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云鬓续》

第 九 章 龙头大会

作者:忆文

接着,在嗡嗡的钟声馀音中,胖大和尚举起一张大红名单,望空朗呼:“武当派,掌门人“红尘道长”,就位……”立在前面马上的武当群道,立即暴声应喏,纷纷跃下马来。

满谷三万英豪中,与武当派有渊源的人,立即掀起一阵欢呼!呼声稍歇,胖大和尚望着名单,继续朗声高呼:“幕阜山,九宫堡,新任堡主江天涛,就位……”位字尚末出口,满谷三万英豪,立即暴起一阵惊天动地,震山撼峰的如雷欢呼,久久不歇,直衡霄汉。

高高在上的胖大和尚,望着满谷形如疯狂的群豪,直摇大头,因为他自觉他的高大嗓门压不住这阵惊涛骇浪般的惊人欢呼。其馀各派掌门人,有的面色铁青,有的为这一株武林奇葩而展笑,有的赞叹英雄出少年,而感慨的摇头。

江天涛和朱彩鸾、马云山等人,在欢声雷动中,纷粉下马,在两侧马上数百道各种不同的炯炯目光注视下,从容前进。各派掌门和高手们的目光,一致随着江天涛前进的背影向前看去,一看之下,俱都面色一变!

只见武当派的掌门人“红尘道长”以及两位长老和“武当四大剑客”等人,依然立在近百级高阶前,尚未登阶就位。尤其武当三尘,个个展笑,频频颔首,分明在向江天涛招呼,等候这位“九宫堡”的新任堡主同时登阶。

江天涛看了这情形,即和马云山等人,同时步速加快。当江天涛经过三钗帮的马前时,发现除“金钗”富丽英向他微颔螓苜,强自绽笑外,“银钗”皇甫香,和“玉钗”萧湘珍,都激动的凤目湿润,旋动着泪花。

当然,江天涛尚不知三面斜岭上的三万英豪中,尚有立在人群中的三个国色天香,娇艳如花的少女,也正兴奋的忍不住凤目蕴泪呢!江天涛经过大洪山队前时,坐在“霹雳豹”马上,挺着大肚子的张石头,正在向他嘿嘿微笑,竖着大姆指头。

但,江天涛一抬头,发现“神鞭”赵沛丰父子和“双笔判”韦长顺,赫然也在大洪山的马队中,而且正向他展笑颔首。江天涛一见赵沛丰,在匆匆前进中,急忙谦和的拱拱手。

到达武当三尘近前,急忙拱手彼此寒暄。武当三尘,神色谦和,单掌稽首,一如对待“陆地神龙”江老堡主,松鹤老道和四大剑客,俱都肃立一侧。邓正桐一向对武当三尘不假词色,这时也破例点点秃头笑一笑。

“红尘道长”在右,江天涛在左,两人并肩登上高阶,其馀人等,鱼贯跟在两人身后。任何人看得出,没有“九宫堡”的这一关在武当前面挡着,武当派的宝座,也早已不保了。如此一来,不啻在新进龙首邛峡派,和点苍派的头上浇了一盆冷水。

因为,就以“武当四剑客”平素那等自恃自傲的人物,今天见了九宫堡的江天涛,脸上的傲态也不见了,江天涛的剑术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但,正因为如此,点苍和邛峡,更不甘示弱,即使在大会上丢人出丑,也要斗斗江天涛。

峨嵋六老,更是大动嗔念,暗泛怒火。尤其,看了跟在江天涛身后的马云山、邓正恫,以及金剑英和金头鳌等人,俱是名噪江湖的一流高手,以他们的声望震武林,足可跻身龙首。

但是,他们却成了江天涛手下的属员,因而六人对夺取第三把金红椅的晋级希望,又觉得渺小而无把握了。江天涛和红尘道长,先向元台大师见礼,寒暄,接着,红尘率领武当群道向右,江天涛率领着朱邓二女和马云山小李广等人向左。

这时,满岭满谷的群豪,欢呼之声,此起彼落,胖大和尚不时朗声唱名,以下各级的门派,也正粉纷依序进入彩棚就座。江天涛在金红大椅上,俯首一看,“三钗帮”的彩棚,就在他的脚下。

直到现在,江天涛知道“三钗帮”在龙首大会上,竟是位高二级的第四张大椅,而且,双方近到彼此可以交谈的距离。“金钗”富丽英,向着江天涛谦和的笑一笑,皇甫香闷闷的坐在富丽英的椅后高凳上,似是在暗自生气。

“玉钗”彩虹龙女萧湘珍,藉着向朱彩鸾和邓丽珠两人挥手致意,趁机给爱郎深情的一瞥。就在这时,身后岭巅上,“当”然一声巨钟大响!紧接着,满谷三万英豪,立时静下来,但仍响着暗潮似的嗡嗡低声议论声。

江天涛俯首一看,所有参加龙首大会的各门各派,俱都依序就位了。蓦然,江天涛的星目一亮,不由心头一震。只见第五级第七座彩棚下的大洪山主张石头,正在神情焦急的向着上面,比手划脚,龇牙裂嘴!

江天涛心知有异,不由对朱彩鸾低声道:“鸾妹,你看!”如此一说,马云山、金剑英、以及邓正桐、宁道通等人,也发现了。马云山看出情形不妙,必是发生了对九宫堡极为不利的重大事情。

金剑英却急忙阻止道:“少堡主,我们不能再和张山主打哑谜了,有什么事,只有等到晚间再说了。”说声甫落,胖大和尚已朗声高呼大会开始。接着是所有门派的掌门人和高手,一致向少林派的“元台大师”致谢筹备大会工作的辛劳。

紧接着,各门各派左右对立,相互抱拳见礼。一俟见礼仪式完毕,元台大师,立即由金红大椅上立起来,首先缓缓的看了一眼东西南三面的密集群豪。这时,满谷英豪,顿时一静,所有炯炯目光,齐向元台大师望来,宛如满岭满谷的闪烁宝石。

元台大师,首先合掌一礼,接着气纳丹田,运气朗声道:“诸位远涉风尘,来自四海,热诚参加由本派主持的龙首大会,老纳衷心感谢,但由于时间仓促,本寺弟子有限,会场整理,区域划分,难免有不周之处,倘请诸位多予海涵!”

说此一顿,躬身合掌,再施一礼。满谷群豪,立即暴起一阵如雷掌声!元台大师,一俟掌声歇落,继续朗声道:“龙首大会的本旨,在团结天下各门各派为一体,期能患难与共,守望相助,携手卫道,如兄如弟,并防止武林浩劫之重临,举世升平……”话末说完,再度暴起一阵热烈掌声!

掌声一歇,元台大师继续朗声道:“龙首大会分等分级,旨在砥励各门各派,力图上进,以免废弛武林,并祈能于彼此借镜中,参研出更精绝的武学技艺!”说此一顿,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名单,继续朗声道:“本居大会,提前两年的原因,乃由于九宫堡老堡主,“陆地神龙”江老英雄隐退,堡主由其公子江天涛继任!”

说至此处,江天涛立即依照规定,由椅上站起来,向着天下群豪,圈臂拱揖。群英一见江天涛起身,立即暴起一声震撼山野的欢呼。江天涛揖罢落座,群豪欢声歇止,“元台大师”,继续宣布了点苍、邛峡,和大洪山主。群豪一一报以热烈欢呼!

元台大师宣布完毕,也退至椅前坐下。胖大和尚,立即望空高呼:“新进龙苜,晋级开始”呼声甫落,满谷群豪,立即掀起一阵沸腾人声。

场中各派骑入场中的马匹,早已由随员拉回岭巅上面的入口处,群马看了满谷人群,不时发出一声长嘶,愈显得大会场上杀气腾腾。满谷的天下英豪,讨论的声音,愈久愈热烈,而三十三座彩棚内的各派高手,却愈久愈沉寂。

片刻过去了,竟没有一人出场挑战!江天涛静静的坐在金丝锦披大椅上,不时看一眼张石头的彩棚,他急切的想知道,张石头为何那样焦急朱彩鸾似在沉思,邓丽珠的纤纤玉指,不时拨一下朱漆弹弓,强抑她急切出场一显身手的心情。

马云山支着镔铁拐,炯炯虎目,暗暗查看每座彩棚中的动态,邓正桐不时轻哼一声,似是有些不耐烦了。就在这时,第三层正中一座蓝色彩棚内,闪身走出一人。满谷群豪,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这时一见有人离位,立时一静,繁星似的目光一齐射向第三级正中的第一座彩棚。

江天涛等人一看,正是邛峡派的新任掌门“逞英剑客”单于田。金剑英立即对邓丽珠,低声说:“朱姑娘请你准备!”话声甫落,立在宽大通道中央的“逞英剑客”,已向着金红大椅上立起的元台大师,微一躬身,接着翻腕撤剑高举指天,同时,朗声说:“邛峡派,新任掌门单于田,依据全派意见,要求大会,俯允晋级挑战!”战字出口,倏然将剑平伸向前,接着抱剑依肩。

元台大师,合掌朗声问:“单于掌门向何门派挑战?”“逞英剑客”单于田,目光冷电一闪,接着傲然朗声说:“九宫堡!”满谷英豪一听“九宫堡”,立即暴起一阵兴奋欢呼,久久不绝,似是在说,这可有热闹看了。

元台大师,立即朗声宣了个佛号,道:“晋级挑战旨在切磋观摩,交手之际,点到为止,杀人者处死,伤人者立即逐出会场,单于掌门可知?”逞英剑客,立即朗声回答道:“本派恪遵大会规定,大师请勿忧虑!”

说罢,举臂翻腕,沙的一声,长剑收鞘内!胖大和尚立即朗声问:“贵派首战何人出场?”话声甫落,邛峡派的彩棚内,飞身纵出一个道髻高挽,一身灰袍,背后斜插长剑的青年道人。

青年道人,即向元台大师大师一稽首,朗声道:“邛峡派上届掌门人“玄木道长”第四弟子悟真,首场出战!”“元台大师”谦和的一颔首,胖大和尚立即将“悟真”道人的师承道号,宣布给天下群豪知道。

悟真一俟胖大和尚宣布完毕,立即转身,在群豪欢呼声中,展开“蜻蜓三点水”的轻灵身法,三起三落,已到了大会场中。紧接着,翻腕撤剑,向着欢呼的天下群豪,抱剑施了一礼,之后卓立场中,等待迎战之人。

这时,金剑英早已写好了一张纸条,由谢感恩送给胖大和尚。胖大和尚低头一看纸条,面色顿时大变,不由惊急的觑目看了一眼,正在提靴紧剑的朱彩鸾。“元台大师尚不知“九宫堡”派何人迎战,但看了胖大和尚的神色,知道不是平庸高手。

这时,满谷英豪,早已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俱都盯着胖大和尚,似是急切的想知道何人迎战。胖大和尚,有些激动的举起纸条,朗声宣布道:“九宫堡,新任堡主江天涛,特派梵净山,“无忧洞主”无忧老师太的亲传女弟子,朱彩鸾姑娘出场应战!”

群豪一听,立即掀起一阵茫然騒动,因为天下英豪中,极少有人知道“无忧师太”是谁。胖大和尚再度激动的朗声说:“诸位,“无忧师太”,就是梵净山的“金狒盲尼”老前辈!”“金狒盲尼”四字一出口,群豪先是一楞,接着暴起一阵直冲霄汉,震撼群峰的热烈采声。

就在群豪恍如春雷般的采声中,九宫堡的彩棚前,一道红影,直升半空以轻功见称的朱彩鸾,在最高一层的彩棚前,腾身凌空,一式“彩凤栖枝”,伸张着两臂,宛如一朵红云般直向大会场中俯冲飞去

惊涛骇浪般的欢呼,突然停止了!因为,所有呐喊喝采的天下英豪,俱都惊呆了。这时,满岭满谷的天下英豪,各各门各派的掌门高手,个个神色震惊,俱都忘了喝采,所有人的目光,一致惊急的望着由岭巅凌空而起,俯冲飞下的朱彩鸾。

朱彩鸾,头上足下,玉臂伸展,俯冲下飞的速度,愈冲愈疾,披在背后的短剑氅,迎空破风,急烈飘舞,发出上上叭叭的响声!由于满谷一片死寂,因而朱彩鷿的衣袂破风声,人人清晰可闻。

朱彩鸾到达谷底,疾变“彩凤回空”绕谷平飞,愈飞愈低,到达扣剑呆立的“悟真”身前三丈处,双臂一振,飘然落地,毫无声息。震惊呆愣的群豪一见,倏然定神,立即发出一阵爆烈性的疯狂欢呼,声震山野,直上苍穹,呼声历久不歇。

坐在正中金红大椅上的少林掌门元台大师,指扣念珠,神色肃穆,霜眉下的一双寿目凝重的望着谷中。他似乎已经断定,邛峡派的第一战,恐怕输定了。邛峡派的掌门人“逞英剑客”单于田,面色苍白,冷汗油油,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朱彩鸾,对满谷春雷般的彩声,恍如未闻。

他业已看出来,根据朱彩鹫的轻功,悟真已无希望获胜,但,真正决定性的一战,却在于双方的掌门人。他曾听“汉水四恶”中的小霸王说,江天涛的剑术是学自左道旁门,九宫堡仗以威震武林的丽星剑法,江天涛尚不及“毒娘子”的儿子会的多。

心念至此,他削薄的chún角,又掠过一丝充满信心的冷笑。江天涛微蹙着剑眉,静静的望着场中,他对朱彩鷿轻功进步的神速,也不禁暗吃一惊!马云山和邓正桐等人,彼此互看一眼,俱都感慨的摇摇头,只有光颜明媚的邓丽珠,蹙眉苦思,如何才能比朱彩鷖更出风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龙头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衣云鬓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