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七章 龙虎三绝

作者:忆文

一进城门,即见熙熙攘攘的行人,正在灯火辉煌,琳琅满目的大街道上,来往地拥挤着,正是晚市兴隆的时候。

凌壮志四人,策马徐行,目光不时注意两街的酒楼客栈。

来至一座大客店门前,凌壮志独自停马,蓦闻身后的展伟凤脱口一声娇叱:“小叫花好没规炬!”

凌壮志闻声回头,只见展伟凤粉面凝霜,玉臂疾挥,手中马鞭,挟着一阵破风啸声,迳向一个神色惶急,十分精灵,年约十七八岁的小叫花子抽去。

万绿萍知道凌壮志与丐帮的密切关系,因而抢先挡止说:“姊姊不要打……”

“打”字出口,展伟凤疾沉玉腕,马鞭一顿,小叫花身形一闪,马鞭稍差些抽在小叫花的脸上。

凌壮志正在心情懊恼之际,看了这情形,不由沉声问:“姊姊,怎么回事?”

展伟凤立即微红着娇面,有些不好意思地忍笑说:“他一直立在马后,鬼鬼祟祟地瞅来瞅去……”

小叫花未待展伟凤说完,立即委屈地分辩说道:“弟子一直跟在马后,是等凌爷爷和万姑奶奶选中客店后,再进门请安,因为不认识这位脾气大的姑奶奶,所以就……”

“多看两眼”尚未出口,绿萍、小娟,俱都忍不住噗嗤笑了。

展伟凤的娇面更红了,立即有些歉意地笑着说:“你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凌壮志淡淡一笑,说:“进店再谈吧!”

前来接马的店伙,本待怒声吆喝小叫花几句,但看了小叫花的不凡身手,吓得也不敢吭了。

凌壮志四人将马交给了店伙,即命小叫花在身后跟着,迳向店中走去。

要了一处幽静独院,即在小厅上坐下来。

小叫花一俟凌壮志四人坐稳,立即躬身下拜,同时恭声说:“第九分舵第三代弟子张化龙,叩见凌爷爷和三位姑奶奶。”

凌壮志肃手令他起来,同时含笑问:“小兄弟你怎么识得在下和万姑娘?”

小叫花张化龙,见凌壮志呼他小兄弟,不由慌得恭声说:“凌爷爷是我们丐帮的殊荣大恩人,上自帮主,下至白衣,遇到凌爷爷都应下跪……”

凌壮志听得暗吃一惊,面色立变,极感不安地急声问:“这是何人规定?”

小叫花张化龙,立即拱手躬身,肃立恭声说:“奉本帮修仙突然归来的老帮主的命令。” 

凌壮志知道说的是丹眼神杖简长老,根据小叫花的口气,简长老似乎没有公开宣布被风火真人禁锢的事。

简长老一生行事,特重忠恕,闯荡江湖数十年从未以重手伤人,看来这二十年的地狱生活,他也将含混地忍过去了。

由于内心的尊敬,深怕小娟、绿萍露出大湖山的口风来,特地向两个人施了一个眼神,接着,和声问:“贵帮三位长老,近些年来,诸事可好?”

小叫花张化龙立即恭声说:“托凌爷爷的宏福,三位老人家,身体壮健,诸事随心。”

凌壮志对凌爷爷三字,听来十分刺耳,但他知道,要想叫张化龙改变称呼,那是绝不可能的事。

心念间,蓦闻万绿萍笑着问:“你是怎地认得我的嘛?是柳马两位长老对你们说的吗?”

张化龙应了个是,继续恭声说:“每年三月初三日,是我们丐帮在太子庙休会的一天,今年的年会,较诸往年,尤为盛大隆重,不但各地支舵总舵的首领舵主要亲自到场,就是武林各大门派,以及江湖重要帮会,都要派出几位尊隆的代表,前去观礼参加盛典。”

凌壮志惊异地噢了一声,不由看了一眼凝神静听的展伟凤三人,又听张化龙继续说:“因为今年的盛会,不但要祝贺本帮修仙归来的老帮主,同时亦是新帮主的任职大典。”

凌壮志双目一亮,不由惊喜地问:“贵帮新任帮主,可是尉迟大侠少英?”

小叫花张化龙,立即恭声说:“他是本帮的代帮主。”

凌壮志不由心中一动,立即望着展伟凤和绿萍、小娟,不解地问:“今天是几月初几了?”

由于终日骋驰,时而星夜兼程,对于正确的日子,展伟凤三人也有些记不清,因而一愣,不由相视笑了。

小叫花张化龙,急忙恭声说:“回禀凌爷爷,今天已是三月初一了。”

凌壮志一惊,不由焦急地说:“那不是仅余一天时间了吗?”

张化龙急忙恭声说:“凌爷爷和三位姑奶奶如饭后即刻动身,星夜兼程,明日酉时可达太子庙,仍可有时间赶上大典前夕的盛大晚宴。”

如此一说,凌壮志的心顿时被说动了,正待说什么,蓦见伟凤轻咳一声,蹙眉施了一个阻止眼神。

凌壮志灵智一动,顿时大悟,想到简长老颁发的那项命令,觉得这个典礼绝对去不得。

尤其在盛宴开始时,宾主言欢畅饮之际,自己贸然到场,上自帮主简长老下至各地分舵首领,均要降阶跪迎,那时自己惶恐无地,心神不安,就是各大门派的长老、代表,也将因这等隆重的大礼,而感到尴尬和不解。

精灵的小叫花张化龙,先见凌壮志神色见喜,这时又见凌壮志蹙眉沉思,知道有了推却之意,因而急声说:“早在一个月之前,老帮主归来的第三天,总坛即命甘、陕、川、黔、豫各地的总分舵,下令所属弟子,注意凌壮志爷爷和三位姑奶奶的行踪消息,并将凌爷爷和万奶奶、叶姑奶奶的衣着、马匹、身高、佩剑,详细转沿线各地的总分舵,直到二月十五日,各舵首领前赴太子庙,才将各要口守候的弟子撤离。”

说此一顿,微一躬身,继续说:“弟子就是派在本城西关的一人,所以方才在街上乞讨,一见凌爷爷和万奶奶,弟子便跟了来了……”

凌壮志心中一动,立即不解地问:“沿途很少看到贵帮的弟兄,想是都去了太子庙,你为何没有去?”

张化龙立即肃容地躬身说:“因为小的奉命在家师赴会期间,暂代本地总舵的职务。”

话一出口,凌壮志、展伟凤、小娟、绿萍,不禁同时动容,俱都忍不住刻意地细看张化龙。

一看之下,四人同吃一惊,只见张化龙,浓眉入鬓,肤如古铜,两颗黑白分明的眸子,亮似晓星,虽然鼻子并不太挺,双chún也不朱红,但却有一个丰满的天庭。

四人看罢,不由惊异地相互看了一眼,似乎在说:张化龙如能另投名师不难出人头地,大放异彩。

凌壮志看展伟凤等人的神色,不由心中一动,顿时想起一件尚未交待的大事,因而,两道闪烁的目光,一直盯视在张化龙泥垢斑斑的油脸上。

他要暗暗细察张化龙的眉宇,看他是否有光明磊落的心胸,而断定这件大事,能否借着他手去完成。

张化龙被凌壮志看得心跳发慌,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凌壮志看了一阵,觉得张化龙不但心地磊落,面带忠厚,而且是个可造之材,于是,坚毅地沉声说:“张化龙……”

张化龙的心情一直在忐忑不安,这时听凌壮志呼唤,慌得急忙拱手躬身,朗声说:“弟子在!”

凌壮志继续肃容说:“今晚在此相遇,深觉与你有缘,现在趁机传授你三招掌法,你可愿学?”

张化龙一听,惊喜慾狂,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同时叩首伏地,激动地恭声说:“谢凌爷爷的栽培!”

展伟凤和绿萍、小娟,误以为凌壮志想将赤阳神君霸道无比,冠绝武林的赤阳掌传给张化龙。

因而,三人俱都瞪大了一双凤目,十分吃惊地望着凌壮志,深恐他对张化龙认识不够深刻,以至将来为害武林。

凌壮志已看到展伟凤三人的心意,特地向张化龙说:“我这三招掌法,是我本人由实际经验中体会的心得,一直尚未定名,贵帮各技,均冠龙虎二字,我就为这三招掌法命名为龙虎三绝掌。”

张化龙静听,连声应是。

展伟凤三人一听,俱都暗暗为张化龙有此福缘而庆幸。

凌壮志继续说:“但你必须遵守三件规定!”

张化龙立即恭声道:“弟子恭请凌爷爷明示!”

凌壮志略一沉思,肃容说:“第一,不可以此三掌取胜于尊长,但是逮捕叛逆者,不受限。”

张化龙急忙恭声应是。

凌壮志继续说:“第二,平素不可随意展露或在兄弟间炫耀,但在交付重大任务或公平较技时,以及遇敌不支时,不受此限。”

说此一顿,一俟张化龙恭声应是后,继续说:“第三,今晚之事,除三位长老和新任帮主外,对任何人不得说出。”

说罢,肃容沉声问:“张化龙,这三个条件,你能否一一做到?”

张化龙俯伏在地,恭谨朗声说:“弟子谨遵戒谕,如有违犯,神人共殛。”

凌壮志一听,欣然赞许,满意地说:“很好,你起来!”

说着首先由椅上立起来。

张化龙叩首起身,恭谨肃立一侧。

展伟凤三人一见,知道凌壮志要开始讲授招式,于是急忙将椅凳栘开。

凌壮志立身厅中,一面讲解口诀,一面缓慢地表演掌势,接着轻喝一声,身形旋转如飞,刹那间掌影如山,风声呼呼,劲气充满小厅。

张化龙凝神目注,细心默记,展伟凤和绿萍、小娟三人也在旁静心观看,细察着这三招精绝掌法的运用变化。

一声轻喝,凌壮志疾收掌势,飘然退出圈外,含笑说:“张化龙,你演一遍看看。”

张化龙的确聪慧过人,他首先缓慢地演了一次,以便凌壮志再加指点,接着全力施展开,声势确也极惊人,虽然没有凌壮志那等威猛凌厉,但也已领悟到其中的精要,和三招连环变化的技巧。

张化龙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今晚福星高照,遇到了凌爷爷,学会了三招精绝的掌法。

这时凌壮志走进室内,急忙兴奋地将座椅摆好。

展伟凤和绿萍、小娟,三人茫然看了一眼内室的门帘,也猜不透凌壮志走进室内有什么事情。

转瞬间,门帘一闪,凌壮志已拿出一个密封的纸包,含笑走了出来,接着对张化龙说:“这个小纸包,是我送给贵帮丹眼神杖简长老的礼物,你必须在无人时,亲自交给简长老本人……”

张化龙一听,面色立变,不由急声说:“凌爷爷不是要亲自去赴会吗?”

凌壮志一笑说道:“由此至太子庙,要经咸阳,过岳阳,沿洞庭湖下,再奔浣江,路程远在千里以上,虽然星夜兼程,明日傍晚仍不能赶达……”

张化龙立即焦急地解释说:“本帮老帮主,动员数省弟子,日夜守在关口要道上,为的就是请凌爷爷前去参加这次盛典……”

凌壮志未待张化龙说完,立即感激地说:“简长老的盛情,我已心领,因为金陵尚有急事待办,必须星夜赶回金陵去……”

张化龙再度焦急地说:“只怕老帮主不信弟子的话。”

凌壮志心中一动,立即摆动着手中的密封纸包,笑着说:“我在这里面已经写清楚了。”

说着,顺势将手中的纸包交给张化龙,再度叮嘱,说:“这个小包必须贴身收好,千万失落不得。”

张化龙一看这情形知道已无法再说动凌壮志前去,只得将纸包接过贴身藏好,接着恭声说:“请问凌爷爷和三位姑奶奶何时起程?弟子也好前来送行。”

凌壮志立即笑着说:“你现在重任在身,不可随意走动,明晨我走时,你不必再来了,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你快些回去休息吧!”

张化龙见凌壮志说得严重,心中愈加谨慎,只得伏地叩首,辞过凌爷爷,神情依依地走出院外。

万绿萍一俟张化龙走后,首先忍不住压低声音问:“志哥哥,你那个纸包内,可是简长老的那本真经?”

凌壮志立即点点头,笑着说:“不错,这件事办妥后,愚兄所有的心愿已了,再无任何牵挂了。”

说罢,扳着手指,继续说道:“师父的身世也澄清了,两位师母也会面了,凤姊、萍妹俱都安好,娟姊也找到了,切齿大仇业已雪报,如今,只待返回九华紫芝崖,告慰恩师在天之灵了。”

说到最后,神色黯然,叶小娟的凤目也有些湿润了。

展伟凤一见,急忙把话题拉回来,不安地问:“弟弟,你把这等重大的事交给张化龙去办,不觉得太轻率了吗?”

凌壮志无可奈何地说:“小弟慎重想过,只此一途是上策。”

万绿萍和叶小娟早已熟背了真经上记载的口诀,没有真经同样可以口述给宫紫云她们,但她俩俱都担心,张化龙在途中不慎遗失了。

因而万绿萍忧虑的说:“万一张化龙不慎遗失了怎么办?”

凌壮志颇有信心的说:“张化龙聪慧过人,机智不输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七章 龙虎三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