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07章 宴无好宴

作者:忆文

柳二呆不禁暗暗诧异。

他纵目望去,赫然有数十枚之多,翻腾飞舞,竟绕着自己打起转来。

那知每发一掌,好像更助长了这些银色蝴蝶回翔飞腾的冲力。

奇怪的是,这些小东西像具有灵性,知道借力使力。

掌势一缓,立刻又粘了过来。

粘过来如何伤人?

柳二呆只知凡是暗器,必能伤人,因此他不敢丝毫松懈,掉以轻心。

其实这些银色蝴蝶无刃无剌,劲力又不猛锐,并不能直接伤人,但那蝴蝶的翅翼上,却涂有剧烈的毒液,一旦粘上人体,便会立刻麻痹。甚至会立刻溃烂、死亡。

这是当今武林,独步天下的歹毒暗器。

沈小蝶当然知道,却苦无破解之法,眼看柳二呆困在重围之中,不禁芳心大震。

“柳二呆,你别白费力气了。白凤子森森冷笑:“迟早你会倒在地上,化成一滩浓血。”

好狠毒的话,但这也许正是事实。

柳二呆倒还不解,因为他估不透这些小东西如何厉害,沈小蝶听在耳里,却不禁心惊肉跳。

忽然心中一动,皓腕扬处,乌光连闪。

这是蓬针雨,菱花飞针。

开始时偏差甚大,拿捏不住准头。

那知后来居然愈练愈精,几乎针无虚发,甚至能一次连发数枚,针针中的。

这是天生成的巧手,并非每一个人一学即会。

此刻,她同时打出了十余枚。

只听轻啸破空,接着是一阵连续的嗤嗤轻响,居然大有收获。

半寸不到的细针,有的打在银色蝴蝶的翅膀根,有的直贯胸腹,有的甚至一针双蝶。

本来没有生命的东西,照说应该绝无妨碍。

但这些银色小蝶本就极轻极微,由于打造精巧,翅膀薄如蝉翼,刚好借着连续不断的掌风,鼓翼飞舞,一旦钉上了一枚细针,立刻加重负荷,失去了平衡,纷纷坠落实地。

沈小蝶暗暗心喜,皓腕飞扬,又是一蓬乌光。

白凤子眼看不妙,唰的掣出一柄鸾刀,尖叫一声,凌空飞了回来。

崩崩崩,机簧连响,那十名艳女也同时发难。

图穷匕见,看样子是要真的一拼了。

好在是那些蝴蝶只剩三三两两,遥落慾坠。

柳二呆乘个空档,双肩晃动,脚步一滑,斜剌里飘出一丈五六,再一闪,又躲过了两支乐器中疾射而来的暗器。

大喝一声,抓住了一名艳装少女。

沈小蝶手扶腰际,崩的一响,弹出了一支软剑,青光流转间迎住了飞来的鸾刀。

居然还没渡江,就遭遇了一场恶战。

柳二呆被那些奇特的飞蝶困扰了一番,此刻又遭到这些艳装少女的暗算,显然已动了真怒。

他身法轻灵诡异,闪纵如飞,区区几支暗器当然伤不了他。

这谷中两山夹峙,中间有条溪流。

柳二呆手无寸刃,也不想杀害这些少女,单臂一抡,竟将那个抓住的少女向溪流中扔去。

飞扑中身子一旋,又抓住了一个。

于是抓一个,扔一个,片刻之间,竟将那十名少女扔得一个不剩。

一时惊叫不绝,十名少女全在水中挣扎呼号。

溪水不深,虽然不会淹死,但已是水湿淋漓,浓妆艳抹花一般的娇靥弄得满脸泥沙,娇滴滴的小美人都变成了妖怪。

倒在地上的两名少女,早就被沈小蝶弹指点了穴道,柳二呆也不理会。

白凤子和沈小蝶刀剑相接,战成了棋逢敌手。

白色的人影天矫游龙,刀光霍霍,粗布裙衫的沈小蝶也是兔起鹘落,一支剑如灵蛇吐信。

可惜白凤子耳听溪流中一片呼叫,心神已乱。

心神一乱,刀法跟着大乱,斗志也就大打折扣,当下银牙一咬,倒飘而起。

这是她的长处,能够当机立断,能够识相。

她是个心细如发的女人,也是个最懂得权变的女人,虽然一口气愤恨难平,却会不得将自己的一条性命立刻赔了进去。

明知再战下去必吃大亏,何必还要做这种傻事?

因此她这一飘,足足飘退了两丈四五,端了口气,抱刀而立。

“承让啦。”沈小蝶并不追杀。

“哼。”白凤子冷冷道:“你算赢了吗?”

“不算。”沈小蝶道:“不过也没输,就算两下拉平了吧。”

“拉平?”白凤子双目中冒着毒火:“从今以后,有你无我,一辈子莫想拉平。”

她竟不顾那些挣扎在溪流中的少女,身形一闪,翩然而逝。

一起一落,隐入了深林。

沈小蝶没有追出。

柳二呆当初入山,只是为了营救龙怀壁和萧季子,如今听说这两个人业已脱出牢笼,也就不想再生事端,因此他也不追。

眼看天色已晚,两人相偕出了山口。

第二天便赶到了一处滨江的市集,打算停留一宿,渡江向西。

原先已经说好,要等过了大江之后,两人便不再结伴同行。

今天当然还不分手。

因此就在同一家客店要了两间上房,安置以后,由于天色尚早,沈小蝶便要柳二呆同去江岸走走,看看明早是不是有渡江的船只。

市集沿江而建,倒也十分热闹。

柳二呆仍然一袭蓝衫,像个落第秀才,沈小蝶更是洗尽铅华,成了荆布裙钦的小家碧玉,在熙来攘往的人群里并不引人注意。

那知刚刚转过街角,忽然迎面走来一位华服少年,居然一揖到地。

“原来是柳兄。”

“尊驾是……”柳二呆呆怔了一怔。

“在下秋山寒。”那华服少年道:“一向客居金陵,是以见过柳兄。”

“哦?”柳二呆淡淡应了一声。

他知道,在金陵城里识得他的人甚多,尤其像这样公子哥儿之类的人物,常常在背里拿他开心。

“这位是……”秋山寒眼角瞟向沈小蝶。

柳二呆又是一怔,一时间不知如何置词,沈小蝶却大大方方的笑了笑。

“我跟他是表亲,我叫庄玉奴。”

“哦,原来如此。”秋山寒道:“今日遇到柳兄,真是幸会,在下想作个小东……”

“这……这不必了。”柳二呆说。

“实不相瞒,在下对柳兄一向无限钦敬。”秋山寒道:“寒舍就在不远,岂可过门不入,莫非柳兄瞧不起在下这个俗人?”

“哪里,哪里,秋兄言重了。”柳二呆道:“只因尚有急事要办,无法……”

“什么急事?在下能否效劳?”

“这……”

“也不算什么急事。”沈小蝶接口道:“只不过找只渡江的船而已。”

“哦。”秋山寒道:“原来这点小事,容易得很,舍下就有大小船舶数十艘,莫说柳兄只要渡江,就是飘洋过海,都包在在下身上。”

柳二呆尚自沉吟未决,沈小蝶却以目示意,要他赶快答应。

“如此就有劳秋兄了。”柳二呆说。

“别客气,这算是柳兄赏光。”秋山寒道:“但不知柳见何时起驾?”

“就明天一早吧。”沈小蝶接口道。

“好,好,在下这就吩咐下去,渡江无须大船,一叶扁舟就够了。”秋山寒道:“不过今晚在下理应尽地主之谊,两位万勿推辞。”

他言词诚恳动人,显得热情而豪放。

柳二呆却暗暗诧异,在金陵城里他虽落落寡合,孤芳自赏,但认识的却也不少,像白下四公子都曾点头论交,就算从未交言之人,面孔也都很熟,怎么这个秋山寒在他脑海里竟没半点印象?

秋山寒?一个很别致而又颇富诗意的名字。

这个人应该不俗。

但奇怪的是,半年前在白玉楼上的那宗事早已轰传江湖,金陵城里人尽皆知,这个人怎么没有一言提及?

避而不言,这是何故?

“表哥。”沈小蝶居然帮腔,而且叫得很甜:“这位秋公子一番诚意,你就答应了吧!”

“对对,庄姑娘说的是。”秋山寒道:“在下至诚奉邀,略备水酒……”

如此输诚纳交的人,当真少有。

莫非又是一个小孟尝?

“那就多谢秋兄了。”柳二呆只好听从沈小蝶,却道:“不过在下想先回客栈小憩……”

“好,好,柳兄请便。”秋山寒道:“不知柳兄现寓那家客栈,少时在下好来恭迎大驾。”

越说越客气,未免太已过分。

“岂敢,岂敢。”柳二呆谦谢道:“就在转角不远的那家泰来客栈。”

“哦,泰来客栈。”秋山寒道:“在下知道了。”

于是相互一揖而别。

大江日落,已将近掌灯时分。

柳二呆和沈小蝶转回客栈,进了上房,沈小蝶居然吩咐伙计,先送两份饭菜,还说越快越好。

“小蝶,这怎么回事?”柳二呆摸不着头脑。

“难道你不饿?”沈小蝶睨着他。

“当然是有点饿了。”柳二呆道:“但是那个秋山寒不是说……”

“说来恭迎大驾对不对?”

“小蝶,我可是不想去的。”柳二呆道:“是你说人家一番诚意,我只好……”

“不错,是我说的。”沈小蝶道:“不过我估计那种饭吃不饱的,甚至……”

“小蝶,你快说,我早已起疑。”

“起疑什么?”

“我从没见过这个人,也从没听过这个名字。”柳二呆道:“如此热诚相邀,令人大大费解。”

“这有什么,”沈小蝶笑道:“因为你是金陵大侠呀,这世上拍马屁的人多得是。”

“别瞎说了。”柳二呆也笑了。

“难道说的不对?”

“可疑的就在这里,”柳二呆道:“发生在白玉楼的那宗事,震动江湖,他却绝口不提。”

“也许他并非江湖人物。”沈小蝶道:“所以对这种事漠不关心。”

“若是真的这样,”柳二呆摇了摇头道:“他又何必如此谦恭,巴结一个在金陵城里孤零潦倒,一向被人取笑的柳二呆?”

“你在发牢騒吗?”沈小蝶展颜一笑。

“我发什么牢騒?我从来没有牢騒。”柳二呆道:“我只是在想……”

“你是怎么想的?”

“他绝口不提白玉楼上的那宗事,并非不知,只是故意撇清他不是江湖人物。”

“你是说他正是江湖人物?”

“我想应该是的。”

“看准了吗?”

“小蝶,你也别装腔。”柳二呆笑道:“你既然要先填饱肚子,必是早已心里有数。”

“唉呀,好厉害,连我也看穿了。”沈小蝶扑哧一笑:“那就先填饱肚子,然后赴约。”

“好,但你总得说说,这个秋山寒……”

只听房门一响,一个伙计用只大木盘端来了两份饭菜,放在一张白木桌上,然后转身而去。

热腾腾的饭菜,香味扑鼻,桌面上升的热气,更增添了一份温馨之感。

于是两人相对而坐,开始进食。

沈小蝶边吃边说道:“大江之上,龙蛇混杂,这个秋山寒的确可疑……”

“你看他……”

“我怀疑他是另外一个人。”沈小蝶道:“若是我猜得不错,这是一个强敌。”

“你猜的是谁?”

“赏花公子蓝玉飞。”

“赏花公子?蓝玉飞?”柳二呆一连念了几遍,终于摇了摇头道:“恕我孤陋寡闻,从来没有听过。”

“也不是什么正牌货色,一个帮闲人物而已。”

“你不说是个强敌吗?”

“强敌不是他,是他的老板。”沈小蝶道:“不过他也可能想自己出出风头。”

“若是这样,我们何不另外雇船?”

“这不是船的问题,由此向西到处可以渡江,不一定要在这里,只是既然遇上了,我并不想躲。”沈小蝶笑道:“其实要对付的是我。”

“对付你?”

“正是。”沈小蝶道:“你只是受到了牵连。”

“牵连?”柳二呆仰头一笑:“小蝶,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胆子很小?”

“假的。”沈小蝶笑道:“我就怕你胆子太大。”

“我的胆子不算很大,也不算很小,也许刚刚恰到好处。”柳二呆也笑道:“不过依我估计,他要对付的未必一定是你,可能也有我的一份。”

“为什么?”

“这很好解释。”柳二呆道:“那齐天鹏称霸江南二十余年,在白鹭洲上建造了一座豪华的庄院,他所结交的一批死党,据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宴无好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