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二十章 姻绿巧合

作者:忆文

八人八骑,晓行夜宿,沿着通往江南的宽大官道,放马飞驰。

这天中午风和日丽,八人已飞马穿过了通城县城,山势绵延,峰岭巍峨的幕阜山,已遥遥在望了。江天涛等人一见幕阜山的上影,每个人的心中,俱都掀起一阵激动。

将近两个月的旅程中,富乔丽和江天涛,在不知不觉中,已埋下了浓厚的感情,她越发的不愿离开这位英俊的涛弟弟。

由于年关已到,官道上商旅匆匆,俱是返乡过年和进城办年货的人。

而富乔丽去九宫堡,不是前去过年,而是借拜谒江老堡主为名希望能将姊妹三人终生相聚的心愿完成。冷萍也极激动,在这一刹那,她突然感到她与涛弟弟之间的事,竟是那么渺茫,她唯一希望的是寄托江老堡主能念与先父昔年的友情,当然这中间还需有个得力的人去说合。

谁是最合理想的人呢?久久才想起来,还是得请能言会说的林婆婆。

其中最紧张的应该是邓丽珠了,她知道,涛哥哥这次回墓阜山,进入万象古堡,祭过璇玑玉女后,就要举行成婚大典了。

但是,他总觉得她没有希望和涛哥哥结合,这件事要全靠老爹爹邓正恫去进行朱彩鸾和彩虹龙女虽然不必为此担心,但她俩却为能否与汪燕玲和睦相处而感到忧急和不安。

皇甫香较前信心大增,她唯一不放心的是父亲玉扇秀士皇甫阳,是否能够抛下繁重的帮务,去见江老堡主。这时江天涛激动心情,令他已有些神志恍惚,因而无法将思维集中。

但在神志恍惚的脑海中,却一直浮动着老父江浩海的慈祥面容,和进入万象古墓,瞻仰过母亲的遗容后,如何尽快去叩见恩师海棠仙子。

当然,他也曾想到自幼即和自己长大,备受她照顾的雪姊姊,以及舅母无影女侠的独生爱女汪燕玲。但是,他却从没有想到成婚的问题。

事实上,他不敢去想,一想到这个问题,他便心烦意躁,恨不得仰天长啸,因为,他为此大苦恼了。

由于每人都有一份郁闷心事,俱都默默地任由座马飞驰,再没有莺声燕语,再听不到银铃般的娇笑。跟在最后的林婆婆看了这一群小儿女的郁闷神情,和重重心事,不由感慨地摇摇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仰首望着飞旋的青天,虔诚地祷告道:“西天如来老佛爷,求求您,让他们得到他们希望的,你佛法无边,神敬鬼惧,驱走魔障,赐给顺利,让他们皆大欢喜……阿弥陀佛,望空一揖!”说着,就在马上,拜了三拜,神情肃穆,一收平素嘻笑之态。

随着红日的西下,江天涛等人终于到了幕阜山的北麓。

由于铁蹄击在光滑石道上的清脆唔唔声,立即将江天涛惊醒。

江天涛悚然一惊,顿时想起尚有富乔丽同行,她不但曾是一帮之主,而且对他江天涛尚有救难的恩情。

于是心中一动,立即放慢了马远,折马向林婆婆迎去。

富乔丽和冷萍等人不知何故,也纷纷减速飞驰,俱都以迷惑的目光瞟了一眼半日末曾发话的江天涛。

江天涛唤住了林婆婆,立即谦和地道:“林婆婆,请你先回堡去禀报老堡主知道,就说我们回来了,但千万记住报告老堡主时,要特别提出同行的尚有丽姊姊。”林婆婆会意地点点头,迷惑地问:“您们是说请老堡主出堡迎接?”江天涛略一迟疑道:“金大侠和马总管他们会给家父适当的建议。”接着,又同林婆婆叮嘱道:“你顺着这条山道前进,不要走进左右支道,就可到达九宫堡,我和丽姊姊她们一面浏览山色,一面前进……”话末说完,林婆婆立即会意地应了声:“晓得了。”了字出口,疾挥马,鞭叭的一声打在马股上,座马一声痛嘶,放开四蹄,如飞向前驰去。

林婆婆经过富乔丽等人马侧时,尚挥鞭高叫:“诸位姑娘慢点跑,我老婆子先去报信了。”话声甫落,叭的一鞭,又着实打在老马的屁股上。

那匹老马,连声怒嘶,昂首竖鬃,又蹦又跳,如疯向前猛冲,眨眼已跑得不见了踪影。

林婆婆坐在飞奔的老马上,游目一看,山区景色绮丽,谷壑薄雾似烟,远处的峰峦山势,已隐入茫茫的暮色中。老马沿着人工石道飞驰,穿林翻岭,绕峰越谷,到达九宫堡的繁舟谷口外,已是掌灯时分了。

林婆婆虽然久历江湖,对九宫堡在武林中的威名声望,也知之甚详,但是亲自前来九宫堡,尚属首次。

尤其即将看到她平素最敬仰的老堡主,陆地神龙江老堡主,以及亲自目睹这座古老巨堡的雄伟建筑,心中也有些激动。

来至两座纵岭的狭谷口外,已看到那盏耸入半空,隐隐发射红光的大纱灯,直疑插入满天寒星之中。

林婆婆知道,半空中的那盏红灯,就是九宫堡工程浩大,机关重重的摘星楼的尖顶。

冲进谷口,即见谷中俱是双人合抱的古松巨木,在茂林的上空,已清楚地看见插出林上的九座堡楼阴影。

因为,在其余八座堡楼的尖顶上,同样的悬着一盏红纱灯,因而,愈显得摘星楼气势磅礴,其如鹤立鸡群。林婆婆一冲进林内,目光不由一亮,只见在笔直石道的尽头,现出一片明亮灯火,虽然慬有数十丈距离,但由于林内漆黑,乍然看来,似是远约数十里,林婆婆知道,那一定是九宫堡的巍峨堡门。

林婆婆一见堡门,心中不由一急,他必须设法不受堡丁的阻止和盘问,否则一误时间,尚末见到老堡主,江天涛他们已到了。

心念末毕,果见堡门下的警卫堡丁,已有数人听到蹄声跑上吊桥察看。

林婆婆心中一动,距离吊桥尚有十数丈,首先急声高呼道:“我是随少堡主前去塞北的林婆婆,有急事要见老堡主,时间无多,恕我老婆子无暇下马了。”说话之间,马速不减,迳向桥上冲来。

所幸桥上的警卫堡丁中,有两人在星子山小绿谷营地中见过林婆婆,这时见她如此慌急,知道事态紧急,立即齐声吆喝:“快些闪开,她是林婆婆!”横阻桥上的其余三人,闻声飞身闪开了。

一阵急骤蹄声,挟着惊人劲风,林婆婆纵马飞驰而过,险些将横阻桥上的几人撞倒。

警卫堡下为使堡内有备,立即吹了两声呜呜号角。

林婆婆飞马冲进堡内,无暇细看堡中的雄伟建筑,和堡中为何有几分忙碌气氛,纵马直奔灯火通明的摘星楼。林婆婆一听那两声号角,知道堡门的堡丁在通知堡内的巡逻高手,索性放马向摘星楼下驰去。

突驰间,举目一看,只见在灯火辉煌的巨厅内,人影一闪,果然纵出一人,凝目一看,正是飞蛟邓正恫。

林婆婆一见飞蛟邓正桐,立即高声欢呼道:“老水鬼,好消息,快告诉我,老堡主在哪里?”邓正桐一见是林婆婆,不由吃了一惊,虽然听她口中高嚷好消息,但仍忍不住急声问:“老虔婆,你怎的一个人回来了?少堡主他们呢?”说话之间,飞步向林婆婆迎去。

林婆婆呵呵一笑,道:“少堡主他们也到了,要我老婆子先来报告……”话末说完,发现光明耀眼的大厅内,突然涌出不少人影,她不知道这些人中是否有陆地神龙江老英雄。

由于凝目细看,忘了减低马连和飞步迎来的邓正桐,老马依然飞奔前冲。

邓正桐大吃一惊,飞身闪至一侧,同时大喝一声:“老虔婆……”林婆婆刚刚看清马云山和金剑英等人,拥着一位身穿杏黄袍,头戴毡缨英雄帽的慈祥老人由厅内走出来,便听到邓正桐的震耳大喝。

心中一惊,顿时惊觉老马仍在飞奔中:全急之下,大喝一声,猛的一收马缰绳。

老马一声惊人痛嘶,前蹄倏然人形立起,一连就是几个猛烈旋身。

邓正恫吓得连声大喝,马云山等人立时纷纷惊呼,立在大厅左右的健壮堡丁们,也纷纷吆喝前扑。

林婆婆何曾经过这等阵势,不由吓得魂飞天外,两腿挟紧马腹,两手握着缰绳,死也不敢放松。

所幸,老马奔驰了一日路程,已没有了十足的冲劲,旋了几旋,蹦了几蹦,便已静立不动。

林婆婆一定惊魂,吓得飞身纵下马来。

就在她飞身下马的同时,厅阶上立即掀起一阵愉快而赞佩的哈哈大笑,同时听小李广等人低声盛赞道:“真没想到林婆婆尚有如此精湛的马术。”飞蛟邓正桐已将林婆婆的马拉过来交给了堡丁,也以为林婆婆有意卖弄,因而低声埋怨道:“你当着者堡主的面,也好逞能。”林婆婆早已吓得两腿发抖,眼盲金星,但她却绝不承认她的骑术不精。

这时一听老堡主,立即抬头上看,发现马云山、宁道通等人簇拥的黄袍老人,方面大耳,虎目霜眉,正抚髯而笑,慈祥地望着她。

林婆婆知道中立的黄袍老人就是老堡主陆地神龙江老英雄了。

于是,急上数步,施礼恭声道:“鄂北桃林山张府林佟氏拜见老堡主金安。”老堡主对林婆婆随江天涛等人远赴塞外的事,早已由邓正桐、金剑英等人转告,立即慈祥地笑着道:“林婆婆不要多礼,一路之上,你已很辛苦了。”林婆婆连说不敢,接着恭声道:“少堡主已经入山,片刻即到,但因有三钗帮的富帮主同行,特来禀报老堡主知道。”话一出口,江老堡主霜眉一蹙,马云山和赛扁鹊等人也都愣了。

老堡主略一沉思道:“三钗帮自改三老帮后,便失去了富帮主的行踪去向,怎会和涛儿走在一起了?”林婆婆立即恭声道:“此次塞北之行,惊险万分,如非富帮主及时赶至,后果已不堪想了。”江老堡主惊异地噢了一声,一双虎目惊异地望着林婆婆。

林婆婆将富乔丽率银钗皇甫香前去的原因,简要地说了一遍。

老堡主听得甚是感动,立即望着马云山等人道:“富姑娘身为一帮之主,曾是统领近万英豪的领袖,且对小犬有救命之恩,礼应列队出堡恭迎。”话声甫落,齐鲁大侠金剑英,立即恭声道:“老堡主年高德隆,望众武林,如出堡恭迎,必令富姑娘深感惶恐,且彼等均为小儿女,也许另有隐情……”老堡主听得心中一动,立即插言问:“以金老弟之见?”金剑英立即恭声道:“先在厅前降阶迎接,再视富姑娘的执礼而定夺。”说话之间,又急步走至老堡主身侧,恭谨低声道:“三钗帮改组及富姑娘失踪时,卑职曾对老堡主谈及三钗同心结义的事,这次富姑娘和皇甫香同来,也许与此事有关。”江老堡主霜眉一蹙,正待说什么,堡门再度响起两声有客号角。

小李广百先兴奋地道:“少堡主到了。”老堡主一听爱儿回来了,霜眉一展,心怀高兴,不由愉快地自语道:“这孩子既派林婆婆来通知我,为何又紧跟而至?”林婆婆受了富高丽的金叶子,仍没忘了为富乔丽美言,立即恭声道:“富姑娘为人雅静,美慧聪颖,她必是洞烛少堡主的意思,为恐老堡主出迎,特地随后跟来了。”马云山立即附声道:“林婆婆说得极有可能,老堡主就不必出堡相迎了。”话声甫落,堡门下已传来一阵急骤蹄声。

众人举目一看,只见七匹快马,不疾不徐地奔进堡来。

当前并骑的三人,正是江天涛、富乔丽和冷萍,其次是彩虹龙女和皇甫香,最后两人是朱彩鸾和邓丽珠。江天涛剑眉微轩,俊面展笑,朗目闪闪生辉,一望而知他这时的心情是如何的激动兴奋。

老堡主手抚银髯,满面祥和,尤其当他看到爱子江天涛,数月不见,变得完全像个健壮而成熟的青年人了,不由欣慰地笑了。

立在阶下的林婆婆,呵呵一笑,道:“老堡主,您看,和少堡主并肩驰来的,就是富姑娘和我家的张姑娘。”老堡主正打量端庄雅静的富乔丽,他不敢相信这位雍容高华的少女,竟是轰动武林,威震大江南北,而统领近万英豪的三钗帮帮主金钗富乔丽。

这时经林婆婆一提醒,不自觉地噢了一声,举步向厅阶下迎去。

下阶之际,又匆匆打量了皇甫香和彩虹龙女。

林婆婆继续笑呵呵地道:“白马上穿银装的是皇甫香姑娘,青马上穿碧装的是萧姑娘,花马上的是朱姑娘,红马上的是邓姑娘……”老堡主一面听林婆婆介绍,一面打量这几位貌似娇花的秀美姑娘,老堡主虽然也见过不少的秀丽少女,但如三钗和朱邓女子如此秀丽的,除了自己去世的爱妻外的确少见,真是个个出落得秋水为神雪为肤,眉似远山目似星。

打量间,江天涛和富乔丽七人的座马已奔进广院中。

江天涛一见老父,即和富乔丽等人纷纷勒马,翻身而下。

肃立大厅左右的堡丁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姻绿巧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