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 十 章 傻福无穷

作者:忆文

满谷英豪,喧声沸腾,议论纷纷,无数道炯炯目光,齐向九宫堡的彩棚望来。刁钻的朱彩鸾一见,立即风趣的道:“珠姊姊你看,这些人的目光,都是在看你哩!”话声甫落,邓正桐却得意的一笑,接口风趣的道:“不是吧!恐怕是看我秃头有这么一个弓法神奇,艳美无比的女儿吧!”

如此一说,众人俱都哈哈笑了,完全没有大敌当前的样子。邓丽珠芳心高兴,正待嗔声说什么,金剑英已敛笑催促道:“邓姑娘和锺老弟快去吧!点苍派的马已经入场了。”说罢,急步走出彩棚外,向着对面岭巅上挥了挥手。

这时,邓丽珠和小李广,已沿着通道向谷底下走去。对面岭巅上的陈振铎早已会意,立即派了三名健壮堡丁,拉着小青,小红,和小李广的黄花马,急步奔下谷来。小青是龙种宝马,小红是万马选一的良驹,“小李广”的大花马,也是身高膘肥的千里马!

群豪一见这三匹金鞍银镫,神骏无匹的高头大马,立即掀起一片喝彩之声!小青、小红,尤为威猛,同时昂苜发出一声惊怒长嘶,嘶声宏亮,满山满谷,入耳嗡嗡。这时,邓丽珠和小李广,已到了江天涛身前,同时躬身呼了声“少堡主”。

江天涛和“白亮鞭”魏季高说了几句场面话,三个拉马的堡丁已到了前面!小青、小红和黄花马,一见江天涛邓丽珠和小李广,立即摇头摆尾,连声低嘶,三人地分别抚摸一下马鬃。马上交手,不但要眼明手快,艺业精绝,而且要御马得法,灵活应心,方能克敌制胜。

江天涛方才已看过“黑煞神”和“飞锤霸”两人的体型和兵刃,因而对邓丽珠和“小李广”的安危不免有些担心。满岭满谷的英豪,看了“点苍派”的飞锤霸和黑煞神,也不禁为江天涛三人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因为,马上交手,毕竟不如徒步得心应手。尤其看到邓丽珠那等娇美艳丽的少女,怎敌得过骠悍凶猛的飞锤霸和黑煞神?但,也有人认为,九宫堡那多有名的老江湖不派,而让一个年仅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和一个艳丽少女迎战,自然有战胜把握。

这时,“白亮鞭”魏季高,率领着“黑煞神”和“飞锤霸”,已到了场西边,三人围在一起,缜密的计划一番,黑煞神第一个向一匹黑马走去。群豪一见,立即掀起一阵騒动,议论之声,更热烈了。

“黑煞神”来至黑马前,肩头一晃,飞身上马,只压得黑马连连后退数步,昂首发出一声怒嘶。群英看了这等声势,不少人变颜变色,纷纷又同江天涛这面望来。江天涛见点苍派黑煞神已经上马,即对小李广道:“锺兄先迎第一战,切忌力拚!”

小李广恭声应是,即在堡丁手中接过花马,飞身踪落鞍上,两腿一催马腹,花马一声长嘶,放蹄向栋场边驰去。群豪见小李广,坐骑花马,一身银装,虎眉朗目,圆脸白胖,手提一根亮银红缨枪,威风凛凛,宛如唐朝的罗成小将,不由掀起一片彩声。

小李广见群豪为他喝彩,精神不由一振,来至场边,急拨坐马,丝缰向鞍头上一挂,倒提银枪,蓄势以待。数十丈外的“黑煞神”立即飞眉瞪眼,放开洪钟似的嗓音,大声道:“九宫堡的小李广,可曾准备好了?”小李广虎眉一轩,怒目朗声喝道:“在下既已就位,何必明知故问,放马过来!”

黑煞神一听,顿时大怒,双锤一碰,暴喝一声,两腿一挟马腹,放马直奔场中。小李广催马瑞枪,虎目注定如飞奔来的黑煞神,纵马迎去。这时,满谷群讷,突然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齐集场中,除了两匹健马急如骤雨的奔驰蹄声,再听不到其他声音。

恰在场的中央,两马同时到达。“黑煞神”杨大愣,左手铁锤,虚空一挥,右手铁锤,“五岳盖顶”,大喝一声,猛力砸去,声势骇人,猛不可当。

“小李广”锺情深知当头一锤的厉害,一声大喝,双膝拨马,扭身挺枪,一式“力挑滑车”,枪尖趁铁锤下击之势,轻巧的一拨,立即溅起数点火花!黑煞神的铁锤被小李广一拨,马上身形立即摇摆不定,险些跌落下马!

黑煞神心中一惊,急定身形,大喝一声,左锤反臂横扫,挟着一阵劲风,猛向擦马驰过的小李广扫去,声势相当惊人。小李广没想到黑煞神变招如此快速,仓促间无法回枪,只得运足功力,猛以枪尾,力顶铁锤。铮然一声金铁交鸣,应声溅起数点火星.

小李广闷哼一声,身形摇动,双臂酸麻,眼冒金星,由于用力坐马,花马立即发出一声震耳怒嘶。群豪一见,又是一片惊啊!与点苍派有渊源的人物,立即发出一阵欢呼!“小李广”锺清一听,顿时大怒,急定身形,拨马而回,振腕挺枪,猛向回马冲来的“黑煞神”刺去。

“黑煞神”一招得手,精神大振,双锤飞舞,怒叫连声,左锤蓄势迎枪,右锤伺机出击,声势尤为吓人。小李广虽然大怒,但仍牢记江天涛和金剑英的叮嘱,切忌力拚,这时见黑煞神来势凶猛,愈加不敢冒险。于是心念一动,一俟黑煞神奔至近前,大喝一声,双膝急拨坐马,手中长枪,振腕一抖,立即颤出三朵樱花,分刺黑煞神的上中下。

黑煞神不知是计,一声怪嵲,双锤齐下。就在黑煞神双锤齐下的同时,小李广已纵马到了黑煞神的右后方,大喝一声,抡枪如雷,挟着一阵风啸,猛砸黑煞神的后腰。

黑煞神双锤击空,心知不妙,暴喝一声,右锤旋飞护腰但是,已经迟了!只听蓬的一声,小李广的亮银枪杆打个正着。

“黑煞神”杨大愣,一声闷哼,身形摇晃,险些落马坠地,所幸他皮坚肉厚,转身将双锤挥出。但,他的双锤尚末用老,小李广的枪尖已到了他的胁腰,嗤的一声裂帛轻响,由前胁至前腰的黑衣,已被小李广的枪尖挑开了。

群豪一见,轰然一声,疯狂叫好。小李广一枪刺中,纵马驰出圈外。黑煞神低头一看,只气得猛力撞锤,火星直冒,裂着大嘴,哇哇直叫。

就在这时,面色苍白的魏季高,突然朗声高呼:“六师弟请回来!”小李广驰至江天涛面前,飞身下马,立即惭愧的躬身道:“卑职险些失手,如今幸不辱命!”江天涛谦和的笑着说:“锺兄回马一枪,实在精彩,不愧人称“小李广”弟由衷佩服!”

小李广抱拳躬身,连连恭声道:“卑职不敢,少堡主过奖了!”刁蛮的邓丽珠,柳眉一挑,立即风趣的道:“锺掌院一枪功成,恐怕有人比涛哥哥更高兴!”“小李广”知道说的是“三钗帮”的“丽莺堂”主段玉梅,不由满面通红,顿时无言答对。

江天涛愉快的一笑道:“锺兄放心,此事包在愚弟身上!”小李广一听,心中大喜,强抑心中的激动,恭声道:“恭请少堡主玉成!”话声甫落,西场边已传来一声震耳大喝:“九宫堡下一场的是那一个?”

江天涛三人闻言一看,只见袒胸露臂,肩阔腰肥的“飞锤霸”,手中提着飞索蒺藜锤,早已坐在场边马上了。邓丽珠一见,顿时大怒,娇哼一声,飞身上马,一拨马头,迳向“飞锤霸”冲.“飞锤霸”一见,卵眼一瞪,仰天一个哈哈,纵马迎来。

邓丽珠乘的红马,乃是万一选一的宝驹,放蹄飞驰,快如雷奔,宛如一朵红云,眨眼已到了如飞奔来的“飞锤霸”马前。“飞锤霸”没想到邓丽珠的红马如此奇快,心中一惊,急抡飞锤,大喝一声,飞击而出.

但,就在他松手滑索的同时,红影一闪,两眼一花,一阵劲风过处,如鼓的肚皮上,已被邓丽珠的弓背来了一击!“飞锤霸”一声惊嘄,面色大变,急忙振臂收锤。

邓丽珠一心想出足风头,扬名天下,因而并不想出手一弓就将“飞锤霸”卜蛷功打落马下。这时,飞马一过,急忙转身,朱弓一扬,疾演“回头望月”,弓弦声响,一点银光,快如电闪,直奔飞锤霸光可鉴人的秃脑袋!

叭的一声轻响,暴起一声怪叫,嗡的一声,扁形银弹,擦过“飞锤霸”的头皮,直飞半空!疯狂欢呼的群豪一见,立即变成哈哈大笑,不少人高声大喊:“好弓法!”“硬是要得!”回马转身的飞锤霸,面色苍白,冷汗油油,左手急忙去摸秃头,发现头皮虽然又麻又辣,但却没有破皮流血,愈加怒不可遏!

于是,怪嗅一声,抡锤催马,迳向拨马驰回的邓丽珠冲去!邓丽珠樱chún绽笑,柳眉微剔,娇靥上充满了顽皮,左手提弓,右手捏弹,正面向飞锤霸迎来。江天涛和金剑英等人,见邓丽珠正面迎敌,犯了大忌,不由暗暗焦急!

岂知,邓丽珠毫不介意,一俟奔至七丈距离,立即举弓搭弹,嗡然一声,三点寒星,直奔飞锤霸的左右耳门和天灵!飞锤霸神情如狂,怒目圆睁,恨不得一锤将邓丽珠击落马下。

这时见三点寒星迎面奔来,只得倒身仰面,贴向后鞍,三点寒星,掠面飞过,惊险万分。急忙直身再看,马前已没有了邓丽珠的马影。飞锤霸心知不妙,对方的红马太快了!

心念间,仓促拨马,急忙转身,两点寒星已到了奔马的左右膝骨前。叭叭两响,坐马踉跄,一声怒嘶,猛的栽向地上!飞锤霸怒喝一声,挺身跃起,再看红马上的邓丽珠,早已奔出场外,只得恨恨的拉着拐马,走向西场边。

“白亮鞭”魏季高,只气得面色铁青,浑身微抖,怨毒的看了江天涛一眼,毅然接过马匹,飞身纵上马鞍。这时,邓丽珠已到了江天涛身前,翻身下马,立即笑着道:“涛哥哥,快去罢,白亮鞭魏季高已经上马了。”江天涛本来想赞美邓丽珠几句,但看到点苍掌门魏季高已高坐马上等他了,只得由堡丁手中接过小青,认镫上马,迳向东边驰去。

到达东场边,发现数十丈外的魏季高己撤出了亮银鞭,同时,发现魏季高,一脸杀气,充满了怨毒。于是,横肘撤剑,呛啷一声,寒光一闪,彩华大盛,只见一片瑰丽寒芒,看不出剑身剑锋。丽星剑一出鞘,对面数十丈外的魏季高,立即大喝一声,飞马冲来。

江天涛一手仗剑,一手控缰,丝缰轻轻一抖,小青昂首一声怒嘶,放开四蹄,急如奔电,身形宛如一缕青烟,直向飞驰来的魏季高冲去!群豪一见,俱都楞了,像小青如此威猛神骏,快如奔电的马,确实少见!

“白亮鞭”魏季高,一见快如轻烟的小青,不由大吃一惊,情不由己的舞动亮银鞭,连声大喝。江天涛旨在迫使对方知难而退,同时,兼有震赫其他门派之意,一俟魏季高冲至七八丈附近,大喝一声,小青腾空而起,直向魏季高的头上飞去。

魏季高一见,大惊失色,心中一慌,本能的低头伏鞍小青一声雷鸣,挟着狂飙般的劲风,迳由魏季高的背上,凌空飞过群豪一见,轰然一声,脱口暴起一声惊涛骇浪,直冲霄汉的震山烈彩!

江天涛一俟小青落地,前冲数步,急勒马缰,小青声痛嘶,倏然人形立起,连两个旋身,拨马向魏季高追去。小青昂首竖鬃,翘尾如帚,声声怒嘶,快如电掣

群豪一见,呐喊助威,形如疯狂,久久不歇!魏季高躬身伏在马鞍上,心中又惊又急,又慌又怒,直到江天涛腾马飞过,才想起大喝一声,抡鞭向空中打去。

一鞭击空,又羞又怒,忿然一拨坐马,准备全力一拚。但,马首尚未转回,一片玫丽彩华,挟着一阵急如骤雨的马蹄声已到了面前。魏季高顿时大吃一惊,知道江天涛已飞马而回,慌急间,大喝一声,抡鞭盲目打去铮然一声金铁交鸣,立时溅起无数火星,魏季高气血浮动,右臂酸麻,身形一连几个摇晃,险些栽落马下!

魏季高面色苍白,汗下如雨,虽然知道江天涛已纵马飞驰过来,但他的两眼中,仍旋转着金星和彩华.他左手控制着惊急乱转的坐马,右臂半弯,亮银鞭无力的横搭在鞍头上,神色惶急的去找江天涛。当他发现江天涛,横剑勒马,就停在三丈以外时候,不由飞眉瞪眼,厉声道:“仗着马快,胜之不武,在下心中着实不服!”

江天涛朗声一笑道:“魏掌门即然如此说,在下极愿在马下再陪阁下走几招!”魏季高业已心惊胆裂,那还有心再下马交手,因而,故意冷哼一声,不屑的说:“本派选的是马战,岂肯出尔反尔,自招天下闲言,不过,下届大会,在下仍要向阁下挑战!”

江天涛再度朗声一笑道:“魏掌门,错过今天,恐怕再没有挑战的机会了!”魏季高怎能听不出江天涛的话意,等到下届大会,他必须由第三等第三级开始挑战,连败三等的雪山、邛峡、和二等的崆峒、峨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傻福无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