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 八 章 白衣少女

作者:忆文

凌壮志秀眉一蹙,望着尚在发呆的秦香苓,茫然不解的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话声甫落,右侧藤门内,立即响起春丫头的忧郁声音:“他是玉山的薛公子,今天午间才和我家小姐彩定。” 

说话之间,春丫头已神色黯然的缓步走出来。 

秦香苓一听,不禁双手掩面,委屈的哭了。 

凌壮志呆呆望着秦香苓,顿时只觉头晕目眩,心绪紊乱,他无法体会出这时的心情,是惶愧,抑或是懊恼。 

但,他却清楚的知道,在无心间,已作错了一件大事。 

他觉得魁伟白胖的薛鹏辉,气宇不凡,仪表出众,配上艳丽秀美的秦香苓,正是天成的一对佳偶。 

如今,这段美好良缘,极可能被他破坏了,就此劳燕分飞。 

心念至此,愈觉愧疚,深感无颜再见跛足道人,于是,衣袖一拂,身形腾空而起,一跃数丈。 

春丫头一见,面色大变,脱口一声惊啊! 

掩面低哭的秦香苓,这时闻声倏然抬头,一见腾空的凌壮志,不由哭声急叫: 

“凌……不……” 

但,身在空中的凌壮志,白影一闪,顿时不见。 

秦香苓见凌壮志一声不响的走了,芳心愈加难过,仰面望着夜空,伤心的泪下如雨。 

凌壮志飞出花园,尽展轻功,身形急如奔电,疯狂的飞驰在栉比的房面上,但他的耳鼓内,仍荡着秦香苓那声痛心哭嚎。 

这时,明月西沉,大地朦胧黯淡,远处景物、村落已看不清楚了。 

凌壮志出得镇来,一味疯狂飞驰,但并不能减低他内心的痛苦,他恨不得仰天长啸,或者是望空大吼! 

就在他心念及长啸大吼的同时,一声凄厉惊心的悠长惨叫,划空传来。 

凌壮志心中一惊,循声一看,只见数百丈处,有一座黑压压的大树林。 

蓦然—— 

一点白影,疾射林端上空,快如流星般,直向正北,踏枝飞去,凌壮志一见,心中郁闷苦恼,顿时变成满腹怒火,他恨不得插翅飞到那个白衫少年面前,看他究竟是何等人物。 

但他知道,两人的轻功,俱在伯仲之间,现在相距数百丈,绝对追不上了。 

数百丈距离,眨眼已到林内,凌壮志身形未停,直入林内。 

林木稀疏,枝叶不密,林内形势清晰可见。 

凌壮志游目一看,只见荒草乱石,落叶盈尺,原是一片疏落荒林。 

他略微判断一下方位,直向那点白影飞上林空处纵去。 

前进二三十丈,迎面飘来一丝血腥。 

凌壮志心中一惊,立即停身止步,他断定被那个白衫少年击毙的人,距此已经不远了。

于是,腾空跃起,旋空游目一看,只见前面十丈处的一方无树草地上,赫然倒着一个人影。 

身在空中,衣袍一拂,直向倒地那人射去。 

来至近前一看,那人一身青衣,天灵已被击碎,浑身红痕斑斑,血浆已染红了附近荒草,果是为赤阳掌击毙。 

因而,他愈加肯定方才看到的那点白影,就是击毙卧虎庄老庄主金刀毒燕阮陵泰的那个白衫少年。 

他再俯首细看那人,张口瞪眼,死状可怖,两眉弯曲如钩,根据脸上的皱纹和白鬓,年龄至少已在五十岁以上。 

心念间,发现青衣老人身下,压着一个形似镖囊的锦袋。 

凌壮志心中一动,俯身下去,伸手将锦袋拉出来。 

就在他将锦袋拿在手中的同时,一阵极速的衣袂破风声,迳由林外传来。 

凌壮志心中一惊,凝神一听,来人似乎不止一人,根据飞行的速度,断定来人俱都不是一般庸手。 

于是,急忙放下手中锦袋,游目一看,直向七八丈外的一片乱石中纵去。 

乱石中,荒草逾膝,虫声唧唧,为了脱离容易,他隐身在中央最高大的一方大石后,定睛望着风声传来的方向。 

渐渐,由东边林木间,现出两道快速人影,一个宽大,一个纤小,两人四目,尚尚如灯,正向这面,纵跃驰来。 

凌壮志凝目一看,惊得浑身一战,面色大变,他做梦都没想到,来人竟是德高望重的晋德大师,和绝美绝雅的宫紫云。 

宫紫云身背宝剑,已换了一身紧衣长裙,缀在身上的金环玉佩,悉数卸掉了,愈显得雍容、高雅、清丽。 

他断定晋德大师和宫紫云,在此突然出现,必是听到那声惨叫和看到掠空驰去的那点白影赶来至此,而他们不在卧虎庄,也必是前来追他无疑。 

心念间,蓦见晋德大师举手一指青衣老人的尸体,急声说:“在那里了。” 

宫紫云一听,那双寒潭秋水般的眸子,显得更明亮了。 

走至近前,晋德大师首先宣了声佛号,黯然说:“果真是击毙阮老庄主的那个少年所为。” 

说着,慈目悲怜地看了一眼地上血泊中的尸体,望着正在审视青衣老人的宫紫云,继续问:“宫姑娘可认识此人?” 

宫紫云微蹙黛眉,略一迟疑说:“这人数月前,似是曾去过卧虎庄。” 

晋德大师一蹙寿眉,惊异的“噢”了一声,宫紫云已俯身将尸体上的锦袋解下来,打开一看,花容色变,不由脱口急声说:“啊,大师你看。” 

说着,即在锦袋内,顺手取出两个色呈淡青,晶莹发亮,直径约有丰寸,周围刻有牙齿的玉环来。 

“玉环!这人莫非是‘铁弓玉环’晋宇田!” 

隐身石后的凌壮志一听,心头猛然一震,几乎忍不住叫出声来。他感到非常奇怪,为何恩师的切齿仇家,也正是那个白衫少年必杀的对象? 

最令他费解的是那位少年也穿白衫,轻功身法虽不同,但绝不逊于他的陆地飞行,而对方居然也习的是赤阳掌功! 

这时,他断定那个武功奇高的白衫少年,必是与恩师有关联的人,不然,诸般事情哪有这么凑巧? 

继而一想,心头怒火渐起,他觉得自己步步落后,而对方却处处抢先,恶人虽然已死,但他自己却愧对恩师。 

心念间,只见晋德大师已将锦袋仔细地看了一遍,又望着宫紫云说:“不错,看来这人是晋宇田已经无疑了。” 

宫紫云微蹙黛眉,娇靥笼愁,凤目注视着手中一个小玉环,疑惑地说:“传说晋宇田的玉环,专破金钟罩、铁布衫等横练功夫,玉环虽小,坚可碎石,我总有些不信。” 

“信”字出口,皓腕已扬,一道暗光,挟着慑人刺耳的尖锐啸声,直向凌壮志隐身的大石闪电射去。 

凌壮志顿时大怒,原本对宫紫云有些不快的恨意,这时立即变成一股怒火,但当他想到有晋德大师在场时,只得忍下了。 

铮然一声,火花四溅,青烟激旋缓飘,碎石破空飞射,无数小石,纷纷落在凌壮志的身上。 

这时,乱石草中的小虫,俱被那声铮然巨响,惊得无声无息了。 

蓦然,凌壮志心中一动,他断定宫紫云必会前来拣那个玉环,如不避开,势必被她发现,自己虽然不惧,但总觉无法自圆其说。 

恰在这时,乱石中的唧唧虫声又响了,同时,不远处也传来一阵逐渐远去的快速衣袂破风声。 

凌壮志心中一动,探首一看,只见晋德大师和宫紫云两人已展开轻功,纵跃如飞,似是向太平镇驰去。于是一长身形,腾空纵上大石,低头一看,面色立变。 

只见大石上,斑纹炸裂,碎石片片,那只晶莹玉环,尽没石中。 

凌壮志看罢,他几乎不敢相信,那样一位高雅绝美的少女,居然有如此深厚的腕力,因此,他再度肯定,宫紫云的功力,并不逊他多少。 

他愣愣地立在大石上,觉得宫紫云不但武功高,生得美,智力也高得惊人,今后再遇见她,倒真的要多加小心。 

由于宫紫云和晋德大师匆匆离去,他想宫紫云也许不知他隐身在石后,投掷这只玉环,旨在试试玉环的锋利。 

心念至此,又觉得宫紫云并不像他想像的那样可恨了。 

抬头再看,宫紫云和晋德大师,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凌壮志看了一眼倒身血泊中的铁弓玉环晋宇田,他决心追上那个白衫少年,向他问个清楚,他是向谁学的赤阳掌功,谁是他的师父。 

心念已定,腾空飞上林端,田野愈形黑暗,那轮皓洁明月,早已沉隐在西天乌黑的浓云间。 

凌壮志一阵飞驰,天光已经大亮,武林中无人不知的黄山,已遥遥在望。 

遥见山势雄伟绵延,峰峦起伏,一片浓荫苍郁,悠悠白云,弥漫如海,天都、莲花二峰,直插云上。 

凌壮志知道,黄山虽小,但对武林关系至大,如黄山论剑,天都争雄,武林历届大劫,多起自黄山,息于黄山。 

因而,他决定今夜趁月光皎好,横越这座武林事迹最多的名山,以便凭吊武林前辈人物争雄沥血的遗迹。 

心念已定,大步向数里外的一座小镇走去。 

来至小镇,就在街口一家小店内选了一个清静房间。 

梳洗沐浴,身轻气爽,几天来的倦意全消,但他心灵上的情感负荷,却愈来愈沉重了。

由于心情沉重,饭后倒头便睡。 

但,三个丽质天生的倩影,却一直萦绕脑际,深印心头,令他无法入梦…… 

尤其想到怪石阵的一幕,更令他心绪难宁,这是他下山后,令他最不安的一件事。 

他不知道秀发披肩,一身红装,妩媚艳丽的秦香苓这时怎样了,想到她那声哀怨戚叫,也许仍在香闺中痛哭。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恍恍惚惚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日已偏西,直到暮色苍茫,万家灯火的时候,凌壮志才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镇来。 

官道行人绝迹,商旅多已宿店,遥远的西方天际,仍残留着一抹淡红晚霞,大地似乎也在沉沉慾睡。 

只有凌壮志,大步前进,直向遥远的黄山走去。 

大地,渐渐暗下来,但,黑暗也渐渐被东方逐渐升起的明月驱走。 

凌壮志见四野无人,尽展轻功,身形快如流星,直向黄山东麓驰去。 

飞驰中,他仍没忘了游目四顾,他希望今后能再遇上那个白衫少年,就是对方跑上青天,他也要追到玉皇殿。 

群峰罗列,气势雄伟的黄山,在他的面前逐渐扩大,光华晈洁的明月,在他的身后逐渐升高。 

二更过去了,凌壮志也到了黄山脚下。 

山麓矮松晃动,怪石狰狞,荒草随风飘拂。 

凌壮志略微一看,直向山中驰去。 

矮峰横岭,多是苍松翠竹,绝壁峭岩,生满纠萝野藤,半山以上云雾弥漫,俱是参天古木。 

再驰一阵,已达云上,双目顿时一亮。 

只见皓月当空,夜幕如洗,远近群峰如林,松涛如咽如诉,莲花天都二峰,高耸夜空,直接霄汉,宛如鹤立鸡群。 

凌壮志游目一看,发现远处三五座突出云上的峰巅,浓荫暗绿中,隐约现出一角琉瓦殿影,在皓洁的月光下,闪闪生辉。 

仰首一看,三更已经过半,他决心今夜宿在山上的观院内,同时向那里的道长或禅师,探询一些历代武林前人在黄山发生的惊人故事。 

蓦然—— 

遥见高耸霄汉的天都峰前,一点白影突然射出如锦云海,上升之快,宛如一道垂直白线,直向天都峰的绝巅升起。 

凌壮志大吃一惊,不由脱口低呼:“啊,又是他!” 

低呼声中,意念身动,沿着一道婉蜒直达天都峰前的绝壁崖端展开飞行术,电掣驰去。他断定那点白影,就是他正要追踪的白衫少年。 

据说,黄山天都峰,耸拔嵯峨,高达万仞,昼间风和日暖,奇花娇红媚绿,夜间幽寂萦纡,奇禽异鸟争鸣,峰巅丽景,直疑仙境,多息隐着一些厌绝尘寰的世外高人。 

但那白衫少年,宛如穿云巧燕,毫无顾忌,直升峰巅,莫非他就居住在天都峰上?抑或自恃武功高绝,根本没将峰上的仇家放在心上? 

心念间,已达天都峰前,身形未停,暗凝真气,双袖猛然一挥,扑张两臂,直向峰巅飞升而上。 

凌壮志的身影,迅捷逾电,远远看来,宛如一只巨大白鹤,凌空上升。 

他深知这次登峰极为危险,万一不慎,被峰上息隐的高人或恶人发现,疑为歹徒,必有生命之虑。 

因而,他升至距峰顶尚有数十丈处,即以灵巧攀越功夫,谨慎上升,身法捷如喜鹊登枝,轻如捕鼠狸猫,眨眼已达峰上。 

峰上青葱苍翠,多是千年云松,地上彩石片片,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白衣少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