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

第八章 夜议擒窃贼

作者:忆文

到内堡达门楼下,马云山、宁道通,以及齐鲁双侠、小李广钟清等,同时停步,躬身相送。

马云山一直怀疑江天涛的那柄宝剑,因而在他停步的同时,急忙向前两步,含意颇深地恭声道:“卑职对前去东梁山的人选,倘有浅见,稍时请老堡主再莅临前厅详谈。”

江老堡主断定马云山必有当众不便言明之处,因而略一沉思,立即领首道:“好,老朽随即前来。”

毒娘子根据江老堡主引江天涛进入内堡之事,便知老堡主对江天涛曾任花园小厮的事,已不重视,因而心中十分焦急。

这是心中一动,急忙恭声讯:“马大侠既然有事磋商,就请老堡回厅商谈,卫小侠可由少堡主恭陪,贱妾同去布置。”

江天涛一听,心中立生警觉,不由暗自冷冷地笑了。

老堡主自是不会想到毒娘子别有居心,加之急慾知道马云山的人选建议,因而愉快地一领皓首,即向江天涛,歉意地笑着道:“老朽因事,暂时失陪,务请小侠见谅,谨命小犬天涛,恭陪小侠前去老朽的则院休息。”

江天涛急忙拱手躬身道:“老前辈有事请便。”

江老堡主不便先行离去,愉快地哈哈一笑,立即肃手亲切地道:“卫小侠先请。”

江天涛不便过份推辞,恭声应是,转身向门内走去。

朝天鼻与江天涛并肩,毒娘子紧紧跟在身后。

进入内堡,江天涛的双目不禁有些湿润,看到庞大古老的高楼方阁,经过回曲有序的石廊院落,内心无不感到亲切。

想到自己的生命,险些丧失在贱婢毒娘子和总管闵五魁之手,心中便不禁升起一股强烈怒火。

当年如非恩师救起,抚养成人,传授绝艺,恐怕永无出头之日,揭发这两个恶仆的欺天阴谋,这座古老的九宫堡势必落入这贱妇之手。

朝天鼻只是低头前进,默默不语,他自觉讲武功,谈学识,比英貌,论气质,都不如曾任过后花园小厮的卫明,因而他心里压抑着太多的自卑。

毒娘子看在眼里,又妒又气,心中充满了更多的怨毒。她不但恨江天涛,同时也恨自己不争气的儿子朝天鼻。

虽然,俗语说:富贵天注定,因果冥冥中。但她却一直不服,她不相信她的儿子,天生就是奴才命。

如今,想到朝天鼻的贪图游乐,不学无术,任她说破了嘴皮也不知上进的情形,她也不自觅地慨然摇了摇头。

毒娘子看到这番情形,觉得必须将朝天真的真正出身,提前告诉给他了,要他知道,他并不是真正的少堡主。

由于江天涛目览内堡,朝天鼻颓丧自卑。毒娘子正想着如何要朝天鼻知道他是她的亲生儿子,而成为她攫取九宫堡的得力助手,是以三人默默前进,都不觉得情形反常。

三人沿着右进长廊,经过数栋阁楼,前面已现出一座月形拱门,孔花石墙的独立小院来。

江天涛举目细看,发现院中除了一座独立石阁和三五株针松,一两丛修竹外,再没有什么了。

石阁有两层,四周围有雕栏,形式苍劲古老,显得格外清幽,在正面的高檐下,横悬一方黑匾,上书三个金字……怡然阁。

江天涛看罢,断定这座别院,必是老父经常憩息之所。

心念间,果闻朝天鼻道:“前面就是家父的则院怡然阁了。”

江天涛身临老父憩息之处,心神向往,神色肃穆,立即谦恭地点了点头。

进入院门,立即扑来一阵芬芳花香,在怡然阁的四周,种植了无数奇花,五颜六色,红绿间发,愈显得清幽高雅。

就在这时,阁应内急步跑出两个垂髻小僮来。

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穿青衣,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穿墨绿,两人俱都生得chún红齿白,十分清秀。

两个小僮来至朝天鼻身前,同时一拱手,恭声道:“清儿、安儿,给少堡主请安。”

朝天鼻立即沉声道:“这位是卫小侠,暂时在此住几天,你们两人要听他的话,快些上前见礼。”

两个小僮一听,立即趴在地上叩头。

江天涛领首答礼,俊面挂着愉快地微笑,一俟两个小僮起来,立即亲切地抚摸了一下两个小僮的肩头。

毒娘子立在身后,趁机向朝天鼻施了一个眼神,接着谦和地道:“小侠飞马聘驰,连翻搏斗,想必已经倦了,就请小侠早些安歇吧!”

朝天鼻正感到和江天涛在一起不知说什么好,也急忙拱手道:“在下暂且告退,稍时再来请教。”

江天涛见毒娘子和朝天鼻告辞,正合心意,于是急忙还礼,谦和地笑着道:

“二位有事请便,在下确也有些倦了。”

于是,江天涛反客为主,便将毒娘子和朝天鼻送至门外。

一俟朝天鼻和毒娘子离去,江天涛立即折身走进阁厅,两个小僮已捧来一杯香茶,放在正中的檀桌上。

厅内陈设简高雅,壁上悬有不少幅古画,其中有山水,有人物,有骏马,俱是出自唐宋名家。

江天涛扶梯登阁,视界顿时开阔,前后通天格门,左右各有一室。

走出前门,凭栏远眺,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耸入半空的摘星楼,想到那夜冒死登楼,得到的仅是一只绣衣左袖,他不由恨透了毒娘子和死去的闵五魁。

他游目看了一眼内堡,突然发现立身的怡然阁,恰好与表妹汪燕玲的闺楼遥遥相对,他清楚地看到小翠花正在前廊上走动。

他心中一急,本能地挥了挥手,但是那个小翠花,并末看见,按着折身走进楼内去了。

江天涛游目看了看堡内,高楼石阁,房屋榔比,距离汪燕玲的闺楼,倘隔有数重院落。

在这一剎那,他才蓦然惊觉到,今后要再想进入表妹汪燕玲的香闺恐怕真的难如登天了。

如今住在阁上,处处受到限制,绝不可能任意走动,如果借口前去花园,必然引人起疑,即使此刻,暗中树后,也许已有了毒娘子的心腹正在监视。

心念至此,想到方才冒然挥手,心中十分后悔,因而折身走进阁内。

走进左边一间,里面储满了古书,一张汉王方桌,上面置有笔墨,江天涛知道这是父亲的书房。

再至右间一看,寝榻被褥,十分整洁,房屋的形式,和表妹汪燕玲的香闺极为相似,他知道这是父亲的卧室。

江天涛不敢在父亲的寝榻上倒卧,就在一张方墩上坐下来。

想到由梵净山回来,倘末拜见恩师,心中愈加焦急,这时想来,才发觉进入内堡实是进了笼牢,反而不自由了。

懊恼之余,盘膝假寐,不觉入睡,但他仍不时听到阁厅中的两个小僮走动和谨慎地谈话声。

不知过了多久,一丝淡淡幽香徐徐飘入鼻孔。

渐渐那丝淡淡幽香,变得又浓郁,又甜腻,令他心神一荡,抨然跳动,一股奇异热流,径由小腹,滚滚而发,剎那间布满周身。

江天涛栗然一惊,意念中急忙去睁眼睛。

但一睁之下,眼皮沉重,竟然没有睁开。

江天涛这一惊非同小可,神志顿时清醒过来,同时也清楚了正处在什么境地中。

他挺身舒腿,心想立起来,但四肢已不听他的指挥,显得十分乏力。

这时,他已意识到,那丝浓郁甜腻的香味来由,同时,脑海里闪电般掠过一个可怕的人影……毒娘子。

江天涛一想到阴凉狡桧,足智多谋的毒娘子,便身不由己地打了一个冷战。

这个冷战对他神志的清醒有了极大的帮助,令他意识到处境已极危险,应该尽速运功调息。

心念一动,口诀立生,一阵朱仙果的清凉异香立时弥漫口腔,功力也随之凝聚,丹田中那股奇异难耐的热流,立时被减弱驱逐。

就在这时,一阵轻盈地脚步声,挟杂着长裙曳地声径由外间传来。

江天涛神志已经清醒,功力完全恢复,他徐徐睁开一线眼缝,发现室内漆黑,心中一惊,不由暗呼,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就在他心中暗呼的同时,一蓬烛光,径由外间射进来。

随着烛光的扩大和接近,一个秀发披散,靥如牡丹,手里端着烛台的狐媚少女轻盈地走进室来。

狐媚少女双十年华,生得挺鼻樱口,眉目如昼,身穿水红紧身亵衣,外罩锦缎落地大擎,高耸的王rǔ,富有弹性的娇躯,织腰、肥臂,毕露无遗。

她摆动着手中的那支火苗盈寸的红烛,闪动着那双澄澈如秋水的明眸,似是在寻找黑暗中的江天涛正在何处。

当她发现江天涛盘膝坐在方墩上,微皱着剑眉,紧合着双目,仍在作着运功调息之势,不由狐媚地笑了。

她经咬着樱chún,悄悄将烛台放在桌上,大胆地走至江天涛面前,竟以媚人的眼神刻意地打量起来。

当她发现江天沟丰神秀拔,英挺俊逸,即使以玉树临风不足以言其美的时候,她完全惊呆了,这似乎较她想象的尤为英俊。

久久,她才将微张的樱口合起来,在她狐媚艳丽的娇靥上,立即掠过一丝渴求的光彩,那双澄澈的眸子里不时闪烁着奇异的光辉,她情不自禁地再向江天涛的面前走去。

正在觑目偷看的江天涛,这时已完全洞悉了这个青春饱丽,狐媚诱人的少女的来意和居心。

同时,他也断定这个带着醉人的媚笑,娇躯充满了热力和诱惑的少女必是毒娘子的心腹。

江天涛一想到毒娘子,满腹的怒火顿时高炽起来。

这时见狐媚少女,竟展露着荡笑向身前逼来,不由沉哼一声,条然睁开了眼睛。

两道冷电般的目光,宛如两柄利剑直射在狐媚少女的娇靥上。

正在意乱神迷的狐媚少女,不由大吃一惊,面色立变,脱口一声娇呼,慌得急忙下拜,同时,惶声道:“小婢幻娘叩见卫相公。”

江天涛听她自称小婢,知是堡中的侍女,立即沉声道:“你起来!”

说着也由方墩上立起来。

狐媚侍女幻娘,恭声应是,缓缓立起,两手紧紧里着大髦,羞惭地低着头,轻轻向后退了两步。

她惶急迷惑地觑目偷看,发现江天涛俊面红润,朗目有神,丝毫没有中了欢喜鸳鸯玉露香的痴狂现象。

毒娘子对她说,中了欢喜鸳鸯玉露香的男人,双颊殷红,眼布血丝,神情如痴如狂,宛如一只疯虎。

但是,这位英挺俊美的卫相公却神志清醒,一如常人,她想,也许是毒娘子有了错误。

就在这时,外间阁梯上又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江云帆凝神一听,即知来人不止一个,同时他断定来人,必是因为听到幻娘的那声惊叫而上来察看,于是面向幻娘,沉声道:“你们一共来了几人?”

幻娘垂首恭声道:“除了小婢外,倘有青莲,粉荷!”

话声甫落,随着急促脚步声的接近,室门口又现出两个神色惊异,姿色抚媚的侍女来。

两个狐媚侍女一看室内情形,粉面同变,大感意外,同时惊呆了。

正在负手卓立,俊面含威的江天涛,一见两个侍女,立即命令道:“你们两人也进来。”

两个侍女一定神,心知不妙,急步走进室内,同时捡任下跪,急忙恭声道:

“小婢青莲、粉荷,叩见卫相公。”

江天涛皱眉唔了一声,沉声道:“是谁派你们来此?”

幻娘、青莲和粉荷同时恭声道:“小婢等奉老堡主之命,前来侍候卫相公。”

江天涛冷冷一笑,立即沉声道:“为何不说是贵堡的掌院毒娘子?”

幻娘三人一听,面色立时大变,俱都身不由己地打了一个冷战,同时心慌意乱地立即低下了头。

江天涛沉声道:“回告贵堡女掌院,谢谢她的美意,就说此地有两个小僮足够了。”

幻娘末待江天涛说完,立即恭声道:“清儿和安儿均是老堡主的身边书僮,他们已去侍候老堡主去了。”

江天涛一听,似乎想起什么,转首看了一眼漆黑的窗外,不由急声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幻娘三人同时恭声道:“二更已经过了。”

江天涛大吃一惊,不由急声道:“老堡主可曾来过?”

幻娘三人同时摇了摇头,由青莲回答道:“老堡主和马总管等人仍在前厅磋商急事,今夜恐怕不会来了!”

江天涛一听,这时才知道“镇拐震九州”马云山,已被父亲聘为“九宫堡”的外务总管了。

但他听说老父仍在厅上磋商事倩,不禁有些怀疑,因而不解地和声道:“你们怎知老堡主仍在前厅上?”

粉荷见江天涛神色已经缓和,惶惧之心顿时大减,因而自作聪明地回答道:

“因为闵夫人被老堡主请去,至今尚未回来。”

江天涛一听闵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夜议擒窃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