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十八章 脱困索桥

作者:忆文

彩虹龙女深怕江天涛有失,即和朱彩鸾尽展轻功,紧紧跟在江天涛身后。冷萍和邓丽珠自知无法跟上,索性在后押阵,一面疾驰,一面注意身后动静。江天涛一经展开轻功,疾如脱箭,眨眼已将彩虹龙女和朱彩鸾抛至七八丈后。前进中,凝目再看,发现力拔山和青娘子等人大部已奔上索桥的对面,而其中二人,却沿着崖边,如飞奔向西北。

江天涛深怕力拔山将索桥斩断,因而竭尽所有真力,猛向索桥冲去。

到达索桥崖边,长约二十丈的索桥上,尚有两名金龙高手末登上对岸。

江天涛唯恐最后两人斩断索桥,一面飞身奔上,一面暗凝功力,扣指蓄势弹出。

彩虹龙女见江天涛奔上索桥,不由大吃一惊,急忙高声疾呼:“涛哥哥去不得!”就在彩虹龙女惶声急呼的同时,江天涛的中食两个,已遥空弹出!

尚余一两丈就要登上对崖的两个金龙高手,先后发出两声刺耳惊心的惨嘄,相继翻身坠下索犞。

由于这雨声惨叫,已奔至对崖的“力拔山”和毒娘子,以及何老茂等人,顿时惊觉江天涛已追到了。三人回头一看,面色幁时大变,只见手持丽星剑的江天涛,已渡过了索桥,而且,朱彩鸾和彩虹龙女,也紧跟江天涛身后赶到。

冷萍和邓丽珠,唯恐有人破坏索桥,两人就在崖边守住桥头。

江天涛奔上对崖,游目一看,发现竟是一座数十丈方圆,形如断峰的平顶崖,地势甚是平坦。最令他紧张激动的是毒娘子和力拔山等人,就在二十七八丈外,正神情惶慌的亡命向前狂奔,而在他们的前面二三十丈外,另有一道索桥,越过深渊,直通对崖。

江天涛心中一急,不由脱口厉喝:“贱婢快将绣衣留下来!”厉喝声中,身形骤然加快“力拔山”闻声回头一看,面色大变,不由惊得急声道:“章女侠快将“绣衣”丢下,否则他就追上了!”毒娘子见朝天鼻末曾跟来,心中已经大乱,这时一听力拔山催促,只得将手中的绣衣,奋力丢向半空。

凛风一吹,绣衣蓬的一声展开了,光华一闪,彩毫大放,宛如断线的风筝,直向正向深渊方向飘去!江天涛一见,大惊失色,顾不得风大危险,临近深渊,腾空跃起,迳向绣衣扑去刚刚通过索桥的“彩虹龙女”和朱彩鸾一见,花容失色,魂飞魄散,不由同时悽厉尖呼:“不要!”要字方自出口,江天涛的身形已经腾空,同时亦将随风飘飞的绣衣捉到。

但是,江天涛的脚下,已到了平顶南端的边崖。

彩虹龙女和朱彩鸾一见,不由吓得惊呼一声,飞身向南崖扑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江天涛灵智一动,大喝一声,猛的一个“云里翻”,身形宛如疾转的风车,猛向崖上翻去。

一连十数个翻滚,身形疾泻而下,低头一看,佮是悬崖边沿,足尖一点积雪,飞身纵上平崖,险些和扑来的彩虹龙女和朱彩鸾撞个满怀。

彩虹龙女和朱彩鸾一见江天涛脱险,芳心一宽,凤目中不由滴下两滴晶莹泪珠,深深的吁了口气。

江天涛一心想着毒娘子等人,顺手将“绣衣”交给彩虹龙女,同时作了一个“安心”手势,游目再看,那里还有毒娘子和力拔山等人的踪影?继而一想,心知不妙,不由脱口急声道:“不好,力拔山他们过桥了!”说话之间,当先扑向西崖彩虹龙女即和朱彩鸾随后紧跟,同时也急声道:“这便是毒娘子的狡黠处,她如此将绣衣迎空一抛,你势必舍掉他们去追“绣衣”,这短暂的缓冲时间,他们便可渡桥了……”话末说完,西崖边沿,突然暴起一声轰隆大响!

大响余音末落,身后来时的索桥对崖上,突然也传来了一声悽厉惨叫!

彩虹龙女和朱彩鸾心中同时一惊,倏然刹住身势,不由齐声急呼:“啊,萍姊姊她们遇险了!”江天涛立即催促道:“你俩快去看看,那声惨叫似乎是个男人!”说罢转身,依然向西崖奔去。

朱彩鸾性急,向着彩虹龙女一挥手,同时急声道:“你随涛哥哥去,我去东崖看看……”话末说完,已飞身扑向东崖!

彩虹龙女担心江天涛有失,折身向西崖奔来。

来至崖边,发现江天涛正低头望着崖下发呆。

定睛一看,横在深渊上的那道索桥,已经不见了。

继而一想,恍然大悟,方才那声轰隆大响,必是索桥被斩断时撞击在西崖的声音接着又坠下深渊!

心念末毕,蓦闻对崖发出一阵苍劲有力的哈哈大笑。

江天涛和彩虹龙女抬头一看,只见十数丈外的对崖乱石间,缓缓立起几道人影。

凝目一看,正是毒娘子、何老茂,和正在得意狂笑的力拔山。

“力拔山”哈哈笑罢,立即阴刁的朗声道:“江天涛,现在你们五人的小命,已握在老夫的手里,只要老夫一声令下,尔等顷刻化为血浆肉屑!”说此一顿,又是一阵嘿嘿冷笑,继续道:“娃娃,尔等五人,已是瓮中之鳖,须知东崖的索桥也断了……”江天涛和“彩虹龙女”,听得心头一震,心知中了“力拔山”的圈套姦谋,俱都暗泛怒火,但是两人却不信东崖的索桥已经断了。

因为他们只听到一声轰隆巨响,而且冷萍和邓丽珠都守在桥的那一端!

于是,江天涛心中一动,立即朗声一笑道:“力拔山,你老谋深算,但也有失算的一天,须知小爷早已派人守住桥头,你今夜休想得手。”对崖的毒娘子和力拔山等人一听,想必是为此震惊。

在这时,江天涛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速的衣袂破风声!

江天涛和彩虹龙女一看,心头猛然一震,来人竟是邓丽珠和冷萍。

彩虹龙女首先忍不住急声问:“东崖的索桥可是已断?鸾妹妹呢!”问话之间,冷萍和邓丽珠已驰至近前。

冷萍首先回答道:“鸾妹妹留在东崖守桥,索桥险些被他们靳断!”邓丽珠铁青着娇靥,怒哼一声,也恨恨的道:“这老贼好狠毒的心肠……话末说完,对崖已传来“力拔山”得意的朗声大笑,接着朗声道:“江天涛,即使东崖有穚,你五人的性命依然难保,在你们五人死前,老夫不妨对你实说,谅你们插翅难逃。”邓丽珠闻声凝目一看,发现对崖乱石间,居然立着何老茂、毒娘子和力拔山,立即竖弓扣弹,恨声说:“这老狗在东桥崖头埋伏一人,险些被他得手……”手字方自出口,弓弦嗡然已响,九点寒星,挟着“嗤嗤”厉啸,迳向对崖射去。

由于距离过速,加之风强雪大,银弹到达对崖,已失去了奇速的力道。

“力拔山”一见,朗声哈哈一笑,接着振臂劈出一掌,一团刚猛狂飙,悉数将银弹弹震落崖下。

邓丽珠一见,探囊又要取弹!

冷萍立即挥了一个阻止手势,并向江天涛催促道:“涛弟弟,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必须快走,万一东崖的索桥被人靳断,我们势必被冻饿在此地。”江天涛原本想探出一些“力拔山”如何一网打尽三十三派掌门首领的阴谋,这时经冷萍一提醒,觉得“绣衣”既然取回,何必再冒险。

于是,急忙颔首,应声道:“要走我们快走,小弟总觉得这座平顶上就有阴谋。”但是,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去之际,对崖又传来“力拔山”的狰狞大笑,同时阴沉讥嘲的朗声说:“江天涛,你们还想走吗?哈哈,这座“断魂崖”,本是为你们龙首大会三十三个龙头准备的葬身坟窟,没想到你小子先来送死,哈哈,只要老夫手中的信号一起,你五人立时变成粉身碎骨…”江天涛和彩虹龙女四人一听,顿时大怒,凝目一看,只见对崖的“力拔山”,面目狰恶,目光炯炯,手中高高举着一支竹筒,显然,那就是他说的信号!

就在这时,身侧的邓丽珠,怒哼一声,弹弓疾举一颗扁形银弹,迳向力拔山射去只见对岸的“力拔山”,不慌不忙,左手一绕,已将银弹击落,接着得意的一阵哈哈狂笑。

江天涛虽然满腹怒火,但他却临危不乱,于是心中一动,也朗声哈哈大笑道:“力拔山,你休要得意逞能,不出片刻,你的总寨也要化为瓦烁灰烬,须知在下表妹汪燕铃,一直在外接应!”“力拔山”等人一听,顿时想起北云峰上发现的两个少年书生,因而俱都惊得神色一愣!

就在这时,蓦见对崖的毒娘子,目光一亮,脱口尖呼道:“啊哎不好了,邵前辈快看!”尖呼声中,举手指着力拔山的总寨方向。江天涛和彩虹龙女四人不知何故,也不自觉的回头向来时的方向望去。

四人不看尤可,一看之下,面色大变,同时一声轻啊,也都呆了。

原来力拔山总寨方向,两座高峰的相连之间,浓烟飞腾,火苗隐现,竟真的有人放了一把大火。

在如此凛冽强劲的山风下,莫说山中缺乏足够的水源,即使水源充分,也无法将如此凶猛的大火扑灭!

四人心念末毕,蓦闻对崖的“力拔山”,狂声厉嗥:“江天涛,你烧了老夫二十多年辛苦建立的雄伟大寨,我恨不得食你的内,喝你的血,今夜老夫虽然将你五人炸成肉浆肉粉,还要前去烧你的九宫堡,方消老夫的心头之恨!”彩虹龙女和冷萍三人一听“炸”字,心中大吃一惊,断定“力拔山”必是在这座断魂中,埋下了大量火葯……冷萍和彩虹龙女心念间,正待催促大家快逃,愤怒的江天涛却突然由邓丽珠的手上将朱漆弹弓夺过来。

就在江天涛夺过弹弓的同时,对崖力拔山手中的竹筒内,“噗”的一声升起一道耀眼火焰,直向半空射去冷萍和彩虹龙女三人一看,齐声惊呼:“涛哥哥我们快走!”走字方自出口,半空中叭的一声已炸开了一朵火花。

也就在空中火花炸开的同时,正北崖边的对面悬崖上突然传来一声悽厉惊心的悠久惨叫。

而这时愤怒如狂,决心与“力拔山”等人同归于尽的江天涛,已将一颗霸道无比的“天雷子”,扣在弹弓座上射了出去!

只见一道红光,疾如奔电,仅仅一闪,已到了对崖乱石间。

发射信号之后的“力拔山”,突然听到北崖上传来的那声悽厉惨叫,暗呼一声不好,顿时呆了!

正待转身逃走的“毒娘子”和何老茂,突然发现“力拔山”望着北崖兀立发呆,不由齐声疾呼!

“卲前辈快走,断魂崖眨眼就要爆炸了。”话末说完,一点红光如雷一闪已到了石间。

毒娘子心知不妙,不由尖声惊嚎!

“邵前辈不好——”好字余音末落,轰隆暴起一声霹雳巨响,坚石暴射,砂石飞空,惨呼惊嚎,血肉横飞,一代枭雄“力拔山”和狡黠阴狠的何老茂以及毒娘子,就此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立在江天涛身后的彩虹龙女、邓丽珠和冷萍,看了这等惊天动地,震撼群峰的骇人声势,俱都惊呆了。

她们自觉是最瞭解江天涛的人,尤其是彩虹龙女,而在这生死紧急的关头,心上人却有一种惊世骇俗的霸道暗器她们都不知。

就在这时,正东索桥方向,突然传来朱彩鸾的厉声娇叱:冷萍三人同时一惊,江天涛脱口急呼:“鸾妺那面有人偷袭,我们快去!”急呼声中,四人同时向东崖扑去……就在江天涛飞扑的同时,东崖上突然传来一声惶急娇呼道:“是朱姑娘吗?我们快去,少堡主他们遇险了!”飞扑中的彩虹龙女一听东崖上的熟悉声音,立即惊喜而迷惑的惶声急呼道:“啊,那是英姊姊!”江天涛和邓丽珠也觉得声音有些像“金钗”富丽英,两人无暇去想富丽英如何来到此地,不由同时急声道:“我们快去!”话声甫落,东崖上已传来朱彩鸾的惊异声音:“啊,你……你是丽英姊姊?”是富丽英的惶急声音道:“朱姑娘,我们快去……”彩虹龙女一听,立即望着东崖欢声急呼:“英姊姊,我们都平安无事!”说话之间,距离东崖已经不远,同时,已发现索桥上,正有两道快速人影,向着这面如飞驰来!

到达崖边桥端,江天涛首先刹住身势,凝目一看,当前一人,果是“三钗帮”的女帮主富丽英,第二人是朱彩鸾。

只见富丽英,头束rǔ黄方巾,身穿米黄长衫,右手提着金剑,如飞奔来,同时,连声娇呼:“珍妹,珍妹,你们没事吗?”彩虹龙女立即欢声回答说:“英姊姊,你看小妹和涛哥哥他们,不是好端端的吗?”说话之间,富丽英和朱彩鸾相继到达。

江天涛和彩虹龙女四人,纷纷向前见礼问候。

富丽英一见江天涛和彩虹龙女四人,果然平安无事,不由惊异的问:“方才那声霹雳巨响,不是你们……”彩虹龙女立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脱困索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