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10章 大江飞龙

作者:忆文

小侯爷眉峰一耸:“就这句话?”

“鄙人一向不喜欢斗嘴。”

“不喜欢斗嘴?”小侯爷冷峻的目光仿佛两把利刃:“你这是说……”

“他只喜欢用剑。”沈小蝶接了一句。

“斗就斗,难道本爵……”小侯爷忽然目光一转,向左右的黑白双奇使了个眼色。

原来他忽然,发觉柳二呆在前,沈小蝶在上,这情况对自己极为不利。

如今他不敢掉以轻心,须作适当的防范。

眼色很灵,沟通很快,黑白双奇立刻会意,两个人同时身子一转,面向着沈小蝶。

“呛”的一声,小侯爷剑已出鞘。

剑锋细长,漆黑如墨,在舷边的角灯映照下,隐隐有龙纹。

剑出侯府,想必也是柄宝剑。

小侯爷说过,他十年磨剑,这十年光阴,当然不是白费,至少已运剑纯熟,但见他剑光一起,一缕寒芒直奔柳二呆。

剑出如风,做到了一个“快”字诀。

快剑制敌,显然是一种最具威力的攻势,隐隐有风雷之声。但迎门一剑,不免有几分骄狂托大。

剑如其人,小侯爷秉性就是如此,从小就骄狂惯了,一下子无法改正过来。

柳二呆一向剑不轻发,此际也忽然一反常态,眼看小侯爷一剑递到,已知这是实实在在的一剑,中途已无法再变花招。

当下脚步一滑,剑光忽起。

只听“叮”的一声轻响,两剑交叉一接,居然用上了一个”粘”字诀,绞在一起。

他使出这一招,分明是存心要较量一下功力。

小侯爷一剑未能奏效,他怔了一怔,手腕一沉,打算撤招收剑。

那知剑锋之上竟有如千斤重压,而两剑胶着,几乎无法移动分毫,不禁大吃一惊。

不论小侯爷如何眼高于顶,至少此刻他已知道,柳二呆绝非吴下阿蒙。

但此刻知道,岂非为时已晚?

幸好他武学博杂,历经三十七位名师,千个师傅千个法,各种奇招怪式无所不包,几乎胸罗万有。

忽然大喝一声,左腕一翻,一掌劈了过来。

该用剑的时候不用,突然使出一掌,这显然是种不按牌理的打法。

但这般情急挥拳,又近在咫尺,劲力难吐,当然发挥不了多大的威力。

不过他目的不在伤人,只求脱身自保。

果然,柳二呆猝不及防,身形微微一偏,却忽然开声吐气,猛的运力一震。

力贯剑身,一震之威不同凡响。

两剑一震而开,小侯爷只觉虎口一麻,一直麻到肩胛,登登登,竟被震退了七步。

他骇然一凛,长剑几乎脱手。

“好,好。”舱顶上的沈小蝶忽然咯咯一笑:“果然名师出高徒,剑中藏掌,高明绝顶,几时华山论剑,准会大出风头。”

她站的高,瞧的远,几乎一招一式,都被她看得清清楚楚。

小侯爷鼻孔哼了一下。

他当然明白,沈小蝶是在拿他取笑,但此刻他委实无法兼顾,目光灼灼,只瞪着柳二呆。

在他估计,柳二呆必然会乘势迫击。

那知他料错了,柳二呆仍然站立舱顶甲板的中央,挺剑而立,好像本来就纹风没动,更奇怪的是,连瞧都没瞧他一眼。

瞧的却是舱门上的那挂珠帘。

原来灯火辉煌的花舱里,此刻早已一片漆黑。

但花舱里到底还隐藏着多少高手?像这位小侯爷花三变,应该是压轴人物,他已出面,应该没有什么更厉害的角色了。

不过,至少还有位云裳公主。

云裳公主的架子显然很大,东门丑虽然叫到了她的名号,她并没有轻易出场。

这般自高自大,定是大有来头。

柳二呆渊停嵛立,显然是在等待,等待这位云裳公主的出现。

当然,他并未稍涉绮念,想一睹美好的容颜、华丽的云裳,只想知道是个什么女人。

侯爷是真的,难道公主也是真的?

他已打定主意,只等这位云裳公主现身,先试试她的深浅,对于控制全局,就可成竹在胸了。

在大江之中,一条浮舟之上,第一就是要沉得住气,稳扎稳打。

所以,他绝不采取主动。

但这却苦了小侯爷,刚才一接之下,他已审出柳二呆不但功力深厚,而且剑法精湛,再斗下去,必然会落的灰头土脸。

想退,却又颜面难下。

何况这是条画舫,画舫在大江之中,就算什么都不理会,也不能说走就走。

他僵立在舱门外,两眼发直,一时间进退维谷,显得十分尴尬。

幸好,有人瞧见了他这副狼狈的神色。

只听花舱里忽然传来一个娇声细气,听来绝对是女人的声音,但却带着浓重的鼻音。

“黑白双奇到底奇在哪里?”那女人说:“难道只会瞪着四只眼睛?”

这话不假,黑白双奇打从现身之后,丝毫没有表现,一直就干瞪着眼。

瞪的是沈小蝶。

这是刚才侯爷用眼色分派的任务,要他两个监视着舱顶上的沈小蝶,以防在他全力对付柳二呆之时,沈小蝶突然从背后出手。

算他精细,沈小蝶,的确有点后顾之忧。

其实这两个人,未必看得住沈小蝶。

不过他们很听话,也很尽责,居然到现在还没眨过一下眼睛。

由此可见,小侯爷凭他的身份和地位,在江湖上倒是十分吃香,而他也因此十分陶醉。

此刻经那花舱里的女人一提,黑白双奇这才猛然一怔,同时回过神来。

当然,他们知道该做什么。

但这两人还是以小侯爷的马首是瞻,转过头来又看了看小侯爷。

要下台阶,这正是时候。

要想打破眼前尴尬的局面,为什么不换个方式?

小侯爷当然福至心灵,他也明白花舱里那女人明里说的是黑白双奇,其实是在提醒他。

于是,他又使了个眼色。

只听唰的两声,黑白双奇各亮出了兵刃。

右首穿黑的是把卷镰刀,左首穿白的是柄宣化斧,刀和斧原也是寻常兵刃,怎么能称作双奇?

莫非刀斧相配,招法上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不过至少这不是寻常割草的刀,也不是寻常劈柴的斧头,刀弯如眉月,闪闪生寒;巨斧乌黑沉沉,锋面又宽又阔,是杀人的利器。

一斧砍下,准是头颅滚瓜,用不着第二斧。

“花三变。”柳二呆居然不理会黑白双奇,目光却盯着小侯爷:“鄙人有句话,想说在前面。”

“你说,什么话。”小侯爷忽然气焰转盛。

“你应该心里有数,鄙人刚才未尽全力,是想让你知难而退。”柳二呆冷冷道:“怎么,你还想支使这两个傻瓜前来送死?”

“你说什么?”小侯爷道:“你敢说这黑白双奇是两个傻瓜?”

“黑白双傻。”

“那很好,就让两个傻瓜对付一个呆子吧!”小侯爷觉得好笑,耸了耸肩道:“只怕人傻刀斧不傻,有这呆子瞧的。”

“哦,这倒看不出。”

两人对答之间,黑白双奇依然瞪着四只眼睛,不过眼睛越瞪越大,越瞪越凶。

看样子就要出手了。

柳二呆方自心中一动,舱顶上的沈小蝶忽然笑道:“依我看是‘黑白双哑’……”她心如发,观察入微。

不错,哑巴,原来是两个哑巴。

突然刀光骤起,斧影漫天,黑白双奇身形闪动,已从左右两翼攻了过来。

卷镰刀呼的一声直扫下盘,巨斧一晃,兜头劈下,两宗兵刃果然配合得极是佳妙。

快、狠,这黑白双奇刀斧交错,的确相得益彰,威力惊人,不过要想把柳二呆斩在刀下,劈在斧底,这还差得甚远。

忽然人影一花,柳二呆从刀光斧影中斜纵而起,霍地剑光连闪,破空而下。

但这一剑要对付谁?

他本来是只想等黑白双奇一动,便不惜宝剑染血,及至听了竟是两个哑巴,不禁忽生恻隐之心。

因此他撇开了这两个傻瓜,身形凌空一折,长剑疾如奔电,竟然直指花三变。

剑势磅礴,一泻千里。

小侯爷原本打定主意,用黑白双奇缠住柳二呆,纵然死活亦在所不惜。

因为死的并不是他。

然后觑个间隙,从夹缝中来个奇袭。

人在志得意满之时,总以为才智高人一等,气势凌人,甚至脾睨四海,唯我独尊,一旦每况愈下,到了穷途末路,就什么卑鄙无赖的事都干出来了。

小侯爷居然也想检这种便宜。

那知他的如意算盘刚刚敲定,这意外的一剑已突然从天外飞来。

他一时措手不及,心头一震,登时面如死灰。

这是要命的一剑。

凌空下击,威势绝伦,一晃而到,莫说是在他万没料到的情况下,就是全力施为,也未必抵挡得住这雷霆万均的一击。雷光石火的一瞬,正是生死关头。

他能不能捡回这条命,就看柳二呆肯不肯忽生慈悲之心,手下留情了。

柳二呆也许并不想杀他,但绝不会轻易放过,至少要在皮肉之上留点记号。

就算这样,对这位花小侯爷也够难堪了。

不过凡事都不能估得太满,九成九的把握有时也会出现一分意外。

忽听珠帘叮叮一响,一缕寒光飞射而出,又快又准,直奔柳二呆胸腹之间打来。

这也许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厉害暗器,但来的却正是时候,攻的更是必救的部位,尤其在柳二呆身形悬空之际,应变十分费事。

他第一个反应是必须先求个自保。

不管打来的是什么东西,但暗器总归是暗器,扎在身上,至少不会像蚊子叮了一口那么轻松。

柳二呆当然不敢大意。

当下凌空一个翻身,正好落在舱门以外,气愤之下,反出挥手一剑。

剑光一闪,舱门上那挂珠帘立刻哗啦啦的塌了下来。

珠帘以内一条白色人影首当其冲,惊叫一声,身形晃动,闪退了五步。

虽然此刻花舱里灯火已灭,但在舷边角灯的余辉下,依稀可辨舱里景物。

柳二呆目光一接,不禁怔了一怔。

这显然是个女人,体态婀娜,脸上蒙着一幅面纱,拧腰摆臂之间,身形似是十分熟悉。

这女人想必就是东门丑口中的云裳公主。

但在柳二呆的记忆里,不但从没见过什么云裳公主,甚至连这个名号都没听过,怎么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脑际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一个人来。

“对了,就是她,白凤子。”柳二呆前后一想,终于恍然大悟。

难怪她一再不肯露面,而且说话之时,故意改变声调,发出浓重的鼻音。

好个狡猾的女人。

在这一刹那间,柳二呆几乎可以确定,设计这个陷讲的显然并非东门丑,当然也不是小侯爷花三变,真正的幕后主使人就是白凤子。

说不定连飞龙帮主李铁头都是她的授意。

要不然这些人怎么知道四空先生的一幅草图,如今是在沈小蝶手里。

谁又知道从栖霞山中来了一双男女?

“哈哈,好一个云裳公主,原来是你。”柳二呆一紧手中长剑,闯进了花舱。

他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这个女人的的确确就是白凤子。

打从外面望去,舱里原是一片昏暗,但在进入花舱之后,眼睛稍一适应,四周陈设立刻显得清晰起来。

舱中甚是宽广,布置也极为华丽。

一张雕花圆桌,配上了八张丝绒软椅,两侧敞开的花窗下面各有一排锦墩。

向前看去,正面是几幅紫色的帷幔。

“柳二呆。”帷幔里传来白凤子的声音,但声音好像很遥远,已没有那种浓重的鼻音,听来的的确确就是白凤子,她说:“别不知好歹,前回在天香谷,我可没有亏待你啊!”

“以前的事最好别提。”柳二呆说。

“为什么?”

“柳某人只想算今天的账。”

“今天?”

“别想躲,你还是出来的好。”

“出来怎样?”帷幔里的白凤子咯咯一笑:“莫非你还能吃了我?”

“我只想先问问你。”

“问我?”

“是的,问个清楚明白。”柳二呆沉声道:“这条画舫的主人东门丑,是不是你的指使?”

“你问这个干嘛?”

“因为冤有头,债有主。”柳二呆冷冷道:“柳某一向不轻易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大江飞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