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二十章 歌楼往事

作者:忆文

这时,豪雨丝毫末减,依然是雷电交加。几个侍女将至圆门时,急忙散开,停止嘻笑,自动形成一对一对的并肩队形,肃容走进圆门内。江天涛知道圆门里面即是内院,由于门内有灯光射出,他不敢紧跟进入,同时,根据林婆婆的湛湛目光,断定那位张韵华小姐,也不是等闲人物,因而,他不敢贸然进入。

于是,依着上房山墙,摄步向圆门前移去。楼厅无窗,俱是通天落地的雕花门,门上糊着云的窗纸,透出眩目的灯光。来至圆门前,隐身黑暗处,探首向内一看,只见门内,即是侧楼下的廊檐,院中下着大雨,正楼厅内,灯光明亮,林琼几人正沿着侧楼下的迥栏,径向正楼前绕去。

江天涛凝目一看,非常凑巧,那个面目有些熟悉的侍女,恰巧立在厅内,而正中似是坐着有人,由于立身之处是侧门,无法看清中央椅上坐着什么人,但他断定,必是那位女主人张韵华小姐。

就在这时,林琼几人已绕至正楼门前,依序恭谨地走了进去。江天涛见机不可失,趁着厅门人影闪动之际,闪身而入,极轻巧迅捷地奔至楼檐下,摒息向门前移去。江天涛刚刚到达屏门的边沿,便听到林琼几人恭声道:“回禀小姐,江少堡主已经安歇了。”

接着是一个甜润清脆的声音,关切地道:“他一点糕点也没吃吗?”一听这声音,心头猛然一震,险些呼出声来,一个纤瘦适度,明艳清丽的绝色少女的影子,闪电般掠过心头,心说:竟会是她?

心情一阵激动,不自觉地举起手来,悄悄在雪白的窗纸上,拇指戳了一个月牙小缝,觑目向内一看不错,正是东梁山下,启德镇圆韵楼上的名歌女冷萍。只见冷萍秀发高挽,一身湖绿云棠环佩齐全,清丽秀绝的娇靥上,绽着一丝微笑,但清秀的眉宇间,却隐伏着一丝幽怨。

她端正地坐在正中大椅上,秋水般的凤目,正望着林琼她们。冷萍的左前方,立着白发蓝衣的林婆婆,右前方即是那个面目有些熟悉的俏丽侍女。这时想来,才知她就是那天在圆韵楼给冷萍姑娘送月琴的那个标致小丫头。

另外两个端庄的中年仆妇,分别立在冷萍的椅后。打量间,只见林琼几人,同时恭声道:“没有吃。”冷萍蛾眉微微一蹙,林婆婆立即笑呵呵地道:“这位江少堡主,也真是过分小心了,瞪着一双朗星似的眼睛,望着莲羹只咽口水,硬是不吃。”

冷萍有些幽怨地道:“为什么?”林婆婆一正脸色,但却笑着道:“人家怕有毒葯。”话声甫落,面目熟悉的俏丽侍女,突然不服气地道:“人家江少堡主本来要吃的,是林婆婆叫人家放心,里面没有毒葯。”

林婆婆一听,顿时急了,不由正色嚷着道:“好哇,你这个死丫头片子,当着小姐的面告御状,你可别冤枉好人,走,我们把江少堡主请来问一问。”俏丽侍女必是冷萍的贴身丫头,似乎根本不怕林婆婆,小鼻子一耸,冷哼一声,反chún相讥道:“要去你去…”

话末说完,只见冷萍娇靥一沉,立即沉声道:“小曼,你怎的总爱气林婆婆。”江天涛看了厅内情形,忍不住哑然笑了,听了对方的对话,知道叫小曼的侍女曾立在过厅的玉屏后偷听。由于厅外雨大,几个侍女又在厅内走动,再加上林婆婆的噜咽不休,自是无法侦查出屏后有人。

心念末毕,蓦见依然恭立在椅前的林琼,含笑恭声道:“方才小婢等人退出时,江少堡主还特别问了小姐的芳名呢!”冷萍的娇靥一红,不由地含笑急声问:“你们怎么说?”

林琼尚未敏口,共余几个侍女都掩口笑了,林琼终于忍笑道:“小婢等一说小姐姓张,江少堡主的眼睛瞪得这么大。”说着,伸出两手,以拇指、食指比了两个大圆圈。

江天涛看了这情形,两颊立时感到有些发烧,不自觉地摇了摇头。冷萍见林琼比的滑稽,不由忍笑地沉声道:“顽皮!”另一个侍女含笑接口道:“小婢等说出小姐的芳名叫张韵华,那位英俊的少堡主,顿时变傻了。”

几个侍女一听,再度掩口笑了,似乎又想起江天涛方才的呆相。小曼立即代江天涛解释道:“你们说小姐的真实姓名,江少堡主当然不知道了。”冷萍端坐椅上,一直微蹙着峨眉,虽然也在静声,但却有着满腹心事,这时突然打断小曼的话,沉声道:“我现在警告你们,从现在起不要再喊他少堡主!”

林婆婆和小曼等人一听,不由惊异地急声道:“为什么呢,小姐?”江天涛听得心头一震,知道冷萍又想起他以卫明去圆韵楼听歌和以卫明拜山的事。心念间,果见冷萍黯然道:“据皇甫姑娘说,三钗帮往幕阜山参观九宫堡表小姐设招亲擂的眼线弟兄们说,他确是击伤钩拐双绝力拔山的蓝衫少年卫明,而九宫堡真正的少堡主江天涛则是一个身穿粉衣,油头粉面,鼻子朝天……”

话末说完,林婆婆十分不服地正色嚷着道:“这怎么会呢?天下同名同姓的人不能说没有,可是,九宫堡老堡主陆地神龙江老堡主的祖传丽星剑,却只有一柄呀!”冷萍听得精神一振,不由急声道:“你是说他佩的是江老堡主的丽星剑?”

林婆婆一正脸色,认真地回答道:“当然是呀!”冷萍又郑重地追问了一句:“你没有看错?”林婆婆立即正色道:“我老婆子怎敢骗小姐你?”

小曼似乎专爱与林婆婆作对,立即不以为然地问:“你怎的知道天下没有与丽星剑型式相同的宝剑?”林婆婆冷冷一笑,忿忿地沉声道:“这一点你小狐狸可难不倒我,和丽星剑型式相同的剑,不敢说没有,但与丽星剑铐上嵌着的两块彩玉相同的恐怕是绝无仅有。”

冷萍轻换了一声,会意地点了点头,小曼简直听愣了,瞪着一双明眸望着林婆婆一脸的佩服。立在檐下的江天涛,也愣了,他不自觉地低头看了一眼剑铐上的两块彩玉。同时,根据在龙宫湖栖凤宫的肩面上,宝剑一出稍外,便有人高呼丽星剑,以及林婆婆略加注意,便知自己的身份两事来看,老父在武林中的声望之隆,由此可见。

心念末毕,又见林婆婆神气地扬声道:“其次是那两块彩玉上的彩纹和剑身上的彩斑光华一般无二,真气贯注其上毫光闪闪,彩华夺目……”江天涛一听,立即感慨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祖传宝剑,尚没有别人知道的清楚,不由暗呼一声惭愧。

当然,回堡以后,时间充裕之时,老父自会再详加讲解,也许不止林婆婆所说的这一点呢?厅内的林婆婆,仍在兴高彩烈地继续说:“……丽星剑不但削铁如泥,吹毛立断,尚能镇鬼避邪,驱凶报警……”

江天涛见林婆婆说得口沫横飞,如数家珍,不自觉地哑然笑了。小曼听说丽星剑有这么多神奇功用,不由瞪大了眼睛,惊异地道:“真的呀,林婆婆?”林婆婆立即轻蔑地瞪了小曼一眼,得意地道:“哪个有闲情来骗你这小狐狸精,不信你自己去问问。”

话声甫落,一直注视着林婆婆,忍笑静听的冷萍,突然淡雅地笑了,接着举手一指门外,笑着道:“不要去问,江少堡主已经来了。”说话之间,目光柔和地向着江天涛望来。

江天涛这一惊非同小可,浑身一颤,飞身纵上楼檐的横梁上。就在他纵上横梁的同时,已听到小曼惊异地道:“真的呀,我去看看。”话声甫落,人影一闪,小曼已飞身纵出门外,瞪着一双大眼,惊异地左右一看,折身奔进门内,同时笑着道:“小姐骗人,没有嘛!”

只听冷萍淡雅地一笑,道:“你再看看楼檐上。”江天涛一听,知道无法再隐藏了,于是,朗声哈哈一笑,身形疾泻而下。双足刚踏实地面,冷萍、小曼、林婆婆等人已立在门外,除了冷萍一人外,俱都以惊异地目光向他望来。

于是,再度哈哈一笑,同时拱手,朗声风趣地笑着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山雨借宿遇故人,张小姐在下这厢有礼了。”说罢,飘洒地躬身一揖。

冷萍樱chún绽笑,凤目闪辉,如花的娇靥上泛起两片红霞,高雅地轻轻一福,大方地含笑道:“听说你已经安歇,末便再去打扰,方才没有去看你,希望你也不要介意。”江天涛见冷萍说话自然大方,毫不拘谨,宛如知交的朋友,因而心中那份不安,顿时全消了。

于是,也爽朗地一笑,急忙改口道:“小弟冒昧进入内院,旨在向姊姊讨教,没想到尚末扬声,就被姊姊发觉了。”冷萍见江天涛呼他姊姊,芳心顿时升起一丝蜜意,立即亲切地笑着道:“既然有事,到里面坐下来谈。”

于是,两人并肩走进厅内。林婆婆和林琼等人一见,俱都楞了,彼此楞楞的看了一眼,似乎在说,先说只有一面之缘,原来竟是密友!江天涛一进厅门,侍女们早已将冷萍坐的大椅,移到方桌的宾位上,让给江天涛坐。

冷萍则坐在下首主位上,侍女佣立即献上美点香茶来。江天涛早就怀疑那夜引他进入三钗帮后山的神秘女子,就是冷萍,这时为了表示有要事前来请教,何不冒然谢她一谢。

于是,品了一香茶后,立即拱手含笑,道:“那夜在东梁山下,多蒙姊姊引导进入后山,小弟内心甚是感激,只是苦无机会相谢……”冷萍并不否认,淡雅地一笑,风趣地道:“可是真有机会,你又不说了。”

江天涛一听,果然是她,同时也明白她话中的含意,在埋怨他飞马逃避之事,于是,歉然含笑道:“在那里的境况下,姊姊应该原谅小弟。”冷萍点点头,表示已经谅解,同时不解地问:“皇甫姑娘为何追你?”

江天涛感慨地摇摇头,只得将拜山的经过说了一遍。冷萍听得很有趣,但却埋怨道:“你何必要用卫明左掌院的名义代表老堡主去拜山呢?”江天涛慨然一叹,索性将毒娘子的阴谋经过也说了出来。

说话之间,林婆婆已命侍女们取来酒菜另行摆好,一俟江天涛和冷萍入座,也不由关切地问:“少堡主这次去龙宫湖可是为了毒娘子?”江天涛和冷萍举杯敬了一杯酒,立即回答了一个是。

冷萍亲为江天涛满了一杯酒,关切地道:“可是没有擒获?”江天涛懊恼地一领首,道:“听说去了大洪山金面哪托沈奇峰那里。”冷萍一听金面哪托花容微微一变,立即正色道:“听说金面哪托沈奇峰,数年前捡到一只玉狮子,上面记载着许多武林失传的武功,沈奇峰扬言,一俟武功学成,立即广邀天下英豪以武会友,妄想在武林中,争个一流高手的名誉。”

江天涛懊了一声,并不感到过分惊异。冷萍却关切地道:“兄弟如果不嫌累赘,姊姊就带着小曼和林婆婆两人和你同去,多一个人至少多一个押阵把风的。”

江天涛一听,心中甚是感激,但他怕冷萍与他同去大洪山的消息,再传进负气出走的表妹汪燕玲的耳里,那时势必闹得愈加不可收拾。因而急忙道:“小弟想先赶回九宫堡,将详情面禀家父后,再定取舍,至于姊姊的盛情,小弟当永记不忘。”

冷萍一听,知他有意推却,不由沉声道:“你可是担心姊姊的武功不济?”江天涛慌得急忙正色道:“姊姊完全误会了,根据姊姊发觉小弟立身窗外一事来论,姊姊的功力就比小弟高明多了。”

冷萍娇哼一声,依然沉着脸,嗔声道:“这有什么高明的,你立在糊有窗纸的雕花屏门外,天空的闪电,把你的影子清楚地印在窗纸上,三岁的小孩子也会发现,何需什么深厚的功力。”江天涛俊面一红,暗呼一声惭愧,这点道理都没悟透,看来自己的阅历,实太浅鲜了。

心念至此,灵智一转,立即岔开话题道:“姊姊虽是借电光发现小弟,但在阅历上,足证比小弟丰富得多,就以上次进入三钗帮总坛的后山来说,愈见姊姊的机智超人。”冷萍一听,娇靥虽然没有笑意,但声调却已变得缓和,道:“有哪些地方不同?”

江天涛立即解释道:“譬如在客店内,姊姊不用暗器和拋石等方法向小弟挑战,而在房面上驰来奔去引逗小弟……”话末说完,冷萍的娇靥更红了,璞吓一笑,忍俊嗔声道:“谁引逗你?人家是想上圆韵楼拿东西……”

说此一顿,继续愉快地问:“还有呢?”江天涛知道已将冷萍的注意力转移,于是,继续笑着道:“其次是姊姊的轻功惊人,那夜姊姊沿着三钗帮的机枢小径飞驰,小弟就一直无法追及。”

冷萍娇哼一声,忍笑嗔声道:“你是有意在身后跟,你道我不知。”江天涛俊面微微一红,立即正色道:“可是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歌楼往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