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 九 章 天都血战

作者:忆文

凌壮志凝神运功一听,只听中年美妇切齿恨声说:“稍时他们上来就杀,根本不需对他们答话。” 

说话之间,她那双威棱凤目中,寒光闪闪,充满了怨毒。 

凌壮志看了中年美妇的神色表情,心中一动,顿时想起昔年的九华魔女,他断定中年美妇如此凶狠,定是遭遇过什么惨烈刺激。 

心念间,只见素装少女疑惑地低声说:“妈,看情形,前来的恐怕不止花花太岁一人!”

中年美妇黛眉一竖,粉面铁青,低沉有力地说:“不管多少人,悉数杀绝!” 

这时,一阵极速的衣袂破风声,正向崖上升来。 

蓦见中年美妇凤目中冷电一闪,立即沉声说:“把鸳鸯剑给我!” 

说着,伸手握住素装少女肩后的双股剑柄的外面剑把,拇指一按,哑簧轻响,嗡然一声龙吟,青蒙光华暴涨。 

凌壮志看得暗吃一惊,知道素装少女肩后的那柄嵌着珠玉的鸳鸯剑,定是一双锋利无比的宝刀。 

果然,刺目电光一闪,素装少女的手中,也握了一柄耀眼生花的银虹长剑。 

双剑交辉,月华失色,整个光滑如镜的平台上,立时明如白昼,蒙蒙云雾,顿时幻成片片彩霞。 

蓦然—— 

一阵衣袂风响,黑影一闪,竟由对面崖下如飞跃上一人。 

紧接,人影再闪,风声飒然,又如箭飞上两人。 

凌壮志凝目一看,只见先纵上崖来的那人,竟是一个身材高大,一袭黑僧衣,头戴月牙金头箍的披发头陀。 

黑衣披发头陀,手横一柄雪亮厚背砍刀,生得豹头环眼,虎背熊腰,身躯宛如半截黑塔,一脸凶横煞气。 

紧跟在身后上来的两人,一人是身材枯瘦,一身灰褂长裤,尖嘴猴腮,手持缅刀,另一个是惨白脸、秃眉、小眼睛,手握吴钩剑。 

三人登上崖来,俱都目光如灯,发现场中早已立着一个中年美妇和一个长发深垂的素装少女,似乎微微一愣,神色略微愕然。 

蓦见中年美妇人,凤目威棱地望着披发头陀三人,怒声问:“铁头陀,你们盘山五恶已经死了两个,你们三个还不尽速销声匿迹,今夜来此,可是为那花花太岁贾自兴前来替死?”

披发横刀铁头陀见问,立即停身止步,朗声一笑说:“我道是什么三头六臂的厉害人物,胆敢向我家大会首花花太岁贾大爷挑战,原来是你这昔年风流天下的杨花黛凤张云霞……”

话未说完,竟兀自仰天哈哈狂笑起来! 

中年美妇顿时大怒,黛眉一竖,脱口一声厉叱:“恶贼闭嘴!” 

厉叱声中,飞身前扑,手中青鸳剑,猛向铁头陀刺去。 

铁头陀一见,倏敛狂笑,轻蔑地朗声说:“泼妇,今夜来了一十二位大头领,你是死在眼前,尚且不……” 

话未说完,中年美妇的鸳鸯剑,挟着丝丝剑啸,已然刺到。 

铁头陀似是深知鸳鸯剑的厉害,一声怒哼,戒刀虚空急挥,庞大的身躯,趁势暴退三丈。

中年美妇黛眉一剔,厉声怒叱:“恶贼想逃命吗?” 

怒叱声中,青芒暴涨,匹练翻滚再向铁头陀追去。 

凌壮志看得暗暗心惊,他觉得中年美妇的剑势,就像她怨毒的个性,凶、狠、泼、辣,剑流翻涌。 

他听了铁头陀对中年美妇的称呼,觉得这个身穿黑绿衣裙的黛凤张云霞,昔年在江湖上,似是一个风头极健的侠女。 

但是,去世的恩师,却从没谈起江湖上有这么一个绰号黛凤的美丽女人,由此足证这个中年美妇也许与恩师无关。 

至于素装少女,伪装白衫少年,连毙金刀毒燕阮陵泰和铁弓玉环晋宇田之事,也许是巧合,偶然…… 

心念未毕,场中突然暴起两声大喝! 

凌壮志定眼一看,顿时大怒,只见手持缅刀和吴钩剑的两人,各挥兵刀,飞身前扑,和急舞戒刀,步步后退的铁头陀三人联合围攻中年美妇一人。 

但是,他看到横剑卓立场中的素装少女,微蹙蛾眉,娇靥凝霜,毫无一丝向前动手的意思,他那股由义忿升起的怒火,顿时全消了。 

就在这时—— 

风声飒然,崖下一连又飞上数人! 

凌壮志尚未看清来人面目,蓦闻一声哈哈大笑:“哈哈,太好了,这边还给我盘龙棍留着一个漂亮的!” 

说话之间,一道快速人影,直向场中的素装少女,如飞扑来。 

凝目一看,只见飞身扑向素装少女的快速灰影,竟然是一个面黄肌瘦,鹰鼻鹞眼,手持一根盘龙棍的中年瘦汉。 

瘦汉的身后,尚飞身跟着两个虎头燕额浓眉铃眼的高大凶僧,一持铁禅杖,一持方便铲,俱是长而且沉的重兵刀。 

中年瘦汉,来至场中,再度一声好笑,手中盘龙棍,一招“横扫千军”,呼的一声,猛向一直冷冷望着他的素装少女扫去。 

素装少女似是毫未动怒,仅那双淡雅蛾眉,略微一剔,娇躯闪电一旋,盘龙棍擦衣而过。

紧接着,凤目冷电一闪,寒玉娇靥带煞,脱口一声厉叱,手中鸳鸯剑,驰如电挚,一闪已至盘龙棍的胸前。 

盘龙棍大吃一惊,只吓得魂飞天外,一声噑叫,仰面后倒,脚跟一蹬,身形擦地后射。

白影一闪,寒芒暴涨,剑光闪电下泻—— 

一声凄厉惨叫,血光飞射近丈,盘龙棍腹胸立时被剑光划开,就地一滚,五腑齐出,登时气绝。 

身后紧跟扑至的两个凶僧,吓得怪噑一声,飞身暴退三丈,顿时呆了。 

蓦闻东崖上,激战中的中年美妇突然一声厉叱:“花花太岁,你这恶贼迟迟才来,还不过来受死吗?” 

凌壮志闻声一看,只见中年美妇那边,除铁头陀盘山三恶三人外,不知何时又加入一个立眉塌鼻的老者,和一个獐头鼠脑的老道。 

老者用燕翎刀,老道使用铁拂尘,功力似乎在铁头陀三人之上。 

中年美妇虽然剑法精奇,但围攻的五人却一味游斗,是以中年美妇连攻数剑,依然不能突出重围。 

立身五丈外尚有一男一妇,和一个矮胖青年。 

正中一人,虬髯横生,面如锅底,浓眉虎目,血口狮鼻,一身花缎劲装,腰束大红英雄锦,头上那顶英雄帽上,尚缀着几个颤颤巍巍的红绒球,一望即知就是花花太岁。 

在花花太岁的身侧,尚立着一个浓妆艳抹,红衣裙,徐娘半老,手握鸾凤刀的风騒女人。

风騒女人的身后,是一个年约二十余岁,手持链子锤的矮胖青年。 

花花太岁,身体魁梧,生像威猛慑人,手持一柄瓦面精钢鞭,惊恐的望着倒在血泊中的盘龙棍,他似乎没想到素装少女的剑法竟是如此厉害惊人。 

凌壮志极快地扫了几人一眼,他觉得美妇说的不错,和花花太岁聚在一起的,大都是十恶不赦之徒,根据在场几人的相貌判断,一望而知俱非善类。 

蓦闻素装少女怒声娇叱:“花花太岁,你们想以多为胜吗?哼,我叫你们尽死在崖上。”

娇叱声中,飞身向花花太岁扑去。 

数声暴喝,人影闪动,呆立三丈以外的两个凶僧,各挥兵刀,同时向素装少女迎来。 

持铲的一招“横扫五岳”拦腰扫到,用杖的一式“泰山压顶”当头砸下,声势威猛异常。

素装少女冷冷一笑,飘身一闪,立即脱出铲光杖影之外。 

就在她飘然闪身的同时,一声娇叱,一声大喝,风騒女人和矮胖青年,两人同时飞身扑至。 

风騒女人,飞舞鸾凤刀,幻起一片如山刀影,直向素装少女罩来。 

矮胖青年,急抖练子锤,快如疾矢流星,直奔素装少女的面门。 

素装少女,立顿身形,一声怒叱,白鸯剑急挑击来的练子锤。 

她的剑尖一挑,矮胖青年立即将练子锤,抖腕收回,手法极为熟练。 

同时,素装少女身后的两个凶僧,同时怪噑一声,各挥铲杖,再度飞身扑至。 

素装少女的剑法,似是较中年美妇尤为精湛,身法也较轻快,虽有四人围攻,但她仍能不时突出重围,向花花太岁扑去。 

花花太岁见四人困不住素装少女,只得大喝一声,飞身扑上,手中精钢鞭,猛砸素装少女的鸳鸯剑。 

两组十二人,顿时激烈的打成两团,刹那之间,人影纵横,暴喝连声,刀光剑影,呼呼生风,声势十分惊险。 

凌壮志觉得奇怪,他不知道中年美妇和素装少女,为何不施展赤阳掌功,照此打法,对方一味避实就虚,不知何时才能分出胜负。 

蓦闻打斗中的花花太岁,狂傲地哈哈一笑,朗声说:“哈哈,贱婢、泼妇,贾大爷今夜定要你们两人,内力枯竭,真气耗尽,直至虚脱而死!” 

说罢,又是一阵得意的哈哈狂笑。 

凌壮志一听,顿时大怒,飘身而出,震耳一声大喝:“住手!” 

这声如绽春雷的大喝,场中激斗中的十二人,俱都震得脱口一声惊呼,纷纷暴退两丈。

花花太岁和中年美妇等人,同时大吃一惊,知道崖上来了高人,于是,定神一看,俱都惊呆了。 

只见西崖乱石间,正缓步走出一个剑眉朗目,玉面朱chún,手摇描金扇的白衫少年来。 

素装少女凤目突然一亮,娇靥立时升上两片红晕,小嘴一笑,飞身纵至中年美妇身边,惊急地低声说:“妈,中途跟踪我的就是他!” 

中年美妇没有及时回答,但她那双明亮的凤目,一直盯着凌壮志手中的那柄折扇,神色显得极为迷惑。 

凌壮志缓步前进中,剑眉微剔,嘴哂冷笑,以斥责的口吻低声问:“你们是哪里来的一些不守武林规矩,不讲江湖道义,群殴围斗,以多为胜的无耻败类,居然敢在如此仙境般的地方持械殴斗,挥剑杀人,真是罪该万死。” 

说罢,手中折扇,“刷”的一声合好,随即停身止步,星目威棱地一扫花花太岁等人,继续沉声说:“在下姑念尔等无知,格外宽容,特准尔等举掌自毙,以保个全尸。” 

花花太岁久历江湖,长相虽然浑猛,但心思却不俗笨,他第一眼便看出凌壮志是个来历不凡,身怀绝技的少年。 

同时,他也看出凌壮志手中的描金折扇,极似天山派琼瑶子的那柄寒玉宝扇,因而浓眉一剔,沉声反问:“听你的口气如此狂大,敢莫是天山派的门下?” 

这句话,也正是中年美妇心里要问的话。 

凌壮志佯装不知,仰天哈哈一声大笑,轻蔑地说:“什么天山派,地山派,在下一概不知!” 

铁头陀一听,勃然大怒,久战中年美妇不下的那股子闷气,顿时暴发出来,于是环眼一瞪,震耳一声大喝:“狂妄的小辈,诚心前来找碴,佛爷就先宰了你!” 

大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雪亮的大戒刀,挟着一阵寒风,向凌壮志的天灵盖猛力劈下。

凌壮志现身的原因,就是要痛惩这些凶恶的狂徒,同时他也要杀杀那中年美妇的狂妄傲气,这时一见铁头陀当先扑来,冷冷一笑,沉声说道:“你先来,你就先死……” 

话未说完,戒刀已至头上,身形一闪,横飘三尺,戒刀擦肩劈下,声势惊险至极。 

铁头陀一刀劈空,神情暴怒如狂,大喝一声,低头躬身,那颗铁头猛向凌壮志的前胸撞去。 

由于铁头陀身躯高大,猛一躬身,他的铁头已到了凌壮志的前胸。 

素装少女一见,惊得花容失色,脱口一声娇呼! 

事出突然,距离又近,中年美妇也认为凌壮志必被铁头陀撞死当场。 

但蓦闻凌壮志震耳一声大喝:“让在下试试你的铁头硬度如何?” 

大喝声中,白影电旋,身形一侧,恰恰闪开撞来的铁头。 

紧接着,右手折扇,一招倒打金钟,运足十成的青罡气功,猛向铁头顶上击下去。 

素装少女一见,知道凌壮志的玉扇必被震碎,急得情不由己地脱口大呼:“不要……”

花花太岁等人,却得意地咧嘴笑了…… 

但青蒙光华一闪,“叭”的脆响一声,血光四溅,盖骨横飞。 

铁头陀猛然挺胸,撒手丢刀,张口喷出一道箭血,踉跄前冲数步,“通”的一声栽倒地上,登时气绝。 

花花太岁等人,顿时惊得面色如土,张口结舌,只觉得天旋地转。 

中年美妇和素装少女,俱都芳心暗惊,粉面色变,他们根据凌壮志的出手,断定他的功力自是不凡,但却没想到不凡得如此惊人。 

蓦然暴起两声厉喝!厉喝声中,人影闪动,持缅刀和吴钩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天都血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