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十七章 渔村三五舍

作者:忆文

小青昂首一声怒嘶,竖须挺尾,狂驰如飞,沿着宽大官道,直奔修水。官道上行人不绝,不时飞奔过一两骑马匹,多是神色焦急的武林人物,每个马上人物,都要向江天涛投过来惊异地一瞥。

江天涛虽然目光前视,对来往的行人,却无心注意。因为,他一直想如何去龙宫湖百寿村,拜访那位隐居多年的老渔人,如何进入龙凤岛,擒获毒娘子,逼出绣衣的下落等等问题。

到达修水,恰是正午。小青的身上,已奔驰得有些见汗了。江天涛已有数日未曾入睡,决心在城内休息半日,初更以后,再行起程,那时,四野岑岑,官道无人,一夜飞驰,可达数百里,次日清晨,便可通过枯岭,到达九江口了。

他入店休息,和衣而睡,但店的四周,却已来了不少乘马的武林高手,而且愈集愈多。这些武林高手,个个神情紧张,俱都暗透焦急,但他们只是远远伺立,却没有一人敢接近店前。精灵眼活的店伙们,早已发现了店外的的紧张空气。

由于远处伺立的武林人物,个个目光炯炯地望着店门口,知道今天是个不吉利的日子,店内保准要出事。帐房先生一算计准,很可能与方才进店的蓝衫少年有关系。悄悄派人送壶茶去,探首一看,那位小爷已睡着了。

帐房先生愁眉苦脸,暗自焦急,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江湖上杀人报仇,都是晚上的事,这位小爷一睡,准是养足了精神好动手,那时,这座小店势必被闹得门破窗残桌椅飞。红日逐渐西下,帐房先生和店伙们的心都向上提。

蓦然间,一个店伙神色紧张的跑进来说,那位小爷吩咐备马了。帐房先生一听,不由暗暗念佛,稍顷探首向店外一看,那匹鞍首富丽的神骏青马,果然已拉出店外。紧接着,那位英挺俊美,腰悬古剑的蓝衫少年,也由店内走出来了。

帐房先生和店伙们,知道蓝衫少年一出房门,那些环伺远处的武林人物,必然呼哨一声,一涌而上。但举目再看,远处环伺的那些高手,早已走得不见了影子,因而,立时恍然大悟,这个蓝衫少年,定是一位不凡人物。

由店伙手中接过小青的江天涛,根本不知道外间紧张地情形,他仰首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空,认镫上马,直奔正东。江天涛乘着奔马,迎着夜风,飞驰在通向九江的官道上,四野一片寂静铁蹄过处,尘土溅飞,惊得路边草丛中的野虫,俱都停止了争鸣。

在修水城客店前,虽然有那么多的高手环伺,但此刻在他的身前,马后,却没有半个人影。可是,在他午夜到达武宁,绕城而过的时候,却发现路边的草丛树林中,不时闪烁着一对眼睛。江天涛虽然发现了,却没放在心里,因为,在江湖中,这种情形太多了,只要那些人不向他攻击,也没有围攻别人,他自然不须过问。

天刚破晓,已过了枯岭,到达九江渡口前的大镇上,已是旭日初升,朝霞满天了。一进镇口,便听到江边隆隆的激流声中,挟杂着人声喧哗和马嘶。举目前看,江流滚滚,波浪澎湃,远处水天相接,一眼看不见对岸,劲风呼啸,掀起巨浪如山,发出震耳的隆隆响声。

江天涛看了这等骇人声势,两道剑眉,不自觉地蹙在一起了。再看渡口江岸上,货物堆积如山,人群立满了一片,江边云集了近百艘三桅六帆的大江船。人头钻动中,喧声沸腾,运货上船的脚夫们,肩着沉重的货物,发出了有规律的吆喝声。

江天涛勒马停了一会,策马向岸边人群中走去。就在这时,一声悠长震耳的马嘶,径由身后大镇内传来。江天涛知道有快马奔来,但他懒得回头,小青却摇头摆尾,低嘶连声,显得有些焦躁不耐。

随着逐渐接近的急骤蹄声,一匹枣红大马,呼的一声,就在江天涛的马侧,如飞驰了过去。江天涛本能地举目前看,星目不禁突然一亮。只见已奔出七八丈外的枣红大马上,赫然坐着一个身段窈窕,秀发披肩,一身红缎劲装的妙龄少女。

江天涛心中一喜,认定是梵净山金拂盲尼的女弟子朱彩鸾师妹,因而不自觉地脱口疾呼:“凤蝶妹,凤蝶妹!”疾呼声中,一催小青,飞马追了上去。

枣红马上的红衣少女,闻声急忙勒住马匹,同时她也到了人群的前面,没有拨马,仅缓缓回过头来察看。飞马奔去的江天涛一看,心头猛然一震,脱口一声暴喝,急忙勒住小青。小青一声悠长痛嘶,前蹄突然扬起,身形一连几个急烈旋转,才将前蹄放下来。

江天涛坐在马上停止不前,瞪大了一双星目,顿时愣了。只见五丈以外,转脸望来的红衣少女,棉形脸,柳叶眉,晶莹大眼,红润小嘴,皮肤水白细娇嫩,这时正粉面凝霜地向他望来。

但红衣少女看了江天涛的发呆相,娇苗微微一红,璞啼一声,掩口笑了。江天涛没想到自己竟如此粗心,认错了人,尤其对方是个少女,如今对方虽然笑了,并没有出口责问,但自己心里,总觉得不好意思。

红衣少女见江天涛没有实时向她道歉,似乎很是生气,娇哼一声,忿忿地转过脸去,仰首望着晨空。江天涛一见,这才惊觉到自己失礼,没有向人家说几句道歉的话,如今对方既然已转过脸去,也只好算了。一阵人潮吆喝之声,岸边的人群,立即掀起一阵騒动。

江天涛定睛一看,这才发现码头上已停泊了三艘大江船,人们正争着登踏板,鱼贯上船。由于方才没有向红衣少女道歉,江天涛不好意思走在前头,他准备红衣少女上船后,他再另上一艘,决定不和红衣少女同舟。

但,红衣少女,依然仰首望着晨空,根本没有要上船的意思。恰在这时,急步走过一个布衣青年,走至马前,向着江天涛一哈腰,恭声道:“少爷,要渡江吗?再兴号又清洁,又宽大,均是经验丰富的老舵手掌舵,保您平安渡江,一帆风顺!”

江天涛心中一动,机警地看了一眼五丈外的红衣少女,不由压低声音道:“再兴号是哪一艘?”布衣青年转身一指,恭声说:“就是那一艘。”江天涛顺着指向一看,正是靠在江边最远的一艘大江船,于是,悄悄的一挥手,低声道:“你先头前带路!”

布衣青年,恭声应了个是,转身向江边走去。江天涛轻轻一抖丝僵,紧紧跟在布衣青年身后。到达“再兴号”船前一看,好一艘大江船,长度至少二十余丈,三支桅杆粗有合抱。直立半天。

江天涛由布衣青年引导,径由舱口搭板登船。底舱内装了货物,再沿着舱内搭板登上船面。布衣青年代江夭涛将小青系在特制的控马栏内,又给江天涛找了一个靠近小青的坐位,才垂手含笑立在一边。

江天涛觉得很满意,顺手交给布衣青年一锭二两的银子,命布衣青年交船资,余为赏钱。布衣青年连声称谢走后,江天涛游目看了一眼船面,发现多是经商的客旅,极少几个武林人物。江天涛一夜没睡,虽然并不觉得疲倦,但闲坐无聊,也就趁机假寐养神。

就在他闭上眼睛的同时,底仓搭板上又响起一阵咚咚的铁蹄声。江天涛心中一惊,睁眼一看,正是那个红衣少女拉着她的枣红马,一脸不高兴地走上船面来。这时,他才发现在枣红马的前鞍右侧,倘挂着一柄精巧细长的朱漆弹弓。

江天涛不愿再和红衣少女的目光相碰,因而看了一眼,迅即闭上了眼睛,这一次却是佯装假寐。他虽闭着眼睛,但却凝神静听,根据马蹄的响声,距离他已经不远了。远处突然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兴奋地道:“珠姑娘,老爷子没出来呀!”

按着是娇嫩清脆的声音,回答道:“他老人家懒得动,躲在家里。”江天涛一听,知道那人是称呼红衣少女,根据那人的称呼,他误认为少女姓朱。又是那个中年人的声音,谦和地道:“珠姑娘,这边坐吧!”

红衣少女却谦逊地道:“谢谢你,我还要照顾小红。”江天涛一听小红,知道是指的那匹红马。稍顷之后,江风中飘来一丝幽香。

江天涛不须睁开眼睛,便知那个红衣少女必是坐在附近。一阵挽挽响声和吆喝声中,船身逐渐晃动,按着是一阵吱吱的升帆声。江天涛知道开船了,觑目向左一看马栏,.只见那匹枣红马,正亲热地依着小青。

觑目再向右看,不由吃了一惊,只见那个红衣少女就坐在对面的靠背长凳上,樱chún紧闭,粉面凝霜,那双晶莹明眸,正冷冷地瞪着他。江天涛看了这情形,非常懊悔方才没有及时道歉几句,如今更不便开口了,索性又闭上了眼睛。

水流甚急,江风强劲,吹得巨帆吱吱有声,船身摇摆得厉害,但速度之快,却极惊人。所幸这段江面并不太宽,仅航行了半个多时辰,便到达了对岸。岸上是一大镇,江边同样地堆满货物人群。

巨帆早已依序落下,在船夫们一阵忙碌吆喝中,江船终于缓缓地靠了岸。搭板一放,早已等在舫边的旅客,纷纷鱼贯而下。江天涛有马匹,必须走仓梯,他觑目一看,红衣少女已拉马走向舱门。

这时,舱门已经大开,有马匹的人,已纷纷拉马向舱门走去。江天涛有意远离红衣少女,故意走在最后,待他拉马上岸,红衣少女已经飞驰进镇内。于是,认镫上马,径向岸上镇口走去。

再向前看,面色突然一变。只见镇口的一株茂盛大树下,赫然立着一个粉衣少女,正是银钗皇甫香的贴身侍女小芬。江天涛看罢,突然惊觉到,周围向他注视的武林人物。必是三钗帮此地分舵上的高手,心想,莫非皇甫香已到了此地?

尤其,此地距龙宫湖不远,这些高手,也许俱是水里夜叉章乐花属下的人。继而一想,又觉不妥,皇甫香离开九宫堡,仅和自己相差半夜时间,绝不可能转回东梁山后再来此间。心念至此,他断定叫小芬的侍女必是奉了金钗富乔丽的指示,下山寻找皇甫香,也许富乔丽认为,他江天涛到什么地方,皇甫香也会追到什么地方。

是以,在修水有人发现他江天涛的行踪后,便立即飞鸽通知各地,对他的行踪加以注意。如此一想通,他栗然惊觉到必须设法摆脱三钗帮的高手,否则,不但严重地影响他进入龙宫湖,同时,也会危及那位老渔人飞蚊邓正桐。

心念间,已到了侍女小芬立身的大树下,他发现小芬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望着他,樱chún牵动,似是要向他问话。江天涛心中一惊,佯装末见,催马直奔镇街,他唯恐与小芬一搭话,再想摆脱三钗帮的盯梢,就难了。镇街宽大,停满了车辆马匹,江天涛游目一看,街上人群中,早已没有了那个红衣少女的影子。

仰首一看天色,辰时刚过,他决心在日落前赶到龙宫湖南岸。沿途非常顺利,到达龙宫湖南岸时,红日正要落山。只见湖面上,绿波浩瀚,归帆点点,雄峙在湖中央的龙凤二鸟,在晚霞映照下,隐约可见。

由于天色已晚,江天涛决定安歇一夜,明天绝早再去访飞蛟邓正桐。于是,就在一座有客店的渔村上住下来。将马匹交给店伙,选了房间随意要了一些饭菜。

饭间,找来店伙一问,才知百寿村就在数里之外,仅有三四户人家,江天涛心中一动,既然如此近,何不饭后即去看看,在三四户人家中找飞蚊邓,当然不难。饭罢熄灯,盘膝调息,准备起更时分行动。

正在他调息之际,蓦然一声极熟悉的烈马怒嘶,就在房后不远处响起。江天涛心中一惊,突然睁开眼睛,脱口急声道:“啊,小青!”说话之间,飘然而起,推开后窗,飞身纵了出去。

举目一看,脱口一声惊叹,顿时愣了。只见拖着小青的马槽前,正有一个头罩黑纱,身穿黑衫的人,猛力拉着马疆,企图将挣扎后退的小青盗走。由于江天涛的那声惊唳,头罩黑纱,身穿长衫的那人,闻声回头一看,发现竟是江天涛,慌得放下马僵,飞身登上房面,身形一闪,顿时不见。

江天涛一定神,脱口急呼道:“萧姑娘!”急呼声中,凌空飞起,越过马棚上空,如飞追去。追出村外一看,那道宽大黑影,身形如一缕黑烟,直向二三里外的一座大茂林前仓皇驰去。

江天涛心焦急,再度扬声急呼道:“萧姑娘站住!”但前面那人,头也不回,身形飞驰得更快了。江天涛觉得奇怪,心想,莫非不是彩虹龙女?

可是,这人又是谁呢?继而一想,恍然大悟,也许是那夜引自己进入三钗帮总坛后出的神秘女子。可是,他又猜不透这人盗马的居心。

心念间,前面头罩黑纱的那人,距离茂林已不远了。江天涛心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渔村三五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