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十一章 佳人隐踪

作者:忆文

江天涛和朱彩鸾、邓丽珠三人,知道冷萍晓得雪丹凤的行踪,心中既高兴又激动,恨不得飞身纵进绿绒帐蓬内。四人匆匆前进,距离帐蓬尚有三丈,便听到一个探首外看的侍女,大声嚷着道:“小姐回来了!”

如此一嚷,帐蓬内立即奔出七八个人影来。当前一人,正是活泼刁钻的俏丽小侍女小曼。小曼一见跟在冷萍后的江天涛,顿时楞了。

紧接着,澄澈的大眼睛突然一亮,转身惊喜的嚷着道:“喂,林婆婆快来,你看是谁来了!”话声甫落,帐蓬深处立即传来林婆婆的不耐烦声音:“哎呀,你这小狐狸精,总爱大惊小怪的,嚷个什么劲儿……”

说话之间,江天涛等人已到了帐蓬前,而一头白发,满脸皱纹,一身蓝布衣裤的林婆婆,也一脸不高兴的走了出来。林婆婆定睛看,见是江天涛,目光不由精芒一亮,立即笑呵呵的嚷着道:“哎呀,我老婆子以为是谁,惹得那小狐狸大惊小怪的,原来是我们家的大贵人……

江天涛知道林婆婆的个性,因而毫不在意的笑着问:“林婆婆,你好?”林婆婆立即笑呵呵的连连点头,嚷着道:“好好好,托您的福,快进来,快进来!”说话之间,已进了帐蓬。

林婆婆只顾招呼江天涛,这时突然发现身后尚有邓丽珠和朱彩鸾,老眼一亮,接着又惊喜的嚷着道:“哎呀,还有两位少夫人,这真是什么风吹来这么多大贵人!朱彩鸾正因为听到林婆婆呼江天涛“大贵人”而感到不满,这时听她呼自己和邓丽珠也是大贵人,知道是她对人的尊贵称呼,因而,对江天涛坦然承受的态度,也不放在心上了,加之,林婆婆又公然尊称她“少夫人”,芳心一高兴,立即向林婆婆愉快的笑一笑。

邓丽珠满面羞红,芳心高兴,也急忙含笑点了点头,她对这位热情的老婆婆称呼她“少夫人”,有着无比的感激。这时,众人已进入内帐。

由于是野营在外,帐内除了一桌四椅,一张软床和一柄系着绿丝剑繐的宝剑外,再没有什么了冷萍肃容请坐,小曼早已将左边的一张椅子,移到宾位来。江天涛、朱彩鷿、邓丽珠三人坐在宾位上,冷萍一人坐在主位上。

林婆婆早已指挥着林鬟等人送来了香茗和美点。七八个鲜衣小侍女,个个闪动着一双明亮大眼睛,俱都不停的偷偷打量朱彩鸾和邓丽珠。由于朱彩鸾称呼邓丽珠姊姊,自动坐在宾位第三张椅上,因而,更惹得一群小侍女们特别向邓丽珠注意。

因为,她们听了林婆婆的称呼,俱都忍不住要多看一眼这位“少夫人”。冷萍一俟茶点奉毕,即向一群侍女挥了一个“回避”手势。林婆婆一见,立即愉快的补充了一句:“去,都出去,放下帐帘听招呼!”

七八个小侍女,在林鬟的率领下,放下内帐门帘,悄悄的退出去,帐内只留下小曼和林婆婆立在一例伺候。江天涛一俟侍女们退出去,立即迫不及待的问:“萍姊姊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遇见的雪姊姊她们?……”冷萍略一沉思说:“午前入场时,我就发现她了,她是穿鹅黄公子衫,束杏黄方巾,着淡黄绸裤,足登金粉履,佩一柄玉鞘黄丝繐的长剑,风度翩翩,不是明眼人,还真看不出她是女扮男装哩!”

江天涛剑眉一蹙,觉得这一套装束并不是雪姊姊喜欢的,因而不解的问:“萍姊姊怎的对她的衣着装束如此注意?…….”话末说完,林婆婆急忙向着江天涛一摆手,立即笑呵呵的解释道:“哎呀,我的大贵人,你千万可别多心,是她一直跟在我家小姐的身后,我家小姐对她可没一点意思!”

如此一说,江天涛和冷萍的脸都红了,听林婆婆的口气,好像是怪江天涛不该吃冷萍的醋。冷萍羞红着娇靥,略显不悦的嗔声道:“林婆婆,没有问你的事,你不要多嘴!”林婆婆毫不为意,仍然笑呵呵的应了个是。

冷萍觐目看了一眼朱彩鸉和邓丽珠,发现两人并没有什么不快表情,立即客观的解释道:“她一直跟在我身后入场的原因,我想是因为她也是女儿身,和我在一起走,总比和那些粗人莽夫在一起走来得安心!”

江天涛和朱彩鸾、邓丽珠,立即赞同的点了点头,齐声应了个是。冷萍继续道:“不是小曼告诉我身后有人,我还真没注意,当时我虽然趁机看了她一眼,只是略微一瞥。”说此一顿,举手指着立在一侧的林婆婆,含笑继续道:“倒是林婆婆心细,一眼就看出她是乔装的少女……”

林婆婆立即呵呵一笑,得意的道:“不是我老婆子夸口,任何乔装改扮的少女,都逃不过我老婆子的这双眼睛,尤其那位姑娘,心事重重,不时轻颦一下双眉……”话末说完,专爱和林婆婆作对的小曼,轻哼一声,讽嘲的道:“林婆婆,你最好少夸功,你说得这么好听,少堡主也不会赏给你个元宝锭!”

林婆婆似乎被小曼揭穿了心病,不由气得老脸痛红,立即瞪着小曼,嚷着道:“好哇!你这小狐狸精,专爱在人前揭我的疮疤,告诉你,那位姑娘是我发现的,功劳是我老婆子的,少堡主赏,我就拿着,不赏,我老婆子也不能伸手向少堡主要。”

说此一顿,特地向江天涛正色问:“少堡主,我们家的大贵人,你说是不是啊?”江天涛急忙忍笑颔首,连声正色道:“是是是,林婆婆你放心,稍时我一定有赏!”冷萍虽然把江天涛看作自家人,但也不能让林婆婆和小曼过份随便,因而一挥玉手,沉声道:“小曼,林婆婆,你两人也给我出去,谁先再争一句,就先把谁赶回桃林出去。”

小曼紧绷着小脸,第一个先走出去,林婆婆特地又谢过了江天涛,才走出帐帘。冷萍一俟林婆婆的背影消失在帐外后,立即笑着道:“林婆婆什么都好,就是爱钱,不过,不义之财,她绝对不取的!”

江天涛急忙赞声道:“这正所谓“君子好财,取之有道”,稍时我一定要赏她!”冷萍一听,立即正色道:“实在说,当时还真多亏她那两只锐利眼睛,否则,我还真看不出那位姑娘是乔装的!”

朱彩鸾急切的想知道雪丹凤现时的下落,因而插问:“那以后呢?”冷萍又望着朱彩鸾道:“之后,我们一同进入会场,就在一处等候大会开始,大会开始前,那位姑娘,不时转首看一眼“九宫堡”的入口处。

当时,我就断定她必是与九宫堡有渊源的人,果然,涛弟弟一到入口处的木牌前,那位姑娘的神色立变,而且,变得十分幽怨,完全露出一副女儿态。”说至此处,看了一眼剑眉微蹙,神色黯然的江天涛,继续道:“涛弟弟受到全场数万英豪的热烈欢呼,这是一个极为感人的盛大场面,我由于过度高兴和激动,不自觉的流下两行泪来…”

江天涛一听,不由感激的看了一眼冷萍、朱彩鸉、邓丽珠,也投给冷萍俱有同感的一瞥。冷萍芳心宽慰,继续道:“涛弟弟入场后,久久我才想起举袖拭泪,但是,当我觐目一看那位乔装易服的姑娘时,发现她的双颊上,也挂满了泪水。”

江天涛和朱彩鷿听至此处都有些难过,不自觉的同时低下头。冷萍看了江天涛和朱彩鸑的神情,也不禁有些黯然道:“我当时再也忍不住走到她的身边,悄声间:“姑娘你贵姓?”

我谦和的自我介绍道:“我姓张,名韵华,世居鄂东桃林山……那位姑娘似乎不太注意我的姓名和身世,反而迷惑的看了一眼我颊上未乾的泪痕,惊异的问:“你也认识江少堡主?”

我当时谦和的点了点头,颔首应了个是。那位姑娘一听,神色微微一变,十分认真的诘问我:“你们怎的认识,在什么地方认识,你和江少堡主是什么称呼?”

我当时一看那位姑娘的神色,和诘问的语气,便知道她和涛弟弟之间的关系必极密切……”说至此处,朱彩鷩在旁忧郁的插言道:“那位女扮男装的姑娘,就是涛哥哥的师姊,雪丹凤……”冷萍一听,一双黛眉立时蹙在了一起,不由望着朱彩鸉,迷惑的问:“你说她叫雪丹凤?”

江天涛虽然心中想像的是雪丹凤,但听了冷萍的叙述,不禁有些怀疑,因为雪丹凤赋性娴静,温柔端淑,绝不会如此公然诘问冷萍!因而,迷惑的望着冷萍,自语似的道:“我想不是雪师姊!”

冷萍一听,立即颔首道:“不错,她说她姓汪!”汪字一出口,江天涛和朱彩鷩心头同时一震,面色立变,顿时愣了。朱彩鸾首先吃惊的道:“那是汪燕玲姊姊呀!”

冷萍一听,立即以恍然大悟的口吻,道:“不错,我曾请教她的芳名,她说她叫汪燕玲。”朱彩鸾听说果然是“汪燕玲”,心急之下,竟毫末思索的埋怨道:“你怎的不将她留住呢?”江天涛见朱彩鸾的话,竟然含有斥责的意味,心中甚是过意不去,不由急忙代冷萍解释道:“萍姊姊,根本不认识玲妹妹,也不知道她负气出走的原因,无缘无故的怎能强自留人?”

朱彩鸄一听,知道把话说错了,娇靥不由一红。冷萍早已看出朱彩鷿的个性,因而,毫不为意的淡雅一笑道:“我既然断定她与涛弟弟有密切的关系,而且她又只身一人女扮男装,在礼貌上,在情谊上,都应该照顾她,因而,我就邀请她会后和我们同宿同食!”

说此一顿,游目看了一眼凝神静听的江天涛、朱彩鷖、和邓丽珠,继续道:“但是,她拒绝了!”江天涛和朱彩鸾惊异的“噢”了一声,齐声问:“她怎么说?”冷萍道:“汪姑娘说她自己有帐蓬!”

朱彩鸾听得杏目一亮,立即兴奋的道:“既然她自己有帐蓬,我们现在就去所有的帐篷内去找她吧!”说罢,即由椅上立起来。冷萍淡雅的一笑,道:“我认为她这样说,完全是推诿之词!”

邓丽珠迷惑的间:“怎见得!”冷萍继续道:“根据入场时她一直跟在我的身后,而跟在她身后左右的人,尽是些粗犷莽夫,在大会场上,她也一直立在我的左近,但入场时跟在她身后的那些人,却没有一入立在她的附近,由此可断定仅她一人前来参观龙首大会!”

江天涛和邓丽珠赞同的点了点头。朱彩鸾惊异的“噢”了一声,又缓缓的坐了下去。冷萍看了一眼江天涛,含意颇深的道:“同时,我还断定她说的是你话!”

邓丽珠尚不十分了解内情,因而迷惑的问:“为什么?”冷萍淡淡一笑道:“因为当时我也曾问过汪姑娘是否也认识涛弟弟,她立即摇头,冷冷的说,她认识江老堡主,不认识江少堡主!”

江天涛一听,立即黯然低下了头。朱彩鸾焦急的问:“散会时玲姊姊是走的那个方向?”冷萍为难的道:“当时人群很乱,转眼就看不见她了。”

朱彩鸾一听,毅然立起身来,催促道:“涛哥哥,既然我们来了,还是出去找找看!”江天涛剑眉一蹙,尚未回答,冷萍已阻止道:“既然知道汪姑娘是一人前来参观龙首大会,她绝不会宿在会场附近,一定是宿在镇上。”江天涛首先赞同的点点头。

冷萍继续道:“如今,只有动员所有认识汪姑娘的人,根据她的衣着乔装,即夜前去镇上的每座客栈中暗访。”朱彩鸾柳眉一蹙,迟疑的道:“还有雪姊姊,也是女扮男装呀……

冷萍立即插言道:“那我们就一并找嘛!”朱彩鸾为难的道:“可是除我和涛哥哥两人外,俱都不认识雪姊姊!”冷萍立即爽爽快快道:“大家都是久历江湖的人,只要说出雪姑娘的年龄像貌,穿着什么样的男装,自然会找到她。”

朱彩鸾依然为难的道:“可是我们忘了问石头哥哥雪姊姊穿什么男装了。”冷萍迷惑的问:“那位雪姑娘是谁发现的?”朱彩鸾道:“就是我师兄张石头!”

冷萍毫不迟疑的道:“我们再去问张山主嘛!”江天涛黯然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即刻赶回营地,和马总管他们商议如何前去。”说罢,四人同时由椅上立起来,挑帘走向外帐。

外帐灯火辉煌,林鬟等人都静静的坐在角落里,林婆婆和小曼,紧绷着脸各自坐在一边。林婆婆和小曼等人一见江天涛等人出来,纷纷由椅上立起来。冷萍一见林婆婆和小曼,立即似有所悟的道:“小曼机伶,林婆婆有双锐利的眼睛,把她两人带去,多少有些用处!”

江天涛立即感激的道:“很好,只是人辛苦姊姊和林婆婆了。”说着随手递了二十两银子给林婆婆。林婆婆接过银子先揣入怀中,呵呵直笑道:“自家人为自家人办事,还谈什么辛苦不辛苦,还赏我银子,少堡主也太客气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佳人隐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