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龙戏倩女》

第18章 不入虎穴

作者:忆文

忆君小心翼翼,很缓慢地靠近这扇大铁门,从外形看来这扇铁门较前一扇更厚更重。表面油漆得光滑无比,在黑暗中发出那淡淡的亮光。

忆君轻轻推了推,竟是纹封未动,他不敢全力以赴,生怕自己的冒失,换来轻易的牺牲,因为他不敢讲,自己人洞以来,对方是否完全未曾发觉。

他再度举起了手往门上按去,掌上内力往外徐增,突然觉出门上冰凉得出奇,立刻猛将手掌撤回,细细一看掌上又没有什么异样。

“嘿!这模样那算得上天下第一奇人玄机子的传人!”忆君陡地豪气大发。气涌丹田,一蓬!蓬厂两掌直往铁门拍去——

只闻铁门发出一阵刺耳的倾轧声,突地飞打开来——

“叮当!叮当!”

一串铃声随着铁门的打开直向甬道内里传出。这两道好长好黑,地势竞渐渐往下低伸去。

忆君知道身形已是败露,于是再也不顾忌什么,一身真气充布四梢,握着金蛇灵鞭似飞般往内里闯去。

突然一阵微小的声浪传来——

“妈的!这风云洞也会出事情,今天看来大势不妙!”

忆君警觉地一飘身上了洞顶,背脊往洞顶一靠,那晓背心一阵刺痛,敢情顶上竞布满如蜂针一般细小钢刺。幸喜忆君周身罩着天池宝衫,否则也是着了道儿。

一盏灯火从洞里一摇一幌而来,两条人影拖着沉重步子,口出怨言道:“老李自己不敢出手,硬要咱们来看。哼,还不一定又是上次那只该死的老鼠去玩这铃绳!那个小于敢不要命闯这风云洞!”

另一人依依吾吾答应着,突然他张口喊道:“啊!老张,那铁门…铁门开了…”语气未落两人已如木偶般呆住,油灯错黯的光辉照映下,两人的脸孔扭曲而恐怖。

忆君“呼”地飘身下来,突然他头顶一昏,一个踉跄几乎跌了一跤。

“咦!”他惊叹一声,连忙运真气,却丝毫没有异样,他一掌往那提灯者颈上拍去,立刻那人被封的穴道解了下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忆君一手将油灯提过,另一手飞快往那人手腕脉胳。

那人面上惊骇已极,张口嚅嚅道:“门门………你手!你手!”

突然他面上一阵紫气翻冒,眼上一挑墓地死去。

前次的教训犹如昨日,他来不及再解开另一人的穴道,赶紧盘膝坐下,他知道金蛇灵鞭有解毒之功效,立刻将金蛇灵鞭拿了出来。

“老张……嘿!李四……”一阵呼唤往地道中传出,隐约能觉出有十整条人影朝此方行来。

忆君心蓦地紧张,虽然金蛇灵鞭的一双利齿已隐入他右掌,正将毒素丝丝吸出,但再快也不能人来之前吸尽,何况还有一只左掌。

逃走他可不愿意,索性闭日打坐,除了护住心肺的真力外,其他的迸发而出,只见天池宝衫似吹气般鼓起,隐隐有风雷之声,这可正是阴阳相会的功夫。

“嘿!…白衣人,快……快禀告长老去!”

其中一人觉出白衣人有些不对,立刻止住他们道:“哈!这白衣人不过是瓮中之鳖,何需劳动长老!咱们将他擒了吧!”

又一人道:“是啊!那门被他推开,门上有全长老断魂五毒之一。哈!看来咱们哥儿有乐可享了。”

忆君闭目不言,但心中已大觉轻松——

“凭你们这几块料也管得住我!”心中想着,竟将护身真力收去大半,天地室衫立刻平了下去。

“嘿!好重!”十作人将忆君抬了起来,另一人去拉那李四。

突然“呼轰!”一声,忆君护身真气蓦地暴发,只闻十余人同时惨叫。忆君稳稳地回复跌坐的姿式,而抬他之人竟被震得四面飞出,轻的跌翻地昏死过去,重的撞在壁上脑浆迸裂,只余下那去拉李四之人,骇得他掉头如飞奔去。

忆君要追杀已来不及,此时他行功正至紧要关头,一丝也大意不得。

“当!当!”锣声急如骤雨,在洞中回复来,忆君听得嘴角泛起冷笑。

“咱今天不闹他个地覆天翻真愧为白衣人了!”他心中如此想着,望望那甬道深处。盏茶不到突地站了起来,手握金鞭龙行虎步般直往内去。

“这风云洞中也让人进了来!”飘来一个焦灼的声音,内里含着责备也含着煌急。忆君这次再也不避让,昂然地迎上前去。

转过数曲弯道,前面豁然开阔,偌大一间石室迎面在他身前展开。

数十个劲装黑眼汉子分列两侧,当中立着三人。一个银须尺许的老者,看着白衣人的来临,微微一笑,道:“白衣人侠仙驾此处,咱风云洞主灵山之狐洪武有失远迎讶!”但忆君看得出这风云洞主

一盏灯火从洞里一摇一幌而来,两条人影拖着沉重步子,口出怨示道:“老李自己不敢出手,硬要咱们来看。哼,还不一定又是上次那只该死的老鼠去玩这铃绳!那个小于敢不要命闯这风云洞!”

另一人依依吾吾答应着,突然他张口喊道:“啊!老张,那铁门……铁门开了……”语气未落两人已如木偶般呆住,油灯错黯的光辉照映下,两人的脸孔扭曲而恐怖。

忆君“呼”地飘身下来,突然他头顶一昏,一个踉跄几乎跌了一跤。

“咦!”他惊叹一声,连忙运直气,却丝毫没有异样,他一掌往那提灯者颈上拍去,立刻那人被封的穴道解了下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忆君一手将油灯提过,另一手飞快往那人手腕脉胳。

那人面上惊骇已极,张口儒儒道:“门门…··你手!你手!”

突然他面上一阵紫气翻冒,眼上一挑墓地死去。

前次的教训犹如昨日,他来不及再解开另一人的穴道,赶紧盘膝坐下,他知道金蛇灵鞭有解毒之功效,立刻将金蛇灵鞭拿了出来。

“老张……嘿!李四……”一阵呼唤往地道中传出,隐约能觉出有十整条人影朝此方行来。

忆君心蓦地紧张,虽然金蛇灵鞭的一双利齿已隐入他右掌,正将毒素丝丝吸出,但再快也不能人来之前吸尽,何况还有一只左掌。

逃走他可不愿意,索性闭目打坐,除了护住心肺的真力外,其他的迸发而出,只见天地宝衫似吹气般鼓起,隐隐有风雷之声,这可正是阴阳相会的功夫。

“嘿卜…·它农人,快……快禀告长老去!”

其中一人觉出白衣人有些不对,立刻止住他们道:“哈!这白衣人不讨是瓮中之鳖,何需劳动长老!咱们将他擒了吧!”

又一人道:‘退啊!那门被他推开,门上有全长老断魂五毒之一。哈!看来咱们哥儿有乐可享了。”

忆君闭目不言,但心中已大觉轻松——

“凭你们这几块料也管得住我!”心中想着,竟将护身真力收去大半,无地宝衫立刻平了下去。

“嘿!好重!”十作人将忆君抬了起来,另一人去拉那李四。

突然“呼轰!”一声,忆君护身夏气蓦地暴发,只闻十余人同时惨叫。忆君稳稳地回复跌坐的姿式,而抬他之人竟被震得四面飞出,轻的跌翻地昏死过去,重的撞在壁上脑浆迸裂,只余下那去拉李四之人,骇得他掉头如飞奔去。

忆君要追杀已来不及,此时他行功正至紧要关头,一丝也大意不得。

“当!当!”锣声急如骤雨,在洞中回复来,忆君听得嘴角泛起冷笑。

“咱今天不闹他个地覆天翻真愧为白衣人了!”他心中如此想着,望望那甫道深处。盏条不到突地站了起来,手握金鞭龙行虎步般直往内去。

“这风云洞中也让人进了来!”飘来一个焦灼的声音,内里含着责备也含着煌急。忆君这次再也不避让,昂然地迎上前去。

转过数曲弯道,前面豁然开阔,借大一间石室迎面在他身前展开。

数十个劲装黑服汉子分列两侧,当中立着三人。一个银须尺许的老者,看着白衣人的来临,微微一笑,道:“白衣人侠仙驾此处,咱风云洞主灵山之狐洪武有失远迎讶!”但忆君看得出这风云洞主灵山之狐洪武的微笑中,怀着无比的畏惧。

他想索性装得老练点,总还算至今尚是无人会知道过他真面目。因此他傲然道:“咱忆君今日专为闯关,敢问此洞之责全由你这老头儿接待吗?”

灵山之狐洪武面容微变,抱拳卑笑道:“大侠有问敢不回答,从此以后五十丈即非老儿管区,在这里完全是由老儿接待了!”

忆君在这几句话中,已看出洪武不是一个什么出色人物,看他如此自低气势,显然这风云洞主要机物并不在他手中保管。他望望那五十丈后,竟又是一片漆黑,突然一声惨号从内传出——

“哼!是了!”忆君心中暗呼:“后面必是那蜈蚣帮囚人之处了,唉!苍天助我!”这一下可真被他猜中了,但也只猜中了一半。

“吠那老儿!”忆君不宣气地喊道:“五十丈后又是个什么地方?”

突然他发觉洪武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立刻又回复那卑顺的奴才像,道:“小的未曾入内过,详细情形不能得知,总之不会下于两人吧!”

忆君冷哼一声,心中对这灵山之狐立刻增加警惕,心中飞快转了数转,立刻提步上前,一面道:“多谢你这老儿指点,咱今日就试试这天下闻名的‘困英牢’吧!”

忆君才一起步,两旁黑衣劲装大汉陵地同时大喊一声,钢刀出鞘齐举,怒目瞪视着白衣人。

灵山之狐伸手笑道:“慢来!慢来!大侠也情不知这里的规矩,小的虽知自己微末技俩差大侠甚远,也不能不接待大侠呢!”

忆君冷冷一笑,道:“敢情还有这条规矩,好吧!注意,咱白衣人先就闯你这关!”说完忆君金鞭轻扬,疾如飘风般向灵山之狐洪武扑去。

这灵山之狐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更有过人机智,否则怎能担这风云洞大的重任。也是机缘凑巧,今日他适逢有事在黄衣魔身侧,不然忆君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进入蜈蚣帮心腹地带。

灵山之狐明白自己身手与对方相差甚远,忆君才一动手,立刻他身子微弯,突地向旁跃开去,口中喊道:“白衣大侠暂时住手,咱洪武有一句话!”

忆君心知他必是要掏什么鬼,但自己是艺高人胆大,也不怕他什么来着,立刻顿住了身形,冷冷道:‘’老头儿有话快说,别耽搁时间了!”

灵山之狐仍是一脸笑意,说道:“白衣大侠艺冠宇内,我洪武是自知不敌,大侠如一定要动手过招我做主人的自无说,只好舍命奉陪。但如果大侠能接得下我这不成气候的三掌,小的不但让大伙轻易过此关,并且能指点大侠‘困英牢’的一条明路!”

忆君考虑了一下,虽然他并不敢相信灵山之狐的话,但这一口气却不能不争,顺便也好让蜈蚣帮等知道自己的厉害,因此他道:“咱就接你三掌!”

灵山之狐见目的达到,脸上哈哈笑开,仍慢吞吞道:“大侠身着宝衣,这对…··”

忆君不待他说完,复冷哼一声道:“你可是要我将这宝衣脱了,哈!要我脱虽无问题,不过贵帮的牺牲代价可要大大增多了!”

灵山之狐脸色一变,干笑道:“这老儿晓得!”

忆君愤恨洪武的姦狡,果然将衣衫尽去,立时他那绝俊的英姿挺显出来,此刻他装伪装尽去,完全本来面目,只见他眉目含威,朗秀的气质,令蜈蚣帮一般人看得呆了——

“哼!动手吧!”忆君将衣衫收藏好,愤愤说道。

“唉!”灵山之狐感叹一声,他从未见过如此英挺的男儿,从年岁看来对方尚不足二十岁,然而功力却已这般高深了。

“大侠留神了!”忆君现出真面目后,洪武称呼已经有些蹩扭,说完洪武骨格突地一阵格格作响,满头银发胡须全然暴涨。

“好精深的混元气功,洪师傅是太极门的了!”忆君不经意地笑道。

灵山之狐不敢答胜,一身内力全都聚集在双掌,只闻地大喝一声“嘿!”左手后伸平放于胸际,右手缓缓向亿君双目抓去。

忆君心中暗骂一声:“好毒辣!”双目一霎不闪地注视着龙来五指,只待那“二指”一到,他即要暗施辣手。

数十个帮众静看着洞主与敌人过招,全场一丝气息也没有

“这是第一掌!”灵山之狐口中大喊,右手“二龙抢珠”墓地化为“推心置腹”,在距忆君眼前不足四寸之外突然翻掌下拍。

“砰!”一声巨响,灵山之狐洪武的右掌已击到忆君胸部,紧接着又是一声“砰!”这次可是左掌击在亿君腹处了。

灵山之狐银胡飘动,如果忆君身着宝衫受他一掌而夷然无伤他或可相信,但此刻肉身迎挡,他双掌打实,确确实实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不入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龙戏倩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