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二十三章 主帅风范

作者:忆文

就在这时,蓦见仍立场中的江天涛星目一亮,突然急声道:“师父有人!”诸女闻声一惊,戛然停止欢笑。

海棠仙子听说有人,一双黛眉立时蹙在一起了,不由迷惑的道:“似乎不止一人!”江天涛心中一动,似有所悟,飞身向峰崖驰去!

“海棠仙子”和富丽英等人,蓦见飞身驰去的江天涛,突然刹住了身势,似是受了意外震惊。

紧接著,见他惊喜慾狂,倏然转身回驰,同时兴奋的连声急呼:“师父,师父,家父登峰来拜访您了!”海棠仙子一听,也不由惊喜的道:“老堡主现在那里?”说话之间,江天涛已到了近前,立即兴奋的道:“已到林外了!”汪燕玲一声欢呼,早已飞身迎山林去。

海棠仙子愉快的道:“我们也快去吧!”说罢举步,率领著富丽□等女,急步向前迎去,同时,望著江天涛,含笑道:“为师一直怕老英雄登峰前来,所以自从你的身世揭晓后,便去了梵净山,如今还是来了。”江天涛一听,不禁有些风趣的笑著说:“家父登峰拜访师父。不知这是第十几次了,但是每次前来都被洞外的“铁将军”给挡驾了。”邓丽珠与彩虹龙女等人,俱都愉快的笑了。

海棠仙子歉然一笑,正待说什么,蓦闻身后的冷萍,愉快的说:“江世伯他们来了!”海棠仙子闻声举目,只见红光满面,抚髻含笑,大步走来的江老堡主身后尚跟著三位老者和两位中年儒士。三个老者中,一个是身躯修伟,著紫缎劲衣的“镔拐震九州”马云山,一个是绿缎劲装,光头发亮的“金头鳌”宁道通,另一个则是“飞蛟”邓正恫。

两个中年儒士,则是“齐鲁二侠”金氏双兄弟,这些人俱是昔年见过“海棠仙子”的人。

跟在老堡主身侧的汪燕玲,早已举手指著海棠仙子等人,愉快的笑著道:“姑父,那位就是涛哥哥的恩师仙子前辈了。”江老堡主一面急步前进,一面愉快的抚髻呵呵祥笑,表示他已经知道了。

但是,马云山和金剑英等人,却俱都楞了。

尤其,当他们看到仪态雍容,光颜照人,姿丽似是并不输当年“江南女侠”时代的海棠仙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飞蛟”邓正桐,急步跟上马云山,不由紧张的悄声问:“马老拐,不知我秃头今天的眼睛是否有了毛病!”马云山感慨的摇摇头,也悄声道:“这就是所谓的驻颜有术。”说话之时,众人已至近前。

江老堡主早已朗声一笑,抱拳谦声道:“谷女侠久违了,老朽这厢有礼了!”说著,躬身深深一揖。

海棠仙子慌得急忙稽首还礼道:“老堡主快不要折杀贫道了!”江老堡主揖罢激动的道:“谷女侠抢救小犬,教养成人,不但授他一身绝艺,且保护了江氏门中的一点香烟,此恩此德,非仅老朽没齿不忘,即使江门泉下历代祖先,也感激女侠的大恩大德。”说罢,又是深深一揖!

海棠仙子又慌又急,连连稽首,不由慌急的道:“老堡主快不要如此,涛儿得救,乃江门德厚,老堡主积善之因,冥冥中方始令贫道救起涛儿,实非贫道之功。”江老堡主一直拱手肃立,满面祥笑,这时一听,连声笑著道:“女侠大谦虚了,此事经涛儿哭述后,老朽对女侠的深恩陆德,无时或忘,因而,每隔旬日,必登峰前来拜望女侠一次,但每次看到的总是一具百斤大铁锁。”海棠仙子十分抱歉的笑著道:“真的非常失礼,让老堡主在百忙当中劳心费时!

话末说完,老英雄却破例风趣的笑著道:“虽然每次末曾访到女侠,但老朽登峰的速度,却迅若游龙了!

众人一听,俱都愉快的笑了。

海棠仙子也风趣的笑著道:“老堡主本就是“陆地神龙”嘛!”如此一说,笑声更响亮了!

“飞蛟”邓正桐,首先敞笑,面向海棠仙子,风趣的笑著道:“谷姑娘,我们这三个老不死的,和这两位老弟,都是姑娘昔年行道江湖时期的故人,请你慧眼认一认!”说著,挥手指了指马云山、金头鳌和齐鲁二侠两人。

如此一说,众人立时敛笑静下来,但所有人的目光,俱都愉快的注视在海棠仙子的雍容超尘的娇靥上。

海棠仙子早已问过江天涛堡中有那些著名高手,这时一见马云山的修伟身材,立即含笑稽首道:“如果贫道不健忘的话,这位想必就是昔年一柄镔拐威震江湖的马大侠!”马云山在众人欢笑声中,急忙抱拳上前含笑道:“女侠尚认得老朽,内心倍感荣幸。”海棠仙子含笑答礼,又闪动凤目去认宁道通和邓正桐。

但一见两人身材相等,年龄相近,尤其项上都有一颗牛山擢擢的光头,这不能不令海棠仙子有些迟疑。

“飞蛟”邓正桐一见,立即风趣的一指“金头鳌”宁道通和他自己的两颗光头,笑著道:“姑娘,请你别尽看我们的特殊标记,我的秃头可比他老宁的还亮啊!”如此一说,众人无不哈哈大笑,即使稳重娴静的富丽英和老堡主,也不禁笑得目泛泪花,娇躯微颤。

“飞蛟”邓正桐还真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他楞楞的看了众人一眼,只得望著掩口而笑的女儿迷惑的问:“丫头,快告诉爹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一听,笑声更厉害了,久久不歇!

一直没发言的宁道通,立即沉声道:“你指著我的秃头呼老宁,望著邓丫头又自称爹,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飞蚊”邓正恫一听,仅恍然似有所悟的拍了一下秃头,哈哈一笑,老脸红都不红。

“齐鲁二侠”金瓜双兄弟,在众人的欢笑声中,趋前和“海棠仙子”谦和的寒暄了几句。

老堡主一俟笑声稍歇,立即谦和的道:“雪姑娘和涛儿成礼在即,老朽已命他们特为女侠打扫出“寒碧阁”……海棠仙子末待老堡主说完,立即感激的道:“谢谢老堡主的关注,贫道偏爱此地清静,老堡主的美意,贫道心领了。”老堡主立即正色道:“这怎么使得,岂能留女侠一人独居峰上。”话声甫落,汪燕玲立即笑著道:“姑父,由于时间仓促,玲儿忘了告诉您老人家了,礼成之后,雪姊姊仍在峰上伺候仙子前辈,涛哥哥则按时登峰问省请安……”老堡主一听,不由迟疑的说:“可是饮食指使:…”江天涛立即恭声道:“涛儿已决定命幻娘和青莲粉荷三人,前来伺候师父和雪姊姊。”汪燕玲听得一楞,她命幻娘伺候江天涛的目的,是因幻娘能诗能词,对江天涛在书房读书有极大的帮助,这时一听,深怕江天涛不知,正待说什么,老堡主已领首连声应“好”了。

就在这时,峰崖方向突然传来林婆婆的高声喊叫:“老堡主,您们在那里?”众人一听,知道堡中有了事情。

邓正恫立即望著峰崖方向,大声回答道:“老虔婆,在这里!”声落不久,林外已传来一阵衣袂破风声!

众人举目一看,正是神情急急的林婆婆。

林婆婆来至近前,一见容光焕发,雍容高雅的海棠仙子,顿时楞了。

邓正恫立即风趣的道:“老虔婆,还认得昔年名满天下的江南女侠吗?”林婆婆一定神,立即惊异的呵呵笑著道:“真的是谷姑娘呀……”冷萍深怕林婆婆捞叨不休误了正事,立即和声问:“林婆婆,如来有什么大事吗?”一句话提醒了林婆婆,急忙的一定心神,向著者堡主一福,恭声说:“启禀老堡主,“三老帮”的皇甫帮主来了。”“三钗”一听,自是高兴,但是江天涛却听得心头一震,不知这位老丈人为何突然光临!

江天涛乍听“玉扇秀士”皇甫阳前来,俊面上立现揣揣不安之色,他深怕皇甫香果真将他那夜攀登绣楼的事,据实告诉了皇甫阳。

心念末毕,老堡主和“齐鲁二侠”已面向林婆婆同时急声问:“皇甫帮主现在何处?”林婆婆略一沉吟说:“恐怕快到谷外了!”老堡主和马云山等人,不由惊异的自语道:“怎么这等快!”邓正恫却有些迷惑的问:“你怎的知道他们快到了?”林婆婆立即不高兴的滔滔解释道:“前来送拜帖的那人对陈议事说,皇甫帮主已到了东麓山脚下,陈议事送走了那人,又进内堡转告我老婆子,我老婆子又爬上峰来报告老堡主,再加上送拜帖那人来堡的时间,你秃头给我算一算,皇甫帮主该到什么地方了?”邓正桐被问得一楞,马云山和金剑英顿时感到情形严重,因为身为主人的绝不能让远道的宾客先在堡门外等。

老堡主一算时间,皇甫阳等人如果快马飞驰,这时恐怕已到了,老堡主知“海棠仙子”久与外界隔绝,故而也不邀请。

于是,急忙拱手含笑说:“适逢皇甫帮主驾临敝堡,老朽必须亲去迎接,就此告辞,改日再来拜访。”含笑说罢,谦和的拱手一揖。

海棠仙子稽首含笑说:“老堡主有事请便,暇时尽请登峰清谈。

老堡主哈哈一笑,说:“如不嫌有扰清修,老朽定来请教!”海棠仙子急忙谦逊道:“欢迎之至!”于是,马云山等人,也纷纷拱揖告辞。

江天涛和富丽英诸女,辞过“海棠仙子”,留下雪丹凤,紧紧跟在老堡主身后,迳向峰崖驰去。

这时,辰时已过,红日高照,整个幕草山区,到处一片绮丽景色。

江天涛对皇甫阳的突然来访,一直暗自忧急,这时一见林婆婆走在附近,立即焦急的悄声问:“林婆婆,你可皇甫帮主前来为了什么?”正在飞驰中的林婆婆,似乎没想到江天涛有此一问,尤其看了江天涛的焦急神情,不由“愣。

汪燕玲也发觉江天涛神色有异,这时见林婆婆被问得一楞,立即插言道:“涛哥哥,你真是,林婆婆她怎么知道!”林婆婆最怕人家说她不知,这时一定神,立即直觉的正色道:“还不是为了皇甫姑娘的事?”江天涛听得心头一震,掌心顿时急出一身冷汗,不由焦急的去看皇甫香。

只见皇甫香和富丽英以及彩虹龙女三人,个个樱chún绽笑,俱都娇靥光彩,看来神情非常愉快。

恰在这时,皇甫香突然向他深情的望来。

想是皇甫香发现了江天涛的焦急神情,不由黛眉一蹙,粉面上的欢笑顿敛,立时充满了迷惑神色。

因为,她不知道心爱的涛弟弟,为何听到父亲前来而不快?继而一想,恍然大悟,不自觉的“噗哧”笑了。

由于皇甫香的失声娇笑,汪燕玲、富丽英和冷萍等人,俱都迷惑的望著皇甫香,不知她为何发笑。

皇甫香顿时惊觉,娇靥上立时飞上两片红霞。

恰在这时,峰崖一到,众人疾泻而下……江天涛一面飞身疾下,一面揣测皇甫香为何发笑,但是,直到峰下,仍末揣出皇甫香发笑的原因。

众人越过花园,后堡门已经大开,吊桥早已放下。

经过“摘星□”前,车马俱已不见,家框物品想是已经安排妥当。

到达巍峨的前堡楼下,“赛扁鹊”谢感恩和小李广等人,唯恐老堡主不能及时到达,早在堡门外等候了。

这时一见老堡主等人,纷纷向前见礼,同时恭声道:“皇甫帮主尚未来到!”老堡主抚髯颔首,祥和的笑著道:“所幸皇甫帮主末到,否则,此番定要失礼了。”金剑英一听,急忙代友谦逊道:“皇甫兄素仰老堡主德高望重,久有来访之意,俾请教益,即使老堡主末能及时出迎,皇甫兄亦不会介意!”邓正恫一晃秃头,立即风趣的道:“当然喽,现在是亲家翁了嘛!”话声甫落,众人立即掀起一阵愉快欢笑。

皇甫香的娇靥,顿时通红,同时,含羞带笑,悄悄的瞟了一眼仍有些愁眉不展的江天涛。

欢笑声中,谷口方向已传来数声马嘶!

众人闻声敛笑,邓正恫首先兴奋的道:“来了!”话声甫落,谷口方向已传来急奔的清脆蹄响。

富丽英和皇甫香,以及“彩虹龙女”萧湘珍,三人神情激动,目闪异彩,娇靥上俱都充满了期待。

江天涛虽然没有乍然听到皇甫阳来时那等忧急,但心中仍然透著紧张。

汪燕玲和冷萍诸女,久闻“玉扇秀士”皇甫阳是武林中用扇的第一位高手,这时正好一观庐山真面目。

马云山和宁道通等人,均和“玉扇秀士”有数面之识,只是其中以金氏兄弟情谊最笃。

随著马嘶嚅响的逐渐接近,茂林进口处,已现出一队急急驰来的马影。

心情紧张的江天涛凝目一看,当前马上的一人,正是身著月白长衫,手持描金摺扇,神情潇洒,仪范儒雅的“玉扇秀士”皇甫阳。

皇甫阳修眉微轩,满面含笑,朗朗双目,闪闪生辉,神情间,充满了愉快。

江天涛见皇甫阳的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主帅风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