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六章 落发为尼

作者:忆文

凌壮志一听,小娟、绿萍果然先回来了,不由望着展伟凤愉快地笑一笑。

展伟凤听小娟、绿萍对凌壮志那份亲蜜的期待的声音,芳心直往下沉……

就在她心情下沉的同时,随着急促脚步声的接近,再度响起两声亲切的期待的声音,急急地问:“凤姐姐也来了吗?”

凌壮志望着神情突变激动的展伟凤,朗声笑着说:“来啦!”

话声甫落,红门呀然一声开了,容光焕发,重新整洗过的绿萍、小娟,同时含笑出现在门前。

绿萍、小娟一见立在凌壮志身边,娇面微红的展伟凤,立即惊喜地欢声说:“展姐姐真的来了,快给姐姐拜年!”

说话之间,绿萍小娟双双下拜,竟真的拜起年来。

展伟凤明目旋泪,神情激动,慌得伸臂将绿萍小娟扶住,同时含着泪说:“两位妹妹请起……”

由于被这两位娇美的小妹妹闹得心情过分感动,以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凌壮志看到这情景,最开心不过,不由哈哈笑着说:“拜了凤姐姐,就不拜凌哥哥了。”

绿萍小娟,同时忍笑嗔声说:“给你拜年你也没有压岁钱!”

说罢,两人俱都愉快地笑了!

由于是大年初一,四人都在暖室内,围炉晶茶聊天,并决定初三返回中原。

第二天,金霞宫设在达板城的驿站人员,已将展伟凤的雪帽、风氅及马匹送过店来。

展伟凤一见,悲喜交集,从金霞宫派人送来衣物和马匹来看,断定天山五子依然承认她是琼瑶子的徒弟。

小娟、绿萍自展伟凤回来,变得愈加活泼可爱,三人总是行影不离,夜晚宿在一间房里,凌壮志看了,表面赞许,心里却暗自生气。

因为,他再不能像以前那样,左拥绿萍,右揽小娟,诗情画意地蜜蜜谈心。

第三天,吉星高照,达板城仍洋溢着新年的热潮。

凌壮志、展伟凤、小娟、绿萍,策马出了达板城,又开始了他们踏涉三关,遥遥万里的归途行程。

虽然,他们并没有重事在身,但他们却个个归心似箭,即使最爱游山玩水的叶小娟,也失去了兴趣。

因为,他们第一次远赴边疆,并急切地想念着那些可亲可敬的长辈和宫紫云。

他们进玉门关,走甘肃省,经陕西,奔湖北,一路行来,早行夜宿,诸事十分顺利。

这天,风和日丽,凌壮志、展伟凤、小娟,绿萍,四人渡过了汉水,飞马直奔武昌。

凌壮志坐在马上,仰首望着高阔的蓝天,目注徐飞的片片白云,chún角不时掠过一丝快慰的微笑。

他计算一下里程,再有半月的时间,便可看到阔别多日的爱妻宫紫云了。

他一想到这位雍容脱俗,绝世风华的美丽娇妻,便情不自觉地叱喝一声,催马抖了抖缰绳!

乌骓一声怒嘶,加速向前飞奔。

万绿萍看在眼里,不由向展伟凤和小娟嘟了嘟嘴。

小娟脱口噗嗤一笑,压低声音笑着说:“准是想起我姐姐了!”

展伟凤年龄较长,她一直保持着大姐姐的风度,对凌弟弟处处体贴,对两个小妹妹事事顺,但对三人的照拂,却不分轩轾。

凌壮志不时仰天傻笑,她早已看到了,只是她较懂事故,佯装未曾看到,这时见小妹脱口说出来,不由微微一笑,也催马追了上去。

片刻已追上,同时,凌壮志俊面微红,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

蓦见小娟凤目一亮,举手指着远方,清脆地高声问:“凌哥哥,那是什么地方呀?”

凌壮志、展伟凤、万绿萍三人同时抬头,循着小娟的指向一看,只见一道青葱山影,临江的一面,隐约现出一座耸立半空的天层楼阁。

万绿萍一见,首先抢着说:“那就是全国闻名的黄鹤楼嘛!”

小娟一听,不由马上地兴奋欢呼起来:“太好了,我早就想一游黄鹤楼,妈妈总说那地方不好,人多口杂,容易生事,这次妈妈不在,我可不怕了!”

凌壮志也没有去过黄鹤楼,虽然有意前去一看,但又心急赶路,因而,一双星目,一直望着那座巍峨楼影,沉默不语。

展伟凤去过不止一次,但每次都遇上一些煞风景的武林莽汉在楼上喝醉了酒,大打出手,或者联盟宴会,较技约斗。

但她不愿扫小娟的兴,加之凌壮志也有一游的意思,因而没有出言阻止。

叶小娟见凌壮志依然默默飞驰,不由撒娇似地怨声说:“凌哥哥,你到底去不去嘛!”

凌壮志秀眉一蹙,尚未回答,绿萍已愉快地欢声说:“黄鹤楼上真是太好了,三楼上不但有唐人崔颢的诗,壁间尚题满了名人的词,意境不同,情趣各异,令人百读不厌!”

展伟凤见这一对小妹妹,一说一和,再也忍不住笑着说:“弟弟,我们就去黄鹤楼玩半天吧。”

绿萍、小娟见展伟凤如此说,知道凌哥哥不敢不答应,立即兴奋地欢声说:“还是凤姐姐好!”

说罢,两人当先一拨马,迳向黄鹤楼上驰去。

凌壮志和展伟凤相视一笑,也催马向前追去。

四人飞驰中,举目前看,只见黄鹤楼倚城耸立,巍峨在黄鹤矶上,建筑得美仑美奂,画梁飞檐,后连蛇山,面临汉江,与汉阳晴川阁遥遥相对,果然不愧是全国闻名的胜地。

到达楼前,游人如织,俱是不远千里而来的游客。

凌壮志四人只得策马向前,再看耸入半空的黄鹤楼,朱栋璃瓦,古色古香,气势端的不凡。

在精工雕刻的正面飞檐下,悬着一方黑漆大区,上画三个金漆大字黄鹤楼,在左右朱漆梁柱上,尚悬有一对红木对联。

细读对联是:何时黄鹤重来,且共倒金樽,绕洲者千年芳草。但见白云飞去,更谁吹玉箫,落江城五月梅花。

游览间,已到楼前,四人踏蹬下马,早有专饲骈马照管车辕的夫役接了过去。

凌壮志和展伟凤并肩在前,绿萍、小娟两人紧跟在后,四人随着其他游客,直登三楼。

四人登上三楼,目光不禁一亮,只见楼上,四门大开,外围朱漆雕花栅干,这时正午虽然已过,但楼上仍是满座,有的低吟浅酌,有的哼歌吟唱,形形色色好不热闹,不过大多数的游客,都在依栅远望,目览景色。

凌壮志先向酒保订了座,四人也随着游客走向栅前。

蓦闻小娟欢愉快地低声说:“在这里!”

凌壮志转首一看,只见一方光滑如镜的大理石上,深深地刻着四行八段,用鲜红朱砂描过的工笔正楷字,正是唐人崔颢吟诵的那首被天下騒人墨客,才子佳人们吟诵的黄鹤楼。

凌壮志出身书香世家,诗词歌赋,莫不体会精深,四书五经,更是研读可诵,对崔颢的这首名诗自然也读得滚瓜熟悉,只是尚没有亲临其地,一览其词,而体会其意境而已。

这时一见大理石上的诗,字体工整,鲜红醒目,不由轻声低吟——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凄凄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凌壮志低吟间,星目不时遥望汉阳一带的青葱树木,和芳草茂盛的鹦鹉洲,以及波浪滔滔的大江。

凌壮志身旁的叶小娟,看了昔人已乘黄鹤去的句子后,立即望着展伟凤,压低声音问:“姐姐,相传古时,有人在此乘驾黄鹤,白日飞升,因而得道成仙,不知这话可真?”

展伟凤淡雅一笑,说:“年代已久,无从考证,也许以讹传讹……”

话未说完,凌壮志笑而插言说:“齐东野语,姑妄听之,何必认真?”

说罢,四人依栅远望,景色如画,百里江流,一览入目,果然令人襟怀舒爽,心神一畅!

游览完毕后,入坐饮酒,小娟、绿萍的兴致仍浓,因而两人举杯饮酒,浅沾樱chún,一双明眸,不时游目四看。

蓦然,万绿萍的精神一振,似乎想起什么,不由愉快地急声说:“小妹想起来了,距离此地不远,尚有一座香火极盛的宏伟尼院清风庵,听说里面供奉菩萨,有求必应,签语极灵,现在时间尚早,我们饭后何不去求求签?”

凌壮志不愿再拖延时间,因而摇头说:“无缘无故,随意求签,神必厌之!”

万绿萍心切游玩,因而急不择言,不由脱口急声说:“谁说我们无缘无故,我们前去求签,就是要请菩萨告诉我们,云姐姐这一次是生女还是生男嘛!”

话一出口,才惊到自己还是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少女,不由羞得粉面通红,急忙将头埋进玉手时,自己也忍不住噗嗤笑了。

叶小娟虽然也羞得娇面生红霞,但随声附和说道:“是嘛,小妹也是这个意思嘛!”

展伟凤见这两个小妹妹如此贪玩,觉得时间尚早,前去随喜一会也不妨事。但她听绿萍、小娟赞她是好姐姐,而埋怨凌弟弟,因而只是樱chún微笑,深情地望着凌弟弟,给他应允的启示。

凌壮志一听小娟的话,早已心动,这时再经展伟凤暗中示意,立即欣然应允,同时风趣地笑着说:“稍时两位贤妹妹也向菩萨求一支灵签,看看你们跟着凌哥哥是受罪还是享福!”

小娟、绿萍娇面再度一红,同时一耸琼鼻,娇哼一声,忍笑嗔声说:“你只敢欺负妹妹……”

以下的话虽然没说,显然是说凌壮志怕展伟凤。

展伟凤是大姐,不便反chún相讥,仅自然大方地笑一笑,而凌壮志却开心地哈哈笑了。

如此一笑,顿时惹得全楼游客回首,纷纷向他们注目。

展伟凤芳心一惊,惟恐生事,立即催促说:“时间已经不早,要去我们也该走了。”

凌壮志颔首应好,立即招来酒保,付过酒资,四人迳自走下楼来。

四人不须询问清风庵位在何处,只要跟着迳向一座茂密森林缓步走去的游客前进便找到了。

由于凌壮志急于要知宫紫云生的是女是男,因而他意兴旋飞地比谁走得都快。

小娟、绿萍看在眼里,不时相对悄悄做个鬼脸。

前进约百丈,即是茂密松林内,现出一座大庵院,红砖绿瓦,红阁楼台,三座大殿,气势昂然,善男善妇香客进香者,络绎不绝。

四人进入茂林,随在其他善男信女之后,登阶走进高大的宏伟的壮丽大山门。

举目前望,大雄宝殿,辉煌庄严,广台石围高阶前的巨鼎内,正缭绕飘飞着浓淡不一的香烟,清脆悦耳的铜铁声,不时由大雄宝殿内传来,拥挤的善男信女,正在焚香叩头,顶礼诚拜。

凌壮志、展伟凤、绿萍、小娟,四人一见,立被殿前肃穆庄严的气氛感染了,虔诚之心,油然而生。

于是,四人分别买了一份炷香,随在人后,沿着甬道,直趋大殿。

登上大台,肃容细观,只见殿内的香烟弥漫,青灯高悬,正中神像是尊全身贴金,高约丈五的南海菩萨观世音。

左侧神龛供奉的是济公神师,右侧神龛供奉的是关帝圣君,两厢供奉的是十八罗汉。

在正中庞大的神龛的右侧,跪着一个灰布僧衣的端庄尼姑,一手合什,一手缓慢有序地轻击击着木鱼。

在神龛的左侧,肃然立着一位慈眉善目,面色红润,身穿灰布僧袍的老尼姑。

肃立的老尼姑,双手合十,腕挂念珠,满面慈祥地含着微笑,目注顶礼虔拜的善男信女,似是暗暗为他们祝福。

凌壮志四人,一见老尼姑那份超绝尘凡的神貌,不禁肃然起敬,同时,也看出老尼姑是位修为极深的佛门高人。

四人走进大殿,分别上香,一一叩头。

慈祥老尼姑,一见跪在蒲团上虔拜的凌壮志,目光不由一亮,面色立变,急忙闭目,无声地宣了一声佛号。

但凌壮志四人,神情肃穆,心意虔诚,个个恳切祈祷,俱都目不斜视,因而均未发觉老尼姑的神色有异。

拜过了济公神和关帝圣君以及十八罗汉后,再回到庞大神龛前,那位慈祥的老尼姑已不见了,而代替她的是一位神色祥和的中年尼姑。

凌壮志四人虽然已经发觉,但由于内心的尊敬,因而并未注意,尚以为该轮到那位老尼姑用斋,或者休息。

四人决定由年岁最小的先求,于是万绿萍,立即跪在签筒前,默默祷告一番,应手抽出一支来。

其次是小娟,再其次是凌壮志,最后才是展伟凤。

四个人各都拿了个人的签首,走至解禅处,分别要了自己的签语。

于是四人怀着不安的情绪,略显激动的心情,急切地要看看神对他们怎么说,他们都渴望知道自己的吉凶祸福和命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六章 落发为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