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 三 章 夜探内方

作者:忆文

大阳刚刚升起,两人已乘马进了应城。

这时早市正盛,街上行人接踵,一片喧哗和叫卖声。

两人一进城门口,立即惹得行人注目,停身伫足,议论纷纷。尤其彩虹龙女,坐骑白马,一身粉碧,领襟缀着鲜红翠绿的牡丹花,愈增行人注意。街人中,有不少武林人物是由大洪山赶回来的,因而一见江夭涛,纷相转告,刹那间,满城都知道来了九宫堡的少堡主。

但极少人认得白马上的彩虹龙女,尤其看了萧湘珍的绝容丽姿,无不暗羡江天涛有艳福。两人并峦前进,蹄声清脆,跟在马后的人,愈集愈盛,个个交头接耳,纷纷评头论足。

江天涛蓝衫儒巾,青马鲜鞍,英挺似子都,俊貌似潘安,尤其并马前进的彩虹龙女,风华绝代,美若天仙,不知羡熬了多少青年。

不知是谁,突然呼了声彩虹龙女,众人騒动,英豪震惊,纷纷挤向马前一睹庐山真面目,刹那间,风满全城。江天涛见街上行人愈集愈多,两马几乎不能动了,这才体会到萧湘珍为何喜欢星夜赶路,尤悔方才没有绕城而过。

看看身边的萧湘珍,微蹙l眉,似嗔似笑,绝代风华的娇靥上,充满了无可奈何的娇媚神情,两人四目相视,不由苦笑一笑。

好不容易挤出西关,举目一看,天晴气朗,绿野油然,两人心胸,不禁豁然一放正待放僵疾驰,蓦见一匹高头大马,沿着城外的护城河,如飞奔来。

江天涛凝目一看,立即脱口道:“啊,是小婉。”彩虹龙女一见小婉绕城追来,心知不妙,即和江天涛催马迎了过去。

如飞驰来的小婉,一见萧湘珍和江天涛,立即挥动着右手,气急紧张地道:“总督察不好了,快请看这张小纸条。”说话之间,已至近前,双方同时勒马,小婉急忙将小纸条递过来。

彩虹龙女萧湘珍,接过纸条一看,娇躯不由一颤,粉面立变,如云的鬓角间,突然渗出一丝油油香汗。

江天涛见彩虹龙女萧湘珍,一看小纸条上的字迹,粉面立变,心知不妙,定是毒娘子又跑了,不由关切地急声问:“珍妹,上面怎么说?”萧湘珍一定神,急忙将纸条交给江天涛,同时忧急地道:“涛哥哥你看。”江天涛接过纸条,发现上面竟是用鲜红的朱砂写满了蝇头小字,他知道,这是情势紧急的代号。

细读上面朱楷是:一、汉水四恶声言半月之后将总坛派去的高手,悉数毁在内方山,如有一人生还,非但让出内方山所辖的地盘,四恶也将远走边疆,永不再履中原。

二、据悉,四恶所恃者,乃大恶蓝碇掌班豹已交替了的师父陇西恶丐和二恶鬼头刀李新的师父吻血头陀带至总寨。

江天涛看罢,不由朗声笑了,接着轻蔑地道:“夸大话,吓唬人,代替不了真本事,硬功夫,四恶请人助拳也是江湖上的常事,何必将它挂在心上……”话末说完,萧湘珍已正色道:“涛哥哥不可小觑了陇西恶丐和吻血头陀,这两个恶贼都有一身高绝而歹毒的独门功夫,一个独霸陇西,一个横行边疆,尤其吻血头陀……”说此一顿,突然住口不说了,娇靥也没来由地飞上两片红霞。

江天涛不由迷惑地问:“怎的不说了?吻血头陀怎样?”萧湘珍红飞满面,盯着江天涛的俊面,羞涩地道:“你是真的不知,还是明知故问?”江天涛听得一愣,立即正色道:“当然不知,怎能故问?”萧湘珍羞红着娇靥,但却正色道:“大恶班豹的师父陇西恶丐生性阴刁,心狠手辣,练有绝毒无比的蓝碇掌,一经运功施展,两掌微微泛蓝,暗劲吐出,幻有丝丝蓝烟,交手之际,不慎触及,肌肉立时腐烂,除了恶丐的特制解葯,绝无生存的希望……”江天涛末等彩虹龙女说完,立即冷冷一笑道:“习有这种霸道武功的人无德,万万不能让他活在世上,届时由小兄出手,珍妹可对付那个头陀。”萧湘珍一听,娇靥更红了,但她却焦急地忍笑道:“届时还是由小妹来对付恶丐吧!”江天涛听得一愣,不由迷惑地道:“怎么?那个头陀比恶丐还要厉害吗?”萧湘珍见间,不由羞涩地看了一眼小婉,似是当着侍女不便出口,略一迟疑说:“以后有机会小妹自会告诉你。”江天涛一听,知道那个头陀较陇西恶丐尤为难惹,因而领首道:“也好,我们途中再谈吧!”话声甫落,小婉立即焦急地阻止道:“少堡主,你们不能再去了,蔡舵主要小婢禀知少堡主和总督察,暂切忍耐一时,等帮主率领大批高手到达时,再一同前去。”江天涛一听,不由朗声哈哈一阵大笑,道:“在下时间无多,岂能空自等候,在下先走一步,珍妹可随贵帮主同行。”话声甫落,彩虹龙女的粉面立变,不由幽怨地嗔声道:“蔡舵主的意思,岂能改变得了小妹的主张,涛哥哥何必如此讽刺我……”江天涛顿时惊觉把话说得大偏激了,急忙陪笑解释道:“小兄念及贵帮全盘大局……”萧湘珍末待江天涛说完,毅然一挥手道:“不要解释,我们走!”走字出口,立即拨转马匹。

小婉一见,大吃一惊,不由脱口急呼:“总督察……”萧湘珍娇靥一沉,立即怒声道:“快回蔡舵主处等我,最多六七天,我必回来。”小婉似是知道彩虹龙女的个性,吓得一声不吭了。

江天涛看了这情形,好不为难,正待说什么,蓦见彩虹龙女催促道:“涛哥哥,我们走。”说罢,一抖丝疆,当先向前驰去。

江天涛见小婉神色极为难看,只得安慰道:“小婉放心,本人保证你的总督察平安回来。”想是小婉太担心彩虹龙女的安危了,这时一听,不由娇哼一声,轻蔑地道:“你自己尚且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如何还管得了我们总督察。”江天涛一听,顿时大怒,继而一想,不由仰面哈哈笑了,接着风趣地道:“小婉,你也太小觑江少堡主了,告诉你,你家小姐如少了一根汗毛,你就找我江少堡主要。”话声甫落,条然拨马,迳向彩虹龙女追去。

但他仍听到小婉忿忿地大声道:“哼,我家小姐不毁在吻血头陀的手里,也会被你江天涛吃掉。”江天涛听得一愣:心想,这丫头好厉害。

心念末毕,已追上彩虹龙女。

彩虹龙女一见江天涛跟上,立即笑着说:“你方才对小婉笑什么?”江天涛摇摇头笑一笑,风趣地道:“三钗帮的总督察厉害,连她的贴身小婢也难惹。”萧湘珍见江大涛说得有趣,不由咯咯笑了,接着问:“小婉说什么?”江天涛故意委屈地正色道:“她说我一定会把你吃掉。”萧湘珍一听,娇靥红至耳后,深情地标了江天涛一眼,忍笑羞涩地道:“我也一直在担心。”江天涛一听,再也忍不住仰面发出一阵愉快大笑。看看绝世风华的彩虹龙女,娇靥更抚媚了。

两人拼骑驰上官道,放马如飞,对道上行人投来的羡慕目光,视若无睹。

萧湘珍的白马,也是万中选一的宝驹,跑起来又快又稳,毫不逊于江天涛的龙种小青。

江天涛仍想着那个吻血头陀的来历尚未问,因而靠近彩虹龙女,含笑道:“珍妹,现在小婉已不在了,可以谈谈吻血头陀了吧!”萧湘珍一听,玉颊香腮上,又升起了两片红霞。

江天涛一看这情形,断定这个吻血头陀必是一个大色魔,因而迷惑地道:“珍妹,这个吻血头陀可是出了名的大色魔?”萧湘珍羞涩地标了江天涛一眼,道:“他虽不是大包魔,但较之色魔尤可怕尤可恶。”江天涛惊异地懊了一声,星目注定萧湘珍红霞满面的娇靥,催促道:“怎的可恶?”萧湘珍看了江天涛的迫切神情,只得羞红着粉面,毅然道:“吻血头陀,似是学有西域邪术,任何美丽少女被他看中,都难逃过他的酷刑折磨……”江天涛一听,立即愣愣地道:“什么酷刑?”萧湘珍极难启齿地道:“他先用邪术迷住少女的心性,然后尽褪少女的亵衣亵裤,再用嘴……吸取…………她的血……”话末说完,早已红飞满面,急举玉手掩住jjj留,再也不敢看江天涛一眼。

江天涛最初尚愣愣地不解何意,继尔看了萧湘珍娇羞不胜的神态,才恍然大悟,同时,也怒声道:“这头陀较陇西恶丐尤为可恶,届时珍妹不要出手,由小兄来惩治他。”萧湘珍眉黛一蹙道:“可是陇西恶丐也是厉害人物,假设恶丐抢先和你交上了手,小妹势必得和物血头陀周旋……”江天涛毫不迟疑地道:“这没关系,届时一见吻血头陀,小兄便立即飞身扑上。”萧湘珍依然苦恼地道:“可是陇西恶丐的蓝碇掌尤为厉害,小妹虽可以用剑与他相搏,但他的劈空掌风,中者亦会浑身溃烂。”江天涛一听,一双剑眉立时蹙在了一起:心想这倒难了。

继尔一想,双眉立展,于是断然道:“届时小兄一人上山……萧湘珍一听,立即嗔声道:“那我怎放心得下。”江天涛听得又感激又生气,不由无可奈何地问:“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萧湘珍胸有成竹地道:“据说吻血头陀在生理上有一个缺陷。”江天涛立即不解地问:“有什么缺陷?”萧湘珍说:“大阳一下山,眼睛对事物就看不清了。”江天涛微一领首,道:“这是夜盲人。”萧湘珍继续道:“他还有一个最大的忌讳。”江天涛精神一振,不由急声问:“什么忌讳?”萧湘珍抚媚一笑,微红着娇靥道:“那就是他最怕喝了妇人的血。

江天涛听得十分失望,仅唔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彩虹龙女见江天涛反应冷漠,黛眉一蹙道:“涛哥哥对吻血头陀的缺陷和忌讳,你竟没有一丝对策吗?”江天涛听得一愣,转首一看,发现彩虹龙女娇医上的愉快神色尽失。

继尔一想,恍然大悟,不由仰天笑了。

彩虹龙女不知他为何发笑,不由迷惑地嗔声问:“涛哥哥,你笑什么?”江天涛依然风趣地笑着说:“我笑你对牛弹琴,也笑我听不出你的弦外之音,我实在大愚笨了。”萧湘珍一听他如此比喻,知道他已揣透了她的心事,但她仍忍不住羞红着娇靥,忍笑道:“小妹不懂你的意思。”江天涛由于正在兴头上,也末细加思索,再度哈哈一笑,索性照实直道:“这还不简单?对付物血头陀的缺陷,我们可以星夜探山……”彩虹龙女听得娇靥泛红,竟忍不住情急插言问:“还有呢?”江天涛见萧湘珍情急,愈加兴奋难仰,不由脱口笑着道:“我们当然说,举世闻名的彩虹龙女,已是九宫堡的少夫人了嘛!”彩虹龙女一听,娇靥通红,芳心甜蜜,羞得呀碎一声,叭的一鞭打在马股上,白马一声怒嘶,宛如一缕白烟般,一直向前如飞疾驰。

江天涛看了彩虹龙女的羞喜娇态,笑得更爽朗了,一声吆喝,放马追去。

两人沿着西进大道飞驰,牢行夜宿,虽然不住在同一房间内,但彩虹龙女却早早为江天涛榔发整衣,体贴倍至,宛如一位温静娴淑的娇妻。

江天涛虽然认识了不少年龄相似的绝色少女,但却第一次尝到异性温柔如妻子般的jjj侍。

因而,他觉得萧湘珍对他非常重要,即使她沐浴更衣的片刻不见,也会有一种寂寞难耐的感觉。

她的一笑一嗔一喜,都令他有一种甜甜蜜蜜的微妙感觉。

她站在他面前为他穿衣时,他能闻到她如兰的气息和丝丝发香,以及她娇靥上散发出来的温馨暖意。

她为他橄发束中时,她的纤纤如春葱似的玉手,不时触及他的两耳和额头,令他有身如腾云的飘飘之感。几天下来,他变得任何事必须珍妹妹服侍,同时,身边一刻不能没有珍妹妹了。

在他认为,这是他有生以来,最甜蜜最幸福的日子,虽然,在海棠洞府,一直有雪姊姊照顾,但他却从来没有这种微妙异样的感觉。

因为,他对雪姊姊视如次于恩师尊敬的人,他对她的爱,是崇高圣洁的,直到发现他不能失去雪姊姊的时候,才知道在他的心灵深处,已萌长了私情的爱苗。

这天中午,阴云密布,原野昏沉,形势险恶,内方山已在昏暗的西天边际现出一线山影。

到达汉水东岸的林坪镇已是掌灯时分了。

汉水以东,仍是三钗帮的势力范围,林坪是座大镇,又是通向西岸的重要渡口,因而设有支舵。

进入镇口,街上灯火辉煌,行人熙熙攘攘,正是商旅宿店的时候,酒楼客店多是客满,酒香外溢,锅勺叮当,加上街上行人的喧哗,小贩的吆喝,乱成一片。

彩虹龙女引导着江天涛,继续乘马前进,蓦然举手一指前面,娇声道:“涛哥哥,那座黑漆门楼就是了。”江天涛循着指向一看,果见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夜探内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