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五十九章 手刃贼人

作者:忆文

穷书生一向深思远虑,看了这情形,立即关切地说:“承萍如不带去,家里不能不留个人。”

黛凤女侠和凌壮志、宫紫云等人俱被提醒了。

蓦见铁钩婆一挥手,接着催促说:“你们都放心的去吧,承萍晚上睡觉我抱着他。”

跛足道颔首应了个好,接着催促说:“要动身就快些去准备,我们要先走一步了。”

说罢,迳和简长老、矮脚翁等人,匆匆走向厅外。

黛凤女侠颔首应是,即率展伟凤、宫紫云、小娟、绿萍等人送至阶下,由凌壮志继续送向门外。

凌壮志一直关心简长老的那本真经,于是趁机恭声说:“简老前辈来时可曾见到武昌的张化龙?”

简长老急忙谦和地笑着说:“我们就是听到他传去的火信,才知小侠已由天山回来了,是以典礼一结束便雇船赶来了。”

邋遢和尚立即瞪眼沉声说:“你这混蛋小子,白白辜负了简老大、柳老二和马老三的一番美意,派出数省弟子等你,结果你硬是不去!”

凌壮志俊面一红,立即谦声说:“志儿实在心急三月二十三日九华山恭祭恩师的事。”

大头矮脚翁接口沉声说:“简老大真正的意思,是让武林各派的掌门代表和长老,知道你小子是人家丐帮的殊荣大恩人……”

简长老立即哈哈一笑,说:“你大头如此一说,小侠更以为不去得对了。”

大头矮脚翁翻着怪眼解释说:“可是要武林各帮各派都知道你们丐帮弟子,都是混蛋小子的效命者,这种震慑作用,不能不让混蛋小子知道呀!”

柳长老急忙肃容说:“凌小侠加于本帮的隆恩,深可比海,这些小事,是本帮份内之事,又何必定要使小侠知道?”

大头矮脚翁一听,气得怪眼一瞪,久久答不上话来。

恰在这时,已至门外,跛足道一挥手,立即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要打架争斗活动老骨头,到郊外去拼,别在这里吵得人家四邻八舍都不安。”

如此一说,简长老等人都笑了。

凌壮志趁机躬身一揖,朗声说:“诸位前辈先行,志儿和师母随后即到。”

简长老和柳长老同时拱手还礼,跛足道四老仅挥挥手算了。

凌壮志虽心想跑进内宅看看小东西和爱妻整理行装,但跛足道等人尚未拐过街口,他仍不敢进去。

就在邋遢和尚六人嘻嘻哈哈地拐向前街的同时,老凌富和四个男仆已将乌骓、青聪、黄鉴、枣红、赛雪、棕花等马,由侧门那面拉出来。

凌壮志仅看了一眼鞍明镫亮,刷洗得鬃毛泛光的六匹快马一眼,向着恭谨含笑的老凌富挥了挥手,转身向内宅奔去。

花厅上一群侍女已将残肴撤去,正在忙着擦拭桌椅,一见凌壮志走进厅来,纷纷施礼,齐声低呼:“少爷。”

凌壮志亲切地颔首一笑,匆匆走进内院,发现天庭楼檐走廊上,燃满了纱灯,三座雕朱楼上,也是光明大放,侍女仆妇们跑上奔下,忙得十分紧张。

凌壮志仰首看了一眼三面朱楼,急步走向宫紫云的正楼前。

就在他刚刚登上楼阶的同时,绝世风华,卸掉环佩的宫紫云,腰悬宝剑,已由楼上走下来。

凌壮志星目一亮,含着亲热的微笑,急步迎了过去。

宫紫云娇靥一红,深情地睇了一眼凌壮志,急忙悄悄地指了指左侧房间。

凌壮志以为小娟、绿萍在里面,哪里把她们放在心上,伸出两手,展着欢笑,继续向宫紫云迎去。

就在这时,左侧门帘一闪,结束停当的黛凤女侠已由房内走出来。

凌壮志心中一慌,俊面微红,急忙垂首恭声说:“回禀师母,六位前辈都已经走了。”

宫紫云也微红着娇靥肃立在一旁。

黛凤女侠是过来人,对小夫妻久别重逢,难以抑制的情绪,自是心里清楚,但她对小儿女不知的事,仍不得不说。

因而,神色肃穆,但却平静地警告说:“云儿分娩尚未满四十五天,你可不能随便到她的楼上去。”

如此一说,小夫妻两人的脸更红了,凌壮志急忙垂首,恭声应是。

黛凤女侠满意地点点头,平静地说:“小娟她们都下来了,我们走吧!”

说着,当先走出门外。

凌壮志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矫靥上红晕仍未退去的宫紫云,两人并肩跟在黛凤女侠身后。

这时,绿萍、小娟、展伟凤俱都重新梳洗了一番,正和铁钩婆在天庭愉快地交谈。

于是,黛凤女侠和凌壮志、宫紫云等人,在铁钩婆率领着一群仆妇侍女们恭送下,一齐走出街门来。

走出街门外,老凌富等人拉着的六匹健马,正欢愉地在门前打转,个个昂首竖耳,俱都低嘶连声。

黛凤女侠停步向铁钩婆,亲切地说:“老姊姊,家中一切都拜托您了!”

铁钩婆爽朗地一笑,说:“老妹子,放心吧!”

黛凤女侠亲切地笑笑,即和凌壮志、宫紫云、小娟、绿萍、展伟凤相继上马,再向含笑立在门阶上的铁钩婆挥挥手,迳向街口驰去。

到达前街,灯火辉映,行人熙攘,大多是些章台走马的王孙公子和前去秦淮泛舟的騒人墨客,以及逛夜市的游人。

一出西关的街口,六人立即放马疾驰。

前进数箭之地,即见跛足道等人和丐帮三老,俱都安坐马上,正集在路边一块草地上等候。

尚未到达近前,早见跛足道和简长老挥动着油手,大声说:“你们走前头!”

黛凤女侠愉快地应了个喏,即和凌壮志等人飞马而过,跛足道和简长老等人,则跟在数十丈后。

前后十三四匹快马,狂驰如飞,蹄声如雷,沿着长江南岸,直达芜湖。

第三天的绝早,众人已飞马绕过青阳城。

举目前看,九华山区一团浓雾,往日青葱郁绿,绵延无垠的巍峨山势,完全被沉重的云雾吞噬了。

高达万仞,雄伟挺秀的紫芝崖,已分不出它的正确位置。

凌壮志坐在飞驰的乌骓马上,心情激动星目旋泪,想到自去年叩别恩师的灵墓起,以至今天,往事一幕一幕地闪过他的脑海。

回忆当时走出洞口的刹那间,心绪紊乱,茫茫不知何处,何曾想到诸事如愿的今天?

他总觉这是冥冥中必有恩师的英灵在护佑着他,否则,怎会如此顺利?

凌壮志一想到恩师为他增长功力,以致真力枯竭而死时的情形,他星目中的泪水,就像断线的珍珠滚下来。

心念间,觑目偷看师母,早已泪满盈眶,旋滚慾落。

再看宫紫云和小娟的香腮上,也早已流下了两行晶莹泪水。

展伟凤、万绿萍虽然没有流泪,但她们的神色却隐透着悲戚。

已跟在马后不远的跛足道、大头翁,以及丐帮三老等人,也俱都目望九华山,神色肃穆而黯然。

十三匹快马,片刻之间已达九华山东北麓的一个小镇上。

小镇人口不多,约有数十户人家,多是樵夫猎户,仅有一座小客栈专门接待上山进香的香客。

众人将马匹寄在店中,紧接着匆匆走出镇来。

镇外山雾尤浓,七八丈外,景物已难分辨。

众人一出镇口,立即展开轻功,直向一座怪石杂林的斜岭上驰去。

由于跛足道等人不知紫芝崖的确切位置,因而命凌壮志当先带路。

凌壮志虽然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飞上紫芝崖,但他必须顾虑到众人必须一同前进。

众人登上斜岭,直向山区深处驰去,同时,每个人都提高了警觉,注意可能遇到的可疑人物。

登绝壁,越深谷,连绕过数座高峰,距离高接霄汉的紫芝崖,已经不远了。

由于一路驰来,人影绝迹,俱都怀疑丐帮弟子的报告是否确实,但根据丐帮的严厉帮规判断,也许是众人入山太早了,那些可疑和反常人物,尚未开始活动。

众人如飞前进中,蓦见凌壮志的双目一亮,脱口一声厉喝:“什么人?”

厉喝声中,身形逾电,直向远处的浓雾中扑去。

黛凤女侠等人,心中一惊,知道凌壮志已发现前面有人,于是齐声叱喝,纷纷跃起,直向凌壮志扑去的浓雾中追去。

宫紫云、展伟凤、小娟、绿萍,俱是以轻功见长的人,娇叱声中,宛如四只云燕,已闪电扑向左右。

简长老和跛足道等人追扑中,发现前面峰角下,果然有一白一黄两道快速的人影,正频频回头,仓慌飞奔。

再看凌壮志,宛如划空流矢,正飞身越过对方头上,迳向两人身前落去。

宫紫云和小娟在左,展伟凤和万绿萍在右,立将两翼堵住。

对方一白一黄两道快速人影,一见凌空落下的凌壮志,惊呼一声,折身向东狂奔。

宫紫云和小娟,同时一声娇叱,光华一闪,一阵龙吟,宝剑同时撤出鞘外。

对方两人一见,面色一变,转身再向西奔。

展伟凤、万绿萍,早已撤剑在手,振腕一挥,同时娇叱,分别向奔来的两人迎去。

万绿萍眼尖,凝目一看奔来的两人,不由惊得倏然停身,脱口急呼:“啊!老贼薛雄虎!”

紧跟而至的跛足道和邋遢和尚一听,顿时大喝一声,飞身扑至,定眼一看,果是玉山寨主薛雄虎和狗子薛鹏辉。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跛足道和邋遢和尚,想起被蹂躏而羞愤落发的秦香苓,不由震耳一声厉喝:“无耻老狗,小畜牲,还不纳命来——”

厉喝声中,飞身跃起,同以“苍鹰搏晃”之势,伸张双掌,十指如钩,迳向惊惶万状的薛雄虎和薛鹏辉凌空扑去。

简长老尚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由于他在中年时期曾与薛雄虎有过几面之识,加上他的菩萨心肠,不由脱口急呼:“二位住手,我老叫化子有话说!”

跛足道和邋遢和尚虽然杀机已起,但他俩人非常尊敬简老大,只得闻声收势,飘然落地,同时不解的望着简长老和黛凤女侠等人。

老贼薛雄虎父子,一见凌壮志,顿时惊得魂飞天外,这时再看了黛凤女侠和四大怪,完全吓呆了。

薛鹏辉已是惊弓之鸟,那张白净面庞上已是毫无血色,老贼神色惊恐,目光不定,似是竭力镇定自己。

简长老停身立稳,正待发话,大头矮脚翁一挥手,说:“简老大,你少为这两个老贼小狗讲情吧,你被关了二十年,见天日还没有几天,还弄不清楚江湖上的变迁,跛脚、秃头险些被他们父子用火烧死,秦香苓也被他们父子糟遢后羞愤的进了清风庵,你说这件事你要不要管?”

简长老惊异的“噢”了一声,寿目看了一眼剑眉如飞,俊面铁青的凌壮志和娇靥笼霜怒而横剑的宫紫云等人,顿时默默无言。

跛足道和邋遢和尚,见简长老不语,倏然转身,再向薛雄虎父子逼去,同时,切齿恨声说:“薛雄虎,你们可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禅语,在玉山虽然被你们侥幸逃脱了,但今天仍免不了一死……”

说话之间,双臂微圈,四只油手,弯曲如钩,发出了“格格”的响声。

老贼薛雄虎和薛鹏辉,面色如土,汗下如雨,浑身不停的剧烈颤抖,两人惊恐的缓步向身后退去。

就在这时,蓦见万绿萍杏目一亮,恭身急呼:“两位老前辈请住手!”

跛足道和邋遢和尚,正待飞身扑捉老贼父子,又听万绿萍出声阻止,不由怪眼一瞪,懊恼的问:“你丫头又有什么事?”

万绿萍迷惑的急声说:“晚辈在玉山后寨救秦姑娘时曾经废了薛鹏辉的一身武功,这时看他功力恢复,必是遇到高人相救!”

如此一说,跛足道和凌壮志俱被提醒了,邋遢和尚立即望着薛雄虎厉声问:“薛雄虎,是谁为你的狗儿子恢复的功力?”

薛雄虎想到儿子的奇遇,似是胆气大增,于是精神一振,冷冷一笑,说:“今天大难不死,又遇奇缘,反而增强了功力,据那位奇人说,小犬命大,乃是洪福齐天之人……”

邋遢和尚一听,顿时大怒,震耳一声暴喝:“我秃头到要看看你儿子的命还能活几个时辰?”

暴喝声中飞身前扑,伸张着双臂,猛向狗子薛鹏辉抓去。

薛鹏辉一见,心胆俱裂,厉嗥一声,转身狂奔。

就在他转身起步的同时,邋遢和尚已飞身扑至,两只坚逾钢钩的油手,已将他的头颅抱住。

老贼薛雄虎没想到话未说完,邋遢和尚已经动手,不由暴喝一声,飞身前扑。

人影闪处,跛足道已挡住老贼的去路,同时大喝一声:“你死在须臾,尚关心儿子的生死!”

“死”字出口,右掌猛力劈出,直切老贼的面门。

薛雄虎怎敢与跛足道交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九章 手刃贼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