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十六章 佳人负气

作者:忆文

这时,夜幕初垂,小星稀疏,仅是定更时分。

众人飞驰间,举目一看,只见堡门以在的堡墙上,人影摇晃,吶喊已经停止了。

江老堡主大袖飘飘,身形宛如流水行云,飞越数重院落,已到高大堡墙前,一长身形,腾空飞上墙面。

只见江天涛剑眉微剔,星目闪辉,俊面隐透煞气,正立在碟坎上,向堡外张望。

齐鲁双侠金氏兄弟,正向一群躬身肃立的堡丁询问。

江老堡主关心爱子安危,深怕堡外突然射来暗器,因尔,身形刚刚立稳,立即关切地沉声道:“涛儿,下来!”江天涛不敢违背父命,只得飘身落至墙面上。

江老堡主一见江天涛下来,即对齐鲁双侠和声道:“是什么事?”

齐鲁双侠急忙恭声道:“方才堡外林中,突然响起两声惊呼。”

心中既懊恼又气忿的江天涛,不自觉地脱口道:“涛儿准备到林内看看,恐怕是皇甫姑娘和冷萍。”

江老堡主和马云山等人一听,不由惊异地唤了一声,纷纷向碟坎前走去,同时,同江天涛挥了一个阻止手势。

只有汪燕玲仍立在原地发愣,她听了江天涛又呼了一个女人的名字冷萍,觉得表哥的心,果真变了。

因为,如果双方没有深情,为何不呼冷姑娘,而直接呼对方的芳名?

当然,方才江天涛没有说出去圆韵楼听歌的事。汪燕玲自是不知道那是一个歌女的艺名。

因而,她总觉得江天涛是个风流情种,到处留情。

心念末毕,蓦见立在埃前向外看的江天涛,突然举手指着墙外,急声道:“父亲快看,那就是皇甫姑娘!”

汪燕玲芳心一动,飞身纵至坎前,举目向外一看,只见林内一片墨黑,再向前看,粉面条然一变。

只见谷口左侧的纵岭,一点银辉亮影,疾如掠地流星,正向谷外电掣驰去。

汪燕玲看了皇甫香的惊人轻功,决心要在轻功上下功夫,方不愧是无影女侠的亲生女儿。

心念间,蓦闻青衣老人陈振择,慨然赞叹道:“久闻皇甫香家学渊源,尽得乃父真传,今夜由她这份惊人的轻功来看,传说果然不假。”

汪燕玲听得心中真是不服,尤其陈振择说的“家学渊源”四个字,宛如插在心窝上的四把钢刀!

江天涛见陈振择盛贷皇甫香,因而,也末思索地赞声道:“她的左扇右剑,厉害处绝不输于乃父,只她过于刚强任性……”

说至此处,突然惊觉金剑英的面上有些窘红,因而,急忙住口不说了。

原来就有些懊恼不服的汪燕玲,这时再听了江天涛的赞语,哪里还忍耐得住,一声不吭,悄然踪至房面,直向内堡方向驰去。

老经世故的赛扁鹊和马云山,两人顿时惊觉,故意轻姨了一声,同时转首向悄然离去的汪燕玲望去。

江老堡主和江天涛等人,闻声同时回头,发现汪燕玲已纵过一重院落。

江天涛尚不知汪燕玲暗自生他的气,正待出声招呼,蓦见远处房面上,一个佩刀的蓝衣堡丁,手中似是拿着一件东西,正迎着汪燕玲,向这面踪来。

江老堡主和马娄山等人,心知有异,不由齐声道:“我们过去看看!”

说话之间,纷纷踪至堡下的房面上,径向堡丁迎去。

举目再看汪燕玲己将堡丁堵住了。同时,将堡丁手中的东西接了过去。

江天涛目力敏锐,立即发现那是一支羽箭,同时,发现汪燕玲正用纤手在箭上取下一件东西。

汪燕玲匆匆打开那件东西,竟是一方粉碧丝巾。

江天涛看得面色一变,断定那是彩虹龙女的东西,根据上次发生的事情加以对照,莫非萧湘珍也追来了。

这时,江老堡主也看清了,不由关切地和声道:“玲儿,是什么东西?”

粉面苍白,娇躯微微颤抖的汪燕玲,一声没吭,匆匆将箭和丝帕交给堡丁,转身如飞驰去。

江老堡主心知有异,立即慈祥地急声高呼:“玲儿,玲儿!”

但黄影一闪,汪燕玲已纵下房面。同时,众人也到了堡丁身前。

江天涛急慾知道汪燕玲在手帕上看到些什么,因而没有及时追去。

这时,堡丁已将箭和丝帕交给了江老堡主。

江老堡主一看,认得是彩虹龙女萧湘珍的东西,于是急忙将粉碧色的金边丝帕打开。

马云山、江天涛、齐鲁双侠、金头鳌以及小李广、赛扁鹊等人,俱都惊异好奇的围着江老堡主亲看。

只见碧色金边的小丝帕内。同样的横写着几行精工小楷。

争看之下,竟是一阀极尽香艳的压韵词。结赞上面的艳词是:

“月正圆,花正好,乍抱郎腰,恰是良夜春宵!

锦被暖,含羞笑,与君喜事了,翻云,揆雨,飞红拋!

妾身玉一点,君知否!”

在小丝拍的下角,赫然纺着一个紫血玉钗。

江天涛看罢,几乎忍不住狂呼阴谋,但他当着老父之面,却不敢任意发怒,只气得俊面铁青,浑身颤抖。

江老堡主的脸色很难看,霜眉紧皱,虎目注视着小手帕,似是反复细读,又似是严格地研判小手帕上所说的是否事实。

马云山等人,虽然都是老江湖,但乍看了彩虹龙女的丝帕,也都保持缄默,不敢妄下断语。

年轻力强的小李广,则不时以羡慕的目光偷窥少堡主,想到江天涛与彩虹龙女春风一度,真是无边艳福。

齐鲁双侠的老大金剑英,看了艳词后,十分恼怒,不由忿忿地道:“真是笑话,天下竟有与情人幽会后,公然宣传艳事的少女,设非白痴,谁能相信,何况萧姑娘尚是按律惩恶的总督察。”

如此一说,马云山等人纷纷领首,齐说有理。

江天涛听了金剑英的话,和马云山等人的赞许,知道老父不会相信,因而心中怒火也熄了不少。

阅历较浅的小李广,不由脱口道,.“会不会是银钗皇甫香,妒恨少堡主……”

话末说完,金剑英的面色一沉,极不高兴地道:“银钗与玉钗,虽是结拜姊妹,但却情逾骨肉,即使不满少堡主,也不致无知到如此程度。”

小李广被驳得白面通红,顿时无言答对。

江老堡主惊觉这件事必有起因,但他又特别相信爱子绝不是偷香窃玉之人,于是转首望着堡丁问“这东西是由何处捡来的?”

堡丁急忙躬身道:“就在前面房角下。”说着,转身指向另一院落的房后。

阅历丰富的马云山,虎目一亮,立即恭声道:启禀老堡主,以卑职浅见,这件事不但透着蹊跷,且包藏着阴谋。”

江老堡主赞同地一领皓首,道:“马兄说得极是,虽然皇甫姑娘刚刚离去,老朽仍要肯定地说,不是她!”

江天涛心中一动,顿时想起彩虹龙女的小丝帕,是特制的丝质,于是,有些胆怯地面向江老堡主,恭声要求道:“涛儿想看看这小丝帕的丝质。”

江老堡主唔了一声,顺手将丝帕递过去。

丝帕一入江天涛的手,立即升起一股怒火,低头一看,丝质碧绿,玉钗标志,果然不同,因而急声道:“这与上次萧姑娘的丝帕完全不同。”

如此一说,金剑英的双目突然一亮,脱口急声道“只要将上次的丝帕取出来一看,便可真伪立判。”

江天涛一听,顿时想起离去的表妹汪燕玲,急声道:“让我去玲妹处取来。

说话之间,条然转身,直向摘星楼下的巨厅前,如飞驰去。

江天涛这时才惊觉到,汪燕玲看到丝帕上的词句会有什么后果,心中一惊,尽展轻功,身形宛如一褛蓝烟,眨眼已到了厅前。

匆匆奔进店内一看,除了一群侍女,正在重整杯盏和小翠花四人仍在厅上外,汪燕玲已不知去了哪里?

江天涛心知不妙,不由焦急地大声问:“小姐呢?”

小水仙和小翠花四人,看到江天涛慌张地飞身奔进来正感不解,这时见问,不由愣了。小杜鹃首先急声道:“小姐不是随老堡主去了吗?”

江天涛一听,顿时慌了,急步奔出后厅门,直向内堡如飞驰去。

进入内堡门楼,不少仆妇侍友们,立在庭院和檐前的灯光下,正在谈论着被毒娘子丢在系舟峰上的少堡主江天涛。

这时,突然发现江天涛神色慌张地跑进内堡来,纷纷检枉齐声恭呼:“少堡主晚安”江天涛哪有心情还礼,身形一闪,早已扑进内院。

仆妇侍女们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惊愕地互看一眼,俱都愣了。

江天涛穿过两座独院高阁,距离汪燕玲的闺楼已经不远了,于是衣袖微微一拂,身形誊空而起,飞身纵上楼阁。

他怕汪燕玲闻声闭门不见,是以,一声不吭,闪身进入楼内,一阵熟悉的淡雅幽香,立即挨面迎来。

他飘身纵至室门前,条然揪开门帘,哪里有汪燕玲的影子。

江天涛这时才惊觉到事态严重,不由脱口急呼道:“玲妹,玲妹,那方丝帕不是真的。”

急呼声中,楼下已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江天涛心中一喜,断定是汪燕玲来了,不由兴奋地急声道:“是玲妹吗?”

说话之间,飞身纵出室外,探首楼梯一看,竟是小水仙和小杜鹃四人,正神色慌急地匆匆奔上楼来。

小翠花听了江天涛的呼喊,不由惶声道:“少堡主,小姐不在吗?”

江天涛急忙摇摇头,也心慌地道:“不在楼上。”

小翠花四人一听,面色同时一变,俱都慌了。

小水仙首先忍不住急声道:“少堡主,出了什么事吗?”

江天涛不便和她们解释,立即不解地道:“你们可知上次彩虹龙女用箭射进来的那方丝帕放在什么地方?”

小香兰立即抢先道:“小丝帕在小姐那里……”

江天涛末待小香兰说完,立即急声道:“可知放在哪里?”

四个小侍女,同时摇摇头,道:“只有小姐知道。”

江天涛一听,万分焦急地:“真怪,她去了哪里呢?”

说话之间,游目一看,星目不由一亮,飞身扑至绒伟前,急忙掀开绒伟一看,壁上的石门果然启开了。

江天涛心中恍然大悟,汪燕玲必是去了系舟蜂海棠洞,向恩师海棠仙子和雪姊姊诉苦去了。

心念间,早已飞身扑进门内,他自赴梵净山之后,一直尚未拜见过恩师和雪姊姊,这时正好前去看看。

进入宽大隧道,气流很强劲,每座大铁门上的各色大宝石.像往日一样的闪烁着七彩光辉。

江天涛对健道内的形势已极熟悉,是以毫不迟疑地飞身前进,沿着那条笔直的隧道直向后花园奔去。.到达花园下的出口,仰首向上一看,上面怪石上的石门果然开着,因而,愈信自己判断不错。

于是,飞身松出怪石门外,反臂将石门台上,游目一看,花园内一片漆黑,细竹矮松和满园的花卉,陪着夜风摇动,精致富丽的花厅后楷上,已落满了松针花瓣,知道园中尚未觅到浇花的小僮。

仰首上看。夜空高远,银河宽广如海,星宿业已出全,已是二至时分了?

江天涛略微看了园内一眼便飞身向高可接天的系舟峰驰去。

当经过他住了半年多的那间小石屋前,他仍忍不住留恋的看了一眼,越过花园矮墙,飞身扑进巨木林内。

到达峰角下,江天涛再不迟疑,身形腾空而起,宛如凌空的大鹏,直向峰顶上飞去。随着身形的上升,心情也逐渐激动,他想着将近两个月来的种种奇遇告诉给恩师和雪姊姊,不知她们该多高兴。

到达峰上,山风尤为强劲,满峰一片呼啸之声,枯叶飞舞,松竹摇动,一片萧索现象。

但心情兴奋,格外激动,充满了亲切感的江天涛,这时已不觉得了。

江天涛一看峰上的情形,反而偷快地笑了。他极熟练地飞越一片褚色怪石,通过一道稀疏畸形松林,直向一丛翠绿修竹处驰去。

他幻想着表妹汪燕玲,正在恩师的面前哭诉,雪姊姊在旁一面宽言安慰,一面暗自好笑。

心念间,已走进竹林,绕过几座大石笋一看,条然停住身形,只惊得脱口一声轻啊!顿时楞了。

只见海棠洞府的石门紧闭,门下地上横阻一柄百斤大铁锁,恩师海棠仙子和雪姊姊,不知何时已下山了。

游目一看洞前石地上,落满了竹叶,因而判断恩师离洞至少也有十天了。

江天涛由极端兴奋激动中,条然降到失望懊恼,他目光呆滞地望着那柄大铁锁,心想师父去了何处呢?

心念至此,突然想起负气跑出堡来的表妹汪燕玲,心想师父和师姊的去向,她一定知道。情急之下,不自觉地运功高呼:“玲妹……玲妹……”

夜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佳人负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