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二十四章 鸾凤和鸣

作者:忆文

随著九宫堡举堡上下的忙碌,红日逐渐西下,酉时终于到了。

耸入半空的“摘星□”前的广院上空,已搭起一座十数丈见方的广大素棚。

广院的正中地面上,巨型石板已经运走,地上现出一个宽约丈五,长有三丈的料倾深坑!围在深坑的正、左、右三面,均有一座九桌搭成的高台,上面分别坐满了身穿法衣,手持法器,朗朗诵经的僧、道、尼。

高台上插□了各色各式的灵幡,桌面上摆满了各种不同姿势的木偶神像,和一些制钱,灵米以及麦馍。深坑逐向内倾,愈向厅愈深斜,在斜阶的尽头,则是一座锚钉大铁门。

这时,铁门已经大开,在铁门的正中,横置一张上铺淡黄桌巾,供有银烛和祭品的长形供桌,但却围了一刀鲜红的桌围。

因为老堡主认为,爱子归宗,拜胆生母遗容,而且率领著八位如花似玉的儿媳妇,这是一件大喜事。而且,老堡主郑重叮嘱,不可著素服,不得放声悲哭。

因为,他要把年关已届,娶媳在即的喜气,带进爱妻“璇玑玉女”的坟墓里,他深信爱妻因此感到欣慰。这时酉时已到,广院中已肃然立满了外堡各院的老少眷属。

近百堡丁,拱围三面,每人手中高举一盏大纱灯,光明如昼,整个广院中,除了叮叮的法器声和朗朗的诵经声,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马云山、邓正桐、金氏双兄弟和陈振铎肃立在斜陷进口以左,宁道通、赛扁鹊、林婆婆以及芮定安和小李广锺清肃立在右。

江老堡主手抚银髯,神情凝重,镇定的立在古墓入口的供桌一侧,欣慰的望著恭立抗前的爱子江天涛和富丽英等一群小儿女。

江天涛懦巾蓝衫,神色黯然,双手捧著香烟袅袅的小巧王鼎,凝目望著斜阶尽头的供桌,静候前进祭礼。在他的身前,是小翠花、小水仙、小梅、小玉、小芬、小婉、小曼和林鬟八个侍女恭谨的手持著毫光闪射的蓝缎绣衣。

在江天涛的身后,恭立著一律著云长裙的富丽英、雪丹凤、冷萍、汪燕玲,以及皇甫香朱彩鸾邓丽珠和彩虹龙女。

她们虽然俱已薰衣沐浴,换上环佩齐全的云裳长裙但她们的云裳色彩,依然如前艳丽。

富丽英著rǔ黄、雪丹凤著绢素,汪燕玲著鹅黄,萧湘珍著翠碧,冷萍著湖水绿,皇甫香著银锻,朱彩鸾著鲜朱,邓丽珠著猩红,真是个个美如娇花似仙女。

但是,在她们艳美绝色,雍容娟丽的娇庞上,却充满了肃敬孺慕之情。

因为,她们即将进入古墓瞻仰的,非但是她们已去世的婆母,也是昔年名满天下,驰誉武林的前辈女侠“璇玑玉女”。

就在这时,突然梵铃法器齐响,诵经之声突变悠扬!

紧接著,三座高台上的僧、道、尼,各持法器纷纷站起,依序走下台来。

恭立进口左侧的马云山,一俟三班僧、道、尼,在左右前三面列队站好,立即苍劲而肃穆的朗声高呼:“恭祭……”呼声甫落,小翠花和小水仙等八个俏丽侍女,立即缓步前进,江天涛和富丽英八女,也随后跟进。

到达供桌近前,小翠花八人立即绕至桌后,即将“绣衣”斜斜高举起来。

因为,这件“绣衣”是“璇玑玉女”亲手一针一针缝制而成,因而,它也代表著“璇玑玉女”。

马云山一俟小翠花等人将绣衣摆好,江天涛和富丽英等八人在桌前立定,立即悠扬而肃穆,朗声高呼:“跪……”神情悲痛,星目旋泪的江天涛,闻声双膝同屈,“咚”的一声跪在雪白的毛毯富丽英、雪丹凤等人,也闻声盈盈下拜,双膝跪了下去。

这时三班僧、道、尼的法器同时停止,□三位住持单独诵经。

三位住持诵完一段,接著数十僧道齐声朗诵,法器大动!

马云山立即悠扬高呼“尚飨……”呼声甫落,换了一身新衣的林婆婆,立即走至双手捧鼎的江天涛身前,双手将小王鼎接过来。接著,将小王鼎恭谨的放至桌上,立即退回原处。

马云山再度以肃穆的声请,悠扬高呼:“叩首……”江天涛闻声伏身叩首,星目饱蕴的热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肃立供桌一例的江老堡主,也不禁虎目湿润。

马云山一连三呼“叩首”完毕,接著再呼“起立”。

恭立左右的金剑英和谢感恩,急步走至江天涛身后,将江天涛扶起来。

富丽英和汪燕玲八女,则随著江天涛同时立起来。

马云山再度朗声高呼:“晋祭……”呼声甫落,富丽英等八人,立即趋前将绣衣由小翠花等八个侍女手中接过来。

富丽英和汪燕玲在前,雪丹凤、皇甫香、萧湘珍和冷萍四女居中,朱彩鸾和邓丽珠在后。

八女平展绣衣,当先向前走去。

江天涛依然捧著小巧王鼎,恭谨的跟著绣衣走。

马云山和邓正恫等人,则簇拥著老堡主走在最后。

进入铁门三丈,又是一道深入斜阶,由于天已黑暗,在斜阶尽头横嵌的三颗雪白大宝石,显得特别明亮。

一进第二层深道,便有丝丝冷风吹出来,愈显得深处阴森悚然!

来至尽头三颗大宝石下,是一道高大的圆形洞门,门内即是那道环绕古墓外面的宽大隧道。

江天涛举目一看,隧道石壁上,迎面便是一座鲜红大铁门,但门楣上却嵌著三颗蓝宝石。

富丽英和汪燕玲八女,看也不看红门一眼,迳自向前走去。

隧道中光线暗淡,愈走愈黑,仅藉门楣上嵌著的明珠宝石的闪烁毫光前进。

但是,时间一久,加之每人俱是目力精锐的高手,隧道内的形势,已经清晰可见平抬“绣衣”的富丽英和汪燕玲等人,来至“巽”门,当先停止,在黑漆的门楣上,果然嵌著一颗拳大红宝石。

富丽英按照绣衣上的银片,在门侧第五块方石上,运劲掌上,徐徐向内推进,立有一阵沉重的轧轧响声。

紧接著,两扇漆黑大铁门,缓慢的向后开启。

“巽门”一开,立有一股冷焰扑出……立在门外的马云山等人,在心理上事先没有准备,俱都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急忙运功抵抗。

江天涛捧著小王鼎,凝目向内一看,左右两壁共有六门,正中尽头仅有一门,但门楣上的宝石色彩,却无一门相同。

打量间,富丽英等人已走进门内,而且,迳向右壁嵌有缘宝石的小门内走去。

江天涛紧紧跟在绣衣之后,这才发觉绣衣的两只白绫袖口,不停的摆动,足见由深处扑出来的冷焰是如何的强劲。

时左时右,曲转前进,通过数门,十分顺利。

进入最后一个小门时,转首向右一看,众人的目光同时一亮,耀眼生花。

只见前面数丈处,一座嵌满了明珠圆门,在一圈黄色宝石的映照下,宛如一轮初升皓月,十分壮丽。

富丽英走至门前,立即和其余七位姊妹将绣衣挂起来。

江天涛一见,悲伤的心情顿时激动,他知道圆门一开,他就可以看到为生他而丧生的母亲。

富丽英八人将绣衣挂好,立即退至江天涛身后。

“齐鲁二侠”金氏兄弟,立即躬身前进,双双走至门前,双掌并贴在门上,恭谨的各推一人,也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江天涛运功聚神,凝目向内一看,在他痛泪簌簌的模糊视线中,仅看到一丈处,在一蓬红光照射下,停著一口巨型外椁。

巨型外椁的前面,有张玉桌,外椁停置在一方高有尺许的平台上。

江天涛打量间,老堡主已率领著马云山、邓正恫等人进入门内。

只见马云山、邓正桐、金氏兄弟四人在左,金头鳌、谢感恩、芮定安、陈振铎四位老人在右,同时登上平台,恭谨的面对巨椁而立。

小李广则帮著林婆婆,将祭篮内的银烛、美点摆好,并将银烛燃著。

银烛一亮,门内形势,立即清晰可见,江天涛这时才发现门内竟是一个直径五丈的圆形坟墓。

立在玉桌一侧的江老堡主,虎目湿润,转身望著江天涛等人,镇定的道:“涛儿,你们进来!”江天涛见老父虎目湿润,银髯无风自动,可见他是如何强抑内心的悲痛和激动。

这时一听呼唤,立即忍不住泪如泉涌,捧著香烟袅袅的小王鼎躬身走进门内。

江天涛等人进入门内,立即屈膝跪在桌前。

林婆婆双手接过小王鼎,恭谨的放在桌上,两支银烛的中央。

老堡主一俟江天涛和汪燕玲等人依序跪好,立即面向巨椁,微垂皓首,默念有顷,似是忏悔,又似是祷告。

接著,抬头望著马云山等人,镇定的道:“请启椁!”马云山等人一听,同时俯腰,双手握住椁底下的雕花洞孔。

江天涛神情激动,内心悲痛,星目一瞬不瞬的望著马云山八人的举动。

由于他的抬头,这时才看清圆冢内,除了正中圆顶上嵌有一颗圆盘大小的红宝石外,再没有任何照明之物。但经过银烛火光的照耀,愈显得光华夺目,耀眼生花了。

就在这时,江老英雄深沉有力的低喝一声:“起……”起字方自出口,马云山和金头鳌宁道通等人,已同时徐徐直身,将巨型外椁极平稳极缓慢的抬起来……江天涛神情激动,泪如泉涌,他瞪大了星目注视著抬起的外椁。

随著外椁的逐渐高升,平台上竟现出两具并置排列的贴金铜棺,但是,仅右边的棺头上,有一个斗大的银质“□”字。

江天涛乍然间,无法理解得开,椁内为何并列放置著两具铜棺?继而一想,恍然大悟,有银质“□”字的铜棺内,必然就是母亲“璇玑玉女”而另一具必是空棺,为老父江浩海预置的……心念末□,马云山八人已将外椁放在棺后地上,同时,老堡主沉痛的指著嵌有“□”字的铜棺道:“涛儿,这就是你苦命的母亲!”江天涛原就强抑满腔的悲痛,这时再听老父加上“苦命”两字,顿时心如刀割,不由悲嚎一声“母亲”飞步向铜棺扑去。

马云山和邓正恫等人见此情形,俱都大吃一惊,同时低□惊呼:“少堡主不可!

惊呼声中,距离最近的马云山和金剑英,立即闪身将江天涛抱住,仅差一步,末扑在棺上。

江天涛悲痛难抑,放声大哭,在马云山和金剑英的搀扶下,缓缓跪在地上。

这时,老堡主早已走至棺后,目注棺内爱妻,已是老泪滂沱,神情如呆,任由泪珠由两颊经过银髯,滚落地上。

富丽英和冷萍、雪丹凤等人,俯身叩首,珠泪簌簌,神色十分悲戚,只有汪燕玲,悲痛慾绝,大放悲声。

林婆婆蹲在汪燕玲的身侧搀扶著她,唯恐她悲痛晕绝。

当然,老经世故的林婆婆和马云山等人,自是知道汪燕玲在哀伤姑母之中,尚有满腹的委屈倾吐!

江天涛在齐鲁大侠金剑英和马云山等人,以惊动老夫人为由的劝告下,始没有再挣扎前扑!

但,他却仍跪行数步,抱住棺头大哭。

马云山等人虽然个个神色戚然,但没有一个人能体会到江天涛的悲痛心情!

就在这时,蓦闻立在棺后的老堡主,戚然沉声道:“涛儿,你们都过来,见见你们安详西归的母亲!”江天涛和汪燕玲等人一听,只得强自止住哭声,纷纷由地上立起来。

由于江天涛跪身在棺头前,他第一个挺身而起,迫不及待的俯首向棺内看去。

只见在晶莹透明的水晶棺盖下,仰面躺著一个看来年□二十八九岁的娟美清丽少妇,面目,衣著,一一清晰可见。

江天涛俯首下看的位置,恰是清丽少妇的上身和面部,这年纪几乎比冷萍大不了多少,较之恩师“海棠仙子”尤要年轻!

乍然间,他的确有些愣了,他双手扶著棺盖,目光一直望著棺内,对恭谨立在他左右同样注视著棺内的富丽英和雪丹凤等人,视若无□!

江天涛举袖拭乾了星目中残余泪水,细看棺内的娟丽少妇,也就是他的生母“璇玑玉女”。

只见娟丽少妇的高挽秀发上,束著两串明珠,插著一枘翡翠头凤,双耳的下面,不知为何各别放著一颗核桃大的鲜红明珠,闪闪生辉。

在微蹙的黛眉下,合闭著一双修长凤目,琼鼻、樱口、鹅蛋形的娇靥宛如一块没有一丝瑕疵的寒玉。

罗衫、长裙,全身绢素,外单一件水紫色的无袖长褥,腰束鲜紫丝带,项有金环,襟缀玉佩。

左右袖口,□露出洁如象牙般的纤纤十指,在掌心和足下,同样的各有一个红色大明珠。

由于棺内有六颗红珠,圆冢顶上又嵌有盘大的红宝石,棺内的娟丽少妇,在红色的毫光映照下,宛如熟睡的美人。

江天涛在娟丽少妇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鸾凤和鸣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