

心念未毕,乐遥子已伏剑飞身驰回,他嘴角略哂微笑,多少带有些得意之色。

乐遥子飞身回驰,扬腕收剑,接着略带傲意地提高声音问:“凌壮志,你选的哪个目标?”

凌壮志神色平静,首先扣剑,微一躬身,接着举手一指数百丈外的一座雪峰颠顶,恭声说:“晚辈选的是那株插天古木!”

话声甫落,全场暴起一片惊啊!

天山五子瞪大了眼睛,注定凌壮志神色平静的俊面,俱都呆了。

展伟凤一听,只气得纤手掩面,再也禁不住绝望地哭了,她断定心爱的凌弟弟必是疯了。

就在全场震骇,惊疑参半的同时,蓦见凌壮志,轩眉一蹙,朗声一喝:“晚辈就此献丑了!”

了字出口,疾演太虚九剑中的“龙生九天”,长剑幻起一道刺目的寒光,身形腾空而上,一跃直升九丈。

天山五子一定神,数百弟子齐抬头,展伟凤也停止了哭声,仰首上看!

就在众人抬头的同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五章 御气飞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