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06章 势不两立

作者:忆文

纤纤秀气的手指在地图上不停地移动,似在寻找一个想要找到的地方。

柳二呆在一张木椅上坐了下来。

眼看沈小蝶聚精会神的样子,他不便打扰,但禁不住心中一阵起伏。

他没走过去瞧瞧那是幅什么地图,只觉得这三间茅屋隐藏了许多神秘。

刚才已经得到一次教训,遭到了长白双残的拳掌,当然不愿再蹈覆辙,向沈小蝶追根究底。

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一个谜?

他是不是从小就在金陵长大?他这一身武功又从哪里来的?

在金陵时沈小蝶似已略有所知,但从没问过他。

他当然也不该打听别人的事。

“找到了,找到了。”沈小蝶忽然道:“这祁连山真辽阔啊!”

她叠起那份地图,然后转过头来。

“说吧。”她神色自如,语调亲切,就像多年老友重逢:“昨夜怎样?”

“我……我是说……”

“像说不该把你弄的昏昏沉沉,对不对?”

“我……”

“你想,我有什么法子,情况那么紧迫。”沈小蝶皱了皱眉:“我是把你背了出来的呀!”

背了出来难道就该弄的昏昏沉沉、迷迷糊糊?

“这是……”柳二呆不解,瞪着一双大眼睛,发出了问号。

“柳二呆,你真有点傻里瓜叽。”

“我傻?”

“你当然不傻,只不过……”沈小蝶忽然红晕上颊,不胜娇羞的道:“你该知道,我可不喜欢一个清清醒醒的男人伏在肩上……”

原来如此。

柳二呆不禁脸上一红。

沈小蝶曾经留迹青楼,成为秦淮河畔第一流名妓,一个青楼女子,居然说出不愿一个清清醒醒的男人伏在肩上,是不是有点滑稽?

柳二呆并不觉得滑稽。

因为他知道,沈小蝶是怡红院的清倌人,陪酒、唱曲,从不留客过夜。

而且她所交往的都是江南名士,除了诗酒唱和之外,连打情骂俏的事都很少有。

如今他更深一层了解沈小蝶屈身青楼,必然另有原因,只是他不便问,也不好启齿。

至少在他眼里,沈小蝶是个纯情玉女。

“好啦,现在不谈这些。”沈小蝶忽然道:“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

“洛阳小孟尝龙怀壁,和会稽书剑山庄的主人萧季子已经放出来了。”

“准放的?”

“是我,我放的。”沈小蝶笑道:“还有件事,我要向你表示歉意。”

“向我?”

“正是。”沈小蝶道:“我冒了你的大名。”

“这怎么回事?”

“那龙怀壁和萧季子初出囚笼,自不免要道谢一番。”沈小蝶道:“我原是乔装的,不愿暴露身份,于是就想到了你……”

“想到我?”

“就说我是金陵柳二呆。”

“你用不着道歉。”柳二呆笑了:“惭愧的是我,我本来是救他们的,反而自身难保,以后要是有机会碰到这两位仁兄,我……”

“你千万不能说破。”

“为什么?”

“不为什么。”沈小蝶抿嘴一笑:“这件事就算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不足让外人道,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让你背上了黑锅……”

“这的确不是坏事,这是美事。”柳二呆道:“我只不是敢掠美。”

“掠什么美?”

“那龙怀壁和萧季子都是至诚君子,一向隐恶扬善,他们出山之后,必然会在江湖上到处宣扬,把我柳二呆说得如何侠义……”

“你本来就很侠义。”

“但这件事……”

“这件事也是你想做的,虽然没有成功,你已尽了心。”沈小蝶笑道:“又何必牵出个沈小蝶?”

“我可以不说是你,只否认不是我救了他们。”

“你这是画蛇添足。”沈小蝶眉眼含笑:“这件事只怕就在几天之内已传遍了江湖,你去向谁否认?”

“这……”柳二呆怔了一下。

除了直接碰到了龙怀壁和萧季子之外,他的确无法向所有江湖人物一一否认,他只好苦笑。

沈小蝶盯着他,颇有得意之色。

她此刻仍然穿的是那袭宽宽松松的蓝衫,衬着她俏丽的脸庞,越看越滑稽。

柳二呆不觉一笑。

“你笑什么?”沈小蝶秋水凝眸,秀发蓬松,柔和甜美。

“这衣服那里来的?”

“买的。”

“怎么还不改装?”柳二呆笑笑说:“莫非打算永远做柳二呆?”

“如今柳二呆的名头大呀。”沈小蝶笑道:“怎么?怕我坏了你的名头?”

“名利于我如浮云,你当我很在乎吗?”

“我也只是说笑。”沈小蝶解释道:“只不过将有远行,有些事急需料理,来不及换装……”

“远行?”柳二呆睁大了眼睛。

“是的,很远很远。”

“几时上路?”

“今天。”

柳二呆猛的一怔,也觉得不对劲,至少有点伤感,不禁神色为之一黯。

“你是不是有些话想问我?”沈小蝶柔声说。

“这方便吗?”

“有些事我也只知道一个大概,有些事牵连甚广,的确不很方便。”沈小蝶忽然叹息一声道:“我也只能……只能……”

“好,我不问。”

“不不。”沈小蝶道:“至少我可以解释一些你目前心中的疑团……”

“你是说……”

“左间那间茅舍,并没什么秘密。”沈小蝶道:“里面只不过有位闭关自修的老人……”

“哦。”

“至于那两个护法的人,你也许已经想到了。”沈小蝶继续道:“正是当年名噪白山黑水之间的巴氏双奇,巴图心和巴图胆……”

“那老人……”

“老人已老,称号恕实难奉告。”沈小蝶歉然道:“因为……因为……”

“好,好,小蝶……其实我并不想知道这些……”

“那你想……”

“我……我只想……”柳二呆忽然显得有点巴巴结结,终于道:“只想知道你要去那里?”

他想知道的事实是,譬如关于天香谷的种种,以及白凤子的底细,还有沈小蝶有打开铁笼,她那里来的钥匙?

但这些问题如今已变成次要。

沈小蝶盯着他,深情款款,目光中水波荡漾,她当然明白他的用心,也忍不住不说。

“祁连山。”

祁连山就是天山。匈奴人称“天山祁连”,南北二路,横跨甘肃新疆两省,群山纠结。广袤数千里,北祁连又名雪山。

“边地穷荒,的确很遥远。”柳二呆道:“就你孤身一人吗?”他不愿问她去作什么。

“是的。”

“可惜你的事我不便参与。”柳二呆试探地说:“要是我能尽点绵薄的话……”

“难道你自己没有事?”

“有是有。”柳二呆道:“但并不急在一时。”

沈小蝶忽然不响,她在沉思,她在琢磨,在仔细考虑,脸色显得很凝重。

“只要你答应。”柳二呆道:“我什么都不问。”

“不是。”沈小蝶幽幽道:“你想错了,我没有要瞒你的事。”

“那是……”

“我是替你耽心。”沈小蝶眉心紧锁:“你会受到牵连,甚至会遭遇到意想不到的凶险,只怕未到那里,便已心力交瘁。”

“你是说一路上还有阻碍?”

“很可能,甚至阻碍重重。”沈小蝶叹息道:“你初出江湖,盛名方噪,目前为众目所嘱,跟我连在一起,只怕于你不利。”

“我之所以被人称为呆子,就是因为一向任意而行,从来不计较利害。”

“你一定要去?”

“正是。”柳二呆忽然眉头一扬:“不管你答不答应,我自己也想去趟祁连山,那怕是游山玩水,见识见识一下边睡风貌。”

“你当很好玩吗?”

“也许很不好玩,设许遍地丛莽,千里冰封,甚至还有吃人的魔鬼。”柳二呆道:“我一旦动了这个念头,谁都阻止不了。”

“哦?”

“人家只知道我有些呆气。”柳二呆越说越起劲:“却不知我还有别的毛病。”

“我知道。”沈小蝶道:“你还有几分傲气。”

“不错,不错。”柳二呆目射奇光:“生我者父母,知我者……”

“沈小蝶。”沈小蝶赶快接口,指着自己的鼻子。

于是,两人相视而笑。

柳二呆显然下决心,硬要插上一脚。

“你去可以。”沈小蝶沉吟了一下,道:“但能不能依我两件事?”

“能,能,你说。”

“第一,”沈小蝶道:“不能结伴同行。”

“这为什么?”柳二呆双目一睁:“你难道……莫非……还不信任我……”

“别想岔了。”沈小蝶道:“我和你是同道不同伴,一路上假装互不相识。”

“连话都不说吗?”

“这得看情形。”沈小蝶道:“或是在无人的旷野,或是夜深人静……”

柳二呆想了一想,似是明白了她的意思,终于点了点头道:“好,你再说第二个。”

“第二个很重要。”沈小蝶道:“这只有八个字,‘遇黄莫斗,遇红莫闯’,你要紧记在心。”

“我不喜欢猜谜语。”

“谁要你猜谜语。”

“谁要你猜谜语,我先说这八个字,只为了加深你的印象。”沈小蝶继续道:“这‘黄’就是一个黄衫怪客,这‘红’就是一个红衣妇人。”

“哦?”

“渡过大江以后,我们可能很少再有交谈的机会,所以我要特别叮嘱。”沈小蝶神色凝重的道:“遇上了黄衫客千万斗不得,遇上了红衣妇人千万惹不得。”

一个“斗”和“闯”是不是含有不同的意义?

她没有解释?

柳二呆虽然不信有这等厉害的人物,但看到她如此郑重其事,倒也不想在语言上引起争执。

“我记住就是。”

“你要真的记住,可不能随便打声马虎。”沈小蝶显然并不放心,又再次叮咛。

“我见机而作就是。”柳二呆这回说了实话。

“我知道,你的确有几分傲气。”沈小蝶苦笑了笑:“你若是真的能见机而行倒也可以,这就是说到了必要时就得服气。”

“这是当然,不服气就得吃亏。”柳二呆只好顺着她的话,不想再生波折。

因为经过沈小蝶一阵绘声绘影的千叮万嘱,他脑海里已嵌上了一个黄衫怪客、一个红衣妇人的影子。心想:“倒要瞧瞧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

“这还差不多。”沈小蝶勉强满意。

“你刚才不说今天就要上路吗?”柳二呆居然也急起来了。

“吃过午饭就走。”

提起吃饭,柳二呆忽然觉得真的有点饿了,举头望了望窗外日色,正是天已近午。

但饭在那里?他自从醒来之后,总共只见到三个人,谁在烧饭?

不过他相信沈小蝶,说吃饭准有饭吃。

果然,过了片刻.只听木门轻响,忽然走进来两个青衣小环,一个手挽竹篮,一个提上一只大木盒。

木盒里装的是饭菜,竹蓝里有新鲜水果。

虽然只是四菜一汤,但有荤有素,不仅色香俱佳,味道更是十分可口。

吃罢饭菜,沈小蝶走到隔间改换了女装。

一袭粗布裙衫.朴实无华,但却掩不住天生丽质,水灵秀色。

出得门来,已不见长白双残。

“你等一等。”沈小蝶转过身子,直向左首那间茅舍走去,竟在土阶下跪了下来。

她面朝两扇木门,拜了三拜,然后起身。

柳二呆看在眼里,不禁暗暗诧异,但他已打定主意,凡是沈小蝶不愿说出的事,他绝不追问。

走出篱落,他却回头望了一眼,只见一方横木上写着四个大字:“别驾山庄。”

“别驾山庄?”倒是别具一格,柳二呆记下了。

沈小蝶说过,要在渡过大江之后才分手。

甚至也不算分手,只是假装互不相识,在同一条路上各走各的,在同一家饭店各吃名的。

至于偶尔使个眼色,当然不在此限。

此去祁连山是趟遥远的里程,一路上可能的遭遇,沈小蝶都已约略提过,至于在两个人假装不识的情况下,如何保持密切的联系,在离开庄院之后,沈小蝶又一一交代了许多细节,柳二呆只管点头。

“你到底听清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势不两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