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龙戏倩女》

第17章 魔窟秘辛

作者:忆文

只见怪老头身法一变,顿时场中局势大改——

七人相顾骇然,但见怪老头双手连挥,所出的部位奇诡已极,并且手肘间滑溜得紧,往往看似攻左,修忽实至攻右,令人防不胜防。

时杰华只觉这掌式有些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曾在何处见过。口中轻啸一声,七人更加劲猛攻。

怪老头才经世胆识确有过人之处,只见他双足迷乱地踩着,一个硕大身形却似匹白练,绕着七人圈圈翻滚,忽而长笑震天,忽而怒叱暴喝。一双铁掌发出一堵柔和正大之劲气,将七人拒于身体两尺之外。

屠龙手麦南眼睁如铜铃,当怪老头才一改变掌式,他即觉出自己称雄江湖的极刚“屠龙掌力”遇到克星,此刻无论自己内力如何奋力进发,在对方无边淳厚的掌力之中,如石沉大海般完全化为乌有。

千手如未施永黔似乎看出些眉目,但他却不能确定到底怪老头是不是他心目中所认定的人。

场中局势瞬息万变,蜈蚣帮的七人不愧为绝顶高手,每人配合俱是间不容发,准确得毫厘不差——

怪老头心中暗道:“看样子不出真功夫是不行了,但……”

这一旁思,心念俩分间立刻露出稍许破绽。

七人身手俱是难见之才,怎样轻易放过这千载难逢之机会?只见于桂书最先暴喝一声,子母离魂圈在空中相碰,发出“叮!”一声脆响,像是对伙伴打了声招呼,母圈往敌人右则一崩,子圈急如星火直往怪老头胸腹揭去。

屠龙手心知自己掌力对对方毫无作用,不声不响聚掌为指,直往敌人后脑插去——

一时间另五般兵刃各取要害,只闻嘶风喝叱之声大作,在白眉老人等看来,怪老头是险象环生而凶多吉少了。

鹿加莽狠的天性,被激得如疯狂般出手,开天巨斧有如神龙掏出,直向离他最近的沈一鸿背后砍去,但那来得及?

“轰!”一声闷雷般巨响,跟着一声脆如龙吟般轻响,接着一团绿莹莹光华冲天而起,映得四际如裴翠碧宫。

这碧绿光华较那先前一声巨响更令人吃惊震颤,噶丽丝与沈一雁自动停手,各自分开打算看清到底发生何事?

鹿加楞在一旁,巨斧垂在地上也不觉得——

“哈!哈!我老头可不是轻易伤得了的广怪老头扬声大笑。只见他手中握着柄绿莹流转的短剑,周围七人俱被他抽剑挥掌之际,挡出丈外。

鹿加陡地大喝:“青霞宝剑!”

噶丽丝心中一惊,千手如来施永黔也喝道:“黑衣人!青霞宝剑!”

七人想到黑衣人时都不自觉退后一步,黑衣人的真功夫他们虽没有见过,但黑衣人的名头响亮撼天!

“我是黑衣人!哈哈!”怪老头似是而非地说道,随手一挥短剑,尖刃上芒锋立刻暴涨——

鹿加睁大着眼睛,他记得忆君曾有此把短剑,但他想不透为何此剑会落入怪老头之手。

时杰华冷笑道:“阁下易容技俩的确高明,咱们兄弟正好领教白道第一高手!”

敢情这数月之间“黑衣人”已被蜈蚣帮认为是正派中第一难惹人物。

“哼!”怪老头鼻孔中冷然一哼,道:“才经世虽不敢担当第一高手之名,可也不怕你们八人联手呢!这宝剑今日可要大开利市了!”说完随手一抖,“叮!叮!”两声自刃身发出。

噶丽丝心中如海涛般波动,她不知此刻要如何称呼这怪老头才好?她直觉感到,这怪老头必是黑衣人的同一个化身。

鹿加尚是浑然不明,他简直分辨不出这怪老头是敌还是友了!

蜈蚣帮的八人都有些紧张,面对着心目中也是帮中认为最强的敌人,他们都比先前要紧张慎重。

白眉老人,灵土真人见变化至此,反而完全放下心来。上次在大孤山上没有看清这如神龙不见首尾的黑衣人身手,这次可能够大饱眼福了。

玄静子温婉地朝噶丽丝看去,只见她眼神专注于怪老头身上,内中充满着得意和焦灼——

杨池萍与宋昆兰在窃窃私议着——

八人中有四人用剑,两人用掌,一人用圈一人用棍。

千毒鼠的千毒根是最歹毒不过,敢最占便宜不过,这一当大敌自然由他策划主攻。只见他与怪老头对面而立,乌黑的棍身斜举,架林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邪毒味道。

怪老头嘴角边浮起一股厌恨嫌恶的冷笑,短剑平横当胸,状似悠闲从容已极——

顷刻之间气氛更是大变。暴雨已过,天边一抹红霞衬托着赤日冉冉升起。朝风中夹带着清新和生气,艳丽阳光抚照在每人脸颊,各自呈现出不同色彩。知剑的绿光也微弱了下去。

这种定性的比赛,仍是千手如来施永黔首先况不住气,口中喝道:“全叔,还待什么?动手吧!”自己也蠢蠢慾动。

千毒鼠全维钧受他一喊,心中一浮——

“嘿!”棍梢夹着锐啸,一式“丁山射虎”指头打胸威凌兼具朝怪老头打到。

这全维钧一发动,阵式立刻展开,只听得——

“哗啦!”

六件兵器,两双铁掌漫起一圈围墙,向怪老头四处合去——

怪老头一剑在手,精神更是大震,右手一圈“似屏似锦”招式已自施出,顿时绿光如幕,遮得他人影恍如烟雾中。

这一招立刻显出他至博元器的气派,不但攻守兼备,更可贵的毫不显得杰厉凶狠——

八人只觉自己招式同时被化了去,不约而同俱向前跨一步,立时攻出第二招。

这一招八人都存着同一心意,要试一试这怪老头功力到底有多高,只见六件兵刃两双铁掌同时朝怪老头当胸劈去——

怪老头也存着同一心思,脑中飞快一转,想道:“看来不使真功夫是不行了!”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胡发暴涨,脸上豪气鹏飞,口中震天传喊一声“吠!”,一股沉若山岳之劲力已自剑身发出。

千毒鼠全维钧首当其冲,还没来得及闪躲,只听得“劈拍!”一声,千毒棍又断为两截,数股黄烟从断口冒出骇得月七人连忙后撤。

这怪老头可真是忆君化身,也因他恨极千毒鼠的歹毒,一施辣手即以全维钧为第一对象。

全维钩这千毒棍制来煞费苦心,前次被白衣人毁去一条。好不易重新打造一支,谁知顷刻间又毁在黑衣人宝剑上,气得他暴喝一声,左臂后抄,一振一弹,却是个怪异已极的进手招式。

怪老头功力虽较他高出许多,但见他情急拚命,只好侧身一让,左手自胸前拂出,一股柔韧已极的拳风迎面施出。

全维钧一招落空,厉目怒睁,他为人阴狠,简直是有进无退,此刻心中急怒,不管对方身手多么高强,仍是一鼓劲向前直冲。

这打法怪老头可有一些顾忌,他轻笑道:“全老儿是狗急了!”

一句话全维钧更加如疯如狂,千毒鼠这一脱离阵式胡乱打一通,反今已方人不能插进来,威力大减弱,屠龙手看着着急,喝道:“钧兄,你怎么了?”

一声喝叫令全维钧一怔,突然明白自己作错何事?那晓怪老头功力盖世,趁着对方心神微分之际,一剑削出,快捷已极。

沈一鸿大喊一声:“小心!”

千毒鼠只觉一溜绿影在眼前一幌,连想都来不及,右手向上一封,左手百忙攻出一招连忙抽身后退。

但这那还来得及,只听他凄厉一声喊叫,右手掌已齐根削断,人也一跤跌翻在地——

七人中六人舍命围攻,分出沈一雁往扶千毒鼠。

这六人心中各自疑惑,他们想不透怪老头黑衣人功夫为何会这般高强,八人的功夫都可称得上是江湖顶尖高手了,但合力却不能战胜他一个,即使是武神亲临也不会有这般厉害。

他们那里知道这怪老头身兼两家之长,竟是已获得“阴阳秘芨”可称完全领受古今第一奇人玄机子的全部真传了。

怪老头青霞使开,他不想再度伤人,一味使出“封”字诀,将六人拨弄得团团乱转,妙的是他自己却寸步不移——

沈一雁将千毒鼠包扎了,反身也加入战圈。噶丽丝看全维钧一人喘息一旁的狼狈像,不禁嘻嘻一笑。

千毒鼠面子陡地一寒,他江湖上地位何等尊高,今日竟丧尽了颜色,见一个小小女孩也敢讪笑他,大怒道:“你敢笑我!看我不剥你皮!”

噶丽丝丝毫不示弱,手中剑“嗡嗡!”一抖,冷笑道:“我怕你不成,八个人攻一个也不怕人笑话,如非看你断手折足的可怜像,你以为我会饶你?”

千毒鼠眼光何等利害,噶丽丝一抖剑已窥出其功力深浅如何,心想即使自己未曾受伤也不一定能胜过人家。现在功力损耗大半,还是忍气为妙,故意冷冷一哼,别过头观看战团。

这场战斗看得白眉老人等眉飞色舞,真可说是千载难逢的场面了,七个一流高手合力合攻,只见双方绝招齐出,俱是妙绝人衰。

怪老头手中剑连点,突然身法一变,在六人中如穿花蝴蝶般飞来飞去。手打足踢,每出一招,俱是攻向七人,部位准确已极,身法曼妙已极。

七人都觉得怪老头似乎专攻自己一人,各人为求自保,阵式已微形凌乱。

怪老头此时施的正是天下闻名的“凌霄步法”,这“凌霄步法”虽是人人皆知,但真正看过的可说绝无仅有。七人只觉对方移步迅捷,落点变化莫测,谁也猜不出是何等功夫。

转眼又是数十招过去,太阳已是逐渐正中,怪老头精力充沛竟是愈战愈勇,反观八人,反而显出稍许疲惫。

炎炎日光中八人大战,绿色光华再度涌现,千手如来渐渐沉不住气,只见他突地闪身退去,咕声:“打”一扬数十粒毒菱发出锐啸往怪老头打去。

噶丽丝情急大喊,一张身往千手如来扑去。六人与千手如来

动作一致,才听千手如来喊打,各人倏忽让开。

怪老头丝毫不将这数十粒毒麦放在眼中,青霞剑一抡绿光涌现,毒菱如被磁吸铁,落得干净。

施永黔还得再施暗器,那晓噶丽丝已缠身上来,不得已只好转身迎战。

这时战团又分为两起,噶丽丝功夫新成,又是蓄势已久,这一出手还不全力而为?但施永黔名家高手,一时间战个半斤八两。

怪老头已无心恋战,他偷眼向天望,发觉天色渐晚,已要籍机遁去,但六人如何肯放,只因他身边图样,关系蜈蚣帮甚大。

“的得!的得!”突然一阵蹄声传来,众人都吃了一惊,只见远处十数骑北方健驹奔来,老远就听得呼喊:“清真大师在此处!咱们快点!”

怪老头突然手中剑猛挥,对那十数骑来人瞥了一眼,大喝道:“我去也!”一转身竟作势慾飞。

施永黔连忙舍弃噶丽丝,反身意慾与六人合围怪老头,那晓怪老头身法奇诡,轻轻一闪已脱出战圈。

噶丽丝大急,呼道:“带我走!”说完直往怪老头扑去。

怪老头哈哈大笑,一把拉住噶丽丝伸来玉手,微向白眉老人等打个招呼,御风而去。八位立刻追上。

一片风声,只闻玄静子喊道:“徒儿小心了!”

紧接着是清真人的口音:“古场主别来无恙,各位庄主也是赶来参加群英大会吗?”

***

一股强如排山的气墙,迎面朝噶丽丝压来,足下本来厉历可数的树杆枝叶,因这无与伦比的速度而看似一片翠绿平坦的草坪。

噶丽丝又领略一从未有的快感,这“快”字包括速度与心情的畅快在内——

她看看身旁那怪老头,不!是黑衣人的苍老而严肃地面貌,不禁笑了。她想开口说话,但有一些害怕,害怕这怪老头会突然扔下她,独白飞去。因此将他抓得紧紧的——

怪老头的手十分温和有力,他觉察得出被自己握住的手正在微妙地增着力道,立刻他转脸笑道:“噶丽丝,你还不太敢相信我是黑衣人吧!。

噶丽丝笑了,点着头道:“连你的声音听来都有些不像了,古大哥,我们跑慢点行吗?”

“再几里外有一洞,内中我存着些食物,赶快些咱们尚可趁热吃呢?”怪老头仍拉着噶丽丝手急奔。

一山接着一山,一岭又过一岭,喝丽丝心中呕气得紧,想着:“再几里!哼!你的几里可有几十里呢!”

天空已显得有些幽暗,雨停了,风也停了。四周静悄悄的,清爽的和风带给两人一阵明朗的心情。

转过最高一座山峰,迎面出现了一块直刻的山壁,淡薄的云雾尚袅绕其间,掩映得谷底一片模糊——

两人闪电般临到绝岭顶头,噶丽丝惊呼一声,娇躯已忽被老头抱起,直向谷底急如星丸般落去。

两耳呼呼劲风之声,还有那充满温柔的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魔窟秘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龙戏倩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