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02章 天香绝谷

作者:忆文

“扯不平。”齐天鹏忽然浓眉一剪,叱道:“老夫杀人的时候,一向不用试刀。”

“你想杀我?”柳二呆紧了紧手中长剑。

“不杀你杀谁?”齐天鹏蓦的身形微变,步踏中宫,一刀劈了过来。

这一刀并不快,甚至很慢。

凭柳二呆刚才对付申不雨和丁能的身手,闪过这一刀是轻而易举的。

也许齐天鹏是有意让他有闪避的机会。

柳二呆却没闪,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因为他隐隐觉察到,刀锋虽然还在几只以外,那股狂涌的刀风已在他四周激荡成气。

这是很神奇的一刀,莫测高深的一刀。

这一刀必有变化。

对付这种变化莫测的刀法,唯一的上策就是沉住气,以不变应万变。

柳二呆当然懂得这个道理,他屏息凝抑,渊停狱峙。紧紧地盯着那把刀。

那把力却越来越慢,几乎是在一寸一寸的移动,刀环轻响,齐天鹏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越来越枯槁,嘴chún也不停地颤动,失去了血色。

好像他人已探干,全副精神凝注在力锋上。

看样于这还只是前奏、只是序曲,真正的一刀显然还没开始。

蓄势如此之盛,一发必然惊天动地。

他说不想试刀,意思是不想用第二刀,打算第一刀就活劈了柳二呆。

他自成名之后,极少用刀,因为很难碰到对手。

今天不但用刀,居然还拼出全身功力,似乎已看出柳二呆十分扎手。

柳二呆依然没动,眼睛却越睁越大。

他显然也感觉到,正在生死毫发之间,剑尖也在轻轻抖动。

这表示他已功力凝聚,蓄势待发。

全场鸦雀无声,只有沈小蝶不经意地移动了一下。

她身材织柔。步履很轻,谁也没有注意到她想作什么。

忽听“哗啦”一响,席面上的两双大瓷盘蓦地滑落下来,登时跌得粉碎。

这种意外的声响,在沉寂而紧张的气氛中,宛如晴空一声焦雷。

齐天鹏怔了一下,心抑为之一分。

说时迟,那时快,柳二呆霍地而起,但见刀光一闪,细如蛛丝般冲破了刀堤。

不是青霜,也不是紫电。只是一柄普通的剑。

但这一剑太快速、太突然,就像苍穹中一粒小陨石变成了流星,划空而过,闪击千里,本来极普通的凡铁,也变成了百炼精钢。

冲力之大,无敌不破,无坚不摧。“夺”的一声,扎进了齐天鹏的胸膛。

刀没染血、剑仅一招,没发生掠天动地的激战。

但这已解决了一切。

剑刺出快,收回更快。

柳二呆一闪而出,一闪而退,在灯光照耀下只不过人影一花而已。

只听“吭当”一响,刀已落地。

齐天鹏依然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脸上在刹那间恢复了红润,居然还用根手指,笔直指着沈小蝶。

“你……你……”忽然卜通一声,仰面倒下,胸前喷起老高一条血柱。

扣人心弦的一幕结束了,没闹得翻江倒海,仅仅跌碎了两只瓷盘。

白玉楼照样灯火通明,秦淮河依然笙歌嚣耳。

只不过死了个齐天鹏。

死了个齐天鹏只不过人间小事,在江湖上却是轰传大江南北的大事。

人们通常都有种好奇的天性,这宗事本身就是十足的传奇,尤其还牵扯上几个秦淮名妓,传奇中又添加了香艳色彩。

传奇加香艳,怎不叫人津津乐道,口沫飞溅。

柳二呆木头木脑,在金陵城只有点小名气,杀了齐天鹏之后,忽然间在江湖上成了大名。

江湖上本就像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在江湖上的风云人物,终有倒下的一天。

只不过齐天鹏倒得太突然,太戏剧化。

柳二呆不但在江湖人的心目中取代了齐天鹏在江南的地位,甚至犹有过之,因为他是传奇人物,建立了新鲜的形象。

但盛名多累,实在没有做呆子快活。

路冷香埃,月射书斋。

这所简陋的书斋,就是柳二呆往日读书的地方;但如今空庭寂寂,蛛网尘封,已不见柳二呆的影子。

不知是谁,在木门上歪歪斜斜写了几个大字,“金陵大侠柳二呆故居。”

柳二呆哪里去了?

不但金陵城里找不到柳二呆,连秦淮河畔沈小蝶也已悄然隐迹。

一个人可能一辈子默默无名,但当成名之后,要想使人立刻忘记,也是很难办到的事。

尤其像柳二呆这种传奇性的人物,骤然成了大名,短短几个月时间,各种谈论和猜测,在江湖上正自方兴未艾,江湖甚至突然热闹起来。

于是京洛之间,燕赵之地,出现了许多鲜衣怒马的豪客;巴蜀古道,以至江南江北,也随时可见游侠健儿的搬丝帽影。

这些人纷纷涌向金陵,就为了想见柳二呆。

见他做什么?

当然,说词各有不同,有的只想一瞻风采,有的是怀着一股崇敬之心,也有的豪情万丈,索性挑明了说,想找他比划比划。

其实,这些都不是心里的话。

这些人最主要的目的也许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柳二呆是不是真的到过天香谷。

天香谷,雨花宫,一个令人密寐以求的地方。

江湖攻杀,原是司空见惯的事。

为仇、为财、图霸,都是杀人的理由,因为江湖上没有法律,强者为将。

能杀人的就是英雄,杀的人越多就越是英雄。

但这回不同,被杀的足位鼎鼎大名的江湖霸主,杀人的却是个一向名不经传的书呆,这才震惊了武林,引起江湖騒动。

因此不免有人会问,他的武功哪里来的?

不论是问到别人,还是问到自己,都会猛的一拍桌子叫了起来:“对了,天香谷。”

柳二呆不但成了英雄人物,也成了神秘人物。

更神秘地是他忽然踪迹沓然,神秘的出现,又神秘的隐去。

到了金陵扑空的人,当然不免怅然。

但这些有心人并不因此灰心,甚至还怀着一股狂热,打算追踪到底。

江湖人既无恒业,也无桓产,有的就是精力。

其中更有自命像猪葛亮、刘伯温之类的人物,善发奇想,居然想到了沈小蝶。

这是在秦淮河畔打听出来的,沈小蝶不但丽质天生,而且才情胆识过人,像这样一位风尘侠女,岂不就是天香谷中的奇葩?

这一发觉令人鼓舞,狂热中更加振奋。

于是这些三江五湖的豪杰,就在金陵城里像炸弹开花般爆了开来。

一个个像猎犬般追寻自己的目标。

江南五月,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通往栖霞山的二字路口,有家卖熟食的野店,凉棚下摆了五六张白木桌子。

客人不多,只有一张白木桌上围了四五个人。

柳荫下挂著有马,无车。

这批人年岁不一,有三十不到的壮年,也有四十出头的中年人,看上去个个结实硬朗,但都像经过长途跋涉,掩不住脸风尘之色。

尤其神色打扮,既不像一般负贩的行旅,也不像寻幽觅胜的旅客,既不吃饭,也不喝酒,每个人只要了一盏清茶,闲坐远眺。

偶尔也几个头碰在一起,窃窃私语一番。

无论如何,这是几个很神秘的客人,甚至有点鬼头鬼脑。

这样的客人在平时并不多见。

中午时分,忽然出现了顶镂花小骄,打从东面而来,后面跟着两名青衣丫环。

五月的和风拂动窗幔,隐约可见端坐轿里的是位紫衣丽人。

像是雾里看花,风姿绰约,若隐若现。

凉棚下的五个人立刻如中魔魇,瞪大了眼睛,连呼吸都屏往了。

小轿在小字路口绕过了弯,直向栖霞山而去。

扛轿的是四名壮汉,步行甚缓,久久才转入山路,隐没在苍林一角。

“是她,是她,就是她。”凉棚下一个浓眉短须的汉子,忽然没头投脑的叫了起来。

“是谁?”一个青脸汉子问。

“还有谁,当然是沈小蝶啊!”他说得很肯定。

“你认识她?见过她?”

“咱哪里见过。”浓眉汉子道:“咱打从出娘胎起,就没见过这样漂亮的女人。”

“漂亮的女人就是沈小蝶?”

“这……”

“江南地方风光明媚,水色好,漂亮的女人多得是。”青脸汉子道:“你要是到了姑苏,到了杭州,只怕连眼睛都会看花。”

“莫非你到过?”浓眉汉子反问。

“我?”青脸汉子呆了一呆:“我当然没到过,但我听人说过。”

“怎么说?”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哈哈,原来就是这两句老话。”浓眉汉子说:“咱耳朵都听腻了。”

青脸汉子哑住了。

“走。”其中一个紫膛脸汉子忽然站了起来:“这就追上去。”他是五人中年纪最长的一个。

“大哥,你是说……”青脸汉子掉过头来。

“江南地方漂亮的女人虽然很多,平时大都住在高楼绣阁,不禁风露。”紫膛脸汉子说:“这女人倒是很怪,却到这穷山绝岭干吗?”

“大哥说得对。”浓眉汉子欣然道:“依咱看八九不离十,准是沈小蝶。”

紫膛脸的大哥居然点了点头。

栖露山群峰重叠,层峦耸翠,幽谷深速,每当初夏季节,一片繁花如海。

五个人策马入山,约莫二里之程,已到谷口。

五个人并骑而立,流目四盼,不禁心旷神怡,宛如到了神仙世界。

“大哥。”浓眉汉子龛动着鼻子,大为惊异,喜孜孜的道:“莫非这里就天香谷?”

他顾景生情,不禁想起了江湖上盛传的那个妙不可言的地方。

有美人、有百花,国色天香;好像一点不错。

“倒是真的很像。”紫膛脸大哥顿时双目一亮:“先进去再说。”

“好。”其余四个人都兴奋起来。

好花好景看不尽,马蹄得得入翠薇。

进得谷口、一路香风迎人,百花吐蕊,目不暇接,五个人精神一振、都咧开了嘴巴。

浓眉汉子的嘴巴咧的最大。

居然找到了天香谷,人逢喜事,免不了有种欢笑之情自然流露出来。

“咦,”紫脸汉大哥道:“那顶小轿呢?”

“刚才还看见的。”浓眉汉子眼尖:“对啊,转过山角去了。”

“哦。”

“说不定转过去就是‘雨花宫’。”天香谷、雨花宫,他倒是蛮有记性。

而且说随活灵活现。

“大家记住。”紫膛脸大哥叮咛道:“到了这种地方不可粗鲁无礼。”

“知道啦。”大家齐声应话。

“要彬彬有礼。”紫膛脸大哥再次叮咛:“要像个读书人,像个君子……”

“对了,”浓眉汉子道:“柳二呆就是读书人。”

“咱们没念过书怎么办?”其余三个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真要读书不容易啊,那得十载寒窗。”紫膛脸大哥道:“装个样儿就成了,反正这里又不考状元。”

“听说大哥念过书?”

“嘿嘿,不多。不多。”紫膛脸大哥先谦虚了一下,然后得意的道:“一本千字文我念了两年,一本百家姓念了三年,一本一字经又念了两年,前后一共七年,只可惜,唉……”

“大哥,可惜什么?”

“若是再读三年,我也是十年寒窗。”

“这就够啦。”

“不够不够,”紫膛脸大哥深知学海无涯,叹息说:“不过至少也算个读书人。”

“是是是。”浓眉汉子道:“大哥天份高,又比别人聪明,听说那柳二呆是个书呆子,他念的书未必比大哥的多。”

紫膛脸大哥宽慰的笑了。

转过山角,又是一条峡谷。

谷中藏谷,更秀丽、更幽绝,远远望去,但见百花盛放,目迷五色,姹紫嫣红。

峡口竖着一方木牌,木牌上写着八个大字,笔走龙蛇,分作两行并列。

天香绝谷

温柔之乡

“天香”这两个字,原就在江湖上盛传之久,想不到竟然还是“温柔之乡”,这四个字不仅动人遐思,甚至能令人心跳慾狂。

但这方木牌本色未变,黑漆犹新,似是竖立不久,而江湖传言却已多年。

这五个人似未留意,尤其是紫膛脸大哥,别人也许不懂这四个字的含意,他念过千字文,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天香绝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