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十章 响歌圆韵楼

作者:忆文

江天涛一面前进,一面幻想着老父宣布他是“九宫堡”表女婿的情形,心想:

假设表妹汪燕玲也在厅上,不知该要多么高兴?

想至得意处,不自觉的笑了!

走完长廊,经过两座独院,出了内堡门楼,即是灯火辉煌,光明如昼的大厅。

立在大厅后阶上的两个小僮,一见江天涛和马云山,其中一个急忙转身奔进厅内。

紧接着,江老堡主、毒娘子、齐鲁双侠、宁道通、小李广、朝天鼻、谢感恩、陈振择,以及芮定安等人,一同迎了出来。

江老堡主一见,江天涛,立即愉快地哈哈一笑,爽朗地道:“小侠神辉奕采,果然康复了!”

江天涛一见老父,急上数步,深深一揖,同时恭声道:“托老前辈之福,晚辈已经痊愈了!”

江老堡主伸手相扶,同时笑着道:“小侠免礼,快请底上坐!”

江天涛礼罢直身,又向齐鲁双侠、谢感恩等人拱手招呼,发现毒娘子虽然神情平静,强自含笑,但她的柳眉间,却透着隐忧。

众人进入大厅,江天涛坚持不坐。

马云山趁机朗声笑着道:“卫小侠已是本堡的掌院了,老堡主也不必再坚持请小侠上坐了!”

江老堡主爽朗的哈哈一笑,按着谦和地道:“卫小侠乃人间龙凤,旷世奇才,岂肯久居泥池之中,掌院一职,只不过蔽人耳目,便于行事,暂委一时罢了。”

江天涛的确没想到老父会令他,以九宫堡掌院的身份前去东梁山,他断定这又是毒娘子设的阴谋。

如果以九宫堡表女婿的身份前去,金钗富乔丽,虽不致亲自下山相接,但也得派内外三堂统领银钗皇甫香相迎。

如今,以一个小小的掌院前去,到达东梁山后,大不了一个小头目引导进入总坛,能否见到富乔丽尚成问题,更谈不上伺机探听消息了。

当然老父既然如此宣布,自然也认为以掌院的身份前去为宜,因而,心念一转,急忙真诚地道:“晚辈素仰老前辈的德威,孺慕已久,今能恭为堡中一员,而能恭侍钧侧,时聆教诲,常沐春晖,可谓如愿得偿,何敢再奢望高职。”

江老堡主,十分高兴,立即快意地哈哈笑了。

马云山、小李广、齐鲁双侠、谢感恩等人,俱都领首称许,暗赞不止。

江天涛一俟老父笑罢,恭声说:“老前辈有何差遣,请讲当面,晚辈无不从命。”

江老堡主赞许的抚髯领首,愉快地道:“贤契果然快人快语,老朽十分钦佩,这次玉钗前来寻事,真正起因,俱都揣测不出,想请贤契去赵东梁山,以交还紫血玉钗为由,暗询这件事的起因,不知贤契,可愿前去?”

江天涛见老父改子侄的称呼,心中甚是感动,一俟江老堡主话落,立即恭声道:

“请老前辈拟妥拜贴,指示事宜及启程日期,晚辈愿往。”

江老堡主没想到江天涛毫不思索地欣然应允,心中大喜,立即回顾左右,愉快地朗理道:“盛筵伺候,为小侠饯行献酒!”

于是,摆桌移凳,上菜开酒,剎那间,一桌岂盛酒筵已经备好了。

这席原是为江天涛举行的饯行筵,所以江天涛就坐江老堡主的身侧,以下则是马云山、宁道通、毒娘子、谢感恩等人。

由于归还紫血玉钗的人选理想,江老堡主十分高兴,席间气氛也极愉快。

江老堡主豪与迁飞,畅谈江湖奇事,马云山、宁道通,阅历渊博,讲述些拜山应注意的事项。

齐鲁双侠是去过东梁山的人,特为江天涛将三钗帮的总坛形势和金、银、玉三钗的赋性讲述了一番。

毒娘子见江天涛俊面红润,朗目闪辉,已完全没有了晨间的苍白无光,虚汗油然的病态,因而,不时恨恨地看一眼青衣老人谢感恩。

据她接到青莲的报告,谢感恩诊断过后,曾说卫小侠的身体十分虚弱,必须由他亲自煎葯方能有效。

而她趁机询问谢感恩的结果,也说情形严重,怎的竟能一剂葯方就好了?

毒娘子心念间,又恨恨地看了一眼,谈笑自若的谢感恩,心想:这老儿医道,莫非真的精如扁鹊?

心念至此,不由暗自冷冷地一笑,心想:“你们不要得意,终有一天我要叫你们知道我章莉花的厉害。”

她怨毒地看了马云山等人一眼,猛地饮了一大杯酒。

时间在欢愉中溜走,不觉已是三更了。

江老堡主、马云山以及齐鲁双侠、小李广等人,俱都有些醉意,唯独阴沉机智的毒娘子没醉了。

江天涛在四个提灯侍女的引导下,怀着兴奋地心情,迈着飘摇的步子,径向怡然阁走去。

这是他十八年来最愉快地一个夜晚,他坐在慈祥的老父身侧,听着老父豪放的谈笑,幢景着末来的天伦之乐。

五鼓漏尽,金鸡三唱,东方已现出曙光。

白茫茫的晨雾,笼罩着整个幕阜山,分不出峰岭何处,只转到竹林苍松间,响着清脆悦耳的鸟鸣和滚滚的流泉。

九宫堡高大魏峨的堡楼下,宽广坚实的吊桥前,神情愉快,面含祥笑的江老堡主,正率领着堡中高手,为江天涛送行。

江天涛蓝衫儒巾,腰悬长剑,俊面含着微笑,星目闪着柔辉,愉快地立在江老堡主的对面。

江老堡主谨慎地将毫光闪射的紫血玉钗,由袖中取出来,面含祥笑,但却郑重地道:“九宫堡数十年的声望和老朽的一点薄誉,能否续存,皆决定贤契此番前去,能否成功了。”

江天涛非常了解老父此时的心情和期望之殷,因而,拱手恭身断然朗声道:

“老前辈尽请放心,晚辈当竭尽所能,以达使命。”

朗声说罢,双手接过紫血玉钗,趁势躬身一揖到地,朗声道:“老前辈请回,晚辈就此前去了!”

说罢转身,将紫血玉钗小心地放进怀中,即有一个健壮的堡丁,将欢嘶连声的小青,急步拉了过来。

江天涛接过小青,上马,马云山、小李广、齐鲁双侠、宁道通等人,齐声欢呼道:“小侠早去早回。”

“祝小侠一路福星!”

“祝小侠马到成功!”

江天涛马上拱手,他看到老父江浩海,手抚银髯,满面含笑,马云山、宁道通人等,挥手欢送,展笑的面容,充满了期待之情。

只有毒娘子和朝天鼻,默默无言,神情冰冷。

于是,抱拳过顶,朗声道:“多谢诸位祝福,回堡再报佳音!”

朗声说完,折身拨马,小青昂首一声欢嘶,放开四蹄,狂驰如飞,眨眼已奔出夹岭谷口。

江天涛坐在如飞的宝马上,冲破蒙蒙的白雾,浓重的凉意,令人感到神清气爽。

他原以为进入九宫堡,住进怡然阁,等于进了牢笼再不能和表妹连络,再不能暗察“绣衣”的下落,没想到,一切的进展,较之他想象的尤为顺利!

虽然,目前仍无“绣衣”的下落,但根据他能在堡中得到一个固定的职位来看,不久的将来,一定能有个结果。

进入九宫堡后,不想专心一志,积极暗察绣衣的其余部份,那想到,节外生枝,又来了一个“彩虹龙女”!

一想到彩虹龙女,他便联想到坐镇东梁山的“金银二钗”,她们虽然俱是年纪轻轻的美丽少女,但她们的名气,却早已誉满武林,而自己却仍是一个初出道的无名小卒。

心念至此,不激起他万丈雄心,和满腔的豪气,心想:堂堂七尺男儿,岂能输于三个女身?

因而,他决定要在三钗帮的总坛重地,作一件轰动江湖,震惊武林的大事情,要天下英豪,也知道他江天涛……

一想到“江天涛”,他不禁黯然摇头了,如今身世待证,尚用伪名,自己的事还没弄清楚,还争什么名,斗什么胜?

如此一想,那股雄心,豪气”一丝也没有了。

到达修水县城,已进正牛,酒楼茶肆间,正盛传着钩拐双绝力拔山,被一个叫卫明的蓝衫少年击败的事。

人们把那个卫明说得人品如何俊美,功力如何高绝,但听在江天涛的耳里,他并不感到快乐。

街上也有不少人向他停足注目,但没有人肯定地说,他就是单掌击伤力拔山,酒楼茶肆间正在盛谈着的新起人物。

他由修水奔星子、经彭泽,过贵池,然后沿江东下,直达芜湖。

东梁山雄峙芜湖当涂之间,三面临水,形努险恶,和对岸的西梁山,遥遥相对,是控制长江水路的一道天险隘口。

山中奇蜂峻岭,断壁飞崖,苍松翠竹,古木参天,自三钗帮建立总坛以来,崎险处,险上加险,绮丽处,有如世外桃源。

东南、西南和正南,三麓之间,各有一座依山而建,仿如小城的繁华大镇店,街道宽大,商店如林,行人摩肩接踵,多是渡江经商的生意人。

这天,红日已经西下,天边布满了晚霞,江天涛风尘仆仆,在浓重的暮色中,如飞奔进了西南麓的一座大镇街口。

街上华灯初上,行人熙来攘往,正是晚市时候。

酒楼上:锅勺叮当,醇酒飘香,茶楼上,笙弦歌唱,高声喝彩,充份显示出品茶听歌人的快意、豪放。

江天涛一路行来,沿途十分顺利,虽然每座县城重镇,大都有三钗帮的分舵,但却从末有人出面向他盘诘。

这时游目一看街上,一片升平气象,毫无一丝因紧邻三钗帮的总坛重地,而隐伏着惶恐气氛和紧张。

江天涛久闻三钗帮规律森严,金钗统御有方。由沿途的顺利和这座大镇上的繁华气象来看,足证外间传说不假。

打量间,已到了街上一座大客栈前下马,立即有两名店伙跑过来,一个拉马,一个引进店内。

江天涛选了一间雅静上房,要了一桌酒菜,一面晚餐,一面细想了一遍拜山应该注意的事项。

他觉得诸事皆可应付,唯独怕遇上了玉扇秀士皇甫阳。

匆匆饭罢,信步走出店来,他要找一个三钗帮设在此分舵上的人,将九宫堡的拜贴连夜投进总坛,以便明日清晨拜山。

江天涛走出店门,第一眼看到的是对街一家规模最大的豪华茶楼。

只见对街茶楼,灯火光明如画,上下共分三层,俱是朱漆雕梁,绿瓦画栋,建筑得古色古香。

临街的一面,无门无窗,因而能清楚地看到三楼上,歌女们钗光鬓影,茶客们人影摇晃。

三楼上,横架一方黑淡大扁,长约一丈,上书三个金漆大字:“圆韵楼”,笔力苍劲,有若矫龙,一望而知出自大书法家之手。

江天涛看罢,断定这座豪华茶楼上,必有三钗帮的人员停留,因而,径向对街茶楼走去。

进入茶楼门内,发现里面尤为富丽,一道亮漆回转楼梯,尽铺紫红绒毡,弯曲直达楼上。

沿着楼拦,悬满了精致小巧的彩花宫灯,迥转盘绕,宛如一条飞舞的龙灯,至为美观。

江天涛看了这等声努,立在梯口,不禁有些迟疑了。

因为,这分明是座乡绅巨富,殷商大贾们的挥金处,绝不是一般贩夫走卒,莽莽武夫们的消遣场所。

正在迟疑不前之际,一个俏丽浓妆的茶娘,突然由回梯上奔下来。

茶娘一见手抚剑柄,卓立梯口的江天涛,不由杏目一亮,宛如一只翩舞的花蝴蝶,急步飞扑下来,同时,娇滴滴地欢声道:“公子爷,请上三楼坐!”

说话之间,已至江天涛面前,画眉一挑,媚眼轻拋,故意摆动着腰肢,显得益发娜娜,娇媚作态。

江天涛看了这情形,误以为是勾栏人家,心中一惊,俊面微红,吓得转身就走。

俏丽茶娘何曾见过这等飘逸俊美的俏郎君,娇躯一闪,立即将门挡住,按着检任一福,含笑急声道:“公子爷,请留步,现在就要轮到冷萍姑娘了,尤其今晚有白虎堂的俞大爷在此,冷姑娘唱起来,必然格外买力。”

江天涛一听白虎堂,心中一动,不由脱口低声道:“可是那位人称金钩剑的俞存信?”

俏丽茶娘见江天涛,直呼三钗帮白虎堂堂主俞大爷的名讳,不由看了一眼江天涛悬在腰间的宝剑。

同时,似是所梧地笑着道:“公子既是愈大爷的朋友,更应该上楼为冷姑娘捧场。”

江天涛急忙摇摇头,笑着道:“在下仅闻其名,并不认识其人,稍时上楼,切不可多嘴。”

茶娘见江天涛愿意登楼,立即愉抉地领首一笑,媚眼深情地一标,转身在前引导,当先向楼上走去。

从未历身过秦楼楚馆的江天涛,心切办事,虽然满心不愿,但为了今夜能将拜帖转递进山,也只得登楼见识一番了。

到达三楼,江天涛的双目不由一亮,只见楼上五彩缤纷,灯光耀眼刺目,茶客多是衣着整洁之士,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响歌圆韵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