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 七 章 跛足道人

作者:忆文

凌壮志这一惊非同小可,几乎脱口叫出声来,他做梦都没想到在这等富贵人家的花园里,会碰上这位黑白两道闻名丧胆的跛足道人,尤令他吃惊心骇的是,跛足道人早已发现他在石后偷窥。 

他虽然江湖阅历极少,但武林中最厉害,最怪诞,最著名的一些人物,他却曾听恩师谈过。 

譬如,四恶魔,四大怪,四女侠,四俊杰等,而跛足道人,就是四大怪中的一个。 

跛足道人,年近古稀,没人知道他的道号姓氏,也没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 

他一生游戏风尘,从不注意修饰,有人说他侠肝义胆,也有人骂他是个屠夫,死在他手中的黑白两道高手,据说无计其数。 

凌壮志知道,今夜要想全身而退,似是已不可能了。 

跛足道人见凌壮志已经被他发现,而仍迟疑不肯出来,不由动了肝火,震耳一声大喝:“混蛋小子,还不滚出来吗?” 

喝声如洪钟大锣震人耳鼓,令人听来头晕目眩。 

这突如其来的震耳大喝,把红衣少女和那个春丫头,同时吓了一跳,俱都随着跛足道人的凌厉目光,惊异的向着怪石望去。 

凌壮志曾听师父说过,对付恶毒的人,要厉害,碰到怪诞的人,要随和,遇到德高望重的长者要必恭必敬。 

这时听了跛足道人的震耳大喝,强自镇定一下心神,故作悠闲的步子,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红衣少女和春丫头,见怪石后面果真走出一个丰神如玉,英挺潇洒,俊面绽笑的白衫少年来,不由惊得轻“啊”一声,齐向身后退了半步。 

跛足道人一生闯荡江湖,见到他的人,无不面色大变,诚惶诚恐,这时见凌壮志走出来,神色自若,居然还敢脸上挂笑,不由面色一沉,怒声喝问:“哪里来的混蛋小子,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来园内偷看,真是不知死活,不懂规炬,胆大包天,任性胡为,想是活的不耐烦了。” 

凌壮志本来心中有些慌乱,但这时听了跛足道人骂的一大套,竟忍不住真的笑了,于是,停身站好,拱手含笑说:“晚辈凌壮志,给跛足前辈请安。” 

说着,既不算恭敬,也不算失礼的深深一揖。 

跛足道人一听,油脸愈加难看,怒哼一声说:“人人见了我,都呼我一声老前辈,你这小子偏偏给我加上跛足两个字的帽子……” 

说着一顿,两道锐利的目光,刻意仔细的看了凌壮志一会,依然哼了一声,继续沉声问:“我且问你,你怎的知道我是跛足道人?” 

凌壮志尚未回答,那个春丫头先忍不住掩口笑了。 

跛足道人先瞪了一眼春丫头,也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跛脚,接着冷冷的问:“你小子可是看了我这个记号?” 

说着,动了动那只跛脚。 

凌壮志急忙解释说:“不是,晚辈常听先师谈起前辈……” 

跛足道人一听,眉头一皱说:“你小子口称先师,敢莫是你师父已经死了?” 

凌壮志立即神色黯然,低声应是。 

跛足道人面色略为缓和了些,继续说:“既然你师父已经仙逝,想必是我老道的故人……” 

凌壮志星目一亮,似乎想起什么,未待跛足道人讲完,立即连连颔首,恍然大悟的急声说:“前辈说的不错,先师确曾对晚辈说过,他老人家与前辈不但有数面之缘,昔年且在旅途豪饮过。” 

跛足道人一听,轻“噢”一声,脸上立现笑容,不由愉快的问:“小子,你那师父是谁?” 

凌壮志一听,顿时被问得张口结舌,最后,只得摇摇头,苦笑着说:“晚辈自己也不知道。” 

红衣少女和春丫头,不由相互看了一眼,对凌壮志不知道自己的师父是谁,似乎觉得有些好笑。 

跛足道人早已沉下脸来,双目中冷电闪烁,气虎虎的说:“好小子,你胆敢戏弄我?”

凌壮志慌的急忙分辩说:“前辈请听晚辈解释。” 

跛足道人哪里肯听,铁青着脸,转首望着红衣少女,沉声说:“苓儿,你去劈他几剑!”

说着,忿忿的举手指着神情慌张的凌壮志。 

红衣少女似羞似笑的看了一眼凌壮志,向着跛足道人,抱剑恭身,低声应是,即向凌壮志走来。 

凌壮志想到恩师的严厉告诫,顿时急出一身冷汗,不由摇着双手,连声惶急的嚷着说:“前辈不要误会,前辈不要误会。” 

跛足道人冷哼一声,不屑的说:“哼,你小子就是不说,我也会知道你师父是谁!” 

凌壮志听得心中一动,觉得这是一个获得恩师来历的最佳机会,跛足道人见多识广,也许在过招之际,能由武功的路数上,揣测出恩师是谁。 

为人子弟,而不知恩师是谁,是一件可笑可耻的事,如能因施展武功而得知恩师是谁,即使背一次恩师的告诫,也是情有可原,迫不得已的事。 

尤其,处在今夜这种情势之下,确无法自圆其说,伪称不会武功…… 

心念未毕,红衣少女已走至面前一丈处,抱剑为礼,娇声含笑说:“秦香苓,奉命向凌小侠讨领几招绝学,请小侠快亮兵器吧!” 

凌壮志虽然学的也是剑术,但他在九华山紫芝崖时,多是以枝代剑。 

这时,如以树枝与红衣少女过招,对方必然不快,对跛足道人来说,不啻火上加油,必将事情弄得更糟。 

因而,想起怀中寒玉宝扇来,于是拱手为礼,含笑谦和的说:“在下没有随身的兵器,就用这把折扇陪姑娘走两招吧!” 

说话之间,探手怀中,即将那柄隐隐闪辉的玉扇取出来。 

寒玉宝扇一出手,跛足道人浑身一战,不由惶急大声问:“什么……你……你说你……你的师父已死……” 

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凌壮志和秦香苓都愕了。 

跛足道人浑身微抖,目中已经有了泪光,再度大声问:“我……我那五妹正在坐关,可是走火入魔了?” 

凌壮志一听,恍然大悟,不由笑着说:“前辈误会了,这把寒玉宝扇,乃是一位展世兄,请晚辈代他暂时保管几日……” 

“拿来——” 

我看两字尚未出口,身形如烟,已扑至凌壮志的面前,同时,右手疾出,闪电抓向凌壮志手中的宝扇。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秦香苓和春丫头,都惊呆了。 

凌壮志没想到跛足道人会突然抢他手中的宝扇,不由大吃一惊,情急之下,身形如电一旋,就在跛足道人五指已触及宝扇的同时,闪开了。 

跛足道人惊得面色一变,双目如电,不由脱口厉声问:“小子,你是老魔鬼东海仙翁的什么人?” 

凌壮志心情紧张,被问得不禁一愣,赶紧茫然摇摇头道:“晚辈根本与东海仙翁无关!”

跛足道人气得浑身直抖,再度厉声问:“那你为何会老魔鬼的追魂幻踪步?” 

凌壮志急忙解释说:“这是先师亲授给晚辈的……” 

跛足道人怒哼一声,恨恨的说:“哼,你就是玉皇大帝的徒弟,今夜我也要宰了你!”

说着,急步向红衣少女秦香苓身前走去。 

凌壮志知道跛足道人要去拿剑,因而惊得慌声说:“前辈请不要误会……” 

跛足道人怒哼一声,忿忿的说:“哼,我早就误会了!” 

说着,已由秦香苓手中接过剑来,转身望着凌壮志,气虎虎的说:“小子,快些动手吧!” 

凌壮志深知跛足道人剑术精绝,在武林中鲜逢敌手,因而慌急的说:“前辈请听晚辈……” 

跛足道人双目一瞪,大喝一声:“罗嗦!” 

大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长剑,一招急雷暴雨,幻起一道翻滚匹练,挟着丝丝剑啸,直向凌壮志下盘扫到。 

凌壮志没想到跛足道人性情如此暴躁,一声大喝,耀眼剑光已到,知道用口已经无用了。

于是,身形一旋,横飘五步,同时朗声说:“晚辈放肆了!” 

说话之间,力透扇身,宝扇光芒暴张,接着盘旋刺出,巧妙的滑过对方削来的剑身,已到了跛足道人的手腕。 

跛足道人大吃一惊,轻“咦”一声,倏然暴退—— 

凌壮志急收剑式,茫然望着跛足道人,不知他为何一招即退。 

跛足道人,震惊的瞪着凌壮志,久久不语,他似是在回想着凌壮志施展的那招剑式,是否是昔年剑魔的那招“春放太虚”。 

秦香苓和春丫头早已退至数丈以外,两人只觉光华连闪,眼花缭乱,还未看清招式,跛足道人和凌壮志已经分开了。 

突然—— 

跛足道人,再度一声暴喝:“你再接我一招‘坠白飘红’——” 

暴喝声中,身形斜飞而起,长剑振腕一挥,立变千朵银花,临空飞洒而下,凌壮志立身周围三丈之地,尽在笼罩范围之内。 

凌壮志一直凝神静立,蓄势准备,丝毫不敢大意,他知道跛足道人的下一招,必是威势最凌厉无匹的一剑,于是举扇胸前,聚精会神的仰面而立,双目注定漫天银星的一点,大喝一声,闪电点出—— 

跛足道人一见,心中大骇,急收剑势,疾泻而下,飘然落在草地上。 

他震悸的望着凌壮志,愣愣的立了很久,才惊疑的沉声问:“小子说实话,你到底是谁的徒弟?” 

凌壮志苦笑一下,摇摇头,真诚的说:“晚辈的确不知!” 

跛足道人,感慨的摇摇头,似是自我解嘲的说:“你的步法,是老魔鬼的‘追魂幻踪’,而你所施展的剑招,却又是魔剑乌衣狂生的‘春放太虚’以及‘一剑擎天’!” 

凌壮志皱了皱眉头,对自己一身兼具昔年四个魔头的绝世武功一事,既不忧,也不喜,因为他无法确定这是祸,仰或是福。 

跛足道人望着毫无表情的凌壮志继续问:“小子,你还会什么武功?” 

凌壮志见问,只得将左手举至胸前,暗凝赤阳掌功,左手立变殷红如火。 

跛足道人看了一眼,面色再变。 

凌壮志口诀一变,再运青罡气功,那只血一般红的左手,又逐渐变得青气蒙蒙了。 

跛足道人看了,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感慨的摇摇头,剑尖触地,缓缓的坐了下去,同时,茫然自语似的说:“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说罢坐好,望着凌壮志,随意指了指面前的草地,懒散的说:“你坐下,我有话问你!”

凌壮志虽觉有点失望,但他想,也许在跛足道人的口里探出一些恩师的来历,于是,依言坐在草地上。 

跛足道人又望着神情呆滞,一脸惊悸的秦香苓,似是有气无力的说:“苓儿,你俩也过来。” 

秦香苓一定神,低声应是,略感羞涩的款步走了过来,春丫头则闪动着一双大眼睛跟在秦香苓身后。 

跛足道人一俟秦香苓来至近前,立即随意拍了拍身边的草地,示意坐下。 

凌壮志看得剑眉一皱,觉得跛足道人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再没有方才那股子爽朗不拘的豪放劲,也许是被这一连串无法令人置信的事而迷惑了。 

秦香苓也变了,她原来是一个活泼天真的顽皮少女,这时竟也显得有些羞涩忐忑,妮妮不安起来。 

她似嗔似笑的娇靥上,微泛红霞,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凌壮志,文静的盘膝坐在师父的身边。 

只有春丫头,依然神色自若,俏生生的立在一侧,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时在凌壮志周身闪动,并暗察小姐的突变神情。 

她知道小姐必是被这位凌小侠既儒雅,又潇洒,既文静,又英俊的超群风采所迷住了,同时也为他那一身盖世武功所慑服。 

她知道,像凌小侠这等武功高绝的俊晶人物,才是小姐梦想中心上人的典型,难怪她不满意那位薛公子。 

但,今午聘礼已定,决定秋后迎娶,小姐已是薛家的媳妇了。 

凌壮志这时也不禁看呆了,他不相信世界竟有这么多美丽少女。 

他觉得秦香苓的美艳清丽,与高雅绝色的宫紫云,娟秀可人的万绿萍相比,别具一种醉人风韵。 

这时,明月西斜,夜空深远,徐徐的凉风吹送着丝丝如兰似麝的幽香。 

凌壮志面对丽人,心绪紊乱,对那丝飘来的幽香,不知是园中鲜花的芬芳,抑或是发自秦香苓的身上。 

蓦地,“噗嗤”一声娇笑! 

凌壮志一听,心知不妙,定睛一看,春丫头正掩口望着他笑,再看跛足道人,也正无可奈何的望着他,缓缓摇头。 

但,秦香苓的翦水双瞳,却深情柔和的望着他,似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跛足道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