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13章 风云险恶

作者:忆文

“四截。”蓝虎说。

“好,你下去吧!”封八百甚是满意。

蓝虎躬身而退,一连倒了三步,然后转身走向一条通道,片刻,忽又折了回来。

“启凛大馆主,九姨娘有请。”

“九姨娘?”封八百道:“她怎么来了?”

“不是。”蓝虎道:“是九姨娘派了轻烟和紫霞前来迎驾。”

“知道了。”封八百哈哈一笑。

九姨娘是个丰满而成熟的女人。

在铜雀别馆众多的女人中,容貌并不十分出色,却有股难以抗拒的勉力。

一颦一笑,风騒撩人。

这种女人就像一罐陈年美酒,味甘而浓,入口芳香,不但喝了还想再喝,喝过之后,久久还有余味。

封八百就喜欢这种女人。

他五十刚刚出头,精力未衰,对于女人还有极大的兴趣,尤其一见到这位九姨娘,连骨头都酥了。

如今九姨娘有清,他怎能不来?

九姨娘住在醉红院,别有一种情调,这,女人喜红,不但院名有红字,里头的布置也以红色为主。

唯一不红的就是九姨娘的皮肤。

她肌肤雪白,柔嫩得有如羊脂,一把捏去,准会捏出水来。

不过,她也会散发热浪。

此刻,封八百眯着一双色眼,舒舒服服的躺在一张丝绒的软椅上。

“老爷子。”九姨娘嗲声嗲气的道:“要不要我替你槌槌腿?”

“不了。”

“不?”九姨娘扭糖儿似的擦在身边,颤巍巍的耸着一对*峰:“嫌我?”

“万一闪了你的小手,又找老夫算账。”

“老爷子。”九姨娘小嘴一嘟:“凭良心啊,我几时问你要过什么贵重东西?”

“此账非彼账。”封八百道:“珠宝首饰,老夫并不在乎。”

“还有什么账?”

“老夫怕的是,”封八百哈哈一笑:“只怕到了床上就饶不过老夫。”

九姨娘眼光一瞟,吃吃笑了起来:“老爷子,好没正经啊,这种事也……”娇躯一扭,竟然歪了过来。

“来了。”封八百一把搂在怀里,笑道:“老夫要是真的正经起来那还了得,你这张小嘴巴翘起来准能挂个油瓶……”

“啊。”九姨娘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拧腰坐了起来:“老爷子,涵香院是不是来了个小妞儿?”

“你知道?”

“老爷子是不是在打她的主意?”

“那有这种事?”封八百笑道:“那是灵丫头交的一个朋友。”

“老爷子,你在骗我。”

“骗你?”

“外面的事我不清楚,难道这铜雀别馆的事还瞒得过我。”九姨娘道:“灵姑娘的朋友是个男的。”

“男的?”封八百在装糊涂。

“听说他姓柳,两个人已经打得火热。”九姨娘道:“早就成双成对啦!”

“成双成对?”

“是呀,有人发现他睡在灵姑娘床上。”

“有这种事?”封八百虽然一向不管束那个宝贝女儿的放荡,却也不禁暗暗吃惊。

“好啦,这个我不说。”九姨娘道:“我只问那个小姐儿。”

“她姓沈。”

“我也不管她姓什么,”九姨娘不依的道:“老爷子,你说,到底想把她怎样?”

“老夫想杀了她。”

“杀了她?”九姨娘先是一怔,接着怏怏道:“老爷子,你真的在骗我。”

“这怎么是骗你,老夫……”

“我不信。”九姨娘道:“你会舍得杀掉一个漂亮的小姐儿?”

“她漂亮?”

“有人见过的,说她……”九姨娘眼珠一转:“难道老爷子你没见过?”

“老夫那里见过,老夫……”封八百忽然道:“别乱想,老夫倒要先问问你。”

“问我?”九姨娘道:“你倒问起我来了?”

“老夫问的是……”封八百显然难以启齿,顿了一顿道:“那柳小子果然……”

“柳小子?”

“就是刚才……你说……灵儿那边……”

“老爷子,原来你问这个。”九姨娘道:“是真的,那个姓柳的跟灵姑娘……”

“是谁见过?”

“就是那位蒋先生。”

“蒋山青?”封八百脸色大变,一把推开了九姨娘,怒道:“他敢……”

“老爷子。”九姨娘像是一下子从云端里掉了下来,吓了一跳跳:“你……你生气了?”

“他为什么不直接来见老夫?”

“老爷子,是这样的。”九姨娘花容失色:“他去见过你,刚好碰上老爷子大发雷霆,听说还杀了个人,因此,他害怕……”

“杀了个人?”

“这……”

“铜雀别馆的事,你当真知道不少?”

“不不,我……”九姨娘自知犯了大忌,娇躯一颤,登时脸色灰败道:“老爷子,我只是个妇道人家……”

“妇道人家?”

“老爷子,我……以后……”

“哼,祸水。”当胸一掌劈去。

九姨娘娇姿弱质,怎当得起这怒极一掌,只听蓬的一响,身子平飘而起,撞在对面的墙壁上。

血溅粉墙,一颗美丽的脑袋立刻垂了下来。

也许她做梦都没想到,刚才还说怕她算账的老爷子,眨眼间就要了她的命。

封八百连看都没看一眼,大步走出了醉红院。

夜已深沉,铜雀别馆鼓打三更。

湖衅垂柳荫浓,倒影落在湖心里,微风掠过水面,在星光波影下,显得诡异而神秘。

夜殿无月,林木森森,也更为幽秘深邃。

忽然,浓荫中飞出一粒石子,波的一声落在湖心里,一圈圈的涟漪,随即向四周扩散开来。

湖岸的草丛中,立刻有条人影长身而起,略一瞻顾,闪身奔入了柳林。

这个人竟然是柳二呆。

看来他酒已醒,并不曾烂醉如泥。

但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摆脱了封二小姐,来赴另一个人的约会。

“小蝶……”他轻轻叫一声。

“怎么啦?”沈小蝶像幽灵般,打从一片浓荫中闪了出来:“那封二丫头……”

“睡啦!”柳二呆尴尬地笑了笑。

想起夜来的情景,他脸上立刻有股热辣辣的感觉,想必两颊业已飞红。

好在夜色昏沉,倒可掩饰几分。

“她睡得很沉。”沈小蝶故意扬起脸来,闪亮的星眸中充满了挪揄的笑意。

可恶,这分明是她的佳作,居然反过来拿人开心了。

“睡得很沉。”柳二呆道:“我敢保证,至少也得睡上三天三夜。”

“好没良心的人。”沈小蝶嗤的一笑:“她对你这般温柔体贴,你居然点了她的睡穴。”

“这不是你教的吗?”

“我教的?”沈小蝶掩口而笑,撒赖道:“我那里教你这一招?”

“你说不管用什么法子……”

“好啦。”沈小蝶目光一转:“别说这些了,你知不知道,我们身在虎穴。”

“谁是虎?”

“当然绝铜雀别馆的,封八百。”

“小蝶。”柳二呆皱了皱眉头道:“我倒有点奇怪,此去祁连山还有一段很遥远的路程,你为什么要把闲工夫花在这种地方?”

“闲工夫?”沈小蝶道:“你认为这是闲工夫?”

“难道这很重要?”

沈小蝶沉吟了一下,澄澈的目光在柳二呆脸上转了几转,忽然叹了口气。

“怎么啦?小蝶。”柳二呆愣了愣,不安的道:“只要是你喜欢的事,我一定奉陪。”

从他的神情看得出,这几句话出自肺腑,显然是一片至诚。

“谢谢你。”

“谢我?”柳二呆一怔:“这话不见外了吗?”

“我并不喜欢做这种事。”沈小蝶幽幽的道:“我说过这是虎穴,我并愿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你是……”

“我跟封八百无怨无仇,”沈小蝶道:“只不过为了四空师伯……”

“哦?”

“也许我这样称呼并不妥当。”沈小蝶道:“是家师要我这样叫的。”

“好,好,你说下去。”

“我得先问你。”

“问我?”

“对,我要先问你。”沈小蝶道:“若是你否认了这件事,那就万事休提,咱们从此分手。”

“有这样严重?”柳二呆道:“你问吧!”

“你可以不答覆,但不可打马虎。”

“我绝不会。”

“你是不是四空师伯的摘传弟子?”

“是的。”柳二呆只用了两个字,答得干脆有力,神情一片肃穆。

“你为什么早不说?”

“你并没问过。”柳二呆笑道:“我不想婆婆妈妈,只要见了个人,就先序一序家谱。”

“你的嘴巴不笨。”沈小蝶笑了。

“跟你比起来,总是小巫见大巫。”

“我就这么厉害?”

“据我猜想,我的身份你早就知道了。”柳二呆道:“但却故意……”

“什么故意,我只是……”

“好,我不说。”

“你既然身列四空师伯的门墙,”沈小蝶话入正题:“难道不知四空师伯跟这封八百的一段过节?”

“我不知道。”柳二呆道:“家师除了传习武艺、授业、解惑,从没提起过江湖琐事。”

“哦?”

“你不相信?”

“我当然相信。”沈小蝶道:“四空师伯一向孤高远顺,笑傲烟霞,的确很少跟这些一辈子营营碌碌的江湖人物为伍。”

“这就是了。”

“但亦偶有接触。”

“我想这也是难免的事。”

“这座铜雀别馆的主人封八百,就违背了当年跟四空师伯的一宗约定。”

“什么约定?”

“其实说是约定,反而是替封八百脸上贴金。”沈小蝶沉吟了一下,道:“不如说他违背了誓言。”

“哦?”

“当年他在这江淮之间,犯下了许多滔天大罪,四空师伯一怒之下,削掉了他一只耳朵,并立意要除此巨恶。”沈小蝶继续道:“哪知这封八百见机得早,立刻双膝跪地,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并且对天设警,说他有生之年,永不再涉江湖……”

“是这样的么?”柳二呆不禁动容。

“只怪四空师伯一念之仁,当时就许了他。”沈小蝶道:“如今四空师伯的尸骨未寒,他就公然的作怪……”

“她真的敢作怪?”柳二呆眉峰耸起。

“怎么?难道你此刻还不知道?”沈小蝶道:“不但白凤子在栖霞山中胡作非为,囚禁那许多江湖人物,全都是封八百的指使,甚至去年他还化名宇文天都,在别驾山庄之外耀武扬威……”

“这样说来他是准备蠢蠢慾动了?”

“什么叫蠢蠢慾动?”沈小蝶脸孔一扬:“他早就已经大张旗鼓。”

“好。”柳二呆道:“我们就去砍掉他的旗,再破他的鼓。”

“不。”

“不?为什么?”

“旗鼓有什么用。”沈小蝶道:“我们要先拔掉他的虎牙,斩断他的虎爪。”

“还有爪子?”

“我刚才不是说过?我们身在虎穴。”沈小蝶道:“既然是虎,当然有虎牙也有虎爪。”

“到底是些什么爪子?”

“除了白凤子、花小侯爷,以及他随身的一些亲信之外,据我所知,目前在铜雀别馆之中,还有天字九枭、地字十三煞……”

“有这么多爪子?”柳二呆微微一怔:“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人物?”

“我倒不曾会过。”沈小蝶道:“据说一个个都是现今江湖上的杰出好手。”

“哦?”

“今夜可能要会上一会了。”

“那好,反正酒足饭饱,也该消化消化。”柳二呆掂了掂手中的那柄青虹剑,笑道:“再说这支剑要不经常练练,也会生疏的。”

“别这么说。”沈小蝶脸色凝重的道:“这回千万不可大意轻敌。”

“说归说,”柳二呆正色道:“你看我像个粗心大意的人吗?”

“看你倒是不像……”

“这就是了。”柳二呆道:“先师当年曾教了我几个诀窍……”

“什么诀窍?”

“应该说是心法。”柳二呆道:“先师说在临敌之际,第一要保持欢愉的心情,如赴盛宴。第二要充满自信,相信自己游刃有余。”

“嗯,很有道理。”

“沈师的话,字字金石。”柳二呆叹了口气,无限孺慕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风云险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