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16章 花花公子

作者:忆文

“当然不一样。”华服公子恨恨的道:“杀掉了齐天鹏,剐掉了封八百的鼻子,你这呆子因而成名,本公子却落空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他转弯抹角了大半天,只是责怪柳二呆不该拔了头筹,弄得他成名无望。

要想成名江湖,难道只有这样一条路子。

所有在场的人,大都经历过不少世情风霜,见闻都很广博,但都没见过这种稀奇古怪的事。

柳二呆本就是个传奇性人物,这位华服公子似是来得更奇。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这批人中,当然以洞庭七君子之首的萧文举最老于世故,也是个最机智深沉的人,他冷眼旁观,嘴角上已浮现一丝狡猾的笑意。

他看得出,这将是一场好戏。

沈小蝶一声不响,有意无意地向那个绿衣少女瞟了一眼,柳二呆越来越冷静。

“阁下如此咄咄逼人,”他说:“就是为了杀不成齐天鹏和封八百?”

“正是。”

“可惜事已如此。”

“事在人为。”华服公子冷森森的道:“本公子早就想好了一个补救之策。”

“哦?”柳二呆道:“这太神奇了,想不到阁下竟有回天之术。”

“难道你没想到?”

“诚如阁下所言,鄙人是个呆子。”

“说得好,谅你也猜不透本公子腹内机谋。”华服公子冷笑一声,忽然转过身来,目光四下一扫:“有谁猜得出,本公子有赏。”

他居然还想卖弄一下。

“在下倒是猜出来了。”说话的是七君子之首的萧文华,他眼珠一转:“只是不敢明说罢了。”

“为什么?”华服公子目光一闪。

“这……”

“说说有什么打紧。”沈小蝶忽然掉过头去,盯着他:“我说,你领赏,好不好?”

萧文举怔了一下。

“你也猜出来了?”华服公子忽然变得很温柔,望着沈小蝶笑了笑:“真聪明。”

看来他对女孩子一向都很体贴。

“我并不聪明。”沈小蝶不假词色,冷冷道:“只不过你这腹内机谋,委实可笑得很。”

“可笑?”

“幼稚可笑。”

“哦?”华服公子好像并不在乎,眼睛里依然充满了笑意:“先说说看,到底怎么幼稚?”

“要我说?”沈小蝶沉声道。

“要。”

“好,我说。”沈小蝶道:“在你以为,柳二呆杀了齐天鹏,剐了封八百的鼻子,名动江湖,你若是杀了柳二呆,这名气岂不更大。”

“照哇,真的好聪明。”华服公子赞道:“果然兰心蕙质,本公子又添了位红粉知己。”

这真是位多情种子,调情能手,三言两语,又添了位红粉知己。

想来他红粉知己必然很多。

他身后那位绿衣少女,眉头一皱,翘起嘴巴。

“我猜对了吗?”沈小蝶盯着他。

“对极了。”

“也说对了,是不是?”

“说?说什么?”

“哼,忘得好快。”沈小蝶口角一哂,不屑的道:“我说你很幼稚。”

“真的?”

“骨头也很轻。”

“哈哈,说得好。”华服公子居然大笑:“不过本公子也有很多好处。”

“什么好处?”

“多得很。”华服公子道:“本公子最大的好处,就是一向不生漂亮的女孩子的气。”

这的确是宗很大的好处,也最容易获得女孩子的芳心,但毕竟只是个好人,并不是个好男儿。

沈小蝶用鼻子嗤了一嗤。

柳二呆却依然端坐不动,就像一彩塑像,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听。

他是个很有耐性的人,也不随便多嘴。

“柳呆子。”华服公子忽然冷冷地道:“你知不知道,你只是侥幸得名,至于你的剑法,在本公子眼里,也不值得一哂。”

“你见过?”

“本公子虽没见过,想也想得出。”华服公子道:“充其量普通高手而已。”

“你呢?”

“武林奇葩,绝顶高手。”

“哦?”

“你虽然假装沉得住气,其实心里像在打鼓。”华服公子趾高气扬的道:“本公子要想杀你,只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阁下到底是谁?”

“问得好,你总算问到了正题,死了之后也好做个明白鬼。”华服公子似是急慾表明自己高贵的身份:“你知不知道,天山之阳有座王者之谷……”

“王者之谷?”

“王者之谷就是帝王谷。”

“哦?”

“我就是帝王谷中的逍造公子。”

“嗯,不错。”柳二呆嘴角牵动了一下:“看样子你的确很逍遥。”

“可惜这种逍遥的日子越过越没劲。”逍遥公子通:“本公子早就过腻了。”

“好像是的。”柳二呆表示同意。

“因此,本公子很想找点新鲜刺激的事情干干。”逍遥公子道:“但想来想去……”

“杀人的事情最新鲜刺激,对不对?”

“对,但要杀最有名气的人。”逍遥公子道:“就像你柳二呆,这种红透了半边天的人才够味儿。”

“所以你就找来了?”

“正是。”

“你怎么还不出手?”

“急什么,你难道没见过猫弄耗子吗?”逍遥公子森森一笑:“反正你在本公子眼里已是一个死人。”

“还要等多久?”

“这很难说,随本公子的高兴。”

“好吧!”柳二呆淡淡一笑:“反正柳某人已酒足饭饱,听一个妄人胡说八道,倒也蛮有意思。”

“你难道就不生气?”

“你想等我生气之时才出手?”柳二呆笑笑,神情愈冷静:“你慢慢地等吧。——

“哼,你并不呆。”

“他是不呆。”沈小蝶忽然道:“我倒有点呆。”

“你……”

“对,因为我生气了。”沈小蝶冷笑一声,忽然翠袖一扬,一指点了过去。

这倒是有点意外。

谁都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手。

一缕指风如啸,凌厉劲锐,而且又近在咫尺,威力足可洞金穿石。

所有在场的人,个个屏息静气,连七君子之首的萧文华都觉得开了眼界。

神拳太保孔刚,气焰也为之大灭。

“哈哈,好丫头,你敢班门弄斧。”逍遥公子身形微微一晃,居然已避开了一缕指风,平滑胸前而过。

身法美妙,动作灵快,果然是一流好手。

沈小蝶冷笑一声,翠袖连翻,嗤、嗤、嗤,一击攻出七指。

一指比一指凌厉,一指比一指强劲。

逍遥公子不再笑了,只见他左闪右避,业已显出了几分慌乱。

照说他本可应付余裕,只因眼看柳二呆静如山岳,使他心里上有份重压,受到了严重的牵制,甚至不敢贸然出手还击。

在他估量,他只要一动,柳二呆必然乘机发难。

因此,他一方面要防范沈小蝶的攻击,目光却不敢离开柳二呆。

这是个很尴尬的局面。

一开始他就想惹恼柳二呆,偏偏柳二呆静如处子,没有半丝火葯气味,他已深深知道此人难以对付。

想不到沈小蝶忽地从黑森林里杀了出来。

更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文文静静,娇姿弱质的女孩子,出起手来居然如此火辣。

尤其是指上功夫,几乎已臻化境。

但饶是如此,他依然在保持着一种高雅的气派。

忽听一声娇喝,那绿衣女纤腕一扬,飞出三点寒星,直奔沈小蝶兜胸打来。

急啸破空,来势颇为劲厉。

这也应该,她眼看沈小蝶出手,当然不甘缄默。

“来得好。”沈小蝶身子旋风一转,闪开了两支,右手一探,挟住了一支。

原来是柄柳叶飞刀。

“也不过如此而已,还你。”沈小蝶冷哼一声,扬手打了回去。

三支换回一支,回去的更火辣、更劲疾。

绿衣少女吃了一惊,旋身疾闪,只听“嘶”的一声响,柳叶刀穿破了罗袖。

虽然未伤肌肤,却也吓了一跳。

众目惊视,全场鸦雀无声,甚至有人已退向墙角,让开了场面。

这当然是存心隔岸观火,看一场热闹。

尤其是洞庭七君子之首的萧文举,脸色阴晴不定,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柳二呆却依然纹风未动的样子,右手已按住剑靶。

“嘿嘿,柳呆子。”逍遥公子冷笑道:“你相不相信,本公子一举手,便可杀了这个丫头。”

柳二呆没有理会。

“怎么?”逍遥公子道:“难道你不心疼?”这句话未免有点下流。

柳二呆还是不理。

沈小蝶眉峰耸了耸,显然已经不耐,忽然身形一闪,寒光乍起。

剑如奔电,直向逍遥公子眉心刺去。

逍遥公子本是几句用来盖脸的话,但语涉轻薄,招来了狠狠的一剑。

刚才只是试探,此刻却是真的动手了。

剑走轻灵,只见寒光一缕,细如珠丝般飞射而至,隐隐挟轻雷之声。

逍遥公子看在眼里,脸色为之一变。

他强词夺理,口出大言,公然来找柳二呆算账,武功造诣,必然有几分苗头。

有苗头的人一定识货,看出了这一剑的厉害。

同时他也知道,沈小蝶已出剑,必然不会善罢,想躲也躲不过了。

要躲就只有逃。

他的来意本就是为了成名,怎么可以在众目瞪瞪之下丢人现眼?

虽然事情的发展颇出意外,也只有冒险一干了。

“该死的丫头!”他怒叱一声,举抽一拂,一股罡风迎面卷向沈小蝶。

同时右碗一抬,光华乍涌,直冲柳二呆。

帝王谷的逍造公子果然不同凡响,居然施展出一石两鸟的打法。

罡风怒卷,硬生生震得剑势一偏。

沈小蝶只觉手臂一麻,血气上涌,急忙身影一转,飘向左翼。

柳二呆人影一花,居然踪迹顿杳。

他分明好端端地坐在那张木凳上,几十双眼睛注视着他,怎么会忽然不见?

其实,只不过他身法太快而已。

就在这光华一闪之际,他已移形换位。

光华原来是剑,逍遥公子显然是位剑术能手,也是一支快剑,剑光一闪而至。

在场之人谁也没瞧清楚他如何出剑,甚至没发现他这支剑藏在那里。

但这样的一剑,居然落空。

逍遥公子大吃一惊,他估量柳二呆必然到了身后,霍地收剑回步,身子一转。

他料得没错,柳二呆就在三步以外。

“好剑法,好身法。”柳二呆抱剑而立,冷冷道:“若是柳某人出手,你只怕没法转过身来。”

这不是假话,也没有恫吓的意思。

只是在提醒对方,近在咫尺,他的剑只要一动,很可能打从背后直贯前胸。

这绝没夸张,他也是快剑,剑也很锋利。

逍遥公子怔住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柳二呆并没说错。

但在众目投视之下,他不能输掉这个面子,登时脸色一沉,连连冷笑。

“你笑什么?”柳二呆问。

“你用雕虫小技逃过了本公子一剑,只算侥幸罢了,还敢说得嘴响。”一个爱面子的人,总会编些莫须有的理由,掩饰自己的弱点。

“哦?”柳二呆道:“那就再来一剑吧!”

“再来?”

“侥幸的事绝不会一再发生,你再来一剑试试,就知道是不是侥幸了。”

“要试?”

“对,再试一试。”柳二呆眉头峰一耸,沉声道:“不过这一回柳某人恕不相让,也绝不旋展刚才那种雕虫小技,以免遗笑大方之家。”

“你打算怎样?”

“何必多此一问。”柳二呆冷然一笑:“当然是剑来剑往,以牙还牙。”

这是种很强硬的答覆,也提出了警告。

逍遥公子神色微微一变。

显然,他满怀信心已开始动摇,明知以剑对剑,绝无必胜把握,甚至会落得一败涂地,灰头土脸,再也逍遥不成了。

“好啊!”七君子之首的萧文举忽然乘机笑道:“两位都是绝世高手,剑术精湛,今日一会,倒是武林盛事,在下等有幸一开眼界。”

别人都不吭声,他居然想插上一腿。

话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别有用心,期望造成一个两败俱伤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花花公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