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一章 古堡小主人

作者:忆文

夜幕,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狂风,如山崩海啸,不时响起树断竹折的声音。

暴雨,势如倾盆,宛如万丈突崖下泻的巨瀑。

震撼山林旷野的霹雳,随着一闪继一闪的刺目电光,一个按着一个,大地震颤,雷声不绝,愈增暴风雨的汹涌声势和夜的恐怖。

就在这风雨肆虐,雷电助威,天宇翻腾得令人窒息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怒马狂奔,铁蹄击在山道上的清脆声音。

又是一道强烈的刺目电光,划破了漆黑的夜幕,给宇宙带来剎那的光明,照亮了群峰颤动,耸拔搓峨的山区。

只见一匹青须健马,昂首竖须,迎着狂风雷雨,飞驰在通向“系舟峰”下的人工石道上。

马上,是个身穿黑绸剑衣,背插长剑,面罩黑巾的人。

那人双手控疆,引身躬在鞍头上,两腿紧紧挟着马腹,两只寒星般的眸子,在黑巾的双孔内,冷芒闪射,显示出他内心的迫切、焦急。

借着夜空一闪继一闪的强烈电光,他熟练的控制着马的速度,和飞驰的方向。

根据蒙面人精光闪射的眸子,和控马如飞的熟练,一望而知他不但是内功深厚的武林高手,而且,也是一个马术精湛的骑士。

看他对山路的熟悉,似乎就是住在这山区中的人,看他面罩黑巾,又分明是怕人认出他的真面目。

显然,他这样甘冒生命的危险,在如此暴风狂雨,雷电交加的漆黑深夜里,急催怒马,亡命狂奔,必是有万分火急的重大消息传递。

或者,他正要利用这个惊险、恐怖的大好机会,去完成一件较毁灭生命尤为值得的惊人事情。

青马穿过高可按天的古木巨林,翻过崎岖峻险的横岭,绕过数座峰角,到达一座峡谷口前。

蒙面人的马速,丝毫末减,依然狂驰如飞,直冲入谷。

深谷范围极大,约有数百亩,南面是突崖,北面是高峰,正西横旦着一道崎险绝壁,谷口是两座南向形成的纵岭。

这是一座死谷。

谷中俱是双人合抱的古松巨木,枝干密集,十分茂盛,一片苍翠。

茂林的深处,模糊地现出一座巨石古堡,在夜空强烈的电闪下,反射着苍青灰暗的白色。

古堡共有九座塔形堡楼,八座较低的,形同卫星,拱围着中央一座高耸夜空,特别凸出的独立碉楼,乍然看来,直如鹤立鸡群。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座古堡是依照九宫八卦的阵势筑成。

堡内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灯光,显得阴森、恐怖、死寂,宛如待人而噬的庞然怪物。

蒙面人仅略微看了一眼谷中形势,狂奔的青马沿着宽大石道,如飞冲进林内。

前进数十丈,蒙面人急拨马头,冲下石道,直奔林内七八丈外的一座凹形大石来至石前,右手微撑鞍头,飞身纵下马来。

他急忙将丝疆系在鞍头上,匆匆拍了拍雨水淋漓的青马长须,折身向深处驰去。

到达松林内沿,即是围绕堡外的人工护堡河,这时水满四溢,已分不出两岸的边际。

蒙面人似是知道护堡河的宽度,到达林沿,立即腾空跃起,飞越河上,直落古堡的高大石墙前。

堡墙青苍灰白,俱是八尺青石砌成,墙高七丈,蒙面人立在庞然高大的堡墙下,宛如一个小黑点。

他用手遮雨,仰首看了一眼堡墙,按着紧了紧肩后的剑柄,足尖一点,腾空而上,宛如升空飞燕。

堡墙宽约一丈,上面寂然无人,蒙面人恰好对正一座通向中央堡楼的凌空钢索飞桥。

全堡飞桥共有四座,分由四角通向中央,暗含着四象之势,飞桥长三十丈,竟仅四尺,蒙面人对正的飞桥,正是最安全的一座。

根据蒙面人的种种迹象,他对古堡中的情形,显然是了如指掌,十分清楚。

蒙面人隐身碟坎间,机警地看了一眼左右两座铁门紧闭的卫星堡楼,立即纵下碟坎,如飞奔上被风雨吹打得急烈摇摆的索桥,直向中央独立堡楼驰去。

看了蒙面人的机警举措,这座古堡中,必然有高手警卫,想是由于数十年难得一遇的恐怖雷雨,俱都躲进了八个卫星堡楼内,也许他们相信没有人胆敢前来虎口采须。

但是,就在他们自恃无虞,躲在堡楼避雨的时候,却出乎意外地来了一个胆大的不速客人。

这时,蒙面人已通过索桥,飞身纵上中央堡楼的中层石栏上。

堡楼中层,共有八座同形式的兽环大铁门,但是,每座铁门的颜色,却迥然不同,对正飞桥的是一座红门。

蒙面人却跳下石栏,急步向一座黑漆铁门绕去。

黑漆铁门,恰巧对正西面谷底的构一日一崎险绝壁,位于堡外绝壁下的广大富丽花园,立在黑门前,可以一览无遗。

蒙面人翻腕撤剑,立即沿着斜斜上升的楼梯,如飞向顶上奔去。

看他纵跃奔跳,健步如飞,似是杂乱无序,实则,每一个落脚处,都按着八卦生克之理,同时,他起身落步,轻巧迅疾,捷如狸猫,毫无声息。

奔上顶层,蒙面人立即凝目上看,只见漆黑的尖顶上,果然悬着一个灰白小包蒙面人的身形尚未落实,脚下已响起一阵苍劲的哈哈大笑:“阁下敢于今夜,只身单剑,夜闯九宫堡,独上摘星楼,阁下的胆识、豪气,实令老夫镇拐震九州马云山佩服。”服字出口,呼的就是一拐,猛向双脚刚刚落实的蒙面人扫去。

蒙面人一声不吭,旋身让过一拐,长剑反臂挥出,径斩对方的手腕。

同时,已看清对方是一个霜眉银胡,满面怒容,手使镇铁拐的紫衣老人。

持拐老人见蒙面人身法诡异,出剑神速,知道遇到了劲敌,大喝一声,疾演泰山压顶,纶拐再向蒙面人的当头砸去。

蒙面人心物到手,恨不得插翅飞出九宫堡去,哪里还有心恋战,身形一闪,已至梯口,如飞向下狂奔。

持拐老人顿时大怒,暴喝一声:“不留下命来想走吗?”暴喝声中,飞身疾追。

蒙面人身形如烟,快如狸狐,眨眼已奔至楼门。

蒙面人刚至楼门口,迎面又来了一人。

只见来人年约二十五六岁,一身银缎劲装,虎眉朗目,圆脸白胖,手使一根亮银红樱枪。

蒙面人认得来人,正是九宫堡的一流高手小李广钟清。

小李广钟清,突见迎面如飞冲下一个蒙面人来,知是擅登摘星楼的人,立即大喝一声,挺枪就刺。

蒙面人挥剑一拨,枪尖擦身刺过,身形一闪,直向钢索飞桥奔去。

这时,风雨更大,雷声震耳,闪电刺目,钢索飞桥摆动得十分骇人。

楼下寒光闪闪,人影晃动,一片吶喊之声。

钢索飞桥的对面堡墙上,已有十数名高手守住。

蒙面人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原就有孤注一掷的决心。

这时,飞身纵上索桥,直向堡墙奔去,地面上的高手一见,立即高声吶喊,不同暗器,纷纷打来。

由于飞索高达数丈,加之狂风暴雨,地面高手无法仰面上看,因而,暗器未到索桥,便被风雨纷纷打落地面。

由摘星楼追出来的持拐老人,镇拐震九州马云山和小李广钟清,这时见蒙面人已奔上飞桥,顿时惊呆了。

蒙面人如飞奔至距堡墙五丈处,厉喝一声,腾空而起,长剑幻起千百银锋,直向十数高手的当头罩去,声势猛不可当。

墙上高手大惊失色,高声狂喊,齐挥兵刃,当前几人,惊得纷纷暴退,情势顿时大乱。

蒙面人趁机疾落墙面,足尖一点,飞身纵至栋梁上,肩头一晃,疾泻而下,直落墙外。

墙外的水,更深了,蒙面人双足落地,内心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立即飞身过河,直奔松林。

蒙面人奔进松林,回头见身后无人追来,不由仰夭发出一阵悲忿大笑。

笑声一落,翻腕收剑,顺手将黑市扯落下来。

一张英挺俊逸,肤如冠王的白哲面庞,立即呈现出来。

两道浓浓斜飞入鬓的剑眉,一双黑晶晶闪闪发光的眸子,挺直的胆鼻,涂丹般的朱chún,由于连番搏斗,眉宇间的煞气仍极浓重。

看他年龄,最多十八九岁,但却具有了如此惊人的武功。

背剑少年,不敢停留,直向放马的大石处奔去。

尚未到达大石,即见他的青马,昂首竖耳,双目闪耀,马尾急别的摆动,不停的连声低嘶。

背剑少年一见,知道青马在暴风雨中已经等得不耐,因而身形立时加快。

奔至马前,少年首先掀开鞍囊,急忙将白丝绸包放进鞍囊内。就在少年将小包放进鞍囊内的同时,凹形大石后,突然走出一个身穿黄绸衫,手持缅刀,一脸阴刁狡桧之色的中年人来。

青马一见,昂马怒嘶,猛向身后急退。

背剑少年立时惊觉,闪电转身,条举右腕,一阵龙吟声中,寒光一闪,长剑已撤出鞘外。

同时,他的左掌,迅急将挺朗如温玉般的俊面掩住。

一脸阴刁狡桧之色的中年人,发现少年转身拔剑.举手遮面,那份轻灵神速,在他闯荡江湖的半生中,确属少见。

中年人心知遇到了高手,于是阴刁的冷冷一笑,沉声道:“本总管在此候驾多时了。”说话之间,手横缅刀,缓步逼来。

少年一见来人,不由怒火条起,黄衫中年人,正是九宫堡内,武功仅次于老堡主陆地神龙江浩海的总管闵五魁,也正是他的切齿仇人。

九宫堡总管闵五魁,见少年掩面不语,目射冷电,凝目一看,竟是堡外花园的浇花小厮,不由顿时大怒,缅刀一指,厉声大喝:“卫明,你好大的胆子……”大喝声中,飞身前扑,缅刀一挥,闪电下劈。

少年见被对方识破,不由杀机条起,身形一闪,急忙横剑,铮然一声架开缅刀,喇删喇一连攻出三剑,匹练翻滚,光华耀眼。

总管闵五魁,没想到在后花园浇花的卫明,竟然有如此惊人的武功,这时一连被攻三剑,竟闹了个手忙脚乱。

于是,怒喝一声,飞身暴退八尺,顿时愣了。

少年急忙停身,横剑厉声道:“谁是卫明?少爷就是十八年前被你们夫妇悄悄抱出九宫堡,丢在系舟蜂上的少堡主江天涛。”总管闵五魁听得浑身一战,本能地急上两步,凝目一看,发现对方少年,两道斜飞入鬓的浓浓眉头上,果然各有一个稻粒大小的朱砂痣。

闵五魁这一惊非同小可,面色顿时大变,不由慌得厉声大喝道:“胡说,我家少堡主江天涛正在堡中……”少年顿时大怒,剑眉一轩,厉声大喝:“闭嘴,那是你和毒娘子章莉花的孽子,你道本少爷不知?”闵五魁一听,惊得面色如土,急忙心虚地标了一眼九宫堡的方向,磊然一声厉喝:“放屁!”厉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缅刀猛向少年江天涛砍来。

江天涛见闵五魁口出不逊,顿时大怒,身形一闪,振腕出剑,幻起一片耀眼梨花,立将闵五魁逼退三步。

就在这时,数声烈马长嘶,连由九宫堡方向传来。

闵五魁一听,精神大振,一面拼命抢攻,一面连声大喝,显然企图让即将出堡追赶的高手知道他与人搏斗的位置。

江天涛心中一惊,大喝一声,立即进步欺身,手中长剑,一招比一招紧。

顿时,光芒暴涨,剑浪汹涌,势如长江大河,直向闵五魁涌去。

闵五魁惊得心胆俱裂,怪唤一声,转身狂奔。

江天涛剑眉一竖,厉喝一声:“恶贼留下命来!”厉喝声中,飞身前扑,身形快如电闪,不出五步,已经追上,振腕挺剑,直向闵五魅的后胸刺去。

冷芒一睹,立即暴起一声刺耳惊心直上夜空的尖声惨嚎,闵五魁两手扑天,撒手丢刀,立即仆倒。

这时,马嘶连声,蹄声杂乱,已由九宫堡的吊桥方向,逐渐清晰传来。

江天涛又惊又怒,心中一动,拉起闵五魁尚在浑身颤抖的尸体,即向宽大石道上飞步奔去。

青马一见主人向石道上奔去,立即轻嘶一声,紧紧跟在江天涛身后。

江天涛匆匆来至宽大石道上,顺手一丢,即将闵五魁的尸体拋在中央,飞身上马,直向谷口如飞驰去。

这时,身后数十丈处,已隐约现出一群急如闪电驰来的马队。

江天涛已有了一次教训,翻腕收剑,急忙取出黑巾,再度蒙在脸上。

仅这眨眼之间的工夫,青马已驰至谷口,再听身后,马嘶蹄乱,一片吆喝。

江天涛知道追来的马队,必是发现了总管闵五魁的尸体,心里不免有些暗暗高兴。

驰出谷口,江天涛的心情,顿时宽畅起来,但他仍熟练地急急操纵着青马,沿着石道,狂驰飞奔。

绕峰、过溪、穿林,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古堡小主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