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二十一章 月映笈现

作者:忆文

江天涛飘身落地,冷冷一笑,道:“不看完在下练剑就想走吗?”说话之间,横肘撤剑,呛琅一声龙吟,冷芒一闪,彩华暴涨,江天涛手中已多了那柄彩斑点点的丽星剑。同时,剑眉如飞,星目闪辉,朱chún晒着冷笑,缓步向前逼去。

惊急惶立的十四个壮汉,这时看了江天涛手中彩华闪烁的丽星剑,面色同时一变,俱都愣了。尤其,破衫书生和冬烘先生,以及那个鼠耳削腮的瘦小汉子,恍然间似是想起武林中有这么一位大人物,有这么一柄有彩光的宝剑,只是在这性命攸关的剎那间,俱都想不起那人是位大侠客,抑或是大魔头。

这时,见江天涛剑眉如飞,星目闪辉,横剑缓步过来,知道对方已动了杀机。于是,几人一递眼神,同时暴喝一声:“大爷们和你拼了!”暴喝声中,飞身前扑,纷纷撤出兵器,齐向江天涛攻去。十四个汉子用的是十四种不同的兵器,刀、钩、叉、索、练子鞭、铁骨折扇、铁算盘、双枪、短棍、流星锤、大斧、判官笔,各展绝招,俱使煞手。

江天涛傲然哈哈一笑,身形旋转如飞,丽星剑振臂挥舞,漫天彩霞,遍洒丽星,彩虹过处,暴起一声惶恐惊呼,酒糟鼻的铁算盘,已被震飞了。紧接着彩华一闪,又一声惨叫,瘦小的汉子的鼻子耳朵,也被削掉了。

大杆被凌空击飞,双枪被拦腰斩断,破衫书生被划破了前胸,流星锤被削断了铁练,十四个人,惊呼嚎叫,魂魄散,顿时大乱。就在这时,不远处蓦然传来一声劲疾急呼:“江贤侄,请住手!”

江天涛闻声心中一惊,疾收剑势,腾身凌空,左袖微微一拂,身形横飞三丈,飘然落向地面。就在他飘然下落的同时,又听那苍劲的声音,怒斥道:“一群不长眼睛的蠢东西,连九宫堡的江少堡主都不识得,还跑什么江湖,闯什么万。”

说此一顿,按着怒声大喝:“还不快滚,难道在此等死吗?”说话之间,江天涛已飘落地面,只见一个落腮银髻的老人,正肃容瞪着抱头鼠窜的十四个壮汉。在老人的身后,尚立着一个年约二十一二岁,身穿青衫,背插金鞭的英挺少年。

江天涛一面收剑,一面细看,只见老人身穿天蓝长衫,手持玉骨折扇,霜眉虎目,挺鼻方口,慈祥中透着威严。他虽然不认识老人呼他“贤侄”,当然是根据他手中的“丽星剑”才敢如此喊。

心念间,老人已含笑走了过来,爽朗的笑着道:“贤侄认得老朽否?”江天涛自是不便说不知,但他又确实不识,只得拱手躬身,惶声道:“晚辈愚劣一时忆想不起,倘请前辈赐示。”

老人一听,仰天发出一阵愉快地哈哈大笑,接关朗声道:“我那江老弟,常言贤侄庸劣,不堪造就,看来完全是谦虚客气,就以这句应对之话,岂是出自俗子之口。”江天涛知道老父前时指的是朝天鼻,但他这时又不便代老父解释。

又听老人愉快地笑着道:“老朽就是河南省固始县的神鞭赵沛丰,贤侄可还记得?”江天涛不敢说不识,但根据老人的口气,断定与老父的交情不错,于是,急忙向前一步,深深一揖到地,同时,恭声道:“原来是神鞭赵世伯,请受小侄天涛大礼一拜。”

揖罢,急撩蓝衫下摆,屈膝就要下跪。老人赵沛丰,欣然哈哈一笑道:“免了,免了!”说话之间,早已将江天涛扶住,同时面对身背金鞭的英挺少年道:“德儿,这位就是你江叔叔的爱子天涛……”

江天涛末待神鞭赵沛丰说完,首先向前两步,即向满面含笑的英挺少年,深深一揖,恭声道:“小弟江天涛,参见赵世兄!”英挺少年想是老父在场,拘谨地急忙还礼,同时谦和地含笑道:“小兄赵怀德,今后尚请涛弟多多赐教。”

江天涛急忙谦恭的道:“怀德兄太谦虚了,小弟礼应向世兄请教!”神鞭赵沛丰见两小礼让,不由持胡哈哈笑了,接着愉快地道:“贤侄为何与那些混江湖的朋友动上了手?”江天涛急忙恭声道:“小侄在此露宿,因见月色挺好,一时兴起,练了几招剑式,不想彼等前来,竟向小侄强行索宝。”

赵沛丰一听,再度挣髻一阵大笑,赵怀德也拘谨地笑了笑。江天涛继续解释道:“依小侄揣想,彼等必是看了闪闪的彩光,才赶来察看。”神鞭赵沛丰,风趣地笑着道:“不但他们看了好奇,就是老朽也是看了蒙蒙的七彩剑气,才赶来此地,不过老朽不是来索宝,而是来看我那江老弟何事来了此地。”

说话之间,标了一眼江天涛的丽星剑,接着,肃容道:“贤侄何时接掌了九宫堡,那老弟因何突然退休?”江天涛见问到父亲,急忙拱手恭声道:“家父见小侄终日闲居堡中,特命小侄出外一增见识,虽将丽星剑转授,但堡中要务仍由家父掌理。”

赵沛丰一听,虎目突然一亮,似有所悟地笑着道:“如此说来,贤侄想是特意赶赴金面哪托的论武大会了?”江天涛立即恭声应了个是。赵沛丰兴奋地哈哈一笑,道:“如此太凑巧了,这次老朽带你怀德哥出来,正是要去大洪山,老朽并不一定要他与金面哪托一争长短,旨在要他增增见识,开开眼界。”

说话之间,虎目标了一眼江天涛的座马,立即提议道:“贤侄有马,明日午后即可抵达山下,我和你怀德哥还要赶几个时辰的夜路,我们只有明晚在洪通镇见了。”江天涛决定明晚仍要熟习丽星剑法,自是不能与赵氏父子同处,因而,俊面略现难色地恭声道:“明日小侄尚有一些琐事待办,明日晚间,恐怕不能赶至山下…”

赵沛丰久历江湖,一听江天涛的口气,立即爽朗的一笑道:“既然贤侄有事,我们就后天大洪山上见了。”说罢,即和爱子赵怀德转身向林外驰去江天涛急忙拱手,恭声说:“赵世伯,怀德兄先行,恕小侄不远送了。”

话声甫落,林外已传来神鞭赵沛丰的苍劲回声道:“贤侄如能明晚到达山下,老朽在洪通镇悦来店相候。”江天涛急忙气纳丹田,朗声回答道:“小侄遵命!”说话之间,凝目再看,赵氏父子已经走远了。

转身一看,方才撞在祠堂门楼下的黑脸矮胖青年和癞头刀,也早已逃得无影无踪。江天涛仰首看了一眼夜空,明月已经偏西。想到破衫书生等人一阵胡闹,耗出了不少宝贵时间,令他提高了惊觉。

于是,就坐在祠堂门楼的石阶上,继续研读以下七招。下面两个殷红和淡棕色的彩斑内,是星光飞洒和丽星万点剑身的另一面,共有五块彩斑,色分红、紫、绿、黄、蓝五个剑式是:星河倒泻、星月映雪、慧星火花、星转斗移,寒星一点。

有了方才的经验,江天涛再不敢放手练习,仅能闭目沉思,凭记忆在心中的剑式默默研练,自是不能体会其中精微和奥妙。江天涛默默研练完了七招剑式,已是金鸡三唱,东方发白了。

于是,收剑盘坐,运功养神,再睁眼时,已是日上三竿了。看看小青,正无聊地啃着青草,不时望一眼江天涛。江天涛愉快地一笑,挺身跃起,举手一招,小青一声欢嘶,立即奔了过来,江天涛先抚摸了一下小青的长祟,接着拭去鞍面上的松针和露珠,飞身上马,直向林外驰去。

奔上官道,尽是些鲜衣怒马的武林人物,绝少看到徒步赶路的高手。马嘶连声,铁蹄如雨,整个官道上尽是飞奔的马影,和腾腾的扬尘。小青一夜休息,神情力足,放开铁蹄,狂驰如飞,在疾奔的马群中,捷逾流矢,宛如一缕青烟般,向前飞驰。

这多奔马中,自是不乏能行的良马,有那心胸狭窄,争强好胜的人,难免在尾后放马追赶一阵。江天涛心急早些赶到大洪山下,希望能在附近的大镇上找到一间清静的独院,是以也任由小青放蹄飞驰。相互逐奔,比赛脚力的当然不止一人,因而,整条官道上,马嘶蹄乱,吆喝叫骂,滚滚尘灰中,不时响起马鞭的叭叭声。

是以,每个乘马的人,都想争前,而每个人也总免不了尘土满身。江天涛的小青虽快,但前途还有拂晓即行赶路的乘马人,是以,江天涛的蓝衫上,也落满了灰尘。中午时分,绵延无限的大洪山,已遥遥在望了。

江天涛在一个人马拥挤的大镇上进过午餐,继续向大洪山前驰去。他确没想到,金商哪托举行的这个以武会友的大会,会吸引了这么多的武林人物,明天大会的盛况,也可想而知了。

由于三山五岳的英豪,大批地涌到,大洪山附近的小村大镇上,均告人满,顿时热闹起来。距离大洪山尚有十七八里,位于官道上的镇店内已经有人投宿了。江天涛仰首一看天色,申时刚到,这时投宿虽嫌过早,但再向前进,势必找不到客店。

于是,就在距大洪山尚有十七八里的一个大镇上停下来,他决定明日绝早上山。入店沐浴,另换蓝衫,全身上下,焕然一新。进罢晚餐,已是掌灯时分,盘膝床上,闭目养神,他准备一俟明月升起,即可重新研读一遍星剑法。

半个时辰过去了,仍末见窗外洒进月光来,走出屋外一看,乌云片片,即将密合,东天的明月,早被遮住了。江天涛一看,心中暗暗焦急起来,看情形,今夜恐怕不可能有月光了。正在暗自焦急之际,店外街上,突然一阵大乱,人声槽杂,似在欢呼,于是心中一动,急步向店门走去。

欢呼之声扩张得似是极快,江天涛尚未走到前院,吵杂的人声已到了店外。这时,所有宿在店中的武林人物,闻声纷纷出来察看,只见三个衣着整洁的青年人,神色兴奋地挥动着右手,同时,高声欢呼:“大家快些动身,前面镇上的朋友们已经开始入山了……”

如此一嚷,整个客店内,顿时轰动起来,纷纷大声询问:“为什么今晚就入山呢?去了宿在什么地方?”三个青年人同时抢着道:“据说大洪山今晚三更还有欢筵,通霄狂饮,论武拂晓即行开始。”群豪一听,立时暴起一阵粗扩豪放的震耳欢呼,尚未卸下兵刃的人,已经开始奔出店门。

正在焦急的江天涛一听,心中大喜,这真是个捉拿毒娘子的绝佳机会,夜晚行动,较之白日自然方便些,何况夜空乌云密布。心念已定,急步走至店门,略向神色惊疑的店伙交代照料马匹,径向西街口走去。

这时,满街武林人物,兴高采烈,齐声欢呼,纷纷向西街口涌去,情形如疯如狂。金面哪托的以武会友,给平静多年的江湖,突然掀起一个巨浪。江天涛看得出,这些人固然静极思动,好武若命,趁这个机会出来凑凑热闹,散散心,但其中觊觎金面哪托玉狮子的人,也不能说没有。

他前去大洪山,旨在逮获毒娘子,追回母亲编制的绣衣,至于论武,毫无兴趣,因而,他决定,除非有人向他挑衅,他绝不参与搏斗。

心念间,已到了街口,只见官道上,田野间,尽是纵跃如飞的人影,一致驰向大洪山。再看十数里外的大洪山,一片红光,直冲半天,不少峰腰半岭上,现出了灯火点点。江天涛看了这情形,断定传言不假,于是,也展开轻功和涌向大洪山的群豪,一同向前飞驰。

十数里地,片刻已到山下,数以千计的各路英豪,在鼎沸叫嚣的人声中,纷纷向一座宽广的山口涌去。由于人群拥挤,俱都无法施展轻功,江天涛只得夹在人群中,向山口前进。

这时,周围拥进的人群中,有的赞“金商哪托”武功了得,有的骂“金面哪托”没有计划,八方聚来的英豪,由一座山口进入,怎么个走法?进入山口,即是一条直通深处的宽大山道。

正前进间,深处灯光亮处,突然传来一阵冲天彩声。群豪一听,顿时掀起一阵盲目呼喊:“前面的快走呀,比武已经开始了。”呼声甫落,深处再度传来一阵冲天烈彩。

于是,前面的人狂奔,后面的人涌来,加之混饭吃的江湖庸手,诚心前来看热闹;更是推波助澜,情势十分混乱。一阵奔走,越过两座横岭,绕过数处峰脚,左右斜坡横岭上,已布满了帐蓬和繁星般的灯笼。

但每座帐蓬内,俱都空空,尚无一人进入宿住,仅有三五个担任警卫的劲装背刀大汉,散立在横岭上。灯光最亮处,和那阵阵冲天彩声,就在布满帐蓬的构岭那面。江天涛随着人群,登上横岭一看,星目突然一亮。

只见岭下,是一座宽广约千亩的特圆而平坦的大绿谷,周围一圈斜岭上面,架满了帐蓬,谷中近百壮汉高举着火把,近千英豪将谷的中央围成一个空场。在谷的对面,高搭一座彩门,灯火光明如昼,数十持矛握盾的彪形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月映笈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