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14章 烟飞灰灭

作者:忆文

这人身形魁梧,手中紧握着一对铜锤。

奇怪的是,这对铜锤竟然是一大一小,小的如瓜,大的如斗。

这想必是江湖上所说的“母子金锤”。

子锤的柄端系有一根一丈五六的练条,想必可以飞锤攻敌。

“你是谁?”沈小蝶抡剑喝问。

“哦,好个漂亮小娘子。”紫袍人咧嘴一笑:“在下铜雀别馆大总管蓝虎。”

“蓝虎?”沈小蝶脸色一沉:“看你像只猫。”

“猫?”

“对,一只笑猫。”

“说的也是。”蓝虎居然承认道:“在下狠如虎,柔如猫;因人而异……”

“此话怎讲?”

“好讲的很,眼前就是例子。”蓝虎抡锤一指柳二呆,笑道:“若是碰到了这小子,在下就是一头虎,遇上了小娘子,当然就是只猫了。”

“若是见到了封八百呢?”

“这……”

“就是一条狗。”

“小娘子。”蓝虎两眼一瞪:“在下可是一番好意,而且是大馆主亲口关照……”

“大馆主?”沈小蝶道:“是封八百吗?”

“正是。”蓝虎道:“大馆主说要好好对待小娘子,不许伤了一根汗毛。”

“哦?”沈小蝶鼻孔一哼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嘿嘿。”蓝虎暧昧地笑了笑:“小娘子聪明绝顶,这个还用在下明说吗?”

“哼。”沈小蝶道:“这倒蛮有意思。”

“就是么,有意思得很。”蓝虎嘻嘻一笑:“小娘子只要点个头,就有享不尽的衣锦荣华……”

“真的如此?”

“是的。”

“蓝虎。”沈小蝶眉峰耸动,忽然冷笑一声:“这一下你可惨了。”

“在下怎么惨呢?”

“怎么不惨。”沈小蝶道:“纵然我要杀你,谅你也不敢回手。”

“这不会吧?”蓝虎笑道:“小娘子还是温柔点的好,大馆主不喜欢像泼妇般的女人。”

“哼。”沈小蝶道:“我不但是个泼妇,而且还是个扫把星。”

“扫把星?”

“对,我要把这座铜雀别馆扫个精光,弄的落花流水,家破人亡。”沈小蝶冷冷的道:“让你们这些靠封八百喂饭的都变成野狗。”

“嘿嘿。”蓝虎笑道:“想不到人生得如此秀气,话倒说得很大。”

“你认为这是大话?”

“小娘子。”蓝虎满不在乎的道:“你且闪开,本总管要先收拾这个柳呆子。”

这才是大言不渐,柳二呆那有这样好收拾。

沈小蝶冷笑了笑,柳二呆已收回长剑,霍地一旋,转过身来。

他索性放了蒋山青一马,目光一抡,仿拂两支利箭一般盯住蓝虎:“你说什么?”

“本总管说要收拾你。”蓝虎抡起钢锤。

“就是凭这对铜锤?”

“当然不止。”蓝虎耸了耸肩,皮笑肉不笑的道:“本总管承大馆主付托之重,作事一向踏实牢靠,从来不敢掉以轻心。”

“这倒是把好手。”

“怎么?你当铜雀别馆的大总管是好干的吗?”蓝虎得意的道:“那怕你只是一只小老鼠,大总管也把你当作一头雄狮……”

“这未免小题大作了吧?”

“麻是麻烦一点。”蓝虎道:“不过办起事倒有很多好处。”

“什么好处?”

“至少从无差错,百无一失。”

“好一个能干的大总管。”柳二呆冷冷道:“这是说你对会鄙人已有万全的准备?”

“你总算明白了。”

“还没有,鄙人压根儿就不明白。”柳二呆道:“你有什么十拿九稳的妙计?”

“这不是妙计。”

“不是?”

“本总管又不是诸葛孔明,那有什么妙计。”蓝虎目光四下一转,冷笑道:“是不是有点怕了?”

“是有一点。”柳二呆道:“若是你只说不练,鄙人的胆子立刻就会大了起来。”

“这不是好事。”蓝虎冷笑道:“胆子大的人,死的也快。”

“真的吗?”

“在江湖上这是常理。”蓝虎道:“有几个胆子大的人能保善终?”

“你不但能干,而且很精明。”

“嘿嘿。”蓝虎得意地笑道:“可惜你此刻知道,为时已晚……”

“也许真的晚了,临死不悟。”柳二呆冷笑一声,忽然长剑一震,寒星乱颤。

他知道多言无益,利在速战。

蓝虎猛的一怔,脸色顿变,左右铜锤互击,当当当,一连敲了三下。

显然,这是讯号。

从刚才的对话可以知道,蓝虎不是个大胆的人,也是一个不想死得太快的人。

他所以大胆,是因他早有布置。

锤声甫落,只听浓密的柳荫中嗖嗖连声,一条条的人影立刻飞闪而出。

喝,这可吓人一跳。

这些人不但服饰五颜六色,居然一个个面涂油彩,形同鬼怪,狞恶无比。

有的甚至还撑出两支森森的狼牙,中间拖着根猩红的大舌头。

半夜三更,在这幽暗的林木中,忽然出现了这样一批怪物,胆子再大的人也不禁毛骨悚然。

好在柳二呆一眼就已看出,这分明都是人扮的。

他好细一数,正好一十三人。

“哈哈,好精彩,这就是地字十三煞吗?”柳二呆大笑:“果然名不虚传,真像凶神恶煞一般。”

“我看是唱戏的。”沈小蝶忽然口角一哂。

“唱戏的。”柳二呆目光一扫,也不觉好笑起来。

“一批戏班子。”沈小蝶说。

此刻这一十三人已绕成一个圆周,形成了合围之势,蓝虎已跃出圈外。

“尽管笑。”他冷冷的道:“笑不了多久了。”

“鄙人倒是弄不明白,”柳二呆和沈小蝶在圆周中背向而立,耸了耸肩道:“好好一批人偏要扮鬼,这该多么滑稽。”

“嘿嘿,”蓝虎阴森森的道:“快死的人不哭反笑,也滑稽得很。”

“这很难说。”柳二呆沉声道:“地字十三煞未必有这份能耐。”

“马上就知道了。”蓝虎双手一抡,当当当,铜锤又响三下。

嗖嗖嗖,三条人影忽然凌空飞起。

一支短戟,一柄厚脊的两刃钢刀,戟尖雪亮,刀光打闪,剁、扎,呼的一声,掉头下扑。

同时间上下呼应,左右两翼又上了两柄快斧,一对判官笔,三杆练子枪。

来势汹汹,阵势十分吓人。

上三下六,就在这一眨眼间,地字十三煞出动了三分之二,其余四人,坚守四个方位,个个蓄势以待,以防漏网之鱼。

配合严密,几乎天衣无缝。

蓝虎没有说错、这不是妙计,而是一场硬战,以地字十三煞,加上他自己,对付柳二呆和沈小蝶,至少用了七倍的人力,他作事的确很踏实、很牢靠,没有半点轻敌之心。

论武功,地字十三煞全是一等的好手。

这样的安排,难道还有差错。

蓝虎站在圈外,看在眼里,不禁暗暗心喜,只等地字十三煞马到成功。

他做了三年总管,立下许多功劳,前后替封八百弄了五位姨娘;巧取豪夺,争得良田九百亩;蒋山青是封八百的智囊,而他则是封八百的左右手。

智囊用脑,而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出力、流汗。

因此,这地字十三煞全由他来统率、调派,天字九枭则是封八百亲自指挥。

封八百也是个枭雄人物,对于用脑的人,表面上言听计从,其实深具戒心;对于用力的人,则是信任有加,凡事推心置腹。

在封八百心里,蒋山青的分量显然不如蓝虎。

这蓝虎当然是第一号红人。

蒋山青也许并不知道;蓝虎却知道得很清楚,因此他也表现的更加卖力。

今夜,他估计又将立下一件奇功。

但却令他十分失望,场中忽然起了变化,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

只听一声娇叱,闪起了两道光华。

这是两支剑,一支有如游龙升空,一支盘地飞绕,剑气森森,气弥六合。

吭当!吭当!兵刃落地,血雨横飞。

左面掉一下条断臂,右面飞起一颗人头,卜通!卜通!半空里栽下了三具尸体。

寒光连闪,只不过电光石火一瞬。

飘风不终夕,骤雨不终朝,发生的快,消失的也快,眨眼之间,地字十三煞栽倒了五个,重伤四人,其余四个骇然大震,倒飘出一丈五六。

蓝虎打了个冷颤,掉头就想开溜。

“且慢。”沈小蝶冷哼一声,飞纵而上,半空中幻起一道弧影,后发先至,截住了去路。

“你……”蓝虎脸色大变。

“地字十三煞几乎死了一半。”沈小蝶沉声叫道:“你好意思活着?”

蓝虎不响,忽然飞起一锤,迎面打来。

这是柄大锤,力沉劲猛,虎虎生风,来势火辣无比,一晃而到。

显然,这是拼命的打法。

此时此刻,除了拼命,他已别无选择。

沈小蝶腰脚一扭,人如旋风,灵快地侧滑了三步。

蓦地怒叱一声,剑如风发,寒光一闪而起,攻入了蓝虎的右胁。

这一剑疾如奔电,来势刁钻。

蓝虎吓了一跳,忽然身子一歪,就地一个翻滚,滚出一丈四五。

任何武术中绝没这样一招,他一时心慌意乱,为了保命,居然创下这样一种怪异身法。

今晚他若不死,应该是开山鼻祖。

可惜他滚的快,沈小蝶更快,一道寒光有如天外飞来。

惊虹一闪,剑到血崩。

只听“夺”的一声,蓝虎两眼一翻,咽喉间立刻喷老高一条血柱。

一剑毙命,死得干净俐落。

这是不是已经结束,当然没有。

地字十三煞剩下四个,已走得无影踪,蒋山青却早已怏怏而去。

此人头脑灵活,是不是还继续对封八百更忠心耿耿?

铜雀别馆是不是还容得下他?

虽然蓝虎已死,但他刚才那副哀告乞命之状,未必能瞒过封八百。

至少还有四煞逃离现场,难保不抖露出真相。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几声锣响,“当当当当当……”连敲了九下。

“小蝶。”柳二呆道:“只怕九枭就要到了。”

“还有封八百。”

“那正好。”

“不。”沈小蝶道:“我们先避一避。”

“避一避,为什么?”

“天字九枭不比地字十三煞,再加上封八百,甚至还有白凤子,倾巢而至,其锋不可当。”沈小蝶道:“我们犯不着打这种硬仗。”

“难道还有更有价值的仗?”

“当然有。”沈小蝶道:“我们暂且避过这阵锋头,在他们的热锅上浇盆冷水,先泻一泻他们的气。气一泻,斗起来就易。”

“然后呢?”

“然后各个击破。”

“好是好。”柳二呆道:“但……”

“但什么?”沈小蝶扬起脸来道:“是不是不够英雄气概?”

“这……”

“可惜我们的对手并不是英雄。”沈小蝶道:“他只是一只老狐狸,一匹狡猾的狼,而如今又在它的狼窝里,一不小心,就会被它一口咬中咽喉。”

“比喻的好。”柳二呆道:“但我们……”

“我们先离开这里。”

“这铜雀别馆不过湖中几个小岛,离开到那里去?”柳二呆道:“他们必然会分头搜寻……”

“这不正好。”

“好什么?”

“我不说过各个击破吗?”沈小蝶说:“我正要他们分开,越分散越好。”

“不错。”柳二泉终于想通了:“此计甚妙。”

“那就走吧!”

“好。”

铜雀别馆的大厅上,重又亮起了灯火。

那张虎皮交椅上像是长了针,封八百一忽儿坐下,一忽儿站起,显得坐立不安。

他脸色凝重,双目发红,披散的长发乱糟糟的,快变成一条疯狗。

交椅的左右,高高矮矮簇着二三十个人,连花小侯爷都在其中。

但封八百不说话,谁都不敢吭声。

“干爹。”白凤子终于打破了沉闷:“他们只是一时得逞,逃不掉的。”

“哼。”封八百浓眉一剪:“谅他们也逃不过老夫的掌心。”他伸出右掌,蓦的握掌成拳,像是掌心里握的正是柳二呆和沈小蝶。

拳头握得很紧,似是要活活把他们捏死。

“干爹,你坐下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烟飞灰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