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 六 章 养颜灵泉

作者:忆文

在圆池的前沿,有一方石案,石案上面置有一尊小香炉,一炷线香,白烟缭绕,尚末烧完!在石案的前面,放着一个半旧蒲团,似是专供善男信女们膜拜之用。

打量间,蓦见浮尘老道,举手指着院中小池说:“诸位请看,这就是本观古迹之一,着名的“女儿泉”!”如此一说,除富丽英和萧湘珍两人外,其余诸女,无不精神一振,大感兴奋。

邓丽珠明眸一转,首先忍不住问:“请问浮尘道长,贵观的这座“女儿泉”果真能使美丽的少女青春永驻,永保娇艳吗?”浮尘老道毫不迟疑的正色说:“当然,当然!”说话之间,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杜靖云一眼。

朱彩鸾一听,也不由兴奋的问:““女儿泉”仅有这一项神奇功用吗?”浮尘老道急忙分辩说:“当然不止于此,女儿泉不但令少女驻颜,且能令老人长寿,健壮人饮之强精补肾,卧病人饮之沈痌立除,妇人饮之经调月顺,不孕妇饮之早获麟儿……”话末说完,诸女俱都红飞耳后,即使胸怀大略,统领近万英豪的富丽英,也不禁在美丽的娇靥上升上两片红云。

立在一角的杜靖云,嘴哂冷笑,目光炯炯,一直盯着桃腮绯红的彩虹龙女,似是要看透她的腹中,是否怀有身孕。

江天涛听得剑眉微蹙,不禁暗暗有气,他觉得“浮尘”老道说得未免太露骨了些,不由沈声道:“女儿泉既有如此多的神奇功效,请问贵观中可也有病死老死的道人?”浮尘老道,转苜望着江天涛,肯定的摇着头道:“自贫道接掌青元观以来,倘没有门人弟子由于疾病而死!”江天涛故作迷惑的问:“方才道长何事羁身,以致无暇抽身接待富帮主?”浮尘一听,仰面发出一阵哈哈乾笑!

立在一角的杜靖云,也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马云山等人均是久历江湖的老手,浮尘仰面乾笑的用意自然洞烛,他正是藉着大笑来思索答词。

浮尘笑罢,挼着笑声道:“方才本观一个弟子,已是奄奄一息,贫道立即整衣焚香,祈祷南海大士观世音,恩赐灵水数滴,那个弟子饮后,立时有了转机!”众人一听,纷粉转首,这才发现第三进大殿是观音殿。

朱彩鸾较为天真,不由急声问:“请问道长,我们洗面驻颜,可也要祈求南海大士观世音?”浮尘老道,立即正色道:“当然,当然……”江天涛一听,不由沈声问:“请问道长,这女儿泉究竟是天然奇迹,抑或是仰仗神力?”浮尘老道,强自一笑,道:“天然和神助,兼而有之,因为像“女儿泉”这种神奇泉水,谁敢说冥冥中没有神明。”江天涛冷冷一笑,正待说什么,一直静观不语的马云山,突然恭声道:“启禀少堡主,时间已经不早了!”江天涛心中一动,转苜一看,这才发现三钗帮的三位女堂主以及六个女香主和十数背剑少女,俱都微蹙着柳眉,一脸的焦急神色。

看了这些人的神色,顿时恍然大悟,马云山发话的用意,是在提醒他这些人正急切的要以泉水洗面,以便青春永驻。

富丽英见江天涛不再发问,立即平静的道:“道长就开始为这几位姑娘祈祷神明恩赐灵泉吧!”浮尘老道谦和的应了声是,即向观音殿内,朗声吩咐道:“捧法器来!”话声甫落,观音殿内,立即并肩走出四个小道来。

江天涛举目一看,只见四个小道,年龄均在十四五岁,一律蓝衣,一个捧法器,一个捧磁钵,一个捧一支高大金杯,一个捧一支高大银杯,根据这情形,这些东西,似是早有准备。

打量间,蓦闻浮尘老道谦和的道:“请诸位即至泉前依序肃立。”江天涛本待不去,但因富丽英已经含笑点头,只得随在身侧前进。

就在这时,斑豹堂主元子健已匆匆的赶回来,他先向杜靖云递了个眼神,接着向富丽英走去。

皇甫香似是不愿他再令“浮尘”老道想起吴图的事,急忙向他挥了一个“暂退”的手势。

元子健会意,低声应了个是,悄悄跟在众人身后。

这时,“浮尘”老道已立在池前的蒲团前,顺手在小道手捧的红盘上,取起一个梵铃来。

其余三个小道分别将磁钵高杯放在石案上。

江天涛和富丽英,并肩在前,其余人等,依序肃立身后。江天涛和富丽英,虽然都看出这其中定有蹊跷,但两人都不愿说破是否会有诡谋。

富丽英为了统御部属,因而不愿坚持阻止,以免引起三位女堂主和朱彩鸾邓丽珠的不满。

因为她是女人,她深深知道女人对自己的美丽与青春,无时不幻想着如何才能使自己的光颜面庞,永远娇丽,永远不生皱纹。

是以,她觉得在此时此地加以阻止,反不如让她们事后发觉她们当时是如何的可笑糊涂,来得较有效。

而江天涛也正有如此之想法,如果坚持拦阻,不但使邓丽珠等人不知觉悟,同时地无法测出杜靖云和元子健是否施展诡谋。

众人刚刚立好,浮尘老道已摇动手中梵铃,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在蒲团上跪了下去。

四个小道,分立左右,侧都稽首肃立。

由于梵铃叮尝,加之浮尘老道的吟唱,气氛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江天涛自然的回头一看,突然发现悄悄离去的金剑英,不知何时已经立在马云山的身边,正向他颔首,似是要他忍耐下去。

再看马云山,微蹙霜眉,宁道通,神情凝重,小李广,正凝目注视着伏跪地上的浮尘老道。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梵铃声响!

江天涛回头一看,只见先前持杯的两个小道,正高举着金杯银杯,去接下泻的泉水。

两个小道一俟杯中水满,立即退回原地肃立,另一个小道随即用磁钵接水,然后放回原处。

浮尘老道一俟将磁钵放好,猛摇了几下梵铃,同时停止吟唱,面向江天涛,富丽英等人,肃容道:“心诚则灵,不诚报应,那位姑娘慾求青春永驻?”如此一问,邓丽珠和朱彩鸾反而神色迟疑,不好意思向前了。

金鸾堂的女堂主耿媛嫈,已是将近三十岁的徐娘美妇,心中早已有的忧郁,这时见邓丽珠和朱彩鸾迟疑,首先羞红着粉面,缓步而出,迳向蒲团走去。

浮尘老道一见,佯装震惊,急忙摇了几下梵铃,同时,稽首期声道:“女施主请止步!”金鸾堂主耿媛嫈神色一愣,急忙停身,不由迷惑的望着浮尘。

浮尘老道,立即肃容解释道:“女施主已非待守闺中之人,不可以灵泉洗面洗手,否则,五指溃烂,面目全非,事体重大,贫道不得不破颜说出请女施主勿怪。”耿媛嫈一听,粉面羞紝直达耳后,接着气得变成铁青,悻悻退回列中。

彩虹龙女心中一动,虽然明知泉水不能驻颜,但她认为这是一个表白自己仍是女儿身的大好机会,如此不但扫除了帮中高手和英姊香姊的疑惑,也可使朱彩鸾等人不再猜嫉!

心念已定,缓步而出,她凝目望着大殿黄幔中隐约可见的南海观世音,迳向蒲团前走去。

彩虹龙女一出列,杜靖云和元子健的目光,同时一亮,神情一呆,俱都愣了。

富丽芵看得黛眉微皱,江天涛的两道剑眉也蹙在一起,只有饱经世故的马云山等人,看透了彩虹龙女的心意!彩虹龙女缓缓跪在蒲团上,暗自祈祷大士恕罪,叩了个头,即向香案前走去。

“浮尘”老道神色惊异,一面急摇梵铃,一面念念有词,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彩虹龙女。

彩虹龙女的娇靥上,充满了虔诚,走至香案前,一双玉手,镇定的放进磁钵内,双手捧水,轻洗粉面,随即以翠袖拭去。

众人一看,目光又是一亮,只见彩虹龙女,粉面湿润,闪闪生辉,愈显得清丽绝俗,高雅超尘,几疑钵中泉水,确是永驻娇艳的神水。

彩虹龙女极端庄,极稳重的走回原位。

浮尘老道看了彩虹龙女吹弹可破的秀丽面庞,也不禁为之一呆,直到丽莺堂段玉梅走向蒲团,才想起了诵经摇铃。

段玉梅之后是朱彩鷿和邓丽珠,再其次是几个女香主.和十数个背剑少女,这下足足闹了五个时辰,一钵澄清的泉水,早已变成了胭脂铅粉所混成的泥糊涂。

江天涛虽然早已不耐,但看了富丽英的平静神态,也只得再耐心的等待。

浮尘老道一俟最后一个背剑少女洗完,立即肃容道:“贫道尚求得两杯灵水,不分男女,饮服少许,即可延年益寿,充沛精力……”话末说完,两个手捧金银大林的小道,立即向众人面前走来。

手捧金杯的小道,迳奔江天涛,手捧银杯的小道,迳奔富丽英江天涛和富丽英,望着捧杯的小道,同时摇了摇头。

两个小道又向其余人前走去。

手捧银杯的小道,走至杜靖云面前,杜靖云毫不迟疑的举杯饮了两大口,元子健也紧跟着饮了一口。

两人饮罢,同时觑目向江天涛这面看来。

这时,手捧金杯的小道,由饮了一小口的朱彩鸾身前,已到了双眉银髯的马云山前,马云山莞尔一笑,举杯也饮了一口!

杜靖云和元子健一见,立即兴旧的递了一个得意眼神。

江天涛看得剑眉一蹙,他闹不清这位久历江湖,阅历丰富的老人,何以也要凑这次热闹,饮一口杯中的泉水。

心念末毕,金剑英、小李广,以及宁道通,也各自饮了一口。

由于这多名满武林的高手饮了杯中泉水,三钗帮中的香主及十数个大头目,以及背剑的警卫少女们,也各自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两个小道一俟众人饮罢,依然双双走回原地,浮尘老道立即神色得意的朗声宣了一声“无量寿佛”!

任何人看得出浮尘老道的目光中,有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和兴奋!

江天涛心中一动,突然感到有些不安,回头看看马云山和金剑英四人,神色平静,毫无异样,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丝神秘笑容。

就在这时,蓦见杜靖云,面向富丽英,强抑激动,躬身低声问:“帮主可要再看看观内其他几处古迹?”富丽英黛眉微蹙,仰苜一看,红日已经偏向殿后,因而沈声道:“不必了,如今一延误,赶到枋河分舵,恐怕要定更以后了。”杜靖云恭声应是,立即向浮尘递了一个眼神,同时恭声道:“帮主急于赶路,观中其余几处古迹已决定不看了,请师叔转告厨下,不必再准备酒菜了。”浮尘老道故意热诚的挽留道:“一餐晚饭,费时不多,何必如此匆匆离去……富丽芵末待浮尘话完,立即谦和的道:“道长盛意心领,今后有缘再会。”浮尘老道也不再挽留,立即恭送众人出观。

观外拉马看车的背剑少女和大头目们,听说随帮主进观的兄弟姊妺们,俱都饮了女儿泉的灵水,一个个羡慕的了不得。

众人相继上马,同着恭立观门高阶上的浮尘老道,呼了声“后会”,浩浩荡荡的迳向山下驰去。

江天涛和富丽英两人,都有一份心事,因而极少开口。

到达枋河分舵,已是掌灯时分了。

枋河分舵的分舵主“铁镮三分”陈本雄,早在镇外恭候了一个多时辰了。

富丽英首先为陈本雄引见江天涛和金剑英马云山几人,接着进入枋河分舵。

为了行事方便,江天涛和九宫堡的高手,依然单独住一座跨院。

酒筵摆上后,高居首席的江天涛,再也忍不住面向放下酒杯的“齐鲁大侠”金剑英,谦恭的问:“金前辈在青元观巡视中,可有什么发现?”如此一问,马云山和小李广以及宁道通三人,首先忍不住失声笑了。

江天涛看得一愣,闹不清马云山和宁道通三人为何发笑,而邓丽珠和朱彩鸾也看得十分不解。

金剑英捻了一下颏下的短须,半郑重半风趣的道:“这件事如果往轻松的一面去想,是一幕儿戏闹剧,在旅途上凭添一些情趣,如果要以赶赴星子山“龙苜大会”来说,这是一桩不可宽恕的阴谋。”江天涛虽然早已料到其中必有蹊跷,但没想到,这中间果真有阴谋。

朱彩鸾和邓丽珠听说有“阴谋”,粉面微微一变,几乎失声娇呼,因为她俩正在暗暗庆幸,自此以后,再也不愁,如春花的娇靥上会生皱纹了。

金剑英继续道:“这次唯一可堪告慰的是,这件阴谋并不狠毒,只是心胸狭窄的杜靖云和元子健两人对少堡主和萧姑娘双双失踪的一种报复!”朱彩鸾一听,第一个忍不住急声问:“金前辈说青元观的种种经过,都是三叉帮那两个堂主的预设诡谋?”金剑英点点头,平静的道:“不错……”邓丽珠心知上当,不由气恼的问:“金前辈是说青元观的女儿泉没有青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养颜灵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