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四章 金拂盲尼

作者:忆文

来至松竹边沿,转首一看,只见方才看到断岩石壁上,果然有一个半圆形的石门洞府。

石门大开,洞口洁净,石洞上面横刻着四个金漆大字……无忧洞府,笔力十分苍劲。

江天涛见洞内静悄悄地没人,胆气大增,暗暗心喜,屏息向朱彩鸾的背后潜去。

这时,他发现朱彩鸾的背影娴娜,娇躯丰满,纤纤柳腰,秀发披肩,一柄绿皮宝剑,斜系背上,两道鲜红丝袜,随风飘拂,看她玲珑的身段,完全不像两年前,十四五岁的朱彩鸾了。

打量间,已至朱彩鸾背后,一丝高雅的淡淡幽香,立即随风飘来。

这丝熟悉的高雅清香,一入江天涛的鼻孔,顿时想起朱彩鸾盗剑留诗的恶作剧,右手本能地悄悄提起来。

就在他的右手移向剑柄之际,朱彩鸾突然发出一声幽怨焦急地叹息,同时,黯然地摇了摇头。

江天涛心中一惊,立即将手停下来,赶紧摒息提气。

就在这时,身后焉然暴起一声浑浊大喝:“哪里来的野小子,瞻大包天,先接我张石头一拳……”暴喝声中,同时传来一阵疾劲拳风。

江天涛骤然一惊,急忙旋身,尚末看清来人是谁,一团黑影,挥动一只拳头已到了面前。

急切间,跨步一闪,右臂奋力一抬,横架挥出。

江天涛这时是何等功力,如此一挥,不下千斤。

另听蓬的一响,暴起一声震耳嚎叫,挥拳下击的张石头,宛如风吹的气球,直向洞口滚去。

蓦惊醒的朱彩鸾,撑臂跃起,回身一看,脱口一声娇呼。

当她发现立在她身后的竟是她朝夕盼望的江天涛时,真是又惊又喜,但看到直向洞门滚去的张石头,又被江天涛的惊人神力惊呆了。

江天涛也没有想到他挥臂一封,竟然如此惊人,这照他平素的功力,何止大了数倍,顿时愣了。

急急翻滚的张石头,一俟冲力稍减,立即挺身跃起,涨红着一张黑脸,哇哇怪叫,暴跳如雷,同时破口大骂道:“好个野小子,竟敢出手打我张石头,简直是吃了态心豹子胆。”江天涛这时才看清被他横臂震飞的,竟是朱彩鸾的师兄,盲尼的傻徒弟,练有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的张石头。

张石头五短身材,背厚腰粗,肚皮如鼓,浓眉环眼四方口,一身黑缎劲装,脚穿抓地虎,浑身上下,皮坚肉厚,练了一身刀枪不入的硬功夫,所幸方才遇到的是张石头。

否则,江天涛的奋力一挥,早已臂断腰折,一命呜呼了。

江天涛见是张石头,心里十分过意不去,虽然以前没见过面,这时也不得不过去道歉几句,说声对不起。

就在他刚刚举步的时候,洞口黑影一闪,已来了一个身穿黑僧衣一脸怒容,双目已盲的老尼姑。

老尼姑身形一停,立即瞎眼望天,厉声问:“什么人打我的石头?”江天涛见是金拂盲尼,赶紧躬身向前迎去。

暴跳乱叫的张石头,一指江天涛,怒声嚷嚷道:“师父,是个小白脸,调戏师妹,还动手打我。”江天涛听得暗吃一惊,正待出声分辨,跟在身后的朱彩鸾,笑了,同时笑着说:“师父,是幕阜山的涛哥哥。”金拂盲尼一听,满布怒容的老脸,立即有了笑意。

江天涛不敢怠慢,急上数步,深深一揖,恭谨朗声道:“晚辈江天涛,叩请老前辈法安。”说罢屈膝,伏身叩头。

金拂盲尼祥和的呵呵一笑,道:“好孩子,快起来!”说着,伸出干枯的右手,作着揍扶之势,同时含笑问:“方才是你打了你石头哥?”江天涛叩首立起,觑目看了一眼仍在飞眉瞪眼,例着大嘴生气的张石头,歉然恭声道:“晚辈不知是石头哥在身后挥拳打来,情急之下,随意横臂一格。”张石头一听,立即怒声分辨道:“师父,涛弟弟胡说,他连吃奶水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不然怎么将我石头打得演出一丈多。”金拂盲尼一向护短,这时一听,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

朱彩鸾一看,心知不妙,故意轻掩樱口,愉快地咯咯笑了。

她声似银铃,直如黄莺,悦耳已极,似是在笑张石头说的有趣,又似是在缓和突变紧张的气氛。

江天涛听得十分不解,不知道朱彩鸾为何发笑,回头一看,双目一亮,顿时愣了。

只见掩口而笑的朱彩鸳,肤如凝脂,貌若娇花,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两道弯弯的柳叶眉,琼鼻樱口,腮现梨涡,一蓬刘海覆着前额,艳美极了。

在江天涛的印象中,朱彩鸾仍是一个刁蛮任性,顽皮淘气的小丫头,没想到,两年不见,竟出落得亭亭玉立,美艳无伦了。

正在发愣之际,焉闻盲尼沉声问道:“蝶儿,有你在场,他俩怎会出手?”朱彩鸾依然笑着说:“是石头哥不对,不问青红皂白,开口就骂,举手就打。

张石头一听,一张黑脸顿时急紫了,大声分辨道:“不,是涛弟弟在背后偷摸蝶妹妹的脸蛋,我才骂的。”朱彩鸾一听,粉面顿时红了,盲尼的老脸再度沉下来,神色十分难看。

江天涛一听,顿时大怒,立即沉声道:“晚辈知书达礼,幼受师训,怎会如此轻狂无状,此次蝶妹前去幕阜山,趁我分神之际,盗去背后长剑,晚辈来此,特为向前辈取剑……”盲尼末待江天涛说完,似是已揣透了根源始末,立即沉声问道:“你是说蝶丫头缺乏教训,不懂道理,没有规炬?”江天涛已经动怒,因而觉得盲尼师徒三人,都有些蛮不讲理,顿时忘了海棠仙子的叮嘱,依然沉声道:“至少有恃技逞强之嫌。”盲尼两眼望天翻了两翻,似是想说什么气话,但两片chún角一阵牵动,终于碍于身价和海棠仙子的密切友谊。

“你方才可曾蒋蝶儿的宝剑偷撤到手?”盲尼改口问。

江天涛立即沉声道:“如不是石头哥及时出来,晚辈已经得手了。”盲尼听得冷冷一笑,说:“你欺近蝶儿身后,而末被发觉,我相信,因为蝶丫头这几天,终日盼着你来,已等得有些魂不守舍了,但说你能撤剑得手,我绝不信你的轻功已胜过蝶丫头。”朱彩鸾听得粉面通红,早已羞得低下了头。

江天涛心中冷冷一笑,立即沉声道:“老前辈如此自恃,晚辈自是不敢再说什么了!”盲尼老脸一红,按着怒声间:“听你口气,可是有些不服?”江天涛立即沉声说:“晚辈怎敢不服,不过,如果石头兄和凤蝶妹,愿意当着老前辈之面,与晚辈一较轻功,内力和剑术,晚辈绝不推辞。”盲尼原就生了一副争强好胜的古怪脾气,这时听了江天涛公然挑战的话,哪里还忍耐得住,于是怒哼一声,沉声说:“要是你较技中,处处不如心意……”江天涛知道盲尼的意思是怕他三项俱都不如朱彩鸾和张石头,因而无颜回去见师父海棠仙子。

但他也怕自己三项俱都占先,而惹得盲尼恼羞而怒。

于是,灵智一动,立即恭声道:“自家师兄妹,切磋较技,乃是常事,胜者不骄,败者勿馁,时时互勉互励,才能出人投地。稍时,如果晚辈技差一筹,老前辈自会不吝赐教,指出晚辈的错误及应改之处,万幸晚辈稍有占先,也是得诸老前辈两年前对晚辈的殷殷指导和谆谆教诲,不但家师感激老前辈,就是晚辈也将终生铭记心内。”盲尼听了江天涛一席奉承话,不禁心花怒放,阴沉的老脸,立即愉快地笑了,同时,由衷赞声说:“好好好,你的确是个好孩子,难怪蝶丫头在我面前,不厌其烦地赞美你。”说此一顿,瞎眼一翻,愉快地间:“蝶儿,你涛哥哥的剑放在何处?”朱彩鸾见师父盛赞江天涛,芳心自是暗暗欠喜,这时见问,立即含笑恭声道:“放在巨林中的一株古木上。”盲尼一领首,立即愉快地说:“那边场地大,我们就去那边吧!”说罢,僧袖一拂,飞身向前,沿着羊肠小径,当先驰去,宛如双目没有失明般,迅捷至极。

江天涛、朱彩鸾以及矮胖的张石头,三人同时起步,紧跟在盲尼身后。

四人沿着小径飞驰,眨眼已至巨林,江天涛游目一看,尽是千年以上的插天古木打量间,蓦闻朱彩鸾愉快地道:“师父,到了!”四人同时停住身形,盲尼即在一方青石上坐下来。

朱彩鸾面向江天涛,举手一指三丈外的一株六人合抱的秃顶古木,道:“涛哥哥,宝剑就在古木树顶上。”江天涛强抑满腹怒火,仰首一看,一双剑眉,立即皱在一起了。

只见古木笔直,树身斑剥,高约三十丈,一片薄云,恰巧飘过顶尖,直耸入天上,令人一看,立感头晕目眩。

尖顶上,一点亮影,闪闪发光,宛如碧空寒星,江天涛知道,那就是他的宝剑。

江天涛看得面现难色,心生怯意,他自信能飞升上去,但要想先朱彩鸾拿到宝剑,他已毫无把握。

打量间,蓦闻盲尼笑着问:“你们三入先较什么技?”张石头被江天涛横臂一格,震得一连翻了十几个跟头,心中怒火仍末稍熄,这时一听,立即大声道:“师父,让我石头先和他比比内力。”说罢,不待盲尼应允,立即圈着两臂,径向一方数百斤重的大石走去。

朱彩鸾已看出江天涛面有难色,芳心暗暗焦急,比赛轻功、剑术,她自会暗中让步,但憨傻的张石头,必然全力以赴。

这时见附近的岩石,俱是千斤以上的大青石,只有张石头走去的岩石是较小的一个。

因而,故意娇声道:“石头哥,你怎的主占客先,应该让涛哥哥先试,他击不开,你再击嘛!”江天涛一听顿时大怒,以为朱彩鸾投机取巧,企图在他全力一击,石有暗纹之后,再令张石头一掌成功。这时见张石头会意地领首退后,立即大喝一声:“让我先试……”试字出口,身形已至石前七步之处,连足功力,右掌猛力推出。

耳隆一声骇人暴响,坚石四射,青烟飞腾,碎石横飞带啸,隆声历久不绝。

盲尼虽然双目已瞎,但她的听觉和感应却十分灵敏,这时一听飞石带起的刺耳厉啸,面色大变,顿时呆了。

朱彩鸾微张着玲巧的鲜红樱口,瞪大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目光直盯着江天涛,娇面上,惊喜激奋。

她几乎忍不住飞身过去,伸臂将涛哥哥抱住。

张石头原本有些呆头呆脑,这时例着大嘴,不停地眨着大眼,面色苍白,额角渗汗,真的给吓傻了。

江天涛尤为震惊,倘望着七涉外的一堆残石,直疑是在做梦。

坐在青石上的金佛盲尼,面色铁青,浑身发抖,薄chún下弯,紧咬牙齿,老脸上的皱纹中,已渗出一丝油油汗水。

蓦见盲尼瞎眼一翻,十分深沉地低声道:“江天涛,你过来!”江天涛一定神,立即转身向盲尼走去。

朱彩鸾深知师父的癖性,这时一见,芳心大骇,花容失色,不由脱口急呼:“师父,您要做什么?”急呼声中,神情惶急,紧跟江天涛身后,急步向盲尼身前走去。

张石头虽然憨傻,但也能看得出师父金拂盲尼的神色有异,又见师妹朱彩鸾,惶急地向着师父走去,也忍不住憨声问道:“师父,您要做什么?我石头已很佩服了。”金拂盲尼栗然惊觉自己失态,难怪三个小女儿都显得有些揣揣不安,不由仰面哈哈笑了,同时,笑道:“不但你石头佩服,就是为师我也要竖竖大拇指头喝一声好。”朱彩鸾见师父笑了,一颗不安芳心才放下来,同时,悄悄拍了拍酥胸,深情地标了一眼英挺俊逸的江天涛。

江天涛一掌劈碎了大石,神志仍在惊喜恍依中,听了盲尼的哈哈大笑才条然清醒过来。

这时看了光艳抚媚的朱彩鸾的深情神态,才知朱彩鸾对他有着无限的关怀,正待向她领首示谢。

蓦闻盲尼继续笑着说:“孩子,把你的手伸出来,让我试试你的功力究竟到了什么火候。”说着,当先将干枯的右手,掌心向下,五指并拢,缓缓地伸出来。

江天涛剑眉微煌,神色迟疑,他慑于金拂盲尼数十年的威名,和与恩师的深厚友谊,自是不敢与盲尼较量内功。

于是,急忙拱手躬身,惶声道:“晚辈不敢。”盲尼一听,老脸立即掠过一丝赞许光彩,再度哈哈一笑,慈祥地说:“傻孩子,不要怕,我只是证实一下我那海棠妹子,为何一直瞒着我,还一直代你请求赐你一颗朱仙果。”江天涛心中一动,立即恭声道:“家师绝不会蒙骗老前辈,晚辈来时,家师一再叮嘱晚辈,务必恭请老前辈揣摸一下晚辈的骨骼,并赐一粒朱仙果。”金拂盲尼慈祥地台着微笑,愉快地嗯了一声,祥和地点点头,道:“不错,我的确已答应了你师父,现在我略一试你的功力,便知应不应该给你一粒朱仙果。”江天涛仍显得有些迟疑,情不自觅地标了一眼朱彩鸾,而身边的朱彩鸾,却正凤目含情,樱口绽笑地向他领首。

于是,他再不迟疑,立即功集右臂,力透掌心,将右掌仰贴在盲尼的覆掌下。

盲尼含笑祥和地问:“孩子,你可准备好了?”江天涛立即恭声说:“晚辈已遵命准备好了。”金拂盲尼欣慰地点点头,神色慈祥和蔼,面含微笑,端坐在大石上,似是正在运集内力。

一阵咯咯轻响,盲尼并拢约五指微微弯曲,干枯的右手,顿时涨大了一倍。

朱彩鸾,张石头,分立两边,俱都凝神望着相合的两掌之间。

这时的江天涛,已合上了双目,剑眉微轩,朱chún似是挂着微笑,在神色平静中,又显示出求教之意。

蓦然,在盲尼和江天涛的两掌间,徐徐窜出一丝淡淡白色。

紧接着,白气逐渐加浓,剎那间,形成一团旋转白雾。

金拂盲尼霜眉微皱,神色逐渐肃穆。

江天涛俊面红润,气定神闲,似是已进入忘我之境。

朱彩鸾看了这等情形,一颗芳心再度焦急起来,她看得出,涛哥哥在功力上,似乎略占优势。

张石头虽然不懂,但也聚精会神地瞪大了眼睛。

朴的一声轻响,白雾应声飞散,紧合的两掌立时分开了。

金拂盲尼神色大变,额角已渗出油油汗水,立即面向朱彩鸾沉声问:“蝶儿,你那柄宝剑果真是由你涛哥哥的背上撤出来的吗?”朱彩鸾心知有异,但仍毫不迟疑地恭声应了个是。

金拂盲尼断定朱彩鸾绝不敢说谎,但她心里又着实有些不信,因而十分迷惑地自语说:“即使心神旁鸯之际,也不致剑被撤走而不知呀……”江天涛收回功力,早已睁开了眼睛,立即代朱彩鸾解释道:“回禀老前辈,宝剑确是蝶妹由晚辈肩后撤走,因为那时晚辈正伏在石楼暗影处,静听家父与玲表妹等谈论与晚辈有关的重大事情。”金拂盲尼颇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郑重地道:“以你目前功力,已经远超你师父和我之上,莫说有人在你背后撤剑,即使十丈以内之飞石落叶,亦能清晰可闻,否则,便是你有意纵容你蝶妹妹,要她处处逞能。”江天涛一听,急忙躬身惶声道:“晚辈斗胆也不敢纵容蝶妹,愚弄老前辈。”朱彩鸾见江天涛一口一个蝶妹,听得芳心暗喜,飘飘如醉,但听了师父的郑重指责,又深免得惶恐不安。

因为,她看了江天涛的几番施为,的确有藏而不露,故意纵容之嫌,于是,也惶声说:“蝶儿的宝剑,的确是在涛哥哥的肩后剑鞘中撤出来,至于涛哥哥是否故作不知,蝶儿就不知道了……”盲尼末待朱彩鸾说完,立即做了一个阻止手势,按着神色祥和地面向江天涛,亲切地问:“你师父回山后,可曾传你新奇的功夫。”江天涛毫不迟疑地恭声道:“晚辈仅在洞外恭聆家师面谕后,便星夜下山,急急赶来了。”金拂盲尼和朱再试了。”岂知,争强好胜的朱彩鸾,小嘴一嘟,突然崛强地道:“不,蝶儿定要试试涛哥哥的轻身功夫,内力雄厚,并不见得就轻功盖世。”江天涛一听,正合心意,他也正要试试,自己的轻功究竟到了什么火候,而也想趁机看看朱彩鸾的轻功究竟如何惊人,因而急忙躬身要求说:“晚辈久闻蝶妹轻功精绝,飞升如燕,常以无缘一睹为憾,此番盗剑,愈见蝶妹身手不凡,今日良机难再,晚辈万万不能错过。”金佛盲尼一听,立即哈哈哈笑了,按着愉快地说:“一个要比,一个要试,我如再加阻止,反而不是意思了。”说此一顿,面向朱彩鸾,风趣地笑着道:“蝶丫头,为师先吧话说清楚,输了可不许哭。”张石头一听,立即例着大嘴哈笑了。

江天涛自是也忍不住不笑。

朱彩鸾没想到师父会当着心爱的涛哥哥的面,说出她输了会哭的话,顿时羞得粉面通红,直达耳后。

于是,脸一红一踩小蛮靴,撒娇不依地道:“输了师父就再给我一颗朱仙果嘛!”盲尼霜眉一皱,佯装不解地问:“朱仙果只有三颗,你不是早就对我说,你那一颗决心送给幕阜山的涛哥哥吗?”朱彩鸾一听,羞得连连踩脚,急呼一声师父,一头扑进盲尼的怀里,扭动着娇躯不依,但她的心里却十分甜蜜,因为,江天涛至少应该知道她对他的爱心了。

张石头拍手踩脚,已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江天涛心里虽然暗暗感激朱彩鸾对他关怀的心意,但她这份扑进尊师怀里撒娇不依的随便劲,却不敢恭维。

而被纠缠着的金拂盲尼,却一直在哈哈祥笑,干枯的右手,不停地抚摸着朱彩鸾的秀发、肩头,状极愉快。

江天涛看得暗自摇头,心想:难怪她如此任性。

心念间,蓦见盲尼经拍着朱彩鸾的香肩,笑着说:“丫头,不要和你涛哥哥比了吧!你不是他的对手。”红影一闪,朱彩鸾挺身站起来,立即掘强地说:“不,一定要比。”说话之间,心念电转,她惊觉到师父一再阻止,必然有她的精确见解,万一比不过涛哥哥,岂不难堪。

因而灵智一动,按着旷声说:“师父,如果涛哥哥的经功的确比蝶儿高明的多,那就是他故意藏拙,同时也有意愚弄师父。”说话之间,还高耸琼鼻,紧撇着樱嘴,气唬唬地瞪了一眼江天涛。

江天涛听得心头一震,脱口一声轻啊!顿时愣了,他确没想到刁蛮难逗的朱彩鸾,在临赛前,先给他扣了一顶大帽子。

岂知,盲尼哈哈一阵大笑,连连领首贺声说:“好好,正合为师的心意,快去!”江天涛听得再度一愣,心想,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心念间,红影一闪,朱彩鸾已飞身纵至数丈外的插天古木前,身法之灵,确属少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