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二章 夜时窥真相

作者:忆文

薄暮,像按着蒙蒙薄纱的女神,在江天涛焦躁不安地期待下,终于冉冉降临了幕阜山区。

黑夜,也接踵被江天涛盼来了,在他来说,这半日的苦等时间,不啻渡过了漫长的半年。

他知道进入内堡,便是虎口,虽然是在表妹汪燕玲的香闺里,但也不敢说就不会发生意外变故。

尤其,阴鳌机警的毒娘子,无时无刻不在设法将汪燕玲逐出九宫堡,将这根眼中钉除去。

因为毒娘子冷眼旁观,看出汪燕玲十分讨厌狗子朝夭鼻,她深怕汪燕玲多少已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是以,江天涛对进入内堡,也特别提高了警惕。

他穿上剑衣,披好斗蓬,宝剑系在背后,黑市放进怀内,他准备万一发生变故,也好见机行事。

他在石室内焦急地等待着,不时探首门外,看看花厅后的几座高大怪石。

花园内一片昏黑,缀满繁星的夜空,不时飘过一两片乌云,夜风吹动细竹矮松,更令期待来人的江天涛疑是人影。

他焦急地走出石室,仰首一看夜空,已是起更的时分了。

就在这时,花厅后的几座怪石间,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喳喳响声。

江天涛双目一亮,心中大喜,知道是玲妹妹派人来接他了,于是,怀着兴奋地心情,飞身扑了过去。

来至怪石间,发现花厅后阶下的一座怪石突出部,正缓缓地倒下来。

江天涛一见,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暗门的接合部,恰在突石的内面,难怪他中午查看不出来。

心念末毕,一道纤细人影,突由怪石上的小门内,如飞纵了出来。

江天涛早已看出是小翠花,立即俊面含笑,急步迎了过去。

飞身纵出的小翠花,目光自是没有江天涛敏锐,这时见迎面突然走来一个身穿黑衣,背插长剑,双目炯炯闪光的人,顿时吓得急坠身形,脱口就要惊呼。

江天涛何等聪明,一见小翠花粉面色变,娇躯疾坠,便知苗头不对,身形一闪,已至小翠花身前,就在她张口慾呼之际,已将她的樱口掩住,同时,慌急地悄声道:“小翠花,是我!”说罢放手,急忙向后退了两步。

小翠花一听熟悉的声音,才看清正是要找的江天涛,只是她不明白江天涛为什么要劲装背剑,但她却发现江天涛较之穿布衣更英挺,更俊美,更飘逸了。

小翠花生得杏眼弯眉,细嫩的皮肤,虽然不是十分标致,但也有她动人之处,她年已十六,生性顽皮,正是情关初开的时候。

小丫头想起自己白嫩的脸蛋,方才被江天涛的手抚摸了一下,也不禁两颊飞红,心头卜卜,久久说不出话来。

江天涛以为把小翠花吓呆了,急忙含笑歉声道:“小翠花,把你吓了一跳。”小翠花一定神,才想起还没见礼,于是,急忙检任一福,恭声说:“小婢参见少堡主……”江天涛立即笑着道:“快不要这么称呼,你最好还是叫我卫明。”小翠花儿江天涛和气可亲,胆子顿时大起来,佯装默然低头,幽怨的一叹,含意颇深地说:“小婢倒希望少堡主真的是浇花的卫明。”江天涛听得一愣,愕然不解地问:“为什么?小翠花。”小翠花没想到江天涛果真这么不解风情,难怪她暗地里埋怨他傻,心说:花童配侍女,正是天经地义的事嘛!

心念至此,不由嫣然一笑,转身催促道:“我们快走吧,去迟了小姐要发脾气啦!”说罢,当先走进小石门内。

江天涛顿时想起正经事,因而也懒得再问,急忙紧跟小翠花的身后进入。

小石门内,是一道斜斜下降的石阶,在石阶的尽头壁上,插着一盏明亮的精致宫灯,江夭涛知道,那是小翠花提来的。

小翠花急步走至宫灯处,一俟江天涛走下石阶,即在壁上一个方孔内,用手一拉,上面的小石门,立即缓缓地合上了。

于是,取下壁上的宫灯,悄声说:“请少堡主跟着小婢来。”说罢,当先向前走去。

江天涛见小翠花仍呼他少堡主,也懒得再加阻止,点点头,跟在她身后。

地道宽大,足有一丈见方,俱是用巨石砌成,石缝中灌有铁沙,十分坚固,由于洞内干燥有风,断定有不少处秘密的通风口。

小翠花提着灯,在前面急步前进,江天涛在后面默默紧跟,但他在心里,却一直在揣测汪燕玲请他前去的原因。

走至一段阴凉处蓦闻小翠花低声说:“这一段的上面便是护堡河。”江天涛游目一看,发现巨石上果然有不少油油的水珠,断定距离汪燕玲的香闺不会太远了,因而,关切地问:“小翠花,你可知道小姐为什么要我去吗?”小翠花摇摇头,说:“小婢不知,不过小姐今天似乎特别高兴。”江天涛迷惑地唤了一声,正待再问什么,蓦见地道突变向内弯曲的弧形,同时,宽度加了一倍,而每隔三五丈,向内曲的石壁上,便有一座同一形式的大铁门,每座门的横楣上,都嵌有一颗不同颜色的大宝石。

他心中一动,似有所悟地急声问:“小翠花,这些铁门,可就是九宫堡下的万象古墓?”小翠花毫不迟疑地点点头,恭声应了个是。

江天涛的心,一阵剧痛,想到为生他而去世的母亲,就安息在古墓内,虽然近在咫尺,但却远隔天涯,星目中立时涌满了泪水。

由于天性的冲动,他身不由己地向着就近一座嵌有红宝石的铁门前走去。

小翠花一见,面色大变,脱口急声说:“少堡主千万别接近。”江天涛立被惊醒,立即折身走了回来,但他每经过一座大铁门,便黯然依恋地看上两眼。

他幻想着墓中的重重机关,和母亲安息在玉棺内的慈祥面容。

他暗暗问着自己,不知何日才能由这些铁门中的一个,安全地进入古墓。

心念末毕,蓦闻小翠花,低声说:“少堡主,我们就要到了。”江天涛一定神,发现前面外缘右侧的石墙上,有一座已经大开的小铁门,宽大的地道,仍弧形向内弯去,不知通向何处。

两人走至小铁门前,小翠花提灯照路,当先向内走去,不出五丈,是一道斜斜上升的石阶。

小翠花转身含笑,望着江天涛,神秘地一指阶上,笑着说:“小姐在上面,定等得不耐烦了。”说罢,当先向石阶上走去。

江天涛含笑跟在身后,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兴奋和蜜意,他不知道玲妹妹的香闺是如何布置的。

心念末毕,已达阶顶,前面是座垂着猩红绒幕的小窄门,一阵挟着幽香的温馨暖意,径由绒帐内透出来。

小翠花将宫灯插在小门的灯座上,转首望着江天涛,悄悄指了绒布,同时示意江天涛进去。

江天涛一闻那丝熟悉的温馨幽香,便知到了玲妹妹的香闺,立即整理了一下,悄悄掀开厚重的绒布。

室内灯光极亮,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悬着粉红纱帐的龙牙床,上面整齐的折叠着锦忱绣被,五支细长红烛,燃在高高的落地烛台上。

但他并没有看到玲妹妹,由于里面的静寂,他断定室内无人。

于是,他再将绒伟掀高些,呈现他面前的是妆台、铜镜、玉桌、锦墩,临窗高几上的几盆花卉。

江天涛尚未看完,小翠花似乎也发觉情形有异.急上两步,探首一看,立即惊异的悄声道:“小姐不在呀!”说着,闪身走了进去。

江天涛正待进入,立破小翠花机警地阻住,悄声说:“让小婢先到前廊上看看。”说着,顺手将绒布垂下,转身走去。

江天涛心中十分不解,顿时升起一丝不安,他一直问着自己,玲妹妹会不会出了事情,否则,她派人去接我,为何又不在楼上等候。

焦急的心情,使他不安地再度掀开绒纬的一线,只见小翠花,正由通向外间的室门外,神色焦急地急步走进来。

江天涛一俟小翠花走近,立即迫不及待地悄声问:“小姐可在外面?”小翠花迷惑地悄声道:“不在,也许发生什么紧急事情,平素小姐很少下楼去!”江天涛一听,愈加不安,不由关切地问:“我该怎么办,可以进去吧?”小翠花立即悄声警告道:“少堡主,请你务必忍耐一下,每逢小姐不在时,毒娘子总是派她的心腹侍女前来搭讪,趁机窥探小姐的心倩、言行。”说此一顿,似乎想起什么,又郑重地道:“每次小姐下楼,总留一人在此,这次一个人不留便匆匆前去,如不是有重大事故,绝不会如此。”江天涛深觉有理,不由贸许地应了声是,但他的手心中,由于过份的不安、焦急,不知不觉间已渗满了汗水。

他太关心汪燕玲的安危了,因为汪燕玲不但要与狡桧阴狠的“毒娘子”斗智,还要应付狗子“朝玉鼻”意图不轨的纠缠,稍一疏神,便有生命的危险。

心念间,蓦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小翠花立即紧张地悄声道:“少堡主小心,有人来了!”江天涛自是不怕,但他怕他的不慎而危及汪燕玲和小翠花四人,所以他摒息静立幕后,凝神听着走上楼来的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的清晰,蓦闻一个含有责备意味的焦急声音说:“哎呀,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小姐都急死了!”江天涛一听,知是小水仙,紧张地心情顿时平静了不少。

蓦闻小翠花焦急地悄声问:“小姐呢?你们去了哪里?”小水仙有些紧张地低声说:“老堡主回来了……”江天涛一听,脑际轰然一声,几乎晕了过去,他缓缓倚在石壁上,心里不知是悲是喜,泪水不觉夺眶而出,十八年来,他无时地刻不想见见年老的父亲,一直都没有机会,这次,他万万不能放过。

心念间,恍憾听到小翠花在悄声喊他:“少堡主,少堡主……”江天涛一定神,举手拭了拭流下的泪水,走了进去。

一身水红的心水仙,一见江天涛的装束,也吓了一跳,瞪着一双俏目,紧张地说:“少堡主,你怎的带着剑来了!……”江天涛无心和她们说明原因,立即急声问:“老堡主现在什么地方?”小水仙似是不敢告诉江天涛,因而摄孺着道:“小姐说请少堡主先回去。”江天涛哪里肯听,剑眉一轩,厉色悄声问:“快说,老堡主在什么地方?”小水仙和小翠花没想到江天涛突然变得这么凶,两人同时吓了一跳,身不由己地向后退了两步。

尤其小水仙,望着江天涛炯炯闪辉的星目,两腿只觉发软,因而颤抖着声音道:“在后应中阁上……晚餐。”江天涛知道不使颜色,小水仙绝不肯告诉他,因而,催促道:“指给我,是什么地方?”于是,不由分说,拉着小水仙细润柔嫩的纤手,急步向外间走去。

小翠花知道无法阻止,飞身纵至外间,急忙将通向前厅的中门,悄悄拉开了。

江天涛首先机警地看了一眼楼外,发现院落重重,俱是高大的巨石阁楼,到处灯火通明,楼下的曲廊下,倘有仆妇侍女们匆匆走动。

他略一迟疑,拉着小水仙奔至前廊的宽大石柱下,悄声间:“中阁在什么地方?”小水仙战战兢兢地指着数十丈外一座灯火明亮的长大石阁,惶声道:“那就是中阁!”江天涛衡量形势,决定出院中的长廊,纵上对面的石楼,然后,经前面的院落,绕至中阁对面的石楼高背上。

他想,如果沿着阴影前进,也许不致被堡墙上的高手发现。

一想到堡墙上的高手,江天涛便不由自主地游目看了一眼,远近堡墙上的卫星堡楼。

看罢,毅然取出黑市,迅即罩在面上。

小水仙和小翠花一见,面色大变,惊得双手掩住樱chún,瞪大了一双杏眼,浑身颤抖着悄声道:“少堡主……您……您千万……不能……冒险……”江天涛哪里肯听,罩上黑市,立即宽声道:“你俩快退进去,有事我自会应付。”“忖”字出口,飘然而下,足尖一点楼下长廊,身形腾空而起,宛如一只巨大蝙蝠,直飞对面楼上,声息毫无,一闪不见。

小水仙、小翠花,纤手仍掩在樱chún上,一颗心,已紧张地提到了腔口,目光惶恐地望着江天涛身影消失的楼顶,两人都呆了。

她们只知道江天涛才是真正的少堡主,但她们并不知道他有这等轻灵惊人的身法和高绝的武功。

江天涛沿着高楼阴影,鹭行鹤伏,直向中阁对面的屋脊绕去。

他虽然不怕堡中高手截击,一旦被发现,他也自信能闯出险地,但他却不愿在老父听到盗走“绣衣”,杀了“总管”的消息之后,再惹老父生气。

同时,万一被老父截住,事情愈加棘手,如果束手被擒,百口难辩,假设逼退老父逃走,“九宫堡”在武林中的赫赫地位,和老父数十年的清高声誉,势必受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夜时窥真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