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十二章 龙争虎斗

作者:忆文

彩虹龙女的娇靥上略现红晕,显然全力以赴,而手抱玉如意的百吉禅师,鼻翅已有些起伏,他和彩虹龙女搏斗了百招,显然十分吃力。但是,满岭满谷的天下英雄,却盛赞百吉禅师和彩虹龙女是棋逢敌手,势均力敌,没有分出胜负。

彩虹龙女注定强自提气,不让自己喘息的百吉禅师,冷冷一笑道:“奉劝老禅师,还是打消和江少堡主交手的念头为好,不客气的告诉你,本督察在江少堡主的丽星剑下,从未走过十招!”百吉禅师听得暗泛怒火,这分明是讥讽他的玉如意,决难在江天涛剑下走过十招。

继而想到昨天江天涛击败逞英剑客和白亮鞭两人时所施展的“丽星剑法”,又觉得彩虹龙女的确没有夸大。因而,心中一动,有力的一颔首,沉声道:“老纳昔年已领教过“丽星剑法”,稍时老纳还要向江少堡主讨教几招,九宫堡不传之秘的“排云掌”法!”江天涛一听排云掌,心头一震,面色立变,顿时楞了。

就在这时,碧影一闪,风声飒然,一身粉碧,娇艳如花,鲜红的樱chún上绽着甜笑的彩虹龙女,已扑至江天涛面前!江天涛一定心神,急忙含笑起身,红影闪处,朱彩鸾和邓丽珠同时飞身扑了过去,立即将彩虹龙女双双抱住。

朱彩鸾闪动着泪花,惊喜的笑着道:“珍姊姊,你真了不起!”邓丽珠也急忙兴奋的道:“珍妹妹,你这一下杀尽了峨嵋派的傲气!”邓正恫内心感激“彩虹龙女”的挺身挽回大局,因而也急步过去,竖起大拇指头,赞声道:“萧姑娘,有你的,不愧是名满天下,机智超群,轻功第一,剑术惊人的“彩虹龙女”!”

金剑英、马云山、金头鳌、“赛扁鹊”,以及小李广等人,也纷纷围住彩虹龙女道贺夸奖。彩虹龙女一经代表九宫堡迎战,根据大会规定便不能再回三钗帮的棚下,以便对方继续向她挑战。她这时见这么多人的围住她道贺盛赞,闹得娇靥绯红,颔首绽笑,不知道先回答谁才好。

但她兴奋、快慰,闪烁着柔辉的澄澈凤丹,却不时深情的瞟一眼站立在金红大椅前的涛哥哥!金剑英和马云山、金头鳌等人,也同样的感激彩虹龙女的解围,否则,简直无颜回去见老堡主。这时,纷纷欢声请彩虹龙女入座,朱彩鸾热心活泼,特别将自己靠近涛哥哥的金红圆凳,让给彩虹龙女坐。

这时,群豪已停止了欢呼,谈笑议论之声,嗡嗡如沸,所有人的目光,一齐向九宫堡的彩棚望来。丰神如玉,蓝衫佩剑的江天涛,为了让百吉禅师有充份调息的机会,依然端坐在金红大椅上并未急急入场。萧湘珍坐在他的左边,朱彩鸾和邓丽珠坐在他的右边,个个貌若娇花,俱都美似天仙,群豪中,不知多少年轻的高手看了妒煞、羡煞。

就在这时,蓦见元台大师由椅上立起来,目注仍立场中,暗自调息的百吉禅师,合什朗声,公正而关切的问:“百吉道友,连战两人,俱是盛誉当前的侠女,想必消耗真力过钜,本席根据以往大会惯例,有权准道友入棚调息,你是否觉得有此必需?”

场中的百吉禅师,单掌合什,微微躬身,仰首望着元台大师,感激的道:“多谢元台道友关切,贫纳需要略事调息。”说罢,大袖一挥,腾身而起,宛如一只巨大灰鹤,迳向峨嵋派的形棚前飞去

邓正恫一见,倏然由圆凳上立起来,虎目一瞪,震耳一声大喝道:“且慢!”这声大喝,乃邓正桐挟着满腹怒火而发,不啻平地暴起一声焦雷,满谷议论纷纷的群豪,顿时静下来。江天涛和马云山等人,闹不清是怎么回事,因而,俱都茫然望着邓正桐。

只见飘然飞落在二级正中彩棚前的“百吉”禅师,怒目望着“飞蛟”邓正恫,久久才沉声问:“邓正恫,你有何事?”邓正桐满腹的怒火无处泄,不由怒哼了一声,忿忿的道:“你这一调息,至少也得个把时辰,难道你真好意思让天下各路赶来的英雄朋友,尽等你一个人?”

如此一说,立在峨嵋彩棚的百灵、百通、百凡、百空等人,俱都暗泛怒火,老脸通红。百吉禅师双目一瞪,突然厉声问:“你待怎样?”邓正桐怒哼一声,轻蔑的道:“我秃头要斗斗你们几个老念佛的,为天下英豪打发一下等候你调息个把时辰的无聊时间。”

话声甫落,群豪立时暴起一阵欢呼和掌声。峨嵋六老一听,顿时大怒,方头大耳,浓眉铃眼的百慧,首先一声暴喝,手提着月牙方便铲,飞身纵出棚来,怒目望着飞蛟邓正桐,厉声道:“你无端寻衅,欺人太甚,老纳倒要试试你邓正桐有何惊人的艺业。”

邓正桐仰面哈哈一笑,揶榆的道:“老百慧,论块头,你比我秃头魁梧多了,讲艺业,你还差得远呢!”百慧肩阔体胖,性暴如火,一向自恃铲杖无敌,这时一听邓正桐的话,那里还捺得住,不由气得暴如雷,哇哇怪叫。

邓丽珠看了百慧这等声势,不由望着邓正恫关心的低声呼了声“爹”。邓正恫看了百慧胡蹦乱叫的样子,反而笑得更厉害了,于是,一挥手,倚老卖老似的道:“别蹦别叫,下去等着,我秃头随后就到。”

百慧铃眼一瞪,暴声应好,大袖一挥,提起粗如儿臂的月牙方便铲,如飞向谷底场中奔去。金剑芵修眉一蹙,不由插言道:“邓兄你何必再和“六老”争意气!”邓正恫提起百斤大铁桨,冷哼一声,忿忿的道:“不给这六个老秃驴点颜色看看,他们总认为“九宫堡”是好欺负的!”

说着,提桨走出棚外,向着早已等在场中的百慧一挥手,提气朗声道:“老百慧别急,我秃头一向作事就是慢吞吞的。”说罢,竟沿着台阶石级向场中走去。

和尚最忌讳别人骂秃头,邓正恫虽然没有公然骂,但他自己却一口一个秃头,峨嵋六老固然十分生气,就是元台大师也觉得有些不是滋味。群豪见邓正桐光头银须,生像有趣,加上他的笑骂言语,俱都为他欢呼助威。

百慧好不容易等到邓正恫走到场中,那里还捺得住满腹怒火,大喝一声,飞身前扑,手中方便铲,一招“横扫五岳”,挟着呼呼劲风,直向邓正桐扫去,声势惊人,疾如奔雷。飞蛟邓正桐表面喜笑,而内心的怒火,却不亚于百慧,这时见百慧一声不吭,抡铲扫来,更加怒不可遏,一声冷哼,跨步旋身……

就在他身形疾旋的一刹那,百慧切齿一声怒嗥,双腕一挺,横扫而至的方便铲,疾变“顺手推舟”,寒光闪闪,锋利无比的月牙铲,猛向邓正桐的腰胁铲去,去势如电,奇快无比。邓丽珠看得花容一变,脱口一声尖呼。江天涛和彩虹龙女等人,也不自觉的由椅上猛的五起来。

满谷群豪一见,顿时掀起一片惊啊和騒动!就在群豪震惊,一片惊呼的同时,以闪电般的速度,仆身倒向地面,百慧的方便铲,擦着邓正桐的胁肩铲过,丝毫之差,万分惊险,不少人惊出一身冷汗。

紧接着,邓正桐两手抚地,身形一旋,一个快如风车般的“扫堂腿”,猛向百慧的双足扫去。百慧急进求功,一铲刺空,心知要糟,只得大喝一声,以铲支地,身形腾空而起,堪堪躲过邓正恫如飞扫来的一腿。

邓正桐一见百慧凌空,飞身跃起,大喝一声,纵步欺进,手中百斤大铁浆,猛向百慧支地的月牙铲头击去身形尚在空中的百慧一见,大吃一惊,慌急间疾坠身形!

但是,就在他身形尚在下泻之际,铮的一声金铁交鸣,应声溅起无数火星,飕的一声,百慧的方便铲,脱手而飞,直射半空。百慧双臂一麻,虎口破裂,所幸他的功力深厚,闷哼一声,疾演“云里翻身”,一连两个斛斗,翻出一丈五尺以外,飘然落在地面上,面色苍白,冷汗油然。

群豪先是一楞,接着暴起一阵热烈彩声,任何人没想到,峨嵋六老中的百慧,竟在三两个照面内败给了飞蛟邓正桐。飞蛟邓正桐,虎目注定满头冷汗,一脸怨毒的老百慧,冷冷一笑,风趣的道:“老百慧,你败在急进求功,我秃头胜在“置于死地而后生”,你想要我秃头的命,我怎能不拚死“险中取胜”!”

话声甫落,正北彩棚间,震耳一声大喝,一道宽大灰影,飞身向场中扑来。飞蛟邓正桐举目一看,只见来人虎头燕额,狮鼻方口,两道浓眉,又黑又粗,手提一柄铁禅杖,正是峨嵋六老之一而以膂力惊人见称的百凡。

“百凡”一到场中,立即纵至“飞蛟”邓正桐面前七步处,手横铁禅杖,飞眉大喝声中,一个霜眉银髯,怒容满面,身穿一袭灰僧袍的老和尚,手提着一柄降魔杵,如飞奔向场中。江天涛一见,心中一动,震耳大喝一声:“且慢!”

大喝声中,身形凌空,快如一缕轻烟般,蓝影一闪,已到了场中,而提着降魔杵的百通,仍沿着百级通道向下冲。满谷群豪先是一楞,接着暴起一阵如雷彩声。

江天涛一到场中,即向飞蛟邓正恫一肃手,谦恭的道:“请邓前辈回棚歇息,让晚生来会会这位百通大师。”邓正恫虽然双臂酸痛,气血浮动,但仍虎目一瞪,晃着光头,沉声道:“让老朽将百通打爬下再休息不迟!”

江天涛知道邓正桐故作威风,只得沉声道:“邓前辈如再坚持,岂不被天下英雄笑你不听少堡主的命令!”邓正桐见江天涛特地来给他铺下台阶,老怀自是高兴,这时一听“命令”,只得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一躬身道:“好吧,老朽遵命!”

话声甫落,已经立身一丈以外的百通,霜眉一轩,精目一瞪,怒声大喝问:“邓正桐,不接老纳三杵,你走得了吗?”江天涛一听,顿时大怒,正待发话,飞蛟邓正桐已怒声回答道:“老朽奉命离场,你道我秃头怕了你百通不成?”

百通双目一瞪,大喝一声:“那你就先接老纳一杵!”大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百斤降魔杵,一招“天雷轰顶”,挟着呼呼劲风,猛力向邓正恫砸去,声势骇人,猛不可当。

江天涛知道邓正桐泱难敌住这威猛的一击,只得剑眉一轩,大喝一声道:“本人在此,那个敢不听话!”说话之间,心念已动,急忙暗凝“一指弹神功”,故意将衫袖迎空一挥,暗将运集十成功力的中食二指,向着百通击向邓正桐的降魔杵猛力弹出。

铮的一声,一缕刚猛劲风,猛的击在杵身上,百通一声惊呼,整条右臂酸痛,降魔杵已脱手而飞。群豪一见大哗,顿时掀起一片震骇呐喊,不少人惊呼说是“铁袖神功”!百通左手握着右腕,震惊的望着满面怒容的江天涛,完全呆了,横桨准备迎击的邓正恫也愣了。

少林派的“元台大师”看得脸色一变,武当派“红尘道长”震惊的不自觉的由椅上立起来。马云山、金剑英、朱彩鸾、邓丽珠,以及“三钗帮”的金、银二钗和五位堂主,俱都愣了。

因为,他们闹不清江天涛还有些什么惊人的本领,只有彩虹龙女心里明白,江天涛暗中施展的是“一指弹功”。江天涛遣走了邓正桐,立即仰道望着峨嵋派的形棚,拱手朗声问:“请问百吉禅师,可曾调息完毕?”

话声甫落,面色略显苍白的百吉禅师,应声由彩棚内纵出来,同时,怒声道:“老纳完毕已经多时了!”了字出口,身形凌空,伸张着左右两臂,大袖飘飘的扑向场中。

这时,满谷群豪和三十三棚中的掌门和高手们,个个面色惊急,俱都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一致望着飞向场中的百吉。根据百吉禅师徒手末带玉如意,因而断定最后决定性的这一场,必是较量拳掌和内力。

百吉禅师来至场中,在江天涛身前一丈五尺处,立定身形,首先双手合什,朗声宣了一个佛号,接着,沉声道:“老纳久闻贵堡祖传的“排云掌法”,傲视武林,精奥绝伦,对敌之时,鲜少施展……”

江天涛早已想好了对策,是以末待“百吉”话完,立即毫不客气的微一颔首,傲然回答道:“不错,设非劲敌,绝不施展!”百吉听得面色一变,心中更加恼火,恨恨的看了江天涛一眼,继续道:“据说贵堡的排云掌法,一经施展,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江天涛依然神色自若的点点头,平静的道:“不错,在本堡历代施展排云掌法的纪录上,极少有人走过三招,而且绝少有人不败!”百吉禅师说的本是江湖上一般奉承场面话,没想到江天涛竟毫不客气的承认了,而且,比他夸得远大,不由勃然大怒,瞋目厉声道:“这便是老纳向你讨教的理由!”

由字出口,飞身前扑,右掌一招“力劈华山”,左袖暗袭江天涛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龙争虎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