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六十章 姊妹相认

作者:忆文

邱铜川何等人物,足尖一点地面,再度大喝声,飞舞蛇头杖,趁势向崖边洞口扑去。

万幸柳长老立在崖边洞外,闻声探首一看,大吃一惊,面色立变,暴喝道声:“老贼哪里走!”

暴喝声中,运足功力,手中打狗棒,一式“横扫千军”,猛向飞扑而出的邱铜川拦腰扫去。

大河教主邱铜川领袖黑道数十年,各派掌门尚且未曾看在眼里,怎会将丐帮的柳长老放在心上,这时见柳长老一棒扫来,顿时大怒,手中蛇头杖,疾演“神针定海”,企图将柳长老奋力震开,便可一跃下崖。

“铮”的一声轻响,接着一声沉哼,柳长老虽运足功力,但被震得一连后退三步,踉跄的身形,险些跌下崖去。

就在这相接一击的瞬息间,一声娇叱,紫影闪动,宫紫云已仗剑拦在崖边洞口前,紧接着一声娇叱,飞身向前,玉腕一振,疾演太虚九剑,挟着一片翻滚匹练,迳向邱铜川卷去。

大河教主邱铜川早就见过宫紫云以太虚九剑,连杀大河五虎的骇人声势。

这时见宫紫云挥剑杀来,心中又惊又急,加之一冲未曾跃下飞崖,方寸不由大乱,但他仍奋起余威,厉喝一声,蛇头杖猛力击去。

紧跟而出的凌壮志,深怕宫紫云产后虚弱,不是邱铜川的对手,不由高声疾呼道:“姊姊快些退下!”

“下”字方自出口,身形尚未前扑,蓦见金铁一声轻响,溅起数点火花,邱铜川的蛇形杖已应声而断。

邱铜川大吃一惊,面色立变,趁势一声狮子吼,低头躬身,猛向宫紫云的小腹撞击。

宫紫云做梦也没想到邱铜川会以头撞她的小腹,一声娇叱,长剑猛扫而出,身形本能地向后飞退。

邱铜川不愧老姦巨滑,久经大战的老贼,这时见宫紫云飞身后退,趁着躬身猛撞的冲势,身形一斜,足尖一点,快如脱兔般已到了崖边。

众人一见,心知要糟,不由齐声吆喝。

就在众人慌急吆喝,邱铜川身形已到崖边的同时,蓦见洞外人影一闪,脱口一声大喝:“最后一关还有俺马老三!”

“三”字一出口,手中打狗棒顺势一招,朝下猛击斜飞而出的邱铜川。

“砰”一声大响,一声凄厉惨嚎,邱铜川横飞的身躯,直向崖外射去。

简长老、跛足道等人,急步奔至洞口,低头一看,一点黑影,挟着一声惨嚎,翻翻滚滚已坠进百丈下的云雾中了。

邱铜川的身影已消失了,但他的那声刺耳尖嚎,仍在云上飘荡着……

凌壮志无心去看邱铜川坠下万丈飞崖的情形,折身奔进内洞石墓前,他满面泪痕,急急地绕着石墓察看,发现石墓和他下山时,丝毫未曾改变,因而宽心大放。

黛凤女侠和紫云、小娟等人也急急奔来,女侠一见绕墓察看的凌壮志,立即含泪戚声问:“志儿,这里面埋葬的可是你师父?”

凌壮志流泪应是,接着屈膝跪在墓侧。

黛凤女侠满腔悲痛,急步扑至近前,双手抱墓,放声痛哭,缓缓跪了下去,埋藏在心中二十年的哀伤痛悔,尽在痛哭中发泄出来。

宫紫云心中最为悲痛,想到自己在襁褓中坎坷遭遇,想到母亲飞花女侠的落发为尼,不禁悲从中来,掩面大哭,抚墓跪在一侧。

叶小娟依着宫紫云下跪,也将娇靥埋进一双玉手内,哭得悲切切,展伟凤、万绿萍也泪痕满面,依跪在紫云小娟之后。

凌壮志想到恩师五年殷殷授艺,谆谆教导,和为栽培自己而真力枯竭气绝的情形,不由目注自己亲手砌成的石墓,悲痛慾绝,泪如雨下。

这时,丐帮三老、四大怪杰,七人已闻声奔了进来,七人看了黛凤女侠等人的悲痛情形,想到石墓内躺着自己的好友,俱都摇头悲叹,泫然落泪。

邋遢和尚和跛足道,分立墓前左右,一个合十,一个稽首,立即朗诵起经来,令人分不出,他俩是唱是哭。

柳马两位长老,即将背在身后的香烛纸钱解下来,柳长老将香交给简长老,立即燃起白烛,马长老就在墓前焚化纸钱。

简长老立在中央,穷书生和大头翁分立两边,三人同时焚香,默默致哀。

一座清爽静寂,隔绝尘烟,高达万仞之上的飞崖洞府,顿时之间,烟雾缭绕纸灰飞扬,烛光摇曳中,夹杂着哭声诵经声,整个洞府内,充满了哀伤气氛。

凌壮志痴呆地望着石墓,泪下如雨,他已听不到师母黛凤女侠和爱妻宫紫云等人的哀痛哭声,他的思想,完全沉沦在往事里……

他似是看到仰面倒在石墓内的恩师叶天良,那身褴褛衣衫满腮的胡须,残断的四肢,精光闪射的双目,还有那本四大恶魔手着的秘笈……

一想到那本秘笈,他不由想到丐帮弟子的报告和外界谣传,以及打下飞崖的大河教主邱铜川。

他想到秘笈关系重大,以及整个武林的安危祸福,不由流着泪悚然惶声说:“师父,志儿安然回来了,以及在您的英灵护佑上下,拜见了两位师母找到了娟姊凤妹,那金刀毒燕、铁弓玉环,以及乌鹤恶道、金艳娘,均已先后授首,如今最令志儿不安的是那本秘笈……”

凌壮志说至此处,不由机警地看了一眼全洞的人。

邋遢和尚和跛足道,神情肃穆,正在合目诵经,简长老上香已毕,和穷书生正在劝慰哀痛慾绝的黛凤女侠。

柳、马两位长老,正将两包纸钱焚化,大头翁和绿萍,展伟凤,正宽声劝慰哭得嘶哑的宫紫云和小娟。

凌壮志见无人在意他的言语,因而流着泪机警地继续说:“如今,宵小蠢动,暗踩志儿学艺的洞府……那本秘笈,志儿已遵嘱放在您老人家指定的地方,祈望您老人家,英灵护佑,不要落入那些野心勃勃的狂徒之手。”

祈祷完毕,发现洞中已没了哭声,黛凤女侠和爱妻宫紫云等人,已立起身来,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两人,也诵完了经,正围着黛凤女侠,议论事情。

蓦闻邋遢和尚嚷着说:“人死不能复生,活人哭也没用,烧过了香纸,念过了经,他升他的极乐世界,我们回我们的阳世人间去,从现在起,大家都应该节哀保重。”

又见矮脚翁大头一晃,笑着说:“秃头的话最豁达,既想得开,我们就走吧,免得见着生悲,望墓落泪。”

说此一顿,突然瞪着凌壮志,大声说:“你小子也别尽在那里穷祷告,大家商量点正经事,也该走啦!”

凌壮志一听,举袖拭泪,随之立起,迳向众人走去。

前进中,觑目一看,发现爱妻宫紫云和小娟,俱都将一双秋水般明亮的双目,哭得又红又肿。

走至近前,只见黛凤女侠正在举袖拭泪,同时不安地说:“如今情势如此,叫我怎能放得下心,今天如非及时赶到,先夫岂不要被那老贼挖墓暴尸?”

穷书生立即慎重地说:“老贼邱铜川,水功绝伦,他被志儿追击跃下深井内,自然不会淹死,不过,待他逃出井来,大河教已经瓦解,据我判断,他必是在悄悄南下之后潜来九华山,暗踩全山洞府。邱铜川武功高超,自是能找到此地来,至于其他人等,恐难登至如此绝险之处……”

黛凤女侠未待穷书生讲完,立即摇头说:“照此情形,我目前仍不能回金陵,邱铜川能找到此地,别的人自然也能。”

大头矮脚翁,立即不以为然地说:“这倒不见得,试问当今武林中,除了一派宗师的掌门、长老们,有几人的功力及得上老水怪邱铜川?”

凌壮志见黛凤女侠要守在洞中,暂时不再转回金陵,也不禁慌了,于是,一俟大头矮脚翁话落,立即恭声说:“此处为天然绝险之处,设非功力精深的高手绝难登上峰来,而且胆气不足,路径不熟者,也不易进来,如果将洞口齐着边沿堵死,再将飞崖下面的垂藤斩断,除非剑仙,绝难进入洞来。”

如此一说,丐帮三老和跛足道等人,齐声赞好。

黛凤女侠依旧不以为然地说:“斩断的长藤,总有生长的时候……”

凌壮志急忙插言说:“志儿每年的春秋两季,均要前来亲祭恩师,那时再斩不迟。”

简长老等人也深怕黛凤女侠坚持不走,立即趁势欢声说:“如此甚好,大家就此动手吧。”

说罢,三老、四怪、凌壮志,立即在洞内搬运块石,并催促黛凤女侠和宫紫云四女先行离去。

黛凤女侠本待坚持留在洞内,但看了这等形势,和忧心如焚泫然慾泣的小娟和紫云,只得黯然一叹,无可奈何地对宫紫云说:“云儿,我们先下去吧!”

说罢,当先向洞口走去,宫紫云、展伟凤、小娟、绿萍紧紧跟在女侠身后。

黛凤女侠等人一走,简长老等人立即将洞口用石块封起来,再由凌壮志一人,将飞崖下的垂藤,逐一斩除。

诸事完毕,在简长老等人的宽言催促下,黛凤女侠和凌壮志,才怀着依依悲切的心情,迳向峰下走去。

山区中,虽然光线仍然昏暗,但已听到樵夫的歌声和猎人的吆喝。

众人沿着来时的路径,展开轻功,直向山外驰去。

到达小镇,天已近午,为了让黛凤女侠和宫紫云等人尽快地忘掉哀伤,简长老等人也决定再去一趟金陵。

一行十三匹快马,驰出小镇,直奔东北。

这条路线,和凌壮志去年下山的路线,几乎是相同的,这在凌壮志的心目中,触景忆旧,有着太多的感触。

他回顾巍峨的九华山势,云雾大部散去,嶙峋峻拔,浓郁翠黛的紫芝峰巅,已清晰可见,想到恩师孤寂冰冷地躺在石墓里,星目中顿时流下泪来。

宫紫云、叶小娟看见凌壮志流泪,两人的凤目也红了。

邋遢和尚和矮脚翁一见,互递了一个眼神,立即嘻嘻哈哈地笑骂起来,刹那间气氛为之一变。

气氛一变,大家谈南论北,逐渐有说有笑。

到达宠福镇,已是子夜三更了。

十三匹快马,沿着宽大黑暗的街道,奔驰如飞。

如归轩酒楼,这令凌壮志一生难忘,与绿萍、伟凤定情的地方,已经是门窗紧闭,店伙、酒保早已进入梦乡。

凌壮志坐在飞驰的马上,情不自禁地仰首看了一眼漆黑的如归轩楼上。

往事,像闪电般一幕一幕地掠过他的心头……

他想到了红光满面,神色慈祥的晋德大师和霜眉入鬓,身躯修伟的雷霆拐萧子清……

同时,他也想到了万绿萍和展伟凤,以及当时的情形!

就在他仰首上看,往事涌现的一瞬间,乌骓已驰出十数丈了。

他转首去看万绿萍和展伟凤,两人也正含情脉脉,凤目闪辉地望着他,显然,她们两人,也正沉沦在往事的回忆里……

天光黎明,晓风徐吹,田野一片油绿,清凉的空气,不时飘过一阵清草和泥土的气息。

众人一夜飞驰,决议到前面大镇上休息两个时辰。

举目前看,尘土弥漫半天,一里外的前面,似是有不少快马疾驰,看情形,似乎也是赶了一宵的夜路。

蓦闻乌骓昂首一声长嘶,其余十二匹快马,也狂驰如飞。

一阵飞驰,距离前面的滚滚扬尘,已经不远了,同时在飞扬的尘烟中,已能隐约看出,那是六匹高头大马和一群身穿不同颜色的女人。

追至二三十丈处,乌骓突然连声欢嘶,顿时不听指挥,越过黛凤女侠和跛足道等人,宛如疯狂般,猛向前面的六骑冲去。

前面的六匹快马,似是吃一惊,纷纷闪向路边,马上的男女,俱都忍不住声喝娇叱。

乌骓势如奔电般冲进马群,突然慢下来。

凌壮志勒马游目一看惊喜慾狂,脱口欢呼:“展世兄,大明嫂!”

正在勒马怒喝,准备开口大骂的浑汉展伟明一听,蓦然兴奋地哈哈笑了,同时也不解地高声嚷着问:“我的小妹夫,你怎么走了十多天才到了这里?”

大明五嫂也纷纷欢声问:“凌弟弟,我那凤妹妹和萍妹妹呢?”

话声甫落,黛凤女侠等人已到,纷纷勒马,齐声招呼。

浑汉展伟明一见,顿时傻了,乍然间,他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大明五嫂早已在马上向着这些老前辈们福了一福。

邋遢和尚和大头翁,同时笑着问:“大傻小子,你们星夜赶路,可是要去金陵看你们的老妹子?”

展伟明一听,顿时想起赶来的目的,立即煞有介事地大声说:“俺回至石门镇时,听说老妹子跟着小妹夫一起来了,心里很是着急,所以便带了俺的五个黄脸婆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众人哄然笑了,只震得群马騒动,低嘶连声,所幸天色黎明,官道上无行人,否则,岂不惊世骇俗。展伟凤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章 姊妹相认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