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八章 喜获麟儿

作者:忆文

走至后窗前,轻轻拉开窗门,立即射进一蓬暗淡月华。

寒意颇深的夜风,吹来更浓花香。

举目一看,掩至后窗一半的矮松那面,竟是一座内宅花园。

一勾暗淡的弯月,洒着微弱的光辉,映得小花园内蒙朦胧胧,宛如罩上一层淡淡的雾。

小花园内植满了鲜花,左右各有一座高大的巨石,居中有一池青荷,在青荷的中央,建有一座精美的八角小亭,三座朱漆回桥,分别由不同的方向通至亭上。

蓦然,凌壮志的浑身一战,星目倏然一亮,他发现八角亭雕栏上,倚柱坐着一个纤细人影,正仰首望着浮云掩住的弯月。

那人,显然就是大病初愈的黄飞燕。

凌壮志心中一惊,不由焦急暗呼,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抬头一看,三更已经过了。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即飞身纵至池边,沿着回桥,急步向八角亭上奔去。

仰首望月的黄飞燕顿时惊觉有人,首先举袖擦干了香腮上的泪水,转首一看,发现来人竟是神情惶急的凌弟弟,不由呆了。

接着一定神,立即惶急不安地悄声问:“弟弟,这时候你怎的还不睡?”

说话之间,急忙立起身来,一脸关切之色地望着凌壮志。

凌壮志既关心,又气忿,来至近前,也不客气地喝声问:“姊姊为何不说你自己?”

黄飞燕见凌壮志大声发话,毫无顾忌,惊得粉面大变!

她深怕有个侍女们听见,更怕万绿萍就隐身在他的身边,因而机警地看了一眼左右,极为焦急地说:“弟弟,你怎地如此大胆,此地比不得玉山!”

一提玉山,凌壮志的俊面不由一红,加之看了黄飞燕的惊惶神色,想到她是赵府的守寡主母,心中也不禁有些后悔不该来了。

但他关心黄飞燕的身体,不能任由她这么摧残自己,同时,他也自认自己的行为是光明磊落的,因而正色说:“怕什么?”

黄飞燕幽幽地悄声说:“你不怕萍妹妹?”

凌壮志的确心头一震,但他立即想到大湖山客店的一幕,毫不迟疑地说道:“姊姊请放心,萍妹不但是一个懂礼貌顾大体的人,同时她也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妻子,绝不会处处在暗中监视小弟。”

黄飞燕觉得凌壮志说话非常有力,假设万绿萍真的隐形暗中偷窥,闻了这话,也不得不悄悄地离开了。

但想到跛足道对她的警告,她不自觉地深深一叹,黯然摇了摇头。

凌壮志立即宽慰地说:“姊姊不要过分摧残自己,也不要把别人的话一直放在心上!”

黄飞燕一听,立即落下了两滴珠泪,哀怨地说:“弟弟,你必须知道人言可畏呀!”

凌壮志一听,愈加生气,不由秀眉一轩,沉声说:“小弟尊敬姊姊,姊姊爱护小弟,这是顺乎自然的人情……”

黄飞燕黯然的一叹,微红着娇面,幽幽地说:“可是跛足道老前辈,却说这是爱!”

凌壮志立即不服地说:“如果说这是爱,这也是至真、至善、至诚的爱,绝没有逾越规范的私情!”

黄飞燕委屈的说:“可是跛足道老前辈则认为这种至真、至善、至诚的爱,舍却兄姊妹弟之外,在平辈中,都是潜伏在心灵深处的情愫!”

凌壮志听得吃了一惊,不由惊异的“噢”了一声,不自觉的压低声音问:“他老人家还说什么?”

黄飞燕幽幽的说:“他说,这种至真、至善、至诚的爱,在日积月累之下,它会逐渐升华,在两个人的心灵中,终有激昂,澎湃,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

说至此处,声音颤抖,娇面绋红,缓缓地低下头去,继续说:“老前辈说,到了那时,就会逾越规范而不自知了。”

凌壮志紧蹙着秀眉,掌心中涌着汗水,继续沉声说:“他老人家还说什么?”

黄飞燕流着泪说:“他说,如果姊姊真心爱护你,关切你,希望你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奇人,就应该及时离开你,水远不要再见你……”

说至此处,已是泪如雨下,她抽噎着继续说:“当时姊姊坚决否认喜欢你,但是跛足道老前辈却肯定要我回家来静静地想一想……”

凌壮志原本觉得自己光明磊落,对燕姊姊除了尊敬绝对没有一丝私情的心胸,这时听了跛足道对黄飞燕的一番微妙、玄奥的话,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错了而不自觉?

因而,目光呆滞地望着一池青荷,缓缓颔首,茫然说:“跛足道老前辈学究渊博,他老人家对我们说的都是深奥的玄理,小弟这时听得也有些糊涂了。”

黄飞燕玉手掩面,流着泪说:“跛足道老前辈还说,我回到家中想一想自然会明白,但我却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因此大病一场,险些不起。”

凌壮志一听大病一场,急忙催促说:“姊姊大病初愈,现在夜已极深,快些回去休息吧!”

黄飞燕轻颔螓首,举袖拭泪,接着幽幽地说:“跛足道老前辈的话,希望弟弟能够参悟出他的道理,姊姊愚昧,这一生恐怕也解不开了。”

说罢,轻拭着眼泪,黯然走上回桥,回身低声问:“明日可否多留一天?”

凌壮志立即婉言说:“小弟必须尽快赶回金陵,一俟事毕,再来看望姊姊。”

黄飞燕幽怨地点点头,黯然转身,缓步走去。

凌壮志立在小亭上,目送黄飞燕的身影,在寒凉的夜风中,朦朦的月华下,消失在青竹掩映的小红门中,才转身飞越花园,进入室内。

掩好后窗,倒身床上,仔细参详跛足道老前辈的话,但想了许久,依然理不出它的玄妙道理,这也许是当局者迷吧!

□ □ □

一阵莺声娇笑,将昏昏入睡的凌壮志惊醒了。

睁眼一看,已是朝阳满窗,急忙翻身下床,只见两个侍女早已恭立门外。

匆匆梳洗完毕,急步走出门外,只见容光焕发的黄飞燕,和娇美如花的大明五嫂,正陪着绿萍、小娟、展伟凤,围着餐桌又说又笑。

凌壮志看得非常不解,仍弄不清黄飞燕为何突然恢复了往日的爽朗欢笑,和昨夜小亭上相较,判若两人。

早餐时,在黄飞燕的娇面上,看不出一丝忧愁,大明五嫂,更不时发出阵阵娇笑,绿萍、小娟、展伟凤也显得十分快乐,只有凌壮志呆了。

他愣愣地望着黄飞燕,又愣愣地看着展伟凤。

大明五嫂中一人,噗嗤一笑,风趣地大声说:“凌弟弟,凤妹妹已将你的小儿子送给燕妹妹了。”

凌壮志听得心头一震,不由脱口一声惊啊。

小娟神秘地看了一眼娇面通红的展伟凤,立即笑着解释说:“不是金陵家中姐姐的生的儿子,是凤姐姐将来生的儿子!”

凌壮志一听,恍然大悟,不由兴奋地连声赞好,继而一顿,急忙改口说:“只要燕姐姐不嫌弃,要几个给几个!”

话声甫落,客厅内立即掀起一片愉快的欢笑,即使一群侍女,也忍不住来个掩口葫芦。

辰时刚过,凌壮志四人,辞过黄飞燕和大明五嫂,怀着愉快的心情,飞马驰出了石门镇,沿着宽大官道,直奔金陵。

凌壮志想到了早餐席上的事,仍忍不住笑着说:“这件事凤姊姊做得最圆满最好。”

展伟凤娇面一红,忍笑嗔声说:“都是大明五嫂出的点子,没得到你的同意,我怎的敢担保一定……”

以下会生儿子的话,尚未出口,已是红飞耳后,羞于启齿了。

凌壮志和绿萍、小娟俱都忍不住愉快地笑了,尤其凌壮志笑得格外得意。

蓦闻展伟凤黯然一叹道:“燕姐姐十六岁以轻功成名,十八岁嫁给了赵永荣,结婚不到两年,二十岁便做了薄命寡妇,如今才二十四岁,要守多少年才守到八十岁!”

万绿萍首先敛笑,叹息地说:“燕姊姊实在太苦命,太可怜了。”

凌壮志心中一阵伤感,俊面上的笑容尽逝。

小娟蛾眉一蹙,突然看了凌壮志一眼,迷惑地说:“上次谈起燕姊姊的时候,凌哥哥说燕姊姊已经三十多岁了嘛!”

展伟凤望着凌壮志,十分惊异地问:“你听谁说的?”

凌壮志俊面一红,久久才讪讪地说:“小弟是因为赵府的家丁和侍女都呼她主母,所以才猜想,燕姊姊的年龄大概有三十岁了。”

展伟凤噗嗤一笑,风趣地说:“当主母的一定要三十多岁才有资格?”

凌壮志顿时语塞,俊面更红,但绿萍、小娟、展伟凤却笑得更清脆,更响亮。

□ □ □

一连数日,马不停蹄,庞然雄伟的金陵城,在烛天的灯光中,透出数座高耸半空的巍峨城楼。

凌壮志神彩奕奕,星目闪辉,俊面上不时掠过一丝兴奋急切的笑意。

他幻想着爱妻宫紫云大腹便便的体态,同时也幻想着小夫妻别后的惊喜、快慰和甜蜜!

展伟凤坐在飞奔的马上,蹙眉望着金陵城的阴影,他的心,像夜空一样深沉,像马奔的蹄声一样乱……

她虽然没见过宫紫云,但却久闻宫紫云的美艳和武功,她唯一担心的是如何和这位雍容高贵,武功高绝的妹妹融合相处。

小娟的心情,有忧有喜,她非常高兴见到云姐姐,她也担心母亲黛凤女侠尚未由恒山回来。

万绿萍心情兴奋,娇靥生辉,她不但期望看看将属于自己的一部分的家,更急切地想看到自己的老娘铁钩婆。

太平盛世中的金陵,富丽豪华,旖旎奢糜,街上笙歌不夜,秦淮河畔,画航连云,更是騒人雅士们探胜留芳的消魂去处。

这时,华灯初上,行人熙攘,尚未到达西关大街,便听到街上喧嚣的人声,和笙弦歌唱。

凌壮志四人策马急行,俱都无心看一眼街上热闹的夜景,凌壮志一马在前,急拨马头,直奔后街。

进入了后街,俱是官宦住宅,宛如进入另一个境界,除了偶而通过的马匹车轿外,一切是宁静的。

两街俱是堂皇的门楼,俱都悬着漆有红字的大纱灯,三五个男仆,静静地坐在门下,低声交谈着。

蓦然小娟举手指着前面一座高大门楼,兴奋地说:“那就是了!”

展伟凤和绿萍循着指向看,只见前面一座五级高阶的黑漆大门楼,粉墙灰瓦,石狮守门左右各有两排拴马椿。

两人都有些看呆了,门楼下的两盏大纱灯上,一面用朱漆写着凌,一面写着天心堂,她们一定认为那是那位公卿御史的府第。

打量间已到门前,凌壮志当先跳下马来,即对展伟凤三人兴奋地笑着说:“到家了,下来吧!”

展伟凤三人娇笑应好,同时飘身跃下马来。

这时正坐在门下低声聊天的男仆一见凌壮志,顿时想起老管家凌富交代的事,于是,慌得飞步迎出来,同时欢声说:“少爷回来了!”

凌壮志回身一看,发现两个男仆俱是陌生面孔,知是他走后雇用的,但他毫不迟疑地吩咐说:“你快把马拉到后面刷洗,它们已两天没有充分休息了。”

两个男仆分别拉着马匹,同时恭声应是。

凌壮志虽然急切地希望奔进内宅去,但看了绿萍、小娟、展伟凤,俱都翘首上看,左顾右盼,因而不便急急催促,也趁机看了一眼门前。

门阶石狮,俱都打扫得一尘不染,两扇黑漆大门,也擦拭得和两个金光闪闪的兽环一般的亮。

门上过年时张贴的春联仍极鲜明,上联是忠厚传家久,下联是诗书绩世长,横批是万象更新,笔力浑厚中隐透秀气。

万绿萍也写得一笔好字,举目一看,即对拉马的男仆笑着问:“这对春联是谁写的?”

拉马男仆立即躬身回答说:“是我家少夫人!”

绿萍、小娟、展伟凤三人的目光同时一亮,不由齐声说:“真没想到云姊姊尚写得一手好字!”

凌壮志也是一惊,但他也不好意思说不知,却得意地说:“她还抚得一手好琴呢!”

展伟凤三人俱都不自觉地吃惊说:“真的呀!”

说话之间,迳自走进门楼!

穿过屏门即是庭院,已燃满了明亮纱灯……

展伟凤和绿萍、小娟正新奇地打量着花厅内,蓦然传来一阵强而有力的婴儿啼声。

大家听得一愣,万绿萍脱口一声欢呼:“云姊姊生了!”

欢呼声中,四人同时向花厅扑去。

就在这时,花厅内人影一闪,蓝布大褂黑长裙,鸡皮老脸小眼睛的铁钩婆,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迎了出来。

铁钩婆一见凌壮志四人,不由惊喜地骂着说:“你们这些鬼东西,怎地现在才回来?”

万绿萍兴奋地呼了声妈,飞身扑了过去。

由于过度地激动,凌壮志已忘了向铁钩婆行礼,只见他两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八章 喜获麟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