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十三章 排解恩怨

作者:忆文

江天涛和红尘道长,以及崆峒、长白等派的掌门人,齐向元台大师盛机一番。其次是武当派表演特技绝学了,武当派位高第二,红尘道长为了免人议论,不得不炫露一两种武当不传之秘。

但是,他的表演,完全是针对天下英豪和各派掌门而施展,而不是夸耀炫露给江天涛看的。“红尘道长”一俟元台大师立稳,即向东、西、南三面英豪,竖掌稽首,同时朗声说:“少林派的诸位大师,已表演了一场精奥绝伦的“罗汉阵法”,本派也表演一场小小的“四象剑阵”,以娱诸位施主。”说罢转身。大袖一挥,早已准备入场的“武当四剑客”,迳由武当彩棚内,纵身如飞而下。群豪久闻武当“四象剑阵”独步武林,有玄妙如神的变化,这些年来尚末听说有人破过此阵法。尤其,由名满天下的“武当四剑客”来表演,必然更加精彩,因而,满谷英豪,无不感到此番前来,真是大开了眼界。

这时,武当四剑客已到了场中,先向红尘道长躬身一礼,接着站好了方位,同时翻腕撤剑!一阵哑簧轻响,接着寒光连闪,啷呛声中,四柄精钢长剑,已撤出鞘外。

红尘道长一见,立即朗声沉喝:“剑阵开始!”四剑客闻声同时应喏,立即侧身奔走,绕圈而走,而且愈走愈疾,刹那间只见剑光黄影,不见四人面目。剑阵中,忽然一声震耳大喝,寒光如电,剑锋如山,时而匹练翻滚,时而一片光华电闪。

顿时,冷焰寒光,汹涌翻腾,以银龙闹海,以雪蛟翻江,声势好不惊人。

满谷英豪看得个个心惊肉跳,俱都目瞪口呆,假设阵中有个人,在此密如银雨的剑光下,岂不被剁成烂泥肉酱?剑阵中,又是一声沉喝,黄影一闪,剑光立敛,武当四剑客,依然立回自己的原位上,气定神闲,四柄长剑,寒芒闪射,大放冷焰。

群豪看得变颜变色,个个称机,武当派名满天下“四象剑阵”真名不虚慱。

红尘道长一见群豪个个变颜变色,心中也不禁有些得意,如此便不致被人讽讥武当派不配坐第二把金红椅了!于是,挥袖遗走了“武当四大剑客”,越身向前数步,面向群豪一稽首,谦和的朗声:“小小剑阵,谨供诸位施主哂笑,现在再由贫道供献薄技两招!”群豪在嗡嗡的议论声中,掀起一片掌声!

红尘道长一俟掌声歇落,立即朗声道:“贫道首先为各位表演暗器小技“百步簪”!”说话之间,举步在道髻上取下一根竹簪,振腕一扬,一道暗光,挟着一丝轻响,直向数丈以外的一排悬锤射去!

一排悬锤,共有九个体形大如甜瓜,俱是青石磨成,光滑滚圆,整洁好看,均以细麻绳悬在架下。

暗光一闪,红尘道长发出的竹簪,已射中了正中一个悬钟,叮的一声,悬锤如飞摆动,竹簪应声粉碎。红尘道长内力之深厚,由此可见。

满谷群豪,个个摇头慨叹,俱都机不绝口。

紧接着,红尘道长一声沉喝,右腕连扬,两支竹簪,先后打出,两道暗光,齐向悬锤如飞射去但,第二支竹簪,却愈飞愈疾,后发而先至,“沙”的一声轻响,麻绳应声而断,石锤疾泻下坠。

群豪一见,立即暴起一阵如雷烈彩!

暗器先发后至的打法不难,难在先发的暗器,恰恰射中下坠的物体,腕力、火候、眼神、距离,如果不能一一拿捏得恰到好处,焉能臻此境地?江天涛看后,也不禁暗机红尘道长的确下了一番苦功夫。

红尘道长在群豪热烈的彩声中,又向一座重约百斤的圆桶形石墩前走去。

来至石墩前停身立定,一俟彩声歇落,立即朗声道:“贫道再演本派薄技“铁掌开碑”。

由于少林元台大师,已在巨碑上写上佛号,贫道就以此石墩暂代!”说罢蹲身,暗凝功力,大喝一声:“开……”运集全身功力的右掌,高高举起,猛力切下。

红尘道长,急上一步,两手一分,石墩立分两半,由上至下,形如刀切。

群豪不见,面色大变,立即掀起一阵騒动和议论,红尘道长的这双“铁掌”,如果劈在人的脑袋上,那还得了?红尘道长见群豪个个现震骇之色,老脸上顿时掠一丝光彩,于是,急忙稽首,谦虚的笑着道:“献丑,献丑!”说罢,转身走回元台大师的身侧。

群豪连番目瞻绝技,真是痛快至极,满谷喧哗议论之声,嗡嗡如沸,宛如海潮汹涌,愈谈论愈热烈。

第三人便轮到江天涛了。

江天涛剑眉微轩,俊面展笑,就在少林“元台大师”身侧,首先向群豪拱手施了一个三面揖。

群豪一见江天涛行礼,喧声立止,所有人的目光一齐向场中望来,满谷三万余众,刹那间静得鸦雀无声。

江天涛施礼完毕,淡雅的一笑道:“少林派的“元台大师”和武当派的“红尘道长”先后均展露了惊人绝技和两派驰名天下的阵法,但是,本堡无此绝学,只得由在下敬献三项薄技,权博诸位一哂!”话声虽然不高,但满谷英豪,均能听到。

元台大师和红尘道长等人,以及立身在岭巅上的群豪,和武当派的涤尘玄尘,却个个听得神色一惊,面色一变!尤其峨嵋派的百吉禅师,更是惊得出了一身冷汗,他确没想到江天涛竟有如此骇人的深厚内力!

想到江天涛拒绝和他对掌,想必是为了保存他的颜面和自尊,这时想来,又惭愧,又感激!

心念间,又见江天涛,谦逊的道:“在下先演指力,其次演轻功,最后再演内力!”元台大师听说江天涛要表演内力,不由霜眉一皱,似乎感到有些诧异。

群豪一听,又是一阵喧嚣騒动,纷纷揣测江天涛表演的第一项绝技,究竟是什么指力!

江天涛在施展之前,首先向“元台大师”和“红尘道长”等人颔首致意,作礼貌上的谦逊。

但是,当他颔首时,发现元台大师霜眉紧皱,崆峒、长白、崑仑、雪山等派的掌门人,俱都面露轻蔑之色!

他知道,大家已经看过他的轻功,因而俱都怀疑他的指力是否胜过元台大师,内力是否超过红尘道长。

江天涛颔首之际,右臂早已暗凝功力,一俟颔首完毕,就在原地,缓缓的将右手抬起来。

满谷群豪顿时一睁,愈加闹不清江天涛表演什么指力!

就在群豪迷惑之际江天涛已将中食二指扣起,倏然对正七八丈外的悬锤木架,中食二指猛力弹出。

“沙”的一声轻响,麻绳应声而断,石锤疾坠而下。

就在石锤下坠的同时,江天涛的中食二指再度闪电弹出……

“叭”的一声脆响,疾坠而下的石锤,应声炸得粉碎,石屑四射,青烟旋飞。

群豪看得张口结舌,脱口一声惊啊!

江天涛将臂倏然放下,趁势一甩衫袖,身形腾空而起,一式“金雕穿云”,伸张两臂,直向十数丈外,矗立半空中的云斗上斜升飞去……

满岭满谷的群豪和三十三棚的高手,个个张口瞪眼,俱都呆了。

江天涛飞至云斗之上,暗中双掌一按云斗边缘,身形不止,飞越而去,立变“云龙行空”,足上头下,盘旋而降!

愈下降愈缓慢,终至徐徐降落……降至五丈之处,双臂一振,衫袖猛拂,身形又斜降疾射,反向数丈外一方巨石前落去!

到达石前不远,急上数步,猛吸一口空气,运足十成功力大喝一声,双掌闪电推出!

轰然一声骇人暴响,坚石四射,青烟激扬,碎石横飞带啸,破空刺耳,一座重约数百斤的大石,顿时无踪无影,只剩下一些残余碎石。

立身谷沿场边的英杰豪侠,急忙一定惊魂,吓得转身狂奔吆喝惊叫,你推他挤!

一阵咚咚沙沙的石块砾砂落地声,宛如漫天雹雨,声势尤为骇人。

碎石落地完毕,全场同时也恢复了静寂,但,远山近峰间,仍响着那阵轰轰如雷的回响。

江天涛望着面前的一堆剩余碎石,发觉他的功力较之在梵净山吉林中,与张石头较技时,又增进了不少。

抬起头来,发现满谷群豪,个个张嘴瞪眼,俱都望着他发呆。

回头再看元台大师和红尘道长等人,俱都目闪惊急,面色苍白,尤其崆峒和长白两派的掌门人,已经是汗流满颊,面无人色了。

江天涛看了这情形,心中不免有些后悔,他只得走过去,向着元台大师等人,拱手一揖,含笑谦逊道:“献丑,献丑!”元台大师急忙合什还礼,肃容惶声道:“少堡主武功盖世,深藏不露,三项绝技,无一不令老纳佩服……”说话之间,红尘道长和长白等派的掌门人,也纷纷向前恭维盛机。

江天涛一一道谢,而内心尤感不安。

元台大师觉得崆峒和长白等派,已无再表演特技之必要,但仍然谦和问:“诸位是否继续……”崆峒、雪白、崑仑、长白等派的掌门人,纷纷摇头,俱都羞惭的笑着道:“皓月当头,谁还喜看萤火、彫虫之技,难登大雅之堂,无须现场献丑了!”元台大师连连颔首,接着肃手请回棚!

于是,一行七人,依然是江天涛在左,红尘道长在右,元台大师居中,三人并肩前进,雪山等派身后随行。

当江天涛和元台大师三人登阶时,左右两侧彩棚内的龙头和高手,纷纷由座位上站起来,在每个人的脸上,仍滞留着惊急之色!

由于满谷群豪的过度吃惊和震骇,是以,直到江天涛走回“九宫堡”的彩棚前,仍没有一人喝彩。

江天涛走至彩棚前,发现立身棚内相迎的彩虹龙女和朱彩鸾,以及马云山等人,俱都面透震惊之色,即使“飞蛟”邓正恫也不例外。

彩虹龙女震惊江天涛何以有如此骇人的神力,朱彩鸾则震惊江天涛向谁学来的“弹指神功”?而马云山和邓正恫等人,却觉得江天涛不知还有什么,更惊人的旷世绝学没有施展出来。

“金钗”富丽英,神情幽怨,默默的望着江天涛,不言不笑,“银钗”皇甫香不知为何,一双澄澈杏目又红,又肿。

元子健和杜靖云,羞惭静坐,苍白的双颊上,仍流着汗水,想到两人还决心要在江天涛手里夺回彩虹龙女,甚至不惜用合手联攻来对付江天涛一战。

这时看了江天涛的三项特技表演,不由心惊胆悸,万念俱灰,莫说合两人之力,即使十人二十人,又有何用?所幸来此途中,未曾下手,否则,两人的性命早已完了!

江天涛望着美貌如仙的彩虹龙女,和娇艳如花的朱彩鸾,以及明媚艳丽的邓丽珠,颔首展笑。并向马云山、宁道通等人,肃手请坐,他自己也坐在金红大椅上。

举目一看满谷,虽然仍有嗡嗡如暗潮般的议论声,但全场的气氛,却仍透着紧张,骇异!

江天涛这时才深深体会到,为什么许多身怀绝学之人深藏不露,同时,也体会到,什么是惊世骇俗。

因为,某一个人的功力,与许多人的功力,高得过份悬殊,令对方自觉毫无抗拒能力,因而造成人人感到自危之局。

心念至此,他决心要挽回这种震骇情势,唯一上策,便是尊敬长者,待人和气,举止有礼,遇事谦虚。

一经想通,心情顿时一畅,因而对各派掌门人和高手们的惴惴神情,已不放在心上。

江天涛心情一松畅,顿时想起乔扮男装的雪丹凤和汪燕玲,心中一动,不由望着朱彩鸾关切的问:“可有雪姊姊和玲妹妹的消息?”如此一问,果然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于是,纷纷转首望向棚后,一致找寻灰衣老人陈振铎。

彩虹龙女听说“姊姊妹妹”芳心一沉,一双黛眉立时蹙在了一起,不由望着朱彩鸾和邓丽珠,惊异的问:“谁的消息?”神色突然焦急的朱彩鸾,首先回答道:“是雪丹凤姊姊和汪燕玲姊姊!”彩虹龙女对雪丹凤毫无所闻,但对汪燕玲较为清楚,而且,在那天夜探“九宫堡”找寻江天涛时,瞥见她立在“摘星楼”的飞檐前,据说是涛哥哥自襁褓中已缔结鸳盟的少夫人。

如此一想,恍然大悟,难怪峨嵋派的掌门人,“百吉禅师”呼她彩虹龙女是九宫堡的第三少夫人,原来把她已排在朱彩鸾的后面。

念及至此,芳心多少有些不服,继而一想,黯然一叹,既然痴爱箇郎,何必争什么名份,也许花烛之日,还有第四位在自己的手下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不由忧急的看了一眼娇靥明媚,容光艳丽的邓丽珠。

少女的心总是敏感的,邓丽珠被看得娇艳玉颊上突然飞上两片红霞,不由趁机向彩虹龙女将雪丹凤与江天涛的关系,以及与汪燕玲女扮男装,前来参加龙首大会的事,简要的说了几句。

彩虹龙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排解恩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