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04章 剑拔弩张

作者:忆文

“未必见得。”紫衣丽人抿嘴一笑道:“至少这是两个好色之徒,风流成性!”

“胡说。”

“你别不相信,这是真的。”紫衣丽人道:“他们寻到这天香谷来就是存心揩油。”

“揩了你的油?”

“这……这……叫我怎么说呢?”紫衣丽人忽然红飞上颊,无限娇羞的道:“这两个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我,他们……他们就……”

“就怎样?”

“就……就动手动脚……”

“嗯,我相信。”天字第二号冷笑连连:“鄙人也想动手动脚了。”忽然抡臂一探,闪电般抓了过来。

“你……”紫衣丽人像条鱼般溜了开去。

抓的快,溜的更快。

紫衣丽人忽然反手一挥,但见银光点点,打出一蓬细如牛毛的针雨。

银针虽小,来势却十分强劲。

但听一片破空之声,飒飒作响,几乎超过数十百枚,漫天花雨般疾射而来。

这是种绝顶霸道的暗器,倒不论是不是淬有奇毒,最厉害的却是为数太多。

人体周身穴道遍布,尤其近在数步以外,如此密集而来的牛毛细针,总难免有几枚射中要害。

纵然不会,功力必然大打折扣。

一旦转动失灵,纵跳之间不能自如,必落下风。

不过这天字第二号既敢孤身而来,当然不是普通人物,也不是等闲身手,只听他一声暴喝,开声吐气,一袭蓝衫无风自动,忽然膨胀起来。

隐隐发出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竟将那些逼近盈尺之间的牛毛细针,震得四散飘飞,落地无声。

“好功夫。”紫衣丽人掉过头来,掩不住满脸惊悸之色,但一闪而逝。

她是总管,在这天香谷中可能是二流人物,她不能露出畏怯。

当然,凭这一点也还吓不倒她。

“这没什么,只够应付这种雕虫小技。”天字第二号冷冷道:“还有更厉害的吗?”

“没有啦。”紫衣丽人居然展颜一笑。

“没有?”天字第二号道:“还想故作轻松?”忽然双足一登,凌空飞了过来。

身法奇特,有如大鹏展翼。

紫衣丽人吃了一惊,霍地腰肢一扭,衣衫猎猎,斜刺里滑了开去。

动作轻灵美妙,柔若无情。

哪知她移形换位虽快,天字第二号比她更快,好像早就等在那里,大喝一声:“哪里去?”

就像鬼魅的化身,忽然间截住了去路。

但却没有出手。

紫衣丽人骇然一惊,脸色顿变,这才警觉到遇上了一个超级强敌。

她沉声刹步,立刻拧腰转身。

哪知还没冲出五步,迎面又是一声大喝:“别白费力气,你逃不掉的。”

忽听连声娇叱,四名花衫少女一齐攻了上来,每人手中居然各有一柄蛮刀。

刀寒如霜,在星光下打闪。

“小丫头,敢来打岔?”天字第二号大喝一声,探手抓住了一个,连人带刀像拎小鸡般提了起来。

抡臂一挥,摔出一丈以外。

饶是如此,他人却未停,仍然在绕着紫衣丽人打转,只听卜通卜通,抓一个,摔一个,片刻,四个花衫少女一个不剩。

没死,哎哟之声,此起彼落。

紫衣丽人闯来闯去,只觉四面八方尽是人影,不禁心慌意乱,渐渐娇喘吁吁起来。

忽然一个“嫦娥奔月”,直冲而起。

四无去路,她想到只有从中央突围,可惜在一阵奔逐之后,体力己衰。

纵起不过五尺,已被天字第二号探手一把抓住。

五根手指,就像五道钢箍,紧紧地点扣住了腕脉,她想挣,却挣不动分毫。

“我说过。”天字第二号道:“你会后悔的。”

“我……我……”

“快说,你想怎么死?”

“死?”紫衣丽人骇然惊叫:“你……你……难道你要杀我……”

“你不是男人,我不杀你。”天字第二号道:“我只用根麻绳,在那树枝上弄个活扣儿,然后把你的颈子,套了进去,括扣儿一紧,把你活活吊死。”

他探手一掏,果然掏出了一根麻绳。

“你……你……”紫衣丽人发髻散乱,面如土色,已经不像一个丽人。

“女人都喜欢用这种法儿,自寻了断。”天字第二号道:“怎么,你不喜欢?”

“不不,我不喜欢,我不喜欢……”

“这里有河吗?”

“河?”紫衣丽人惊道:“你问河干吗?”

“既然你不喜欢上吊,那就跳河。”天字第二号道:“我用这根麻绳,把你的手脚捆了起来,然后加块大石头,往河里一丢……”

“不……没有……没有河……”

“上吊又不肯,河又没有,”天字第二号道:“难道你还不想死?”

“是是是。”紫衣丽人连声道:“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只要……只要你肯饶了我……”

“饶你?”天字第二号道:“白饶吗?”

“我……我……”

“你怎样?”

天字第二号虽然嘴里说得厉害,好像并没辣手摧花之意,他显然只想从紫衣丽人口中逼出一句话来。

“你……你要说要我怎样?”

“哼,你昏了头吗?难道你不懂?”

“我……我……”紫衣丽人当然懂,她吁了口气,然后道:“那个小孟尝关在第三号,萧季子关在第五号,打从右首数起……”

“还有呢?”

“还有?”紫衣丽人道:“还有什么?”

“难道这就算了?”天字第二号沉声道:“快说,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

“什么事?”

“哼哼。”天字第二号怒道:“你还想装糊涂吗?”突然五指一紧。

“你对付她没用。”夜色中忽然传来一个娇柔甜美,令人心荡意摇的声音:“你要的可是把钥匙?”

声音在数丈以外,夜色凄迷,林木荫翳,隐约只见一个白色的影子。

听这口气,很可能就是“天香谷”的主人。

“好,很好。”天字第二号道:“我对付她,本就是为了你。”五指一松,放开了紫衣丽人。

这句话乍听之下,好像有几分暧昧,其实他真正的意思,无非是要把天香谷的主人逼了出来。

“为了我?”那白色的人影笑了。

“正是。”天字第二号道:“鄙人来到了这天香谷,至少要找个旗鼓相当的人。”

“你认为我跟你旗鼓相当?”

“是的。”天字第二号道:“在这天香谷中,也许只有你才作得了主。”

“作什么主?”

“别明知故问。”天字第二号道:“依我猜想,你应该不是刚刚才到。”

“嗯,你很会猜,猜得不错。”

“要不然?你怎知道我要的是把钥匙?”

“现在还要吗?”

“你说呢?”

“你要的只是两个人。”

“不错。”天字第二号道:“鄙人愿意重述一遍,一个是洛阳小孟尝龙怀壁,一个是会稽书剑山庄的主人萧季子。

“有名有姓,说得够清楚了。”那白色的人影道:“但阁下自己呢?”

“我自己?”

“正是,我问的就是你,你又是谁?”

“天字第二号。”

“这是阁下的大名?”

“对了。”

“不对,你是一匹马,武林中的一匹黑马。”那白色的人影晒然一笑:“放走两个人不是什么大事,我愿意卖这个交情,但却不喜欢存心打马虎眼的人。”

“此话怎讲?”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不然,不然。”天字第二号道:“名字只是个记号而已,跟大丈夫绝不相干。”

“至少这记号是个假的。”

“假的?”天字第二号道:“那什么是真的?”

“真的只有三个字。”那白色的人影用一种清脆而甜柔的语音,一字一字的道:“柳二呆。”

柳二呆?他当真是柳二呆吗?

他从金陵城里销声匿迹,怎么忽然在这里出现?

“哈哈,好眼光,果然好眼光。”天字第二号大笑:“你凭什么猜出我是柳二呆?”

“这很简单。”那白色的人影道:“当今武林只有你的胆子最大。”

“为什么?”

“初生之犊不畏虎。”

“虎?虎在那里?”天字第二号笑道:“就算我是初生之犊,难道你算是一只虎?”伸手摘下那幅蒙面黑纱,果然是柳二呆。

蓝衫一袭,颜容未改,还是那副老样子。

虽然他如今已名动武林,在江湖上被称之为金陵大侠,却依然书生本色,并没有增加一分神气。

“不错。”那白色的人影道:“有人叫我雌老虎,也有人叫我胭脂虎。”

“你到底是什么虎?”

“你看呢?”

“我看不清楚。”

“好,我就让你看个仔细。”那白色的人影终于移动身子,缓缓走了过来。

今夜无月,却有星光。

银河耿耿,加上满天繁星的清辉,凭柳二呆敏锐的目力,早已看出数步以外,是位姿容绝世的美人。

一袭白衣胜雪,秀发如云;匀红粉脸,像朝霞般灿烂;一双澄澈的明眸,海洋般的深邃,横波一盼,正像夜空中闪亮的星星。

发出的是光,散出的是热,这样的女人,任谁见了都不免怦然心动。

柳二呆没动心。

因为他是个书呆,是块木头,不是风流小生,当然不了解风情。

“你什么虎都不像。”他说。

“不像?”

“像一只猫。”

猫?他怎么会想到像猫?是不是猫的样子很温驯、很轻柔,姿态优美,动作灵快?

但猫有利爪,甚至隐藏杀机。

“好,你比喻得很好。”白衣美人笑道:“柳二呆,你不但不呆,甚至还是第一流的聪明人。”

“过奖了。”柳二呆道:“不过我得提醒你,别把我当成耗子。”

这句话更好笑。

白衣美人吃吃的笑了。

“算了,哪有这种厉害的耗子,一到天香谷就把我手下几个小丫头打得落花流水。”

“小丫头?”

“二十不到的女孩子,当然是小丫头。”

“说的也是。”柳二呆目光一转:“纵然有个二十出头的大丫头,柳某人也不在乎。”

“你是在指名叫阵?”

“随你怎么说。”

“柳二呆,听说你在秦淮河畔的白玉楼大出风头,一夕成名,如今又到天香谷来横凶霸道。”白衣美人反chún回敬道:“我也想提醒你。”

“好,说下去。”

“像白鹭洲上齐天鹏的那种角色,江湖上车载斗量,至少在前面那排铁笼里就能挑出好几个。”

“你是说杀掉个把齐天鹏并不稀罕?”

“随你怎么想。”

她虽学着柳二呆的话,来了句以牙还牙,但神态并不严肃,而且还口角含笑,瞟来一个媚眼。

水汪汪的眼睛,含着撩人的情态,醉人如酒。

柳二呆只当没看见。

他不是铁石心肠,也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但他明白,来到这天香谷,就必须经得起考验。

许多闯进了铁笼的人,并非武功不济,大多数都因把持不定,栽下了跟斗。

耳朵生来就喜欢听靡靡的歌声、温柔的笑语;眼睛生来就喜欢看匀红的粉脸、樱桃般的小嘴巴。

他柳二呆当然也不例外。

但他比别人沉得住气,还会装呆卖傻。

“不错,这些铁笼里的确可以挑出像齐天鹏那样的角色,但他们……”

“他们怎样?”

“我看不出你能凭武功打败他们。”

“你当然看不出。”白衣美人道:“就像那夜在金陵白玉楼上,谁又看得出你柳二呆?”

“好厉害的嘴。”

“你也太瞧不起人啦。”白衣美人道:“你想我凭的什么?”

“我不用想。”

“不用想?”

“我只要试一试。”

“试一试?”白衣美人笑道:“这又何必,你不是说我们旗鼓相当吗?”

“不试也行,那就立刻放人。”

“放人是很容易的事,我说过,愿意卖你这个交情。”白衣美人嫣然一笑:“你也太性急了吧?”

“我性急?”

“柳二呆,难道你光临敞谷,我以主人的身份,诚心诚意地把你当成客人……”

“莫非真的要摆酒接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剑拔弩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