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12章 狼狈为姦

作者:忆文

她凭一个江湖上荒诞不经的故事,居然在栖霞山中神秘兮兮,搞得活灵活现,还一度冒充云裳公主,却只是人家一个干女儿。

不过这位幕后老者,也的确很硬。

“因为老夫当初把捏不定。”只听封八百道:“那四空一向闲云野鹤,谁知他是不是真的死了?”

“干爹如今总该相信了吧?”

“这个么,”封八百沉吟了一下:“所以老夫要看看那幅遗留下来的草图。”

“干爹说的也是。”

“老夫行事,一向十分谨慎。”

“不过那四空的确已死。”白凤子道:“据柳二呆说,已经死去了五年三个月。”

“他怎么知道?”

“这个…”

“依本爵看来,这双男女的确令人犯疑。”花小侯爷忽然接口道:“尤其是那个书呆子,那支剑奇妙莫测,本爵险乎吃了大亏。”

他还算坦白,但最后这句话,多少还带点遮盖,他并非险乎吃了大亏,而是实实在在吃了大亏。

若是柳二呆存心杀他,哪里还有命在?

“花小侯也瞧不出他的路数吗?”封八百取消了他最后那个爷字。

“是的,本爵看不出。”

“凤儿呢?”封八百目光一转,落在白凤子身上:“你有什么发现?”

“干爹,我在他身上花了不少功夫,但这呆子一直守口如瓶。”白凤子道:“有时候就像个哑巴。”

“他并不哑。”

“是的,他不哑,风儿只是比方。”

“老夫觉得他至少吐露了一宗人所不知的事,他知道那四空死了五年三个月。”封八百嘴角牵动了一下:“五年不说,这三个月亏他记得。”

姜还是老的辣,他抓住了一条重要线索。

“干爹是说……”

“你一向聪明伶俐。”封八百道:“怎么还不明白老夫的意思?”

“是,凤儿明白了。”

“你明白?”

“只是凤儿想不透。”白凤子眼珠滚动了几下:“若说他跟那四空有什么渊源,那幅草图应该在他身上,怎么反而会在沈家丫头手里?”

“你知道那沈家丫头是谁?”

“这个凤儿知道,她就是栖霞山别驾山庄,那个残废老婆子的入门弟子。”

“老婆子?”

“凤儿没见过,但猜想一定很老了。”

“就算是吧。”封八百道:“你知道她又是谁?”

“干爹好像说过。”白凤子道:“她就是当年武林中一位出色的美人。”

“老夫是这样说的吗?”

“哦,不不。”白凤子说道:“干爹说她是当年武林中两位出色的美人之一。”

“这就对了。”封八百忽然眯缝起眼睛,无限向往的叹了口气:“唉,美人迟暮,但至今……”

“干爹是说她依然很美?”

“不错。”封八百道:“应该说风韵犹存。”

“干爹见过她?”

“你忘了,”封八百道:“去年老夫化名宇文天都,和长白双残那对老怪物一场恶战,直逼到别驾山庄之外,订下了城下之盟……”

“干爹,这也叫城下之盟?”

“反正都是一样,当时跟她说好了互不侵犯。”

“那次凤儿也在场,那个迟暮的美人好像并没出面。”白凤子道:“干爹只怕记错了吧?”

“她没出面?”

“她是个残废,躲在茅草屋里。”白凤子道:“怎么能走出别驾山庄?”

“哦,也许……”封八百睁大了眼睛,像是从梦靥中清醒过来。

看来他是一直在倾慕当年那两个风华绝代的美人,念念难忘,脑子里产生了一种幻觉。

“干爹。”白凤子抿嘴一笑:“你这铜雀别馆美人如云,难道还不满足?”

“哈哈,哈哈,说的也是。”封八百大笑。

“封老爷子。”花小侯爷也笑了笑:“本爵一直羡慕不已。”

“哦?”封八百道:“侯府中难道还少了美人。”

“不是,不是。”花小侯爷道:“最令本爵羡慕的不是这个。”

“那小侯爷到底羡慕老夫什么?”

“羡慕老爷子龙虎精神。”

“哈哈,嘿嘿,这话倒是不假。”封八百带着几分自傲的道:“老夫除了天生异禀之外……”

“干爹别说啦。”白凤子极忸怩一下:“谈点正经的吧。”

她在故意作态,扮成一位淑女。

“小妮子。”封八百道:“谈什么正经的?”

“譬如说那柳二呆……”

“柳呆子?”封八百大笑:“放心吧!这小子早成了瓮中之鳖,已在老夫掌握之中。”

“哦?”花小侯爷第一个睁大了眼睛:“封老爷子是说……”

“这小子已到了铜雀别馆。”

“到了铜雀别馆?”花小候爷脸色顿变,像是惊弓之鸟,霍地离座而起,目光四转:“在那里?”

“花小侯。”封八百笑道:“请坐。”

花小侯爷自知失态,连脖子都胀红了,整了整衣襟,重又落座。

他毕竟出身于锦衣玉食的王侯之家,平时宝马金剑、摆摆派头,真的刀头舔血,剑底惊魂,他就无法显得那么潇洒从容了。

昨夜一战,委实令他寒心。

封八百何等厉害的角色,他明知这位小侯爷剑术并不济事,但以他的侯爷身份,经常在铜雀别馆走动,多少可以提高自己的声望。

“那柳呆子和沈丫头,此刻都在涵香院。”他说。

“涵香院?”白凤子怔了一下:“那不是二妹子住的地方?”

“正是。”封八百道:“那柳呆子和沈丫头已成了灵儿的客人。”他说的是封采灵。

“干爹,这是你安排的?”

“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封八百道:“比老夫安排的还好。”

“这怎么说?”

“老夫只要灵儿去打探打探这两个人的行踪,”封八百道:“想不到她神通广大,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将这两人骗了回来。”

“骗了回来?”

“骗入了牢笼,到了老夫掌握之中。”

“干爹,还不知谁骗了谁。”

“哦?”

“那沈丫头精灵的像个鬼,柳呆子也不呆。”白凤子道:“依我猜想,莫非二妹子看上了他?”

“看上了谁?”

“那柳呆子呀!”

“哈哈,嘿嘿。”封八百耸肩大笑:“凤儿,该不是在吃醋吧?”

他显然是整天在脂粉堆里打滚,把男女关系看得极为随便,纵然自己的女儿看上了什么人,他也毫不在意,居然还拿来开心。

“干爹,你……”

“怎么?老夫说错了吗?”封八百笑道:“干爹可是千里眼,天聪耳……”

也许他厉害的就在这里,什么事都别想瞒他。

“干爹,你知道,”白凤子道:“我可不是真的喜欢他,只是……”

“逢场作戏,对不对?”封八百大笑。

“干爹……”

“别说啦,你也好,灵儿也好,这种事老夫一向不管。”封八百道:“不过遇上了老夫要杀的人,谁喜欢都不成……”

“干爹要杀柳二呆?”

“还不一定。”

“不一定?”

“这得看他是不是真的跟四空有关。”封八百忽然语音一沉,眉端杀机涌现,道:“只要沾上了点边,老夫就把他丢到玉露湖里喂鱼。”

“那沈丫头呢?”

“沈丫头?生得漂不漂亮?”

“干爹,你可别转她的念头。”白凤子道:“这丫头心机深沉,鬼主意多得很,万—……”

“鬼主意?”

“是啊,她……”

“嘿嘿,有什么鬼主意,”封八百笑道:“老夫是钟馗,专整小鬼。”

这虽然是种玩笑口气,但却看得出他的骄矜自傲,四空先生一死,他已目空天下。

“干爹,”白凤子道:“我去涵香院瞧瞧。”

“瞧什么?打草惊蛇。”

“那么,”白凤子道:“干爹怎样才能知道他跟那四空先生确有渊源?”

“一试就知。”

“怎么试?”

“办法多得是。”封八百目光一转,忽然落到坐在花小侯爷下首的那个中年文士身上:“山青……”

“属下在。”那中年文士立刻起身。

“别客气,坐。”

“是,属下遵命。”中年文士重又落座。

“老夫一向很欣赏你的才华,所以言听计从。”封八百翘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尤其这回在栖霞山中巧设天香谷,构想奇佳……”

“老爷子过奖了。”

原来假藉江湖谣传,让白凤子在栖霞山中掀风作浪,竟是他的杰作。

“可惜被柳呆子搅乱了。”白凤子说。

“白姑娘。”那中年文士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走掉两个人罢了。”

“但这两个人……”

“放心,那龙怀壁和萧季子绝对不敢瞎说。”中年文士道:“除非他们碰到了柳二呆。”

“嘿嘿。”封八百道:“永远碰不到了。”

“干爹莫非……”

“你现在莫问,老夫自有主张。”封八百重又转过头来道:“山青,你应该摸得出他的路子。”

“属下试试看。”

“好吧,今夜照计行事。”

“是,属下知道了,只不过……”中年文士迟疑了一下道:“万一二小姐……”

“她怎么?”

“属下碰过她几次钉子。”

原来此人名叫蒋山青,颇有几分聪明,读书学剑,自以为文武兼资,好出奇计,封八百引为心腹,封二小姐却不卖他的账。

“哼,胡闹,胡闹。”封八百绷起了脸,但沉吟了一下,又道:“山青,你说的是以前的事,据老夫所知,灵儿还懂得轻重,这回谅她不敢了。”

“是,属下先去准备一下。”

“好,你去。”

玉露湖中楼阁相望,曲径通幽。

涵香院在铜雀别馆之右,相去数百步,庭院深深,花木扶疏,香气袭人。

院名“涵香”,倒也名副其实。

柳二呆和沈小蝶真的成了涵香院的上宾,一顿晚餐自然是十分丰盛。

至于是不是封采灵亲自下厨,就不得而知了。

但今夜她打扮得更为出色,似是经过一番刻意修饰,收敛了野性,增添了柔媚。

酒到半酣,沈小蝶忽然报说她已不胜酒力,而且感到十分困倦,想要提前安歇。

封二小姐暗暗高兴,欣然叫了两名青衣小环,将她送至一间布置幽雅的卧室。

于是酒宴之间,只剩下一个客人,一个主人。

虽然客人少了一个,气氛反而更浓郁,主人反而更殷勤,封二小姐几杯落肚,脸泛红霞,越发显得娇艳慾滴,媚态横生。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不停的在柳二呆身上打转。

但却得不到什么回应。

柳二呆越来越像块木头,他猛灌酒,酒到杯干,像是这辈子从没喝过这种好酒。

他原是个不善于饮的人,今天居然如此放量豪饮。

因为他知道沈小蝶是假装困倦,自己只好用这个法子,用来抵挡封二小姐的纠缠。

但酒会醉人。

终于,他已酩酊大醉。

此刻,他躺在一张宽大的搂花绣榻上,象牙床,红被,幽香如兰。

他知道,他被四名青衣侍女抬了来的。

看来他醉得像条猪,其实他比谁都清醒,他两只脚已变成水湿,原来喝下的酒都是从脚底心里流走了。

当然,他不打算醒过来。

他继续装醉。

这是间华丽而宽敞的卧室,只有盏粉红色的小灯,灯光忽然一闪而灭。

左侧一扇小门轻轻一响,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接着一整个胴体赤条条登上了绣榻,香喷喷,滑溜溜,就像一条鱼。

柳二呆酒气醺醺,僵卧不动。

他本来已大醉、烂醉,一个烂醉如泥的人,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动心。

可惜的是他分明知道,分明接触到一个软玉温香的胴体,这胴体还在扭动。

“呆呆,你真的醉了?”耳畔响起了喃喃细语。

柳二呆当然没有听到。

“你真是个呆瓜。”醉人的声音如怨如艾:“干嘛喝这么多的酒?”

柳二呆张口呼气,压根儿就当没有听到。

猛灌黄汤,辜负了良宵。

“你醉了,我可没醉。”喃喃细语变成了大叫:“我受不了。”滑腻的胴体猛然一个翻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狼狈为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