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五章 途遇三钗帮

作者:忆文

日隐西山,暮色渐浓,宫道上行人绝迹,江天涛匹马单剑,一身蓝衫,迎着夜风,放马疾奔。

绕过松桃城,已是起更时分了,一轮皓月,冲出东方天际的乌云,冉冉上升,给黑暗的大地洒上一层蒙拢光辉,逐渐大放光明。

江天涛坐在平稳狂奔的小青马背上,目光茫然望着如飞迎来的村镇景物,心中盘算如何尽快赶回九宫堡。

他知道,位于堡外绝壁下的广大花园,虽然很少有人前去,但这多天来,花圃凌乱,径无人扫,恐怕自己的行踪,也早为堡中发现了。

因而,他决定先回海棠洞,见过恩师和雪姊姊后,再与玲表妹联络。

心念间,焉然传来一声隐约可闻的深沉暴喝。

江天涛心中一惊,急忙凝神,只见前面横卧在官道上的大镇前,一道宽大黑影,刚由大镇内,如飞冲出来。

看那宽大黑影,衣袂飘拂,身法灵捷,一望而知不是庸手。

就在这时,又有三道快速身影,疾如飞丸流矢,径由大镇内,匆匆追了出来。

江天涛看得出,匆匆追出来的三道人影,虽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但较之宽大黑影,似乎又逊了一筹。

这时,繁星满天,夜空高远,月光照彻四野,三五里内,景物清晰可见。

前面的快速人影驰来,江天涛的马放开四蹄奔去,眨眼之间已能看清宽大黑影的手中,倘提着一柄乌光闪闪的三尺长剑。

同时,也看清了后面的三道人影,一个使厚背大砍刀,一个用亮银索子鞭,另一个似是提着一对瓦面金钢锯。

三人这时,一人居中,两人分散左右,显然企图形成包围截击之势。

而飞奔在前面的宽大黑影,分明可以展开轻功,迅速逸去,但他却故意频频回头有意将速度迟缓下来。

江天涛生就侠骨义胆,看到这等不平之事,岂能不管?怎奈他一心悬念玲表妹的安危,急于赶回幕阜山,深怕中途羁延时间。

加之,前面宽大黑影,故意放缓速度,显然有意让身后三人追上趁机痛惩一番,如果对方没有制胜把握,自是不敢冒这份险。

心念间,距离前面宽大黑影,仅余数十丈了。

举目再看,宽大黑影已自动将身形停在官道上,而且横剑以待,同时,不停地转首,向着江天涛望来。

江天涛这时才看清宽大黑影的身材并不太高.,但却穿了一龚宽肥黑衫,和一幅极大的黑绸,罩着头脸,仅留一双黑白分明,闪闪生辉的灵活眸子露在外面。

江天涛看得剑眉一皱,觉得这情形倒和他进入九宫堡时相同。

心念间,持厚背大砍刀的一个,已首先追至蒙头人近前。

持刀的是一个年约五十余岁的青衣老者,浓眉虎目,灰发灰须,这时大喝一声:“不留下命来想走吗?”

大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大砍刀,一招“力劈华山”,挟着一阵劲风,猛向黑绸蒙头,手持乌剑的人狠狠劈去。

黑绸蒙头人似乎根本没将持刀老者放在心上,一俟砍刀劈下,身形略微一动,双肩一晃,乌光剑趁势一招“拨云见日”,剑尖轻巧地一点刀面,按着一招“怒蛇吐信”,剑光疾如奔电般,已到了青衣老者的右腕。

青衣老者面色大变,一声惊叫,疾沉右腕,身形暴退两丈。

左边追到的是个矮胖身形,怒眉豹眼,一身黑衣的中年壮汉,手中提着一对瓦面金钢锯,已追得头上微微儿汗。

右边追到的是个二十八九岁的劲衣青年,飞眉俏眼,朱chún白面,他用的是根亮银索子鞭。

两人同时追到,但也同时愣了。

蒙头人横剑停身,并末追击,仅不屑的看了其余两人一眼,按着向江天涛望来,似乎颇存戒心。

江天涛见蒙头人出剑神速,干净利落,不由心中暗暗佩服。

心念间,已距四人不远了,于是一拨马头,立即沿着路边前进,看情形,他是决心要袖手而过了。

就在他正要拨马而过之际,其余追来三人,想是看出江天涛无意插手,暴喝一声一涌而上,三人兵刃齐下,猛向蒙头人疯狂扑去。

江天涛看得剑眉一庹,不由将马放慢了些,但他依然沿着路边前进。

蒙头人冷冷地标了江天涛一眼,依旧毫不在意地挥剑迎敌,出剑之灵巧,身法之轻捷,确属少见。

三个围攻的人,倒也堪称高手,只是遇到蒙头人这等身手的人,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用武无地了。

蒙头人一支长剑,千奇万幻,不可捉摸,时而凌空起舞,时而如黑蝶穿花,条忽间精芒电掣,眨眼间剑影如林。

围攻的三人,虽然使出浑力解数,依然是被迫得手忙脚乱,顾此失彼,左对右挡,有退无进。

江天涛觉得蒙头人剑法,丝毫不逊于自己,深信围攻的三人绝占不了便宜,于是,一抖丝僵,放马驰去。

就在他放马的同时,蓦闻持刀老者,急声高呼道:“马上小侠,为何不助老朽一臂之力?”

江天涛仅回头看了看,依然放马飞驰,心想:你们三对一,已违背了武林规矩,居然还厚颜求援?心念末毕,右侧田野间,蓦然传来一声苍劲怒喝:“孙香主,林舵主已死,千万不能放走这小子。”

江天涛闻声转首,只见两道快速人影,径由右前方,越野驰来,身法之快,疾如流矢,眨眼已至路边不远。

当前一人,是个霜眉银弩,红光满面,身着褐色长衫,手提一根齐眉铁棍的七旬老人。

持棍老人,目光炯炯,一蓬银发,飘散胸前,手中那根铁棍,十分沉重,至少百斤,一望而知老人是个功力深厚的不凡高手。

紧紧跟在持棍老人身后,是一个一身紫衣,手提一对双刃护手钩的中年虬髯猛汉。

中年猛汉,紫面膛,身躯高大,肩阔背厚,一对蓝光闪闪的护手钩,分明喂有剧毒。

江天涛打量间,已离开了现场二十丈以外,由于又来了老人和壮汉,他突然对蒙头人的安危担心起来。

根据方才持棍老人的怒喝,他们今夜绝不会将蒙头人轻易放过,现在已经三人围攻,稍时也定会五人齐上。

心念间.不由将马慢下来,又觉得这等不平之事,岂能袖手不管。

回头再看,只见身后数十丈外的官道中间,人影纵横,兔起鹊落,寒光闪闪,怒喝连声,五人早已开始围攻了。

江天涛一见,顿时大怒,一拨马头,如飞回驰。

举目再看,情势果然已变,蒙头人已被团团围在核心,一柄长剑,虽仍有攻有守,但已没有方才自然。再看围攻的五人,个个精神抖撤,俱都奋勇前扑。

持刀的灰发老者,劈、砍、扫、剌,急劲狠沉,使钩的猛汉,蓝光闪闪,钩、绕、锁、斩,上下翻腾盘旋。

一根亮银索子鞭,忽左忽右,挑、刺、扫、绞,如练鞭,两柄瓦面金钢锯,捣、戳、磕、打,一招紧似一招。

尤其,褐衣老者铁棍,盘旋如飞,有若矫龙,时而乌云盖天,迫使蒙头人身形下落,时而枯树盘根,逼得蒙头人,纵跃凌空。

被困在核心的蒙头人,一柄乌光剑,同旋翻舞,翩若游龙,迎钩、封刀、拒棍、压鞭,身灵技巧,眼明手快,虽然在如此激烈搏斗中,蒙头人的那双闪闪眸子,仍不时循着蹄声,望向飞奔而回的江天涛。

江天涛已看出蒙头人的剑术,似是远超自己之上,虽被五个老少高手围攻,并无丝毫败家,他的身手不自然,完全是由于那袭不合身的宽大黑衫。

心想:既然没那么高大的身材,何必硬穿那么肥大的衣服。

心念间,不自觉地将马放慢了,他在想该不该插手多管这件不平之事。

就在他将马放慢,神色略显迟疑之际,现场的情势,条然变了。

只见蒙头人的飞旋身形,突然一个琅沧,按着慢了下来,而且一支长剑,左封右架,上档下拦,顿时变得守多攻少,出招也显得紊乱了。

围攻的五人一见,精神大振,一声吆喝,钩刀猛剌,鞭棍齐下,声势猛不可当。

江天涛看得虽然有些迷惑不解,但不能见危不救,于是两腿一扣马腹,小青一声长嘶,放蹄向前冲去。

江天涛来至近前,急勒坐马,震耳一声暴喝:“快些住手……”

暴喝声中,小青一声怒嘶,前蹄条然仰起,江天涛转身撤剑,趁势跃起,寒光闪处,飘然落在马前。

这声暴喝,声如春雷,震得围攻五人,心悸耳鸣,纷纷暴退。

手持齐眉镜铁棍的七旬老人,煽动霜眉,目光炯炯,满面怒容的打量着江天涛。

其余四人,各守一方,也同时以惊异地目光向江天涛望来。蒙头人手横岛光剑,峙立中央,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闪闪生辉,一直在江天涛的俊面上,溜来溜去,既不发言,也不吭气,看来毫无一丝感激之意。

持棍老人方才曾见江天涛放马奔去,看他儒巾蓝衫,鞍侧挂剑,便知不是凡手,这时见他横剑卓立,星目闪辉,文雅中透着英气,愈加肯定这个俊美的蓝衫少年,不是等闲之辈。

于是,面色一整,但仍沉声问:“阁下可是路见不平,有意拔刀相助?”

江天涛微轩剑眉,仅冷冷地回答说:“不错!”

青衣持刀老人,双眉一竖,突然急上一步,厉色怨声问:“听阁下的语气,可是决意要插手过问这件事?”

江天涛立即摇摇头道:“在下并无此意,只是希望你们单打独斗,不要以多为胜,破坏了武林规矩。”

话声甫落,手持双钩的猛汉,也突然一瞪环眼,大声道:“本帮逮捕反帮叛徒,以便解回总坛按律治罪,这是本帮的事,与武林陋规有何相干?”

江天涛听得心头一震,目前势力最雄厚,组织最庞大,几与各大门派并驾齐驱的最大帮会,首属三钗帮?

三钗帮设坛东梁山,控制长江隘口,分舵遍及各省,沿江大小七十二湖,均有高手执掌,帮中英豪荟萃,均是闻名江湖的杰出人物。

帮主金钗富高丽,总掌全帮大权,银钗皇甫香,掌管内外三堂,玉钗甫湘珍,执掌全帮督巡。三钗虽是异姓,但却情同姊妹,誓共生死,其中以玉钗年纪最小,而也以她的功力最高。

玉钗终年督巡在外,行踪神秘飘忽,故而有彩虹龙女之称,暗含彩虹一现,矫龙难见之意。玉钗对犯律的帮众,制裁极严,因而全帮上下,无不惧她三分,即使各派门人,也多闻玉钗,而有所顾忌。

江天涛虽然不惧三钗,但也不愿招惹这些雌老虎,为了证实现场五人是何帮派,因而不解地问:“不知五位属于哪一个帮派?”

灰发持刀老者见问,傲然哈哈一笑,极轻蔑地说:“根据你的话,即知你是一个初入道的雏儿,连现在江湖上声势最显赫组织最庞大,集天下英豪于一体的三钗帮你都不知道,足见你是如何的孤陋寡闻了。”

江天涛本不愿多事,也懒得和江湖上的门派帮会发生纠葛,而持刀老者充满讥讽意味的话,着实可气,因而摇摇头,故意冷冷地道:“在下从未听说江湖上有个什么三钗帮。”

持刀老者原就恨江天涛方才没有援手,反而回头多管闲事,这时一听,顿时大怒,脱口一声怒喝:“今夜就要你知道。”

厉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厚背大砍刀,依然是力劈华山,挟着一阵疾劲风声,猛向江天涛的当头剌去。

江天涛冷冷一笑,不由轻蔑地道:“我看你八成只会这一招。”

说话之间,身不闪,脚不移,右臂运足功力,长剑闪电对出。

冷芒一闪,当琅一声,火星飞溅中,暴起一声刺耳嚎叫,灰发老者的厚背大砍刀,应声脱手而飞,幻起一道寒光,直射半禳c灰发老者,只惊得魂飞天外,厉嚎击中,暴退两丈,左手握着右腕,横眉苦脸,冷汗油然,目光惊急地望着江天涛。

褐衣持棍老人,看得面色一变,其余三人俱都愣了。

横剑立在中央的蒙头人,双目冷电一闪,似乎也吃了一惊。

褐衣老人霜眉一竖,厉声问道:“阁下可是蓄意与本帮为敌?”

江天涛冷然卓立原地,依然冷冷地说:“在下只论正义公理,不论是何门派帮会!”

褐衣老人一听,脸上顿现杀气,暴喝一声:.“孙香主,杀...”杀字出口,五人齐声吆喝,各挥兵刃,猛扑江天涛,青衣老者,早至田中捡回刀来更是奋不顾身,争抢先机。

江天涛一见,顿时大怒,不由轻蔑地期声一笑,道:“江湖帮会,到底不如正宗门派的规律严格:…”说话之间,急凝功力,身形动处,劲气弥漫,长剑振臂一挥,幻起寒星万点,乃带丝丝剑啸。

横立在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途遇三钗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