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二十二章 九宫内堡

作者:忆文

众人一进堡门,即见人声喧哗,车马拥挤,灯光照耀如昼,左右两院的高手眷属们也扶老携幼的出来看个究竟。

内堡的仆妇侍女等人,也早已被召来听候指使,堡丁们也整齐的排列厅前,准备搬运嫁妆。老堡主看了看这情形,心情顿时一沉,莫说八个媳妇能否融洽相处令他担心,就是八个媳妇的绣慺也不易分配。

九宫堡中的高楼崇阁,虽然不下二三十座,但形式不一,高低不等,而内部的陈设也不尽同。譬如,拱围摘星慺的四座飞索天桥中间的四象慺,便高达五层,立身楼上,俯视全堡。内堡石阁多为两层,虽然低矮,但宽广而雅致。

老堡主心念间,不由回头看了一眼汪燕玲,发现她虽然姗姗而走,但却神情沉思,黛眉紧蹙,想必也正为此事忧愁。

进入巨厅,依序落座,老堡主首先望着汪燕玲,慈祥地问:“玲儿,她几位姊妹的阁慺,你将如何分配?”汪燕玲微一欠身,恭声道:“诸位贤姊妹,初来乍到,对堡中楼阁环境尚不清楚。

玲儿想先请诸位贀姊妹亲临各处巡视……”话末说完,久未发言的飞蛟邓正恫,突然一挥手爽快地催促道:“玲丫头,我看你就全权分配一下吧!

马老拐和钟老弟特地派我来听你的消息,这么多车辆人马都等你下命令搬东西呢!”汪燕玲一听,即向邓正桐,谦恭地道:“请邓前辈即去通知马前辈,车辆不动,人马休息,天明以后再搬东西。”飞蛟邓正恫,似乎也看出汪燕玲在为分配七女的楼阁而忧愁,索性倚老卖老地提议道:“以我秃头的意思,乾脆拿出老哥哥的七彩夜明珠,红的代表珠丫头,绿的代表萍丫头,粉的吟姑娘,白的雪姑娘……”话末说完,林婆婆第一个笑呵呵地赞声道:“好好,秃头的办法,倒不失为上上之议。”汪燕玲淡雅地一笑,道:“如此分配,诸位贤姊妹,虽然无话可说,但却不能发挥诸姊妹之才能,譬如丽姊姊,皆谙三略,望重韬略,乃是运筹帷幄之人,岂能住在外堡的飞索四象楼上……”话末说完,江老堡主以及齐鲁双侠、金头鳌等人,连连赞声应是。

雍容高雅的富乔丽,早已由椅上微一欠身,礼貌谦虚地道:“玲妹过奖了,愚姊实不敢当。”汪燕玲也欠身还礼道:“英姊不必推辞,稍时看过堡中楼阁后,还要请英姊姊烦神分配呢!”话声甫落,全厅人众齐声赞好。

富高丽不由慌得急声推辞道:“玲妹快不要如此,这怎么可以……”话末说完,林婆婆已笑呵呵地说了:“哎呀,英姑娘你也别推辞啦,这正是玲姑娘明智之举,我老婆子对她的决定,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比秃头的主意,真不知高明了多少倍……”众人见林婆婆说得有趣,俱都忍不住哈哈笑了。

邓正恫感慨地摇摇头,起身向厅外走去,同时无可奈何地瞟了林婆婆一眼,不高兴地自语道:“方才还是上上之议,如今突然变得不值一文了。”说罢,大步走出厅去,想必是找马云山去了。

众人一看,笑声更热烈了。

老堡主一俟笑声稍歇,立即望着汪燕玲,催促道:“玲儿,陪着丽姑娘她们一切你们自己作主,不必再到中阁上向我请示。”汪燕玲恭声应是,立即起身,即和富乔丽、雪丹凤诸女齐向老堡主道过晚安,率领着小芬、小曼、林婆婆等人,迳自走出后厅门。

一俟汪燕玲诸女走后,老堡主又肃手请金剑英等人同院休息,有事明日再议。

金剑英等人,齐声道过晚安,立即退出厅去。

这时,偌大的巨厅内,除了远远立在一例的十数侍女外,慬剩下老堡主和江天涛两人了。

老堡主微蹙双眉,略一沉吟,道:“涛儿,随父到中阁上谈话。”说罢,迳由大师大椅上立起来。

江天涛虽然急慾与老父面谈,但因时间已晚,只得起身恭声道:“现已夜深,父亲还是请先安歇吧!”老堡主摇摇头,欣慰地道:“我还不累。”说罢,大步向厅后走去。

江天涛应了声是,只得跟在老父身后。

这时,夜空高远,繁星万千,一勾朦胧弯月,斜挂天边,阵阵夜风,迎门吹来,江天涛精神不由一振,抬头一看,已是四更了。

到达中阁上,清儿、安儿两个小童,叩见过江天涛后立即捧来两盘美点和香茗。

老堡主挥手遣走了清儿、安儿,先去休息抚髯沉思有顷,才望着江天涛,肃容道:“涛儿。”江天涛正不知老父与他谈话,抑或是要责备他,这时见老父呼唤,立即欠声应声在。

老堡主镇定地问:“在这七位姑娘中,除了雪姑娘和萧姑娘两人,其余几人可曾谈过嫁娶?”江天涛一直低头不敢仰视老父,这时见问立即欠身道:“孩儿尚末禀报父亲,不敢擅谈婚姻大事。”老堡主觉得江天涛笞得言不切体,诸女的嫁妆都浩浩荡荡地送来了,尚说不敢擅谈婚姻大事,不由沉声道:“简直糊涂。”江天涛一听,头垂得更低了。

老堡主继续沉声道:“在你离堡之时,由于事迫仓促,为父无暇向你叮嘱,须知自你曾祖时起,我家历代皆娶一妻,因为这其中有一段惨痛教训。”说此一顿,抚髯望着阁外夜空,略一沉吟,忧郁地问:“除你雪姊姊外,你可曾一一问过她们,在她们行道江湖时,可曾有人苦苦纠缠着她们,向她们痴情示爱?”江大涛听得心头一震,立时想起曾经痴恋冷萍的金钩剑俞存信,以及苦苦单恋金、银二钗的杜靖云和元子健等人。至于邓丽珠和彩虹龙女,是否有人向她们示爱则不得而知。

但是,他不敢对老父说不知,只得恭声道:“孩儿没有问过。”江老堡主神色凝重地道:“事已至此,只有顺乎自然,不过,此刻为父为你讲述一段昔年高祖的惨痛教训,也就是有关天雷子的来历和其人……”江天涛听得心头一震,立即恭声应了个是,但他谨记恩师的话,只许听,不许问。

江老堡主抚髯凝重地道:“这个惨痛的教训,发生在你高祖年轻的时候,算来已有一百多年了。

你高祖年少英俊,武功超群,和另两个青年杨天雷、欧阳骏,以及一位妙龄少女修淑贞,四人同拜昔年武林怪杰八臂穷神曲星风为师。

杨天雷身材中等,仪表不凡,学艺一点即成,但是,八臂穷神曲星风并不喜欢他。

因为杨天雷心浮气燥,自恃狂傲,常常在师妹修淑贞面前自炫其才,并伺机中伤你高祖和师弟欧阳骏。

欧阳骏是个身材瘦小,赋性懦弱,属于多忧多愁型的人,但他较杨天雷犹为痴爱师妹修淑贞。

而你高祖则恰恰相反,他不但为人淳厚,且知礼好学,深得八臂穷神器重,视为衣钵传人。

修淑贞绮年玉貌,人比花娇,智慧超人一等,自是喜欢你高祖的人品,但是,你高祖已有了五房妻室,修淑贞也就知难而退。

但是,杨天电和欧阳骏却一直怀疑你高祖与修淑贞有私,久而久之,乃因妒成恨,时而设法暗害你高祖。

四人艺满下山,各自行道江湖,你高祖也回堡接掌了堡主。

修淑贞艺业精湛,暗器神奇,不久便赢得十手观音的雅号,不数月便轰动了江湖。

端坐静听的江天涛,觉得奇怪,不由迷惑地插言问:“这位修女侠可就是孩儿的高祖母?”老堡主抚髯颔首,肃容道:“是的,但是你曾祖江汇川,并非由她腹出。”江天涛继续不解地问:“江湖上的豪杰,为何称高祖母为十手观音?”老堡主解释道:“因为你高祖母,喜穿绢素,发束银巾,不施脂粉,没有锦饰,加之她双手能发十种暗器,慬点人穴道,从不伤人生命,深得黑白两道豪杰钦敬,所以才赠给她一个雅号十手观音。

但是,世上总有些气量狭窄之辈,不久你高祖母便被五名凶僧设计擒去,你高祖闻讯,立即率领堡中高手驰援,将你高祖母救回堡中。

你高祖母在堡中居住半年,深得其余五位高祖母的欢心,就在那年春天,和你高祖两人双双回山由八臂穷神做主,为两人成婚……”江天涛迷惑地问:“高祖母的恩师为何被称为八臂穷神?”老堡主解释道:“因为曲星风擅发八种暗器,且能百发百中,从无一发落虚,可谓神乎其神,加之他一生游戏风尘,总是一袭破衣,所以人们才称他八臂穷神。

不久,你高祖和师妹淑贞结婚的消息,便传至杨天雷和欧阳骏的耳中,在怒气妒火之下,时常来堡闹事,而欧阳骏竟在第三次登上东南堡楼一跃而下,坠地自尽,杨天雷自知大势已难挽回,也悄然离去。

但是,江湖上还是有一些多情青年,暗恋你高祖母,也经常前来闹事,你高祖母终日为此郁郁寡欢,深觉愧对你高祖和其余五位姊姊,便在一年之后,一病不起,与世长辞,而那些自命多情之辈,也从此不见了踪影。

岂知,十年之后,堡外突然来了一位中年儒士,自称道号天雷子,指名要见你高祖和高祖母,守门的堡丁立即告诉那人,你高祖母早在十年前已经去世。

天雷子一听,神色大变,痛嗥一声,张口喷出一道箭血,顿时晕死过去。

你高祖闻讯赶至,低头一看,立将那人抱住,因为那人就是他唯一的师弟杨天雷。

杨天雷在你高祖痛声哭唤下,终于悠悠醒来,待他发现倒在泪流满面的师兄怀里时,立时一跃而起,但仍厉声追问你高祖母的坟墓在哪里。

你高祖为免他再度晕厥呕血,仅请他堡中安歇,坚不说出,杨天雷在悲痛之下,便拿出一粒天雷子,向你高祖威胁,但你高祖仍没说出坟墓的位置。

杨天雷顿时大怒,想是十年潜修,略知悔悟,是以痛嗥一声,竟将手中的天雷子抖手向东角堡慺打去,在红光电闪,刺耳厉啸下,轰隆一声霹雳暴响,青烟旋飞升空,坚石四射带啸,一座坠楼,半壁已经不见了。

你高祖也不禁被这等骇人霸道的暗器声势震呆了,待等他的神志惊觉,杨天雷早已不知去向了。”老堡主说至此处,立即望着江天涛,意重心长地道:“涛儿,这便是你高祖和你高祖母年青时代的惨痛故事,我讲这个故事的用心,你可晓得?”江天涛欠身恭声说:“孩儿知道。”老堡主立即慈祥地关切道:“知道了你就去吧!为父现在要安歇片刻。”江天涛恭声应是,深深一揖,道声晚安,迳自走下阁来。

他心情沉重,胸怀郁闷,想到恩师海棠仙子和高祖时代的真实故事,都是惨痛的教训。

事到如今,已成骑虎之势,箭在弦上,不得不松手放矢。

他一面沿着长廊低头前进,一面不停的摇头叹息,对廊下穿梭般的仆妇侍女,似是懵然不知!

走至“怡然阁”的则院门前,依然低头走了进去,院中花香芬芳,迎风扑鼻。

就在这时,身前突然响起一阵呖呖莺声:“小婢等恭迎少堡主!”江天涛骤然一惊,立即抬头,发现妩媚的幻娘和俏丽的粉荷青莲,三人立在阁厅前,正向他施礼。

他虽然感到迷惑,但却颔首为礼,肃手请起。

一进入阁厅落座,粉荷立即捧茶,青莲急忙端来一盘乾果。

江天涛饮了一口茶,望着幻娘三人,迷惑的问:“是谁派你们三人在此服侍?”幻娘三人的粉面同时一红,深怕江天涛对以前的事仍耿耿于怀,急忙恭声回答道:“小婢等奉表小姐之命,前来服侍少堡主!”江天涛这时才发现幻娘柳眉凤目,靥如牡丹,虽着侍女装束,却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

这时,她娴静的立在一例,微微垂苜,完全没有那夜受“毒娘子”指使前来下毒时的狐媚荡态。

因而,他了解人性的善良和罪恶,完全在于环境的薰陶和培植,所以“三字经“上的第一行便是“人之初,性本善”六个字。

幻娘侍立一侧,发现少堡主明亮的星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粉面,不但玉颊发嶢,心跳卜卜,急忙恭声道:“四更已尽,天将拂晓,少堡主旅途劳顿,想必倦了,请至阁上稍睡片刻吧!”江天涛一定神,发现青莲、粉荷俱以奇异的目光望着他,顿时惊觉失态,身为少主人,怎可如此目不转睛的望着服侍自己的侍女,难怪青莲粉荷要用那种目光看他于是,俊面微微一红,立即颔首道:“我的确也有些倦了!”幻娘一听,立即低声应是,当先走上阁楼去。

江天涛饮罢了盖碗中的香茶,立即起身,走向阁楼楼梯。

到达阁楼上,灯光十分柔和,仅内室燃有一支鲜红油烛,令江天涛有一种非常舒适之感:幻娘已将锦被铺开,并将绣忱放在床端。

这时一见江天涛上来,立即将佩在腰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九宫内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