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 六 章 杀人灭口

作者:忆文

铁钩婆见阮自芳居然胆敢在她的面前想动手脚,哪里还把铁钩婆放在眼里?不由冷冷一笑,轻蔑地说道:“姓阮的小子,你那两手解穴手法,还是搁着吧,你不解,他或许还能醒来,你一拍,嘿嘿……” 

俊面一郎阮自芳见铁钩婆当面揭破他的阴毒,不由恼羞成怒,浓眉一轩,暴声喝问:“铁钩婆,你别忘了你现在立在什么地方!” 

铁钩婆怒极一笑,不屑地说:“姓阮的小子,你别神气,莫说是你小小的卧虎庄,就是皇宫内苑,老娘同样地要去就去,要走就走。” 

话刚说完,早已醒来闭目静听的凌壮志,已经缓缓地睁开眼睛,他佯装茫然地看了一眼左右,似是想起什么,惊得慌忙坐起来。 

万绿萍一见,立即奔了过去,同时低呼一声“表哥”。 

阮自芳见凌壮志果真自动醒来,再看了万绿萍那副关切惊喜的神态,不啻在火上又加了一桶油。 

铁钩婆既然和少庄主闹翻了脸,自是不愿再待下去,这时一见凌壮志醒来,立即沉声说:“傻小子,我们走,看看谁敢动你一根汗毛!” 

万绿萍怕阮自芳向凌壮志突下毒手,因而蓄势挡在床前。 

凌壮志虽然恨透了阮自芳和紫裳少女宫紫云,但他表面仍装出茫然、畏怯和惊惶的神色,这时听铁钩婆说走,正中下怀,赶紧移下床来。 

阮自芳见铁钩婆当众夸口,决心要将他留下来,煞煞铁钩婆的傲气,于是,面向紫裳少女躬身急声说:“七师叔,芳儿定要……” 

话一出口,宫紫云立即微剔黛眉,翠袖一拂,怒声喝斥道:“闭嘴,还不退下去!” 

阮自芳本待再度要求,但看了闭目不语的晋德大师,神情冰冷的雷霆拐等人,自知情势不利,于是,怨毒地看了铁钩婆等三人一眼,转身纵出房门,腾身飞向墙外,晃眼已经不见。

宫紫云知道无法再留住铁钩婆,于是,手托玉扇,缓步走至凌壮志面前,歉然一笑,说:“方才是开玩笑了,希望凌相公不要记在心里。” 

说着,伸出一双春葱似的纤纤玉手,将玉扇送上。 

凌壮志虽然恨极宫紫云,在未睁眼时,他决心要严惩这个美丽少女,但这时面对她绝世风华的娇靥,寒潭秋水般的眸子,心中那丝怨忿,完全被她眉目间那丝熟悉的意念而冲淡了,原本要说几句泄忿话的勇气,也没有了。 

于是,只得接过玉扇,急忙拱手,显得无可奈何地说:“啊,些许小事,姑娘何必挂齿,只要下次不开这个玩笑,也就是了。” 

晋德大师和雷霆拐萧子清等人,看了他那副文静儒雅的迂腐神态,俱都忍不住哈哈笑了。

高雅绝美的宫紫云,正在生气的万绿萍,也被他那副既不甘心,又不敢发作的神情逗得噗嗤笑了。 

只有铁钩婆,仍紧绷着老脸,望着晋德大师等人,气呼呼地说:“诸位再见,我老婆子要先走一步了。” 

说罢,转身走出书房,凌壮志和万绿萍紧紧跟在铁钩婆的身后。 

晋德大师、宫紫云,以及雷霆拐等人,俱都在身后相送。 

这时,天光早已大亮,花园中洒满了柔和的朝阳,照得满园露珠点点,愈显得各色鲜花的明艳。 

来至花园门前,铁钩婆坚请晋德大师等人止步,在一片珍重后会声中,三人沿着修竹夹道,缓步向宾馆方向走去。 

晨风徐徐,仍有浓重的凉意,令人不禁为之精神一振,倦意全消。 

凌壮志想到黎明之前紫裳少女宫紫云点他璇玑穴的一刹那,这时想来,心中仍有余悸。

假设宫紫云手下没有分寸,这时他的身体恐怕早已冰冷地挺在床上了,如果当时他一迟疑,这时的后果也不堪设想了。 

一想到紫裳少女宫紫云,便令他情不自禁地回过头去,再看一眼那张略感熟悉秀丽的面孔。 

他看到晋德大师和宫紫云等人,依然立在花园门前尚未回去。 

晋德大师目光柔和的望着他们三人,红润的面孔上,展着慈祥的微笑。 

宫紫云微蹙着远山伏影般的黛眉,闪辉的目光,望着他和万绿萍并肩前进的背影,含愁的娇靥上,又笼罩着一丝伤感,云裳上的玉佩金环,在朝阳之下,闪闪发亮,令人看来又觉得她是那么遥远。 

雷霆拐和几个劲装老人,正在相互交谈,想是谈论昨夜击毙金刀毒燕的那个白衫少年,是否与击毙宋南霄的那人有关。 

再回头,三人已到了宾馆,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知道各路前来的武林贺客,早在天明以前离去。 

再经过两个独院,走完一道长廊,出了高大门楼,直达庄墙跟前,三人一路行来,到处一片死寂,再没有昨夜那种欢腾气象了。 

凌壮志仰首一看墙上,正有不少庄丁望着美貌如花的万绿萍。 

万绿萍羞涩地看了凌壮志一眼,在这等众目睽睽之下,她再也鼓不起昨夜那份勇气了。

四丈多高的墙,在凌壮志来说,仅是点足而过的事,但在此刻,他却要装出一副担心害怕,腿都有点发抖的神态。 

铁钩婆没好气地看了凌壮志一眼,她觉得将一个聪明秀丽,貌若天仙的女儿嫁给这么一个书呆子,的确有点可惜。 

这时,围墙上又跑过来不少庄丁,看到铁钩婆和万绿萍如何去架一个丰神如玉的俊美书生,个个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铁钩婆一见,那股子满腹无处发泄的怒火,顿时暴发出来,于是小眼一瞪,仰面一声大喝:“都给我滚开,小心老娘上去剥了你们的皮。” 

大喝声中,咬牙切齿,小眼睛光如灯,手中铁钩一连向上挥了几挥。 

庄丁大都知道铁钩婆难惹,这时一见,顿时大乱,纷纷仓皇走开了。 

就在这时,蓦闻铁钩婆低喝一声“起”,身形应声腾空而上。 

凌壮志尽量提气,减轻自己的体重,他真怕铁钩婆的轻功不济,纵不上墙去。 

铁钩婆和万绿萍,一人架着凌壮志一个手臂,腾空登上墙头,身形略微一顿,接着疾泻而下到达地面,铁钩婆一声未吭,当即向前走去。 

三人进入阴森的巨大护庄林,凌壮志不得不佯装不解地向万绿萍问上几句。 

最后,他佯装惊悸地说:“小生这次险些丢了性命,真算是大开眼界了,看来你们武林中的事,还是少见识一些的好。” 

说话之间,已到了宽大官道上,铁钩婆立即停身止步,回身望着凌壮志问道:“现在我们要去莫干山我结拜大妹子铁棒槌那里去为她祝寿,你小子是否还要去见识见识?” 

凌壮志一直怀疑击毙金刀毒燕阮陵泰的白衫少年,就是天山琼瑶子的衣钵弟子展伟明所为,因而,他急于要赶去石门。 

同时,那柄琼瑶子仗以成名的寒玉宝扇,也必须尽快交还展伟明,否则将不知给他带来多少麻烦。 

于是,急忙拱手说:“啊,老妈妈,小生必须前去石门,那莫干山,小生万万不能前去。” 

铁钩婆虽然有几分喜欢凌壮志,但却有点讨厌他那股书呆子气,觉得带着他,也的确有些不便。 

于是,举手一指正西,正待说话,万绿萍已幽幽地说了:“表哥,几百里地在我们说,已不是太远的路程,你先随我们去莫干,让娘留在那里,小妹再陪你去石门找展伟明。” 

凌壮志为了尔后行动不受牵制,目的就是尽快摆脱铁钩婆母女,哪里还肯跟她们去莫干山? 

于是,急忙摇头,惶声说:“遥遥数百里,往返需数月,怎么能说不是远路程呢?” 

铁钩婆是个性子急的人,既然凌壮志不愿前去,何必强他所难?因而一挥手,立即不耐烦地说:“好了,由此奔正西,经九华,越马鞍山,便到了皖、赣交界的石门了。” 

凌壮志宛如得到大赦,急忙拱手,朗声说:“老妈妈珍重,萍妹珍重,小生就此告辞了。” 

说着,深深一揖到地,转身向西走去。 

万绿萍见凌壮志说去就去,对自己竟无一丝留恋之意,芳心一酸,几乎掉下泪来,她情不自禁地望着铁钩婆,含泪低呼:“娘!他……” 

铁钩婆心疼爱女,似是想起什么,觉得不能就这样轻易让这个书呆子离去,于是,小眼一瞪,沉声低喝:“小子回来。” 

凌壮志刚刚走了没几步,蓦闻喝声,心知要糟,知道定是为了万绿萍的事,于是赶紧回来,再度拱手一揖问道:“啊,老妈妈,将小生唤回可是还有什么叮嘱之事?” 

说话之间,觑目瞟了一眼柳眉深锁,幽怨含愁的万绿萍。 

铁钩婆嗯了一声,紧绷着老脸,冷冷地问:“怎么,你就这样说走就走吗?” 

凌壮志被问得一愣,他心中虽然明白铁钩婆问话的意思,但他却久久不知如何回答。 

铁钩婆误认凌壮志存心不理,心中不禁有气,不由大声问道:“你别跟我装糊涂,我的萍儿怎么办?你说!” 

说着,举手指了指微垂螓首,珠泪簌然的万绿萍。 

凌壮志确没想到这次前去卧虎庄竟会招来这么一个大麻烦。 

他并不是一个寡情绝义的人,只是他目前重任在身,只限于师诫,不容他和任何人在一起纠缠,尤其是女人。 

他看了一眼楚楚可怜的万绿萍,想到她昨夜毅然抱自己飞越高墙,心中着实不安,因而望着铁钩婆,讷讷地低声问:“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如此一问,铁钩婆也被问住了,愣愣地瞪着一双小眼,嘴角不停地牵动,乍然一问,她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万绿萍见凌壮志对她的一片痴情,根本不懂,因而芳心一阵难过,再也忍不住掩面哭了。

铁钩婆一直梦想着将女儿嫁给一个英挺潇洒,武功高绝的俊美人物,没想到女儿偏偏喜欢这个书呆子。 

这时见爱女伤心地哭了,一股怒火倏然而起,举手指着凌壮志的前额,瞪着小眼怒声说:“姓凌的小子,你可别不知足,我的萍儿长得虽不像仙女,可也不逊于当年的西施,你穷酸能娶我的萍儿做媳妇,算你前世修来的清福。告诉你,今天你不说个明白,道个清楚,我就一钩劈死你,也免得我的萍儿日夜相思……” 

掩面含泣的万绿萍,见老娘越说越不像话了,所幸道上寂静无人,要被别人听去,岂不羞死了。 

因而,未待铁钩婆说完,气得小靴一跺,羞急地说:“娘,不要说了……” 

铁钩婆小眼一瞪,怒声说:“为什么?老娘偏要说,这小子简直不知好歹!” 

凌壮志被骂得啼笑皆非,只得连连点头,连声应是,不由低声下气地问:“依老妈妈之见,小生该怎样才可走呢?” 

铁钩婆毫不迟疑地一指青天,大声说:“跪在地上向天发誓。” 

凌壮志一听,几乎忍不住脱口笑出声来。 

万绿萍放下一双掩面玉手,也聚精会神地望着凌壮志,她虽然觉得发誓并不可靠,但至少也可让凌壮志表明一下对她的爱心。 

凌壮志强自忍笑,苦着脸问:“发什么誓呢?” 

铁钩婆瞪眼大声说:“要向玉皇大帝保证对我的萍儿永不变心!” 

凌壮志知道今天要不设法安住铁钩婆母女两人的心,不但目前摆脱她们甚难,就是将来也会纠缠不休。 

心念及此,灵智一动,顿时想起恩师赠给的那颗丽彩夜光珠,于是哈哈一笑,探手怀中,取出一个色呈碧绿,大如核桃的宝珠来。 

接着,拱手一揖,含笑朗声说:“啊,老妈妈,小生对萍妹之心,天神共鉴,何必定要发誓?小生这里有家传至宝涵碧珠一颗,功可祛毒驱邪,谨赠萍妹,尚望妈妈代为收下。”

说着,顺手将宝珠捧上。 

铁钩婆接过来一看,和万绿萍两人同时喜呆了。 

宝珠入手,份量极重,在逐渐升高的朝阳下,毫光四射,耀眼生花,知是价值连城的珍品,两人不由地相对笑了。 

铁钩婆以为这就是凌壮志对爱女的文定彩聘,因而笑向万绿萍说:“死丫头,这总该放心了吧?” 

说着,笑嘻嘻地将涵碧珠塞进万绿萍手里。 

万绿萍接珠在手,粉面通红,喜在心间,大而明亮的杏目,深情地望着俊面含笑的凌壮志,羞涩地说:“凌哥哥,希望你在石门等我……” 

凌壮志听她的称呼,愈来愈亲热了,知道这个漩涡越旋越深,最后终难拔足,于是,他不敢肯定地回答说:“如无要事,定在石门等你!” 

铁钩婆见爱女那副羞答答的样子,老怀看了也极为高兴,于是,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杀人灭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