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 五 章 帮堡交融

作者:忆文

两人继续前进,发现前面隐隐泛出水光,走至近前一看,虽是同一形式的圆周,但在中心处,却有一个直径五尺的水池,一道不急不徐的流泉,迳由顶上的石rǔ中垂直流下来。江天涛和彩虹龙女,尚末走至池前,便有一阵冷气扑来。

走至池边一看,虽然石rǔ中的水,一直不停地流下来,但圆池中的水,却末溢出来,这些水也不知流向何处。

彩虹龙女首先蹲身下去,纤手一触水面,不由脱口娇呼:“好冰!”江天涛也蹲身下去,用手一触,果然寒冷刺骨。

两人捧水一饮,甘凉如饴,寒气直达肺俯,但是,饮毕起立,一股热流,瞬即散布全身。

江天涛知道是奇泉,正待说什么,蓦见前面地隙尽头,隐约现出一蓬淡淡毫光,因而急声道:“珍妹你看。”彩虹龙女一看,立即兴奋地道:“涛哥哥,那是出口。”于是,两人绕过水池,沿着地隙,急步向前奔去。

前进中,发现这道地隙,与众不同,愈向前进愈宽大,到达尽头一看,竟是一座庞大洞府。

洞府的中央,赫然是尊面向前方的盘坐大石像。

在石像的头顶上方,并排嵌着三颗鸭卵般的雪白宝石,闪闪射着毫光,而旁的左侧一座小门,毫光尤为明亮。两人匆匆过去一看,竟是一间有石桌石床的石室,床上一层如银细草,隐隐闪着光辉。

一进室门,温暖如春,两人虽觉奇怪,但又看不出什么原因,伸手一摸石床,两人同时一惊,竟是一方千年温玉。

两人退出室来,迳向石像前绕去。

彩虹龙女首先看到石像的身前地上,放着一个银丝草编成的大蒲团,因而惊异地问:“涛哥哥,你看这里面可有人?”说话之间,急步走至蒲团前。

江天涛低头一看蒲团,发现地面和蒲团上均有积尘,因而肯定地道:“可能没有人。”说罢抬头,发现高大石像,竟是一位浓眉铃眼,胡须如猬的威猛老人。

老人盘膝而生,右臂向前半伸,作着慾弹之势,在老人下垂的袖口上,赫然刻着两行鹅卵大的正楷大字,上涂红漆,十分醒目。

江天涛与彩虹龙女凝目一看,上面写的是:“祥麟瑞凤莅古洞;弹指神功赠有缘。”下面署名是铃目叟。

彩虹龙女一看,立即望着蹙眉沉思的江天涛,不解地问:“涛哥哥,你可听说过昔年武林前辈中可有这么一位铃目叟?”江天涛没有回答,仅摇了摇头。

彩虹龙女又读了一遍留字,不由奇异地问:“既然你我都不知铃目叟,必是许多年前末卜先知的老前辈……”江天涛立即不解地问:“何以见得铃目叟老前辈末卜先知?”彩虹龙女一指老人袖口上的两行字,正色道:“你没看到吗…上面不是写着祥麟瑞凤吗?”江天涛一听,不由莞尔笑了,同时解释道:“这些胸罗万象,学究天人的老前辈们,绝不知道百年后或数十年后的今天,会有一对少年男女闯进洞为,这两句话,乃一语三关的话。”彩虹龙女一听,心中似有所悟,但又说不出所以然来,只是迷惑地点点头。

江天涛继续道:“譬如,进来的是男士,他会暗问自己,瑞凤是谁呢?如果是女性,自然也会想到祥麟是谁?如果正是一对少年男女,也许正因老前辈的这句话,而促成为美满缘姻……”彩虹龙女的娇靥虽然飞上两片红云,也却觉得江天涛解释得非常有道理,但是仍忍不住问:“假设进来的是一对夫妇呢?”江天涛毫不迟疑地笑着道:“这一对夫妇,便由此自命不凡,作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来。”彩虹龙女却不以为然地道:“若是进来的夫妇是一对恶人呢?”江天涛立即正色道:“他们夫妇看了祥麟瑞凤四个字,极可能因此改恶向善。”彩虹龙女末等江天涛说完,突然刁钻地问:“若进来的是一群男女呢?”江天涛依然毫不迟疑地笑着道:“当然是男的自认是祥麟,女的自认是瑞凤,因为,祥麟和瑞凤,并没有指定是哪一个人,也没有肯定地说是指一个人。”彩虹龙女缓缓抬头,望着石像,十分敬佩铃目叟的用心良苦。

两人一阵沉默,俱都以目光静静地在铃目叟的石像身上搜索,因为两人都以为弹指神功的秘籍或口诀,也许刻在石像的身体上。

两人绕着铃目叟的石像细看一番,结果毫无。

再顺着铃目叟右手的指向一看,心中似有所悟,只见对面的洞壁上,约有四尺宽,七尺高的地方,平滑如镜,隐隐泛光。

江天涛和彩虹龙女,急步走了过去,凝神细看,依然毫无发现。

江天涛再回头看石像发现铃目叟的一双铃眼,似是也注视着壁滑如镜的地方。

蓦然,江天涛的灵智一动,星目倏然一闪,他急步奔至银丝蒲团前,立即盘膝坐在其上。

举目再看,不由惊得脱口急呼道:“珍妹快来看。”正在仔细观察墙壁上的彩虹龙女,一见江天涛坐在蒲团上,知道已有了惊人发现,立即奔了过来。

江天涛挺身立起,立即让彩虹龙女坐在蒲团上。

彩虹龙女盘膝坐好,凝目向前一看,脱口一声轻啊!顿时呆了。

只见光滑如镜的平壁上,不知用什么东西绘成六个人形。

六人分三组,各人姿势不同,看身形,两人中似是一个攻,一个守。

在人像的下面,写满了口诀字迹,其中有三个盘大正楷,龙虎斗,想必是这三招六式的总名称。

在光滑墙壁的最上面,并列写着四行威语。

细读四行戒语是:“龙虎一指弹,绝技不轻传,口诀休外泄,只许洞中练。”除此再没有什么了。

彩虹龙女看得不解,不由迷惑地问:“涛哥哥,壁上为何没有弹指神功的口诀?”说着,挺身由蒲团上立起来。

江天涛方才没有细看,这时听说上面没有一指弹口诀,轻噢一声,立即走至蒲团前,急声道:“让我看看”说罢凝神,举目细看,果然没有弹指神功的口诀。

这时,光壁上突然现出一个长约六寸,形如弯月的亮光。

江天涛和彩虹龙女,同时一惊,倏然抬头,这才发现洞顶上有一个直径半尺的圆孔,一线阳光,迳由圆孔中射下来。

随着太阳的移动,壁上的亮光也逐渐变圆。

江天涛心中一动,恍然大悟,凝目一看,星目倏然一亮,日光直射的圆圈内,果然是弹指神功的口诀。

于是,两人并肩立在铃目叟的石像前,双双下跪,默默祈祷,并宣誓不将绝技轻易传人。

两人祈祷完毕,由江天涛参研口诀,由彩虹龙女演练招式和指法。

自此,江天涛和彩虹龙女,白日同练龙虎一指弹,夜晚则石室同床眠,两人虽然恩恩爱爱,但却纯纯洁洁,也是彩虹龙女深怕一旦走出阵外,果真已是大腹便便。

江天涛摠慧超人,悟性奇高,加之美艳如花的珍妹妹在旁砥励督导,仅仅十天,已将三招六式,有攻有守的龙虎斗,练至纯青火候。

弹指力虽然火候尚不足,但每次面壁弹出一指,壁上便铮然有声,为了让江天涛有更多的时间,彩虹龙女一直没有练。

这天,已是第十六天了,食包中的东西已经吃完,但贤惠的彩虹龙女,却不敢对涛哥哥讲,深怕影响了他弹指进境。

在江天涛盘膝演练时,她总是静听由圆孔上传下来的动静,以便确定英姊是否率领大批高手赶到。

屈指算来,三钗帮给内方山的限期早已过了,何以至今末见有人进洞来找。

心念之间,蓦见盘坐在银丝蒲团上的江天涛,头顶上突然升起一蓬似有似无的濛濛白气。

紧接着,江天涛的双目倏然一睁,亮如两盏明灯,拇指紧紧扣着中食两指,对准光壁,猛然弹出。

铮然一声爆响,石烟一旋,日光立现,壁上应声买穿一个茶碗大的圆孔。

彩虹龙女一声欢呼,飞身将立起来的江天涛抱住,同时欢声道:“涛哥哥,你成功了。”江天涛也兴奋地紧紧抱住彩虹龙女的娇躯,激动地道:“我终于能融汇贯通,体会出弹指的精微诀窍。”两人兴奋地走至壁前一看,俱都呆了。

只见光滑石壁,厚仅三寸,外面虽然仍是长洞,但却能看到数丈外洞口处深重的油绿长藤。

江天涛急忙一定心神,脱口兴旧地道:“珍妺闪开。”说话之间,飞身暴退。

彩虹龙女不知何事,闻声本能地退后八尺。

就在彩虹龙女双足落地的同时,江天涛大喝一声,圈臂蹲身,运足功力的双掌,猛推而出。

彩虹龙女一见,大惊失色,不由脱口疾呼:“涛哥哥不要。”但是,已经迟了。

只听轰隆一声大响,坚石横飞,划空带啸,浓重的积尘,激旋的石烟,顿时遮住了眼前视线。

再看那方光壁,已给全部震飞,竟是一座洞门。

彩虹龙女一定神,不由焦急地大声道:“涛哥哥,龙虎斗和一弹指的口诀。”江天涛一听,不由哈哈笑了,接着愉快地道:“铃目叟老前辈的绝世武功,自然由小兄继承,并转授下代子弟,使其绵绵不绝,宏扬后世,还留什么口诀?”说罢转身,双膝跪在蒲团上,仰苜望着铃目叟的石像,恭谨朗声道:“弟子继承老前辈绝学,誓不轻易传人,直到遇有英才良资,代代相传于世,如有虚言,定遭天谴。匚说罢叩头,即和跪在身侧的彩虹龙女同时立起,双双躬身退出石门,迳向数丈外的垂藤奔去。

两人来至近前,分开垂藤一看,面色立变。

只见藤外即是断崖,崖下云气弥漫,深不见底,远处群峰相连,一望无边,再向上看,数丈之上,便是崖巅。

江天涛看了这情形,不由对彩虹龙女道:“珍妹,看此地形势,可能是后山。”彩虹龙女颔首道:“内方山三面环水,此地看不见汉江,当然是后山。”说此一顿,探苜向上一看,继续道:“让小妹上去看看。”看字出口,揉身而上。

江天涛怕彩虹龙女有失,紧紧跟在她的身后。

登上崖巅,两人的目光同时一亮。

只见晴空万里,艳阳当中,百丈以外,就是汉水四恶的高大寨墙,墙上正有不少人影走动。

彩虹龙女一见,立即恨声道:“这次捉住毒娘子,小妹定要割掉她的利嘴。”江天涛一听毒娘子,恐怕这贱人再度逃走,恨不得立即奔进大寨内。

于是,两人展开轻功,直向百丈外的大寨墙驰去。

前进中,发现高大寨墙上的人众,突然隐身在堞垛后,而且不少人抽弓搭箭并撤出兵刃。

江天涛一见,知道已被寨墙上的人发现,于是身形立时加快。

距离寨墙尚有二三十丈,寨墙上突然跃起一个手持单刀的蓝衣劲装大汉,同是挥臂高声疾呼:“诸位,是总督察和江少堡主回来了。”呼声甫落,隐身堞垛后的数十帮众,纷纷现身齐欢呼,声震山野。

彩虹龙女一见,立即兴奋地欢声道:“涛哥哥,英姊姊他们早已到了。”江天涛虽然也极高兴,但他也非常担心毒娘子是否逮住了。

来至近前,两人腾身飞上墙头,数十帮众也在欢呼声中纷纷走过来。

江天涛和彩虹龙女同时兴旧地挥着手含着欢笑频频点头。

一个彪形壮汉,想是这些人中的大头目,越众而出,向着江天涛和彩虹龙女,抱拳躬身道:“请少堡主和总督察快去大厅上见帮主,他们已焦急得两天两宿没休息了。”彩虹龙女立即一挥手,急声催促道:“快在前面带路。”壮汉恭声应是,当先向墙下纵去。

江天涛游目一看,好一座雄伟大寨。

只见房屋栉比,不下千间。龙门虎堡,凤楼鸾阁,巍峨大厅,即有三座,俱都暗含河图之数,较之那天深夜,看得清楚多了。

游目看了一眼,即和彩虹龙女飘身而下,跟着已沿着洒有白灰的通道,迳向深处奔去。

穿过数排长房,绕过两座院落,才发现洒有白灰的通道尽头一道圆门前立有不少三钗帮的弟兄。

三钗帮的那些蓝衣佩刀弟兄,看到神色兴奋的江天涛和彩虹龙女,纷纷抚刀躬身,个个面现惊疑。

又绕过一座院角,前面赫然耸立着一座瑰丽琉瓦的飞凤门楼,左右红墙,高约三丈,俱都是绿瓦盖头。

门楼的石阶前,立着八个劲装弟兄,一律抚刀,分列左右。

八人一见江天涛和彩虹龙女,俱都一愣,其中一人.想是小头目,精神一振,转身奔进门内。

江天涛和彩虹龙女,登上门慺一看,门内是一座青石铺地的广院,迎面即是一座气势磅礴的富丽大厅。

只见万才奔进去的那个小头目,正向大厅的九层高阶上奔去。

根据这情形,江天涛断定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帮堡交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